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博丞北欧神话四部曲《INNERMOST》 坠入混沌宇宙的现代舞世界

《INNERMOST》 (周墨 摄 丞舞制作团队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今年庆祝满五周年庆志的丞舞制作团队,在原创作品《浮花》巡回世界舞坛之际,於今年十二月回归台湾舞台,以舞作《INNERMOST》展开一趟原始起源的奇幻寻觅之旅。

2019全新制作B.DANCE《INNERMOST

12/13  19:45  12/14  14:45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INFO  www.bdance.com.tw

「宇宙在爆炸的那瞬间有声音吗?」一句简单叩问,开启了穿越宇宙星辰的艺术想像之旅。今年庆祝五周年庆的丞舞制作团队,在原创作品《浮花》巡回世界舞坛之际,於今年十二月回归台湾舞台,以舞作《INNERMOST》展开一趟原始起源的奇幻寻觅之旅。

今年卅二岁的台湾编舞家蔡博丞,也是近年连夺国际金奖、备受注目的编舞奇才。他钟爱从西方神话寻找题材,过去曾有描述北欧神话乌鸦的舞作《Hugin/Munin》,以及表现北欧神话雾之国度的作品《Niflheim》与描写善恶共存的双头犬之作《Orthrus》;这回选定西方传说中的混沌宇宙,作为编舞题材,蔡博丞阐述:「我一直对北欧神话、古代传说故事,其中妖精幻化、女巫骤现、鬼怪破茧而出等这类题材非常感兴趣,特别是北欧神话、希腊神话,更是让我充满无限想像。」他说:「有一次在书中看到混沌宇宙的意象,深深被吸引,查了很多资讯后,发现我对混沌宇宙这个概念本身产生很多思考空间及想像的提问,不禁让我思考,是谁创造人?在宇宙一片混沌之前会是什么光景?又是谁创造这个宇宙?这个宇宙真的只有我们吗?还是跟很多科幻电影里演的一样,其实有很多个不同的星球在不同空间当中运转?於是,我脑内的小宇宙开始旋转,跳出非常多不同的画面跟角色及影像。於是,《INNERMOST》作品的双人舞作雏形就诞生了。」

《INNERMOST》的双男舞作版本由舞团资深舞者张坚志、张圣和演绎,在二?一七年已获瑞士伯恩舞蹈金奖的肯定。「我是一个比较计画型的人,在每一个作品的发展,我都觉得应该要有属於它的酝酿期,让时间为作品发酵,也让舞者的身体吃进更纯熟的肢体样貌。因此,酝酿了三年,我才觉得现在是时候了。」《INNERMOST》发展成六十分钟不中场的全版舞蹈作品,将由八位丞舞制作团队舞者担任演出,这个作品将使用京剧的胡须及长棍,还有乌鸦等不同的物件,将东西文化结合,充满无限的幻想及意象。

从魔幻神话故事出发,蔡博丞也演出邀请曾为台湾电影《红衣小女孩》、《目击者》与影集《麻醉风暴》担任配乐的资深音乐制作人李铭杰及剧场资深灯光设计张廷仲共同量身打造奇幻世界。

李铭杰表示,「这次的创作,我想像著从宇宙爆炸前的那一份寂静到喷发的那一瞬间产生的能量与波动会是什么样子。因此,在编曲的过程,我相当专注於氛围的营造,其中合成器里的正弦波是我想像中世界的起源,像是微观世界的开始,进而像涟漪一样,堆叠出许多泛音。随著乐曲进行,我更选择使用一些东方的传统敲击乐器来呼应文明之间的冲突、对立与矛盾。」

张廷仲认为,「在宇宙诞生瞬间,是感受先牵引著我们前进,那应是一股无法描述,无法定义的力量。对我来说,它是非常哲学的思考,有了描述,有了定义,便有了存在。因此,我定义本次的作品创作,是从穿越原始神话的那一刻开始,如在日常中看到朝日、看到夕阳、看到厚重的云层,穿越一束阳光,看到老旧的建筑,摇曳一束烛光。此时,各种声音传来,如鸡啼、如鸦叫、如雨声、如风声,各种情绪,染出不同氛围。」他说,这是舞者、音乐、灯光,三者相辅相成的魔幻时刻,「我相信,那是缺一不可的重要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