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乘载肉身暧昧 探索存在奥秘 戴米恩.雅勒 & 名和晃平《器》

《器》是戴米恩.雅勒首次以日本为灵感,并与当地艺术家和舞者共同发展的作品。对他而言,日本具有一种深刻的矛盾,无论其触及强调个人价值的消费主义和集体共融的民族精神、对传统文化的坚持与对未来新科技的渴望等。在这出舞作中,他试图以身体探询这种暧昧性,像是介於固态和液体的肉身、动静之间的缓慢变化、诞生与死亡的一线之隔。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流动的舞蹈能量 突破人类至上的僵局 专访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

黯黑的舞台空间中,诡谲生物在粼粼水面上逐渐褪去满是皱褶的皮囊,它们如昆虫破蛹般缓缓移动,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各种型态……这是即将造访台北演出的舞作《器》,由在欧陆备受瞩目的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与日本雕塑家名和晃平共同创作。戏剧科班出身,后成为舞者与编舞家的雅勒勇於尝试跨界创作,作品横跨视觉艺术、流行音乐、剧场及时尚等各种领域,作品风貌多元,透过专访,让我们一探他的创作理念与《器》的创作过程。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新云门时代前哨:破! 林怀民 陶冶 郑宗龙

新云门时代, 在四十六年的掌门人林怀民的二○二○年交棒郑宗龙的退休宣言中, 正式卷起浪头。   巨人举起手, 透过任内最后一档作品云门舞集X陶身体剧场「交换编舞家」计画, 大声吆喝著:「破!」   新血已蓄势待发。   云门舞集的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让我们先走进台北与北京的排练现场,从下一部作品开始看起。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人生四十六个秋,然后…… 林怀民 《秋水》过无痕 下一站的「家常」幸福

坐镇云门舞集四十六年,林怀民从拓荒者到种树人,云门从铁皮屋到水泥盖的美丽剧场,历经多次的「破」与「重来」,最近的一次,就在二○二○年,林怀民将交接云门艺术总监之位给郑宗龙。面对交棒,林怀民以短篇《秋水》的水过无痕,舞者们结晶体般的美丽身体语汇,平静喜悦地宣告自己是「幸福得不得了」,对交棒的决定只有想念,没有留恋。未来,就是学著放下工作,学著过家常日子,常常一坐下来就专注地忙到忘了时间的编舞大师说:「总之,我归结我前途的成败是屁股能不能抬起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当云门舞者练起《12》…… 陶冶 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

陶身体剧场的「数字系列」,原本是要在《9》集其大成,却因为编舞家陶冶与郑宗龙的抽菸闲聊,互邀对方到彼此的舞团编舞,而繁衍至《12》,也让陶冶成为云门舞集与云门2合并之后,第一位为「新云门」编创的编舞家。对云门舞者来说,与陶冶工作是「重新学习」、「打掉重练」,在陶冶安排有序、仔细打磨的指导下,进入「陶」的身体世界。林怀民曾以「破」来形容这次的交换编舞,然对陶冶而言:「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当陶身体舞者练起《乘法》…… 郑宗龙 打破黑白灰,来到花花绿绿的艋U

陶身体剧场的「圆运动体系」在陶冶与段妮的打磨下,抽离了性别、叙事,建构了七十多个动作组合,而郑宗龙来到北京与陶的舞者排练《乘法》,却是让他们在冷调、仅有黑白灰的轨道中,折了一个虫洞,透过胯的摇摆,直通艋U「花花绿绿」、「奇形怪状」的街头。郑宗龙从陶身体的「数字」出发,结合对舞者个体关注的创作方法,尝试透过九名舞者发展出对数字组合延展「无穷」的讨论,却跳脱了陶冶、段妮从一而终的结构。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老去之时,我们谈论「性」 事

性可以是让你兴奋、让你忧郁的, 性或许是令你恐惧、令你期待的; 它可能是关系的一部分,也可以是关系的全部, 它可以是自己的事、是我们的事,或大家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多谈一点有关「性」的事, 多谈,总比避而不谈更好;讨论,也比费疑猜测有效。 但是当老去之时,谈论它,  相信无论是在生理上或是心态上, 所意味的一定与少年十五二十大不相同。   曾经参与《我所经历的性事》制作的素人演员, 皆由六十五岁以上的中高龄者组成, 他们历经了保守乃至性解放到资讯大爆发的今天, 并在此时期回看人生中关於「性」的点点滴滴。   相较於那些勇敢站在舞台上的大哥大姐们, 你是否也能诚实面对? 不妨,也让我们试著从两部分谈谈性事: 在过往青春岁月,有哪些关於性的启蒙片刻, 对自身的观念见解造成了重大的转变与不变? 而步入高龄的性,又会与年轻时有何差异呢? 让我们也打开心扉 试想当青春不再,谈论「性」,我们谈论些什么?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当生命行至幽暗处 试探廿一世纪女性主义与「老年情欲」

老了,那些激情和爱恋都到哪里去了?人们对老年情欲的谈论总是带著质疑、鄙视,甚至抹上道德的污名,因而更增加它的神秘与不可言说的抑郁。在父权的社会里,老年男性或许还可夸夸其言,找到情欲的出口。相对的,老年女性的情欲总是被闭锁在生命的幽暗处。但是性真的只是年轻人的专利吗?随著年纪的增长,性的意义与实践,是否已经与年轻时大为不同?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邀素人谈「性」 窥情欲素描生命风景 专访《我所经历的性事》创作者达伦.多奈尔

两厅院新点子实验场将於七月底推出的最后一档作品,为加拿大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Mammalian Diving Reflex)制作的《我所经历的性事》。这个至今已经在世界多国演出的作品,以创作者达伦.多奈尔(Darren O’Donnell)领军,广邀各地六十五岁以上的素人参与,藉由自身成长阶段中私密情事的故事分享,由人生经验,带在地的文化背景与历史脉络;但也因演出地点、参与人物的改变,人们所身处的社会环境各异,即使聊「性」也总不相同,更突显了这个作品的独特之处。本刊特别邀请多奈尔进行专访,谈谈他在这许许多多的制作经验中,看见了怎么样的风景,又是如何引导素人对观众敞开心房,揭开那些只属於自己的秘密。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我回忆中的「性」和那些「……」 访冯光远、苦苓、陈宜倩

新点子实验场《我所经历的性事》邀请六十五岁以上素人同台畅谈「性事」,集结成长阶段的私密故事,也能听见不同时代、社会环境里,个体生命的性别观点或变化。如果也试著回忆,你是否还记得,第一个关於「性」的启蒙概念是从何而来?对於自己的身体,又历经了什么样的探索?对於与他人间的亲密关系,又经过了什么样的认识、甚或挫败?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时刻,那些懵懵懂懂的体验,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画面与气味残存脑海?且让我们看看博学、资深又辛辣的冯光远、苦苓、陈宜倩,他们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