流山儿祥携手阮剧团 打造廿一世纪台湾庞克歌舞伎《嫁妆一牛车》

《嫁妆一牛车》编剧重新塑造男主角妻子「阿好」这个婚外情女子的内心世界,让观众能反转传统的性别观点。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由台湾嘉义「阮剧团」与日本东京「流山儿★事务所」跨国合作推出的台语舞台剧《嫁妆一牛车》,日前在台中国家歌剧院盛大公演,场场爆满、好评不断,本周末移师台北,即将在水源剧场连演三个周末。

阮剧团流山儿★事务所《嫁妆一牛车》

8/23-24  19:30  8/24-25  14:30

8/30-31  19:30  8/31-9/1  14:30

9/6-7  19:30  9/7-8  14:30

台北  水源剧场

INFO  05-2261428

由台湾嘉义「阮剧团」与日本东京「流山儿★事务所」跨国合作推出的台语舞台剧《嫁妆一牛车》,日前在台中国家歌剧院盛大公演,场场爆满、好评不断,本周末移师台北,即将在水源剧场连演三个周末共十二场。

《嫁妆一牛车》创作阵容坚强,不仅有日本地下小剧场帝王流山儿祥执导、金钟奖《通灵少女》共同编剧林孟寰改编王祯和经典原著、日本作曲家诹访创与台语编剧卢志杰合创新时代台语乐曲,还有云门资深舞者王维铭、阮剧团当家花旦余品洁与十一位新生代台湾演员连袂热演。去年於嘉义首演后,更荣获国内表演艺术最大赏「台新艺术奖」年度最终决选入围肯定。

《嫁妆一牛车》虽诉说过去一九六?年代,台湾底层人民的生存困境与心声,却在编剧巧思与歌舞戏剧的魔幻中,转化为「具有当代观点的当代台湾故事」,贴合台湾人的社会现况与所思所想。流山儿祥说:「流山儿★事务所和阮剧团秉持著『戏剧,是贴近庶民的艺术』的共同信念,持续四年进行国际共制,催生出最后结晶《嫁妆一牛车》,它极写实、极怪诞,让人又哭又笑,是具备高度演出技巧的廿一世纪『台湾庞克歌舞伎』。」

半世纪前的故事也是当代台湾人的心声

王祯和小说《嫁妆一牛车》篇幅不长,却以直透人心的犀利文笔,被誉为台湾乡土文学经典。原著描述台湾一九六?年代,住在乡村的贫穷男人「万发」为了生存,在金钱不断利诱与厄运的交相逼迫下,不得不接受「一妻侍二夫」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卑微故事。作者向世人提出叩问:「如果人的生存失去了尊严,要怎么继续活下去?」当今的台湾人相较於五十年前,物质与经济条件虽更优渥,却同样徘徊在生存与尊严,欲望与道德之间,《嫁妆一牛车》的故事虽久远,却离你我不远。

林孟寰说:「愈是沉重的故事,愈要轻轻地诉说。」舞台剧版的《嫁妆一牛车》以原著故事为基底,加入喜剧及歌舞元素,在欢畅的节奏中点缀人性深沉的脆弱及残酷。另外,编剧也重新塑造男主角妻子「阿好」这个婚外情女子的内心世界,让观众能反转传统的性别观点,以女性视角关照、重新挖掘这个故事,接近生命充满无奈的稀微时刻。

从台湾乡土文学经典出发再创当代台湾「新乡土」

阮剧团从二?一二年改编莫里哀经典剧作《妻子学校》开始,每年推出改编自世界经典的台语好戏,二?一八年首演的第六号作品《嫁妆一牛车》是阮剧团首度选择台湾本土文学进行改编,也是与流山儿★事务所合作的第二部台语剧。

阮剧团经过多年改编西方题材的经验,以及期间所累积的剧作家、跨国制作团队默契,终於觉得自己准备足够,回身直面脚下的土地,携手日本导演流山儿祥,以其充满鲜明个人特色的创作风格,歌舞满载、节奏明快而强烈的表演风格呈现原著中小人物无论如何痛苦、羞耻都要活下去的坚强生命力。

阮剧团团长汪兆谦说:「除了延续《嫁妆一牛车》台湾文学的乡土精神,让当代剧场重新与自己的土地、传统对话外,我们更近一步鼓励演员们前往云林、嘉义见识并参与农村工作,前往彰化亲耳浸淫在鹿港的生活腔口,希望藉著这些体验和学习,让演出更有说服力,让阮的台语剧与台湾本地的文化脉络直接连线;从《嫁妆一牛车》能感受到台湾文学与台湾当代剧场彼此扩充时的无限可能,并从台湾丰富的文学和文化中,以戏剧擦撞出一个属於当代台湾的『新乡土』。」

在台语戏中看见日本歌舞伎与西方庞克精神

《嫁妆一牛车》原著背景与流山儿祥成长的环境及年代相同,甚至女主角满口花式台语脏话却充满生命力的样态也与他的母亲相仿,也因此身为日本人却对这段台湾历史及其生命力深感共鸣。流山儿祥将日本人做戏的严谨与歌舞伎的精神融入台湾的台语戏,让《嫁妆一牛车》富含歌舞的跳耀缤纷,也以歌舞直指人性的深沉,观众面对这样卑微、扭曲的底层小人物故事竟大笑著,转瞬间却又心酸地流下眼泪。剧末,演员在舞台上提问:「如果没有了尊严,我们要如何活下去?」关於人性与生存的永恒提问,将随著戏剧的落幕,跟著观众回到日常生活中。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8月号「聚光灯下」〈剧场演员余品洁在剧场里找到回家的方式〉;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