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艺评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后疫情时代的「剧场―电影」 跟著《安娜与苏珊》反思媒介形式

有趣的是,观众在网路上和穷剧场位址「壹玖」现场的(投影)萤幕前,都只能观赏作品一次,准时开演,同场次不重播。暂不论影像镜框的存在,若只看一次,似乎颇得剧场「不可重复性」之要领;若参与其他场次,又会因为影像重复而感受到录像「可重复性」之本质。看戏也是观影。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IP转译剧场的科技迷思

在观赏多场次的演出后,再比较各场「观众抉择」的剧情走向,其实剧情似是大同小异。因而观众可能会想问,究竟是「我们决定了什么?」还是「我们已经先被决定?」在舞台境域里,作为全知视野的编导,最终才是真正掌握剧情走向的主宰。

PAR /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可惜这一屋子的精致

令我无法忘却的,是剧中刻画的光华历尽佛经所云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等人生至苦之后,手棒婴儿时掉下的眼泪,它是如此难能可贵、超出作者的掌握。因此滕夫人以笔轻触他眼角的那一瞬的惊讶无比动人,也带来唯一一线人性救赎的可能。可最后,却出现画面与违和感都极其强烈的和尚大队,强行将主角回收进一道法喜充满的白光中。似乎也将世间一切真情苦难历劫重生,囫囵吞枣地收进佛法无量的教义里。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不完整的心智图

也许,《有关当局》就是想要透过这种被「切片」的片段化人生来阐述社会的冷漠与疏离,但是编剧没有给观看者足够的材料去缝制编剧心目中想要的那张网。心智图是一张集中了所有关连资讯的图像,所有关连资讯都是被辐射线形及非线性图解方式接连在一起……而《有关当局》在故事的发想之初,就没有把这些角色内在的性格与情感纠结之处梳理清楚,於是造就了一张不完整的心智图。

PAR / 第332期 / 2020年08月号

还好,只有一夜……

春妹、邱信、老保正、阿招、日本督学与阿旺嫂……这些角色在时代巨轮的辗压下,本该有血有泪有所痛苦与挣扎,却在剧中只剩下积极正面的态度与慈悲与宽厚的人类高尚情操,这些纯粹善良、坚强生命特质,难道这就是戏剧奉献给政治后所留下的台湾精神与力量的「样板戏」吗?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微光下的阴影启示

以乐曲为中心,事件一层层推进连动,某方面来说,汉斯.季默的音乐在此出剧作处理的是时间性的向度,以听觉展陈将视觉画面带入叙事的残余,彷如一场催眠仪式般反覆启动一幕幕原本停格的事件画面,藉此打破线性时间的性质,形成一种内在时间的观看。

PAR /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无力的语境 失能的脉络

《鞍》或许是在对自己血脉中的胡撇仔精神进行正反辩证,试图建构一个工整的「拼贴世界」,然后再自行拆解:「难道胡撇仔真的需要被整理并且重新建构一条准则吗?」如此看来,《鞍》便得到了新的当代意义。意即以戏剧语境、美学形式的构筑与拆卸,后设性地探讨胡撇仔剧种的「精神」。复杂的混搭形式、无法臻於完美的脉络,拼贴的语言,异文化的植入,都在在展现了属於胡撇仔该存在的「野性」。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合折子为全本,析勇将之情性

从第一场〈啮臂别母〉以降,曾汉寿所饰的吴起合北曲的跌宕雄浑、但又有南曲以悠缓达成情感积累之效,使浑厚唱腔利於表述人物生命的诸多情怀,让整体演出节奏在明快当中,仍能达成抒情的特质。而第二场〈杀妻求降〉中,郭胜芳所饰的田氏女在诉说家世背景与婚姻期待时,则展现出旦角的柔美身段与水磨曲韵,虽然并非主角,但与吴起相对照,此刚柔并济的演出特质,已足使昆剧在演出上达成传统与新变的平衡。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平易近人的文化推广

由戏剧带入文化,再推广历史,也许只能让观众了解到冰山的一角,但平易近人的呈现方式,反而更打动人心。文化或历史的推广不见得需要大制作或名人加持,不论是放在剧中的阿波舞,或是藏在幕后现场演奏的日本传统乐器,52PRO!的用心,也值得台湾制作团队借镜。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当表演不作为舞台里的主角

《惊园》透过装置及视觉建构以其独特的叙事方式,并透过跨文化/跨形式,不同元素的调度达到舞台呈现上的均衡,进而对剧场的概念本身提出诘问。而考量马文的专业背景,或许表演在《惊园》里的「被稀释」也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如何,《惊园》绝对是一个值得一看的优秀作品,在跨界已成显学的今日艺坛,《惊园》对表演形式的叩问确实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艳且振奋不已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