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台湾X艺术X妖怪 冒险搜查线

妖怪在哪里? 妖怪长怎样? 台湾有妖怪吗? 妖怪从何而来? 妖怪会对我们做什么吗?   这些问题,突显的是身而为人的矛盾与冲突——既对「未知」敬而远之、心生恐惧,却又会有想要亲眼看见的好奇心,以及被激发冒险犯难的精神。於是,我们决定派出PAR妖怪搜查员帕帕,带著大家前往时间夹缝、城市边缘、乡野田间、密林角落等地方找寻妖怪。   帕帕到来,让你见到妖怪不怕怕! GO!妖怪搜查线!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寻迹探源

第一站,帕帕要带大家到日本去,而且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日本。 「等等,为什么是日本?我们不是在找台湾的妖怪吗?」其实,过去的台湾是没有「妖怪」这个概念,帕帕先在民间传说、风土习俗里找,找到的是「鬼」、「魔神仔」这些(他们算是妖怪吗?帕帕不知道)。所以,我们寻觅起妖怪前来的足迹,决定到「妖怪大国」日本一趟,而且是一百五十多年前,那个「妖怪学」刚刚兴起的年代,找「妖怪博士」问个清楚。 走吧!我们穿越时空去!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妖怪学」 东瀛溯源 百年前「妖怪博士」也曾到过台湾?!

现在谈起日本妖怪的多姿多彩,彷佛妖怪「自古以来」早已存在日本甚久,然而「妖怪」成为一门学问,其实只是距今不过约一百五十年前的事。研究妖怪而能成为「妖怪博士」,就不能不提井上?了,他是是日本第一位的「妖怪博士」,也是公认的妖怪学开山祖师、「妖怪学」一词的发明者。他曾亲身至各地「迷信」的虎穴,努力采集资料、区辨各种妖怪的正伪,透过对旧迷信做深入的区别与系统的阐述以利破解改革,引领世人进入「新时代」。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不管宅不宅 人人心中都有难忘的「妖怪」 日本动漫次文化推波 启发在地妖怪探索

前辈辛勤搜集、建构出丰富的「妖怪学」,也成为日后日本动漫文化中妖怪主题的丰富养分。除了大家熟知的「妖怪博士」漫画家水木茂,大师级的手冢治虫、高桥留美子还有吉卜力的《龙猫》、《神隐少女》、《魔法公主》……族繁不及备载的妖怪众就在你我心中。随著日本次文化的输出,也启发了台湾的妖怪学探索。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现代变身

二○一四年的台湾,有个可爱的昵称是「妖怪元年」,开始有创作者/团队借用妖怪的概念从台湾过去的传说里寻找他们,甚至开发出不同接触妖怪的方式,有小说,有桌游,有电视剧等。妖怪逐渐从过去的时空里被找到,然后顽皮也多变的他们,开始变身成不同样子,与我们相会。 其实,妖怪好像不大可怕吧? 第二站,帕帕追著妖怪们的足迹回到现在,拿出放大镜,看看他们到底在哪里?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妖怪元年.文艺复兴 台湾妖怪的跨界交响 本土奇幻在当代发声

二○一四年是「台湾妖怪元年」,从这一年开始,学术界、创作界开始出现诸多相关作品。而这波潮流也是「台湾妖怪文艺复兴」。因为事实上,百年以前,本土的妖、鬼、灵、怪等故事,就显现於民俗文化,甚至在文学、艺术层面上有所开拓。而今「妖」风盛行,更激荡台湾各领域的创作,虽然「台湾意识」的崛起是重要原因,但妖怪具多种面向,呈现人们潜意识,无所不在,同时又千变万化,刺激人们的想像力,更是刺激创作的主要因素。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当代剧场 剧场里寻妖 转动解决人类问题的钥匙

妖怪作为复杂人心的隐喻,是许多现代剧场创作者创作的入径,在台湾的当代剧场中,除了儿童剧常出现的可爱妖怪外,也有如拾念剧集化用《山海经》打造的「超神话」系列,另针对台湾在地奇幻素材发展的有鸡屎藤舞蹈剧场《府城仙怪志》、《府城夜话》,再现剧团的《物怪之里》,还有凭空想像创造妖怪的《雪峰村上的恶人庙》。妖怪在剧场里的诞生,多是为了解决人类无法以「人类」身分於这个世界处理的问题,是创作者自身的投射,藉此转动解决人类问题的钥匙……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当代戏曲 肉身有限妖不成妖 翻腾怪美赢喝采

传统戏曲以敷演历史与民间传说为主,《西游记》、《白蛇传》等等妖怪主角的戏码遍布各剧种,不管妖怪角色正派反派,总是能以精湛身手赢得戏迷大大喝采。真人扮妖有限制,台湾布袋戏偶发挥奇想,造型声光更是尽情挥洒。台湾歌仔戏的妖怪戏不多,但以演出神怪戏出名的明华园就有不少经典角色。国光剧团的新编戏也做过《狐仙故事》,狐仙三世变女又变男。擅长胡撇仔风格的奇巧剧团把日本妖怪也搬进戏里,《鞍马天狗》造型创意又吸睛……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视觉艺术 从「幽灵潮」到「妖怪热」 翻掘土地的记忆

在当代视觉艺术领域,艺术家先是以「幽灵」为喻,回溯岛国历史中种种创伤经验,透过影像叙事,让过去深藏的各种记忆重新复现与行动。而随著妖怪调查研究的相关出版,视觉艺术也迈入这个热潮,以跨界的方式生产属於在地的对话。虽然这一系列以妖怪作为方法的艺术实践,带来对於历史、文化建构的想像路径。但这之中始终有一个区块,是我们可能需要商榷的事情,即精怪和超自然、死亡之间的关联性。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想像转生

帕帕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妖怪,其实是可以被创造出来的! 从乡野奇谈、民间故事开始,妖怪不只穿梭於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同时也被人用讲的、用写的各种方式留了下来;到了现代化的都市里,好像渐渐看不到他们了,但帕帕发挥了特派搜查员的超级功力,找到了他们——寄宿於人的心中、大楼之间,甚至是任何地方,成为另种传说。 想像,好像是妖怪成长的养分,甚至我们也在里头托付了不敢说出口的种种——妖怪,就在想像中转生。所以,我们去看看艺术家们能够创造出什么妖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