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重建剧场的三个 W

事件(what)、地方(where)、人物(who)是戏剧中常言的三种W,谁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便是构成单一片段场景的基本要素,是在戏剧结构中有如原子般的最小单位。然而如今,观众不只是「观」众,得以四处游走互动、表演者也可由素人参与,借自身经验为分享依据、「重现」生活的切面亦非必要,「重述」真实才有可能看见世界、地点场景当然也不用制造拟真幻觉,甚至连空间规则都能随机产生、活在当下。 今年,两厅院台湾国际艺术节的三组戏剧节目表演团队,分别从不同基底著手,试图重新建构剧场里的三个W元件。首先,比利时根特剧院艺术总监米洛.劳,长年以社会学家的研究调查方法实行创作,发表包括剧场演出、纪录片、书籍刊物、影像装置、论坛讲座等多种形式作品,深究「事件」与真实间的关系,将世界议题、国际案件搬上舞台。剧场里的「事」不在这里开始、不在这里落幕,而是一场社会行动的其中一个阶段。 法国与比利时艺术家乔治和德弗,则尝试在一片荒芜的剧场空间里,无中生有、从「新」来过,把现有的一切规则铲平、抛弃,创建属於自己的地点、自己的世界,一个哪里都不是,却又包罗万象的宇宙。而台湾近年来最受瞩目的创作团队「明日和合制作所」,也将再次形塑「观众、创作者、表演者」之间的互动关系,以民间信仰、宗教仪式的田野调查为依据,在场上举办讲座演出及表演工作坊,一边请「仙」问事,同时也藉此验证,是「谁」在「扮仙」。 本期特别企画将带领读者一探上述创作者的思维世界,看他们如何解读、打破再重建这剧场里的三个W。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我们能做什么?」 以艺术揭露残酷真实 剧场界的革命家米洛.劳

深受左派思想影响的瑞士导演米洛.劳,在东欧、俄国共产体制解体后,仍不断思考著:当左派知识分子不再从这些革命家的角度观看世界、不再自诩为工人阶级的代表之后,还能做些什么?於是他从社会学的批判角度出发、从社会运动的方法切入,探讨各种禁忌议题。他的创作题材总是围绕在历史上的暴力事件,也因此他备受争议,米洛.劳说,他用看似激进的方式处理敏感题材,是希望透过在剧场中重现暴力,透过各种形式来挑战观演经验的极端边界,反思人性的本质。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走遍世界穿越时空 重叙事件映照当下 米洛.劳重要作品选介

米洛.劳作品的层次多元,除了关怀世界上的社会、政治现实,也切入历史长流,对曾经发生过的悲剧与文明现象,透过剧场形式,对照省思。本文选介米洛.劳的三出重要作品,藉此初探其创作脉络。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瑞士剧场导演米洛.劳 剧场里有意义的事,在於倾听与同理

年轻时曾说过自己的人生志愿是:社会学家、艺术家、战地记者,现在身为剧场导演的米洛.劳,透过剧场工作,他与人一起创作、观察社会现象,还到战地研究调查,似乎可说是三个愿望一次满足了。剧场对他而言,有意义的事情在於倾听、存在、理解、同理、在那一刻升起的情感、带著反思的观看,「在过程中,或许是排练或许是演出,如果有那么一个短暂片刻让任何一个人感动,让任何一个人了解一些什么,或许仅仅只是走进剧场的意义,那对我来说一切就值得了。」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一具尸体、一座城市 我们身处的社会现实 《重述:街角的凶杀案》来龙去脉

一具被弃置荒郊的尸体,一桩恐同的谋杀案,将之重现/重述於舞台上,导演米洛.劳想谈的,并不止是社会案件而已。《重述:街角的凶杀案》是米洛.劳发表「根特宣言」后的第一出作品,透过徵选素人演员、实地田野调查,米洛.劳关注的视角更拉大到城市规模,在剧中带入工业没落造成严重失业问题的无奈现况,寻找犯罪行为背后可能的社会结构。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脱离文件阴影 照亮多层次真实 米洛.劳创作的选材与构作方式

米洛.劳在取材上总是由历史的观点出发,并时常涉及明确的政经事件,他与团队的研调内容与最后作品却不一定直接相关,目的也不在於呈现事件资讯,而更在於展开象徵或记忆层面辐射出的意涵。无论是透过政治行动、重演,或是个人故事的描述,在舞台上,米洛.劳从回忆、象徵、传统,与神话的观点不停回应历史,於历史与存在经验之间协商。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从零开始的处女地 在幽默中见证世界诞生 乔治与德弗《宅想新世界》

国家两厅院与法国凤凰剧院所合作的开动计画,首波带来了法国及比利时艺术家乔治与德弗的《宅想新世界》Germinal。乔治与德弗既是此次的共同创作者,也是概念发想人、舞台上东试西弄的表演者;他们试图从「无」开始创造空间中的「有」——利用剧场技术、科技效果、投影画面等,一步步建立属於台上四人的沟通方式和空间规则。舞台会自给自足地生出一切,作品也像生命体般,因他们的玩乐和探索,逐步构成。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宅想新世界》创世神 乔治与德弗 面对这个时代,除了幽默还有别的可能吗?

两位不按牌理出牌,作品跨越表演艺术、视觉艺术、讲座演出、舞蹈呈现的艺术家,以变色龙般的思维面对这个千变万化的世界,说是恰如其分似乎也不为过。本刊特地透过信件访问两位艺术怪杰,一谈他们的创作思考与想法。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生而为人 我们参与了这场实验 明日和合制作所的沉浸体验、角色扮演与身分实验

以洪千涵、黄鼎云与张刚华为主创者的「明日和合制作所」,在沉浸式展演的浪潮里以他们对「观演关系」、「演出空间」等方面的思辨与实验形成一套「和合式collective」的创作方法脉络,三年内陆续推出了多出制作。走进明日和合的剧场,作品发展与发生过程里的不定性,正折射出我们於社会扮演的角色,并连系身分的多重性,於不固定或僵化的变换中持续寻求或打破规则。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与观众在「当下」对话 重视过程胜於结果 访明日和合制作所张刚华、洪千涵、黄鼎云

二○一六年,毕业於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导演组的三位同学张刚华、洪千涵与黄鼎云共组了「明日和合制作所」,以「和合式」(collective)为方法、将「不设限」作目标,自诩能「游走在剧场/行动/展演/计画等多样创作间」。 三位同为作者,时而一起推出作品、时而由其中一人与其他创作者携手,以「明日和合」之名实行计画。例如,三人在台北国际艺术村宝藏岩推出的《明日和合 Tomorrow Inn》(包含《独身澡堂》和《日夜旅馆》两件参与式作品),是「明日和合制作所」的初试啼声;而二○一五年,洪千涵与曾士益在「台北艺术自由日」共同创作的《坐坐茶室》,其后於WSD2017剧场艺术节、澳门艺穗节等地的再制,便是交由明日和合制作;曾入围第十五届台新艺术奖的《曾经未曾》亦同。 创团这三年来,他们走遍了各种演出场域,从厨房到路边、从剧场到美术馆,丰富多样的作品形式亦造成许多讨论,不管是参与式也好、沉浸式也罢,可赋予的定义和分类,永远赶不上创作者们好奇尝试的实验、探求变化的念头。 三月底,三人将再度联手,共创新作《半仙》,这回他们潜入台湾民俗宗教文化,探问神秘经验,将透过一场「讲座」在实验剧场「假鬼假怪」。趁此机会,本刊先向三位创作者「问事」,请他们一谈各自的创作经验与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