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韩国Novus弦乐四重奏 创造亚洲乐坛声响新章 2019诚品室内乐节

近年从国际乐坛崛起的韩国新锐——Novus弦乐四重奏,以令人惊艳的演奏实力与极具穿透力的音色,获得各大国际媒体赞誉。四位音乐演奏功力高、颜值也不遑多让的欧巴美男,将带来莫札特的第十七号作品《狩猎》、舒伯特优美动人的《死与少女》等弦乐四重奏经典曲目。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音符的炫目群舞 贝多芬的华丽世界 长荣交响乐团「贝多芬情人梦」

五月中,长荣交响乐团将在「贝多芬情人梦」音乐会中,演出乐圣贝多芬的经典之作。上半场以贝多芬《艾格蒙》序曲开场,接著是与台湾钢琴家巫熹芸合作演出《第四号钢琴协奏曲》,重头戏是下半场的《第七号交响曲》,被李斯特及华格纳认为是「节奏的神化」、「舞蹈的神化」。因为影剧作品的加持,这首乐曲更成为近廿年来最受欢迎的交响曲之一。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人人身上都是一个时代 评故事工厂《一夜新娘》

整出戏主要是藉由祖孙两人亲昵、逗闹的对话,逐步开展老年樱子的青春回忆,而小梅也正值青春,对於爱情有许多浪漫的憧憬,她甚至正在试著写一本罗曼史小说,所以她总是以天真又带点白目、八卦又点好奇的口气,去想像甚至是夸张乱掰曾祖母的青春恋爱。只是没想到曾祖母的恋爱梦,与整个时代的家国认同尴尬连结在一起,自由恋爱与生命尊严之艰难,绝非小梅能够体会与想像。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鲍罗定四重奏 见证跨世纪俄罗斯巨擘的音乐能量

创立迄今七十四年,鲍罗定四重奏是世界上少数能延续廿世纪精神至现代的音乐名团,肩负著传承俄国音乐的使命,该团自许「我们的角色,并非仅是演奏美妙音乐,而是传递作曲家欲创造的听觉经验。」更是俄国音乐大师萧斯塔可维奇的重要诠释者。此次来台,将演出精选招牌曲目:萧氏的两首弦乐四重奏与鲍罗定及柴科夫斯基作品,让乐迷体验满满的俄式风情。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请缟J,入江湖 《一丈青》演绎传统女性的江湖世界

由布袋戏女演师江赐美女士创办的真快乐掌中剧团,这回在台湾戏曲艺术节中,联手偶戏编导薛美华,编创了新作《一丈青》,以台湾早期布袋戏卖药团的演出形式为背景,藉由搬演「一丈青」扈三娘的故事,以「离家门,入江湖」的个人际遇,映照外台戏班冲州撞府的江湖生活。而除了《一丈青》,还有陈锡煌传统掌中剧团《年羹尧传奇》与同党剧团《白色说书人》的精采呈现,三档演出,有传统、有创新,呈现当代布袋戏多元、丰富的剧场美学。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至交与灵魂 共演浪漫与悲怆 长荣交响乐团「浪漫&悲怆」音乐会

四月底的「浪漫&悲怆」音乐会,长荣交响乐团将在德籍音乐总监舒马富斯带领下,与两位音乐才女——小提琴家王子欣和大提琴家何美恩合作,带来三首性格各不相同的大师之作:莫札特《费加洛婚礼》序曲、布拉姆斯的双重协奏曲与柴科夫斯基的第六号交曲《悲怆》,三首各都有两位才子间的过从故事,精采隽永,值得与乐同赏。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时光幻境:电影场景的「超日常」(Daily+)

在白色胶囊空间阅读完短篇小说,抑或,聆听完骆以军朗读的有声书后再走进展场之际,是读者也是观众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进入微型世界的奇异感。文字里那些关於拼装、梦境、歧路迷宫的空间,化为光影闪动、超小比例微缩,及废弃颓坏的框格房间。观众走入了小说中,旋即成为一位经验著融浸世界(immersive world)的奇特人物,致使「超日常」犹如一个正处於拍摄中的片场,抑或,一部正在排演的影片。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俄韩名团、台湾精锐 幻化展现交响织度 2019诚品室内乐节

「诚品室内乐节」已成为国内备受瞩目的室内乐演出盛会,每年的邀演团队、精选曲目,都让乐迷翘首期待。今年应邀访台的国际团队,有具国际重要地位的名团——来自俄国的鲍罗定四重奏,展现年轻活力的韩国新锐——Novus弦乐四重奏,加上国内菁英——Infinite首席四重奏与艺心弦乐四重奏,精湛琴艺与绝佳默契,将带来丰富如交响乐团音乐织度的音乐飨宴。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系统性的崩坏、救赎,与世代对立 评C MUSICAL《倾城记》

音乐方面的表现,刻意用了许多不和谐、扭曲、迂回,甚至是戛然中断的手法,性格非常地鲜明强烈,衬托出剧情的阴鹜诡谲与奇险亢奋;几个群舞场面,能量也充满全场,尤其开场序曲,就已经展现大器,吸睛引人。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此恨眠眠无绝期 当《Sleep79》艺术计画设定为休眠模式

《Sleep79》可谓以某种表象之外的内在力量,尤其透过睡眠作为无为、无用与无事的形态,极富巧思地部署了「台湾当代文化实验场」。简言之,郑淑丽与富勒将艺术行动设定为休眠模式,让展场在进行结合日常、历史及反体制的「再基地化」之际,更是多向度地赋予以睡眠作为占地形态的观众,展开政治解放的潜在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