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解封!? 容「疫」挑战 大未来!

病毒袭卷持续/过后,表演艺术圈将迎来什么风景? 剧院/艺术家将如何应对冠状时代观演习惯转变的机会与挑战? 近未来的表演艺术将会是什么模样?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当前困境、近期挑战、启动未来…… 「疫常状态」下的10个可能

随著国内连续多日无确认案例、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宣布展开「防疫新生活运动」,台湾似乎也迎来了「后疫情时代」。本刊整理出十个现象观察,一探面对疫情期间因故取消现场演出、暂缓合作计画、收入骤减的表演艺术界,在此时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当下与未来?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瘟疫可以是「危」,也可以是「机」 这只黑天鹅 加速「新常态」的降临

二○二○年这次全世界大瘟疫,规模虽然大,但这不是历史上呼吸系统疫症的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它不会让表演艺术消失,但它会加速这艺术行业原本就要发生的转变。将历史上其他疫情一样,它是个加速器,让要旧的加快消失,新的加快来临。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面对脆弱体质 汲取经验、打底优化

疫情不仅使人们的日常生活产生剧烈改变,国际经济、政治情势受到的影响,也连带牵动艺术发展。疫情让表演艺术脆弱的体质更加突显,此刻不能被动等待国际疫情的平息,而要打好基础、优化体质,才是永续、长久经营的良方。未来该如何调整因应以承担大环境所带来的各种风险,如何从此次重创中汲取经验,更是每个团队、每位艺术工作者应积极面对的课题。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以戏振兴,逆光出航

企业受疫情影响营收,势必减少捐助,况且疫情究竟何时结束,结束亦不等同解封,未来的情况还有许多不确定性……即使如此,明年基金会的制作除国内节目外,春季后,中国大陆和欧美的巡回演出亦将如期进行——我认为政治、疫情都是一时的,我们无法因为讨厌的人和体制,就「放弃使用筷子」。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以不变应万变 绝非后COVID-19时代生存之道

在面对人类未来重大议题时,「娱乐化」的表演艺术只能苍白无力地退居侧台,「娱乐到死」决不是艺术家们的职志,更不该是投入这行业所怀抱的愿景,可确定的是,某些团体或区块的坍塌是避免不了的,表演艺术生态也将面临改变,也更加地需要改变……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困顿之中,光之所在

在瘟疫过后,「如何将人聚集到剧场」将不再是「未来剧场生态」首要议题。为了创造无可取代的价值,扩散艺术的当务之急是,让表演不再只有固定的呈现、观看、及参与方式,让艺术家、观众於各类平台空间共衍共生。让表演艺术在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虽非民生必需品,却是困顿中,光之所在。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后疫情」仍过於乐观 须学习与病毒共处

存在主义的盛行来自二战之后人活在这个世界的脆弱与孤独,并对当时的文明世界重新理解;而COVID-19对於人类文明的冲击,会否显现在剧本、或其他创作、思想之上?在这之前,先会影响到世界经济与政治的重划,进而产生生存的惶恐、生命的重整,会否再引发另一种存在主义或虚无主义?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大象与蚯蚓:疫情后的表演艺术生态关照

具有市场开发能力的表演团队,面对补助审查过程,处境如同「房间里的大象」,往往被贬抑对待。但这些团队的市场基础,可以让补助资源的效果加乘。而「流动演出者」是艺文生态的基层参与者,重要性如同蚯蚓之於农业;在政策管不到、补助到不了的广阔领域,他们以自己的能力,让艺文表演随处发生。为了健全产业、文化平权,大象和蚯蚓的生存需求,值得给予更多关注。

PAR / 第331期 / 2020年07月号

更柔软地去接受未知的挑战

未来,找出跨社群、跨世代的连结,建立对话关系,是策展人与艺术平台的责任。我们得去care,去真诚地接触他人。疫情过后,要生存下去,得带著乐观与希望,不能只待隔离的小房间,得要打开,彼此照护,坚持合作,唯有如此,才有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