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四组关键字 探看当代舞蹈

2019当代舞蹈 你不可不知的四组关键字 #自然 #性 #死亡 #科学 从「当前的编舞家正关心著什么?」出发, 本期特别企画尝试从这四条路径, 定位这群身体工作者从自我辐射出的世界座标——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身体为中介 重新认识社会和自然 台湾当代舞蹈中的「自然」

在台湾当代舞蹈创作里思考「自然」的人多为女性。这并非巧合,在许多文化研究者早就指出「人类中心论」和「父权主义」有著相同的结构逻辑:透过区分自我与她/它/他/它者,进而合理化入侵、掠夺、占领和剥削的行动,比如我们常用「处女之地」形容未经开发的「野蛮」或是「自然」的空间,因此我们理所当然地免费取用甚至占为己有,很明显地,同样的逻辑也适用於殖民与被殖民者的关系。对台湾而言,自然也许从来就站在我们这边,我们同样神秘、黑暗、未知且饱受侵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面对生命 拔撑著真实的疼痛 何晓玫的《极相林》

编舞家何晓玫的《极相林》,舞名来自生物学名词,意指「物种的演替巅峰」,是一个群落中复杂而稳定的平衡状态。她藉此延伸,探索生命中那些「尖尖细细、破碎的」生命力,如何脆弱地拔撑著生态/生命的平衡。透过舞者身体的肉搏、堆叠、压迫,她找一个让舞者痛的方法,因为痛,所以「真实有感」,所以震慑人心。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在肉体与精神之间 是情色力量也是革命武器 舞蹈与「性」之间的永恒摆荡

舞蹈在部族与社群文化中占有著一定的功能性意义,其中一种是关於繁殖与生产的仪式,舞蹈像是叠合在繁殖行为上的另一层律动,它暧昧,不等於性行为,却摇摆在肉体与精神之间。在脱离仪式功能后,舞蹈此一接近情色的力量如何安置或摆荡,也隐隐刻画每个时代身体与欲望、国族与个体之间的拉扯。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丹麦编舞家麦特.英格瓦森 拒绝宰制 享受欢愉

以舞蹈回应社会论述、处理时事议题,可说是丹麦编舞家麦特.英格瓦森长期以来的创作动力。同时身为学者与编舞家的她,将带著作品《高∞潮》首度造访台湾,舞作中十五位舞者穿上造型一致的连身衣,遮掩了每个人独特的身体特徵,如雕塑般摆出各种性交姿势,麦特藉由她一再强调的「匿名性」,试图突显(或说抹除)我们社会无所不在的性别宰制与权力结构。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五条路径 以身体探勘生命终结之境 当代舞蹈中的死亡与毁灭

身体与记忆是我们与死亡相连的载体,生者的肉身永远不得全面经验死亡;文化符码的关联,身体感官的诱引,都是死亡体感的触媒。无论是作品题旨跟死亡与毁灭的关系,抑或当代舞蹈如何推翻前作、推翻不同范畴的企图,只有在记忆与存有中,死亡与毁灭才有可能存有、变形、新生。本文探索分析近年来在台湾上演的舞蹈作品,透过五条路径,尝试探勘当代编舞家们如何理解万物生灵终将面对的未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日本舞踏家大野庆人 与死亡拉锯著的生之欲

与舞踏家父亲大野一雄、日本舞踏开端者土方巽一同浸润於舞踏世界的大野庆人,在暌违廿五年后,再度受邀造访台湾,以八十一岁高龄带领舞踏工作坊。从懵懂少年到耄耋老人,大野庆人对父亲从战争与死亡为起点所开展的艺术形式,从生活中,转化出自己的体悟,他说:「没有『真实』、没有『日常』的舞台,非常无聊。人啊,必须要去珍惜生活呢。如果只是为了舞踏而学习舞踏,你是无法成就舞踏的。」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一战中的殖民兵 为谁而亡的战士魂 阿喀郎.汗的《陌生人》

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但历史的背面,掩埋了多少当权者忽视的故事?向来不畏於颠覆既有观点的阿喀郎.汗将带来台湾的作品《陌生人》,即著眼於敏感的种族问题,挖掘一次大战当中被忽略的印度殖民兵历史。作为阿喀郎的生涯最后一支独舞,《陌生人》以原为印度舞者的士兵为主角,以普罗米修斯神话为隐喻,重点回顾了阿喀郎的舞蹈生涯。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科技挽器恕H 是哲思隐喻 也是共舞主体 当代舞蹈的科学革命

科技与机器,在当代剧场中常作为舞台背景或氛围塑造的功能性运用,但对编舞家而言,还能发展出更多深层与宽广的思考与路径:如《黄翊与库卡》中的机器人舞者展现表演性,或如苏文琪创作中以宇宙大爆炸来延伸、探问人类存在的哲思隐喻,又或如南韩艺术家郑锦衡《油压振动器》瓦解了人机之间的主体界线……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在极简与理性中 测量创作的温度 杨.马腾斯《三之律》&《尝试》

从二○一○年开始创作的比利时编舞家杨.马腾斯,作品多是关於人在社会网络中的肖像与关系,及身体如何透过自身在空间的运动,与表演者在执行动作时的状态,提供一非戏剧性的叙事、但具有辨识度的视觉景观,勾出观众的想像与诠释。这次访台的《尝试》与《三之律》,前者透过跳舞、写作与语言,如解剖学般剖析创作的步骤;后者则透过组合动作、音乐与灯光,在重复且规律的时间推衍下,将舞者的个人性与表演性逐渐抹去,舞者身体的真实、敏感与荒芜,得以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