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老去之时,我们谈论「性」 事

性可以是让你兴奋、让你忧郁的, 性或许是令你恐惧、令你期待的; 它可能是关系的一部分,也可以是关系的全部, 它可以是自己的事、是我们的事,或大家的事。 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多谈一点有关「性」的事, 多谈,总比避而不谈更好;讨论,也比费疑猜测有效。 但是当老去之时,谈论它,  相信无论是在生理上或是心态上, 所意味的一定与少年十五二十大不相同。   曾经参与《我所经历的性事》制作的素人演员, 皆由六十五岁以上的中高龄者组成, 他们历经了保守乃至性解放到资讯大爆发的今天, 并在此时期回看人生中关於「性」的点点滴滴。   相较於那些勇敢站在舞台上的大哥大姐们, 你是否也能诚实面对? 不妨,也让我们试著从两部分谈谈性事: 在过往青春岁月,有哪些关於性的启蒙片刻, 对自身的观念见解造成了重大的转变与不变? 而步入高龄的性,又会与年轻时有何差异呢? 让我们也打开心扉 试想当青春不再,谈论「性」,我们谈论些什么?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当生命行至幽暗处 试探廿一世纪女性主义与「老年情欲」

老了,那些激情和爱恋都到哪里去了?人们对老年情欲的谈论总是带著质疑、鄙视,甚至抹上道德的污名,因而更增加它的神秘与不可言说的抑郁。在父权的社会里,老年男性或许还可夸夸其言,找到情欲的出口。相对的,老年女性的情欲总是被闭锁在生命的幽暗处。但是性真的只是年轻人的专利吗?随著年纪的增长,性的意义与实践,是否已经与年轻时大为不同?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邀素人谈「性」 窥情欲素描生命风景 专访《我所经历的性事》创作者达伦.多奈尔

两厅院新点子实验场将於七月底推出的最后一档作品,为加拿大哺乳动物潜水反射反应(Mammalian Diving Reflex)制作的《我所经历的性事》。这个至今已经在世界多国演出的作品,以创作者达伦.多奈尔(Darren O’Donnell)领军,广邀各地六十五岁以上的素人参与,藉由自身成长阶段中私密情事的故事分享,由人生经验,带在地的文化背景与历史脉络;但也因演出地点、参与人物的改变,人们所身处的社会环境各异,即使聊「性」也总不相同,更突显了这个作品的独特之处。本刊特别邀请多奈尔进行专访,谈谈他在这许许多多的制作经验中,看见了怎么样的风景,又是如何引导素人对观众敞开心房,揭开那些只属於自己的秘密。

PAR /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我回忆中的「性」和那些「……」 访冯光远、苦苓、陈宜倩

新点子实验场《我所经历的性事》邀请六十五岁以上素人同台畅谈「性事」,集结成长阶段的私密故事,也能听见不同时代、社会环境里,个体生命的性别观点或变化。如果也试著回忆,你是否还记得,第一个关於「性」的启蒙概念是从何而来?对於自己的身体,又历经了什么样的探索?对於与他人间的亲密关系,又经过了什么样的认识、甚或挫败?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时刻,那些懵懵懂懂的体验,有哪些印象深刻的画面与气味残存脑海?且让我们看看博学、资深又辛辣的冯光远、苦苓、陈宜倩,他们怎么说……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要革命、还是爱情?《夜半鼓声》百年后的两种结局

一九二二年的演出录音与本世纪的重新诠释,在同一个舞台上交错、并置、共存;德国当红剧场导演、年仅卅三岁的鲁宾,再次演绎布莱希特作品《夜半鼓声》。这一次、百年后,他们,与我们,将如何抉择? 从孕育原版与再版《夜半鼓声》的慕尼黑室内剧院出发,探究二次战前与今时今日,这个勇於呼应政治环境、广纳多元文化的场馆,正面临的挑战;访谈新生代创作者鲁宾,自述其对剧场的信念和重要作品。 是革命,抑或爱情?慕尼黑室内剧院给的难题,在国家戏剧院里搬演,或许这些选项离此刻的我们都不远:在走过历史与当代、动荡与和平,在红月亮与白床单之间,剧中的角色、台上的人物,那些演员与这些观众,便如人类、即是我们,必须决断——我欲何从、又该何去?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夜半鼓声》首演之地 布莱希特发迹之城 「慕尼黑室内剧院」不为人知的过去与现在

慕尼黑室内剧院是德国最重要剧院之一,和慕尼黑国家剧院、王宫剧院并列慕尼黑三大公立剧院。一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艺术总监法肯贝格的领导下,打造了慕尼黑室内剧院的璀璨传奇,而他也因缘巧合地让布莱希特的剧作第一次被搬上舞台,让此处成为后者剧作家生涯的起点。如今的慕尼黑室内剧院看似平和繁荣,却也正在经历一场剧烈的动荡,现任总监利林塔尔的诸多改革,令人耳目一新也引发风波,导致其不被续聘,剧院未来的发展,也是德国剧场人的关注焦点。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专访《夜半鼓声》导演克里斯多福.鲁宾 在剧场里,解决心中「悬而未决」的谜

年方卅三岁的德国剧场导演克里斯多福.鲁宾(Christopher Rüping),已是德语剧坛的当红炸子鸡,已在德国各市立剧院发表过将近卅个作品,并曾两次入选柏林「戏剧盛会」。鲁宾表示自己选择文本和题材没有固定偏好,但这个题材必须是让他看完之后挥之不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脑中的感觉,这次带来台湾演出的《夜半鼓声》是戏剧大师布莱希特最早期剧本,鲁宾坦承:「其实我不喜欢布莱希特大部分的经典作品。」但「但在他很早期的作品里,你可以看见有些正在发展的东西。」而他选择《夜半鼓声》的原因是想探讨它的中心主题:我们愿意牺牲多少个人幸福,去换取一点改变世界的可能?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五出戏码 寻探独特风格 克里斯多福.鲁宾作品选介

为何克里斯多福.鲁宾能以卅多岁之龄,就在剧坛立足并树立自己的独特风格?本刊特邀克里斯多福.鲁宾选出自己的五出作品——《沃伊采克》、《那一个晚上》、《一百秒(为何而活)》、《第一个坏人》与《哈姆雷特》,介绍给台湾观众,透过他的作品自述,也能让读者看到这位才华洋溢的导演,是如何思考作品与创作。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别在那儿傻看!」 撼动对政治的冷漠 布莱希特《夜半鼓声》 百年前后的抉择

百年前,布莱希特让《夜半鼓声》的男主角,放弃了革命,选择了爱情,但他还强调「这是出喜剧」!是反讽对政治漠不关心、甘受奴役的无知人群吗?还是抨击抗争运动的可悲,不过是毫无意义的送死行为?百年之后,克里斯多福.鲁宾将《夜半鼓声》重新搬上慕尼黑室内剧院舞台,制作了两个不同结局的版本,一个是原始版、一个是导演版,在演出前,就把主人翁所面对的选择题:「爱情,还是革命?」抛给了观众。

PAR /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战争之王》 王者,与他们的世界

莎士比亚的一系列历史剧, 让英国国王和皇室争斗在剧场反覆上演, 使后人得以透过这些活生生的角色, 看见政局的诡谲多变、人性的意欲多端。   在阿姆斯特丹剧团改编自莎剧的《战争之王》里, 观众犹如选民,得以亲睹这些领导人的所作所为、 后台长廊里的政治角力、面对困境时的内心纠葛, 和他们的独特魅力。   舞台也好似国王性格的延伸, 以各种物件、布景,显现著不同君主的心之想望, 及他们所身处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