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经典文本舞台争艳 多元创作叩问当代 香港周2019@台北

今年的文化交流盛事「香港周2019@台北」将於九月下旬展开,此次活动以「文本.舞台」为主题,共有四档包含歌剧、舞蹈、戏剧、音乐的演出,与香港戏剧教父毛俊辉的讲座与特展,及展现香港创意亮点的「香港插画X创意设计品牌展」,缤纷多样的展现,邀台湾观众一览香港精采的文化实力与丰沛创意!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华格纳的复杂心志 当代人类的自毁寓言 拉夫拉前卫剧团的华格纳歌剧《诸神黄昏》

华格纳的《尼贝龙指环》是他在长年流亡生涯中酝酿而出的作品,透过日耳曼神话的重新诠释,处处隐藏著华格纳心中无法言说的复杂情感。由台中国家歌剧院推出的「指环四年计画」最终章——《诸神黄昏》将在十月初隆重登场,西班牙拉夫拉前卫剧团导演以自然界中自我毁灭性的掠杀、人类自我认同危机作为注解,除了建构视觉色彩的冲击感外,亦引发观众对於剧本再现、筛选与展示上的议题讨论,呈现当代剧场展演实践之能量。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绕梁歌声亦步亦趋 经典新编多采多姿 2019新北市音乐剧节

由新北市政府文化局主办的二○一九年「新北市音乐剧节」,即将自九月廿七日至明年一月五日轮番上演,邀请国内剧团包括「台南人剧团」、「跃演剧团」、「爱乐剧工厂」及「再一次拒绝长大剧团」推出超过廿五场次的音乐剧演出,其中有新编创作、国际共制也有旧戏重演,题材包罗万象,即将带给喜好音乐剧的观众丰富多元的音乐剧体验。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天使俯瞰人间 传达系於未来的寓言 法国遗忘剧团《坠落的天使》

将於十月底於「2019大观国际表演艺术节」演出的《坠落的天使》,是法国马戏艺术家拉菲尔.柏帖勒带领其遗忘剧团呈现的舞台作品。透过马戏、舞蹈和戏剧等元素的交会,并融入悲喜剧的调性、电影感的氛围,《坠落的天使》邀请观众穿越一场弥漫著诗意、哲思、荒谬、欢乐的旅程。当中不乏对於人类自毁倾向及其危险的反省,以及经由它所激起的内在力量。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献演经典人声交响 为马勒年揭开序幕 长荣交响乐团「马勒大地之歌」音乐会

为了迎接接下来两年的「马勒年」,国内各大乐团皆安排了马勒的经典作品以为庆贺,其中长荣交响乐团将在国庆日这天演出马勒最后一部人声交响曲《大地之歌》,这部巨作不但是马勒连串人声交响实验丰硕的终极成果,更是一部嫁接东西方哲学、深刻辩证生死的伟大作品。本场更邀来石易巧和王典这两位国内首屈一指的声乐家联手演出,令人期待他们与长荣交响乐团如何诠释出《大地之歌》的夸张精采与诚挚细腻。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国母与岳母X通俗剧场(还)需要政治正确吗?

我们的确可以肯定张丹玮所饰演的梁母精采万分,牵动全场观众情绪,最终也得到了应得的满堂喝采,成为最受观众欢迎的角色。所谓丑化非丑化,至少也是惹人喜爱而非生厌。但我想问题并不在於整场戏演得好不好,而是相较於纯情、勇敢追求自我的女小男大老少恋,搞笑、不自量力、自取其辱的梁母(「老母鸡」、「陈皮」)又传递了什么性别讯息?

PAR /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环境韵律的考掘 城市未来的想像 2019台北白昼之夜「双面芭蕾」

今年迈入第四届的「台北白昼之夜」,以近年汇聚高科技、媒体、百货及画廊产业的大直、内湖区域为基地,除了展现新城区兼容并蓄的年轻活力,艺术总监胡朝圣也藉由「双面芭蕾」主题,试图传递一个城市文化的生成在每日操演的过程中,让生活在此的人逐渐产生认同,便是城市精神的展现,也是本届「白昼之夜」的想望。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这回悟空不打怪,对决音乐跨世代 加上爱情调味的《西哈游记XX魔二代再起》

翻转经典《西游记》的《西哈游记——魔二代再起》,加入了不少令人料想不到的奇思妙想,譬如只会打怪的孙悟空居然被女孩告白,师徒四人回到天庭后变身弹唱高手等等,奇妙的剧情在导演达康.come二人组的处理下,观众将看到的是一出很ㄎㄧㄤ的音乐喜剧,「绝对给大家奇幻拼贴又新鲜的世界观。」而哈林也强调,透过剧中神一代与魔二代的交手铺陈,最后要讲的,就是两代之间的和解。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在柴可夫斯基乐声中 跟著芭蕾跃向天际 福尔摩沙芭蕾舞团《关於柴可夫斯基》

由福尔摩沙芭蕾舞团、长荣交响乐团将於八月份联手演出,编舞家余能盛编创的《关於柴可夫斯基》,以柴可夫斯基的两部作品——《翡冷翠的回忆》和第四号交响曲为底,由技艺精湛的芭蕾舞者以肢体诠释,邀请观众跟随舞者的轻盈脚步,在柴可夫斯基丰富敏锐的乐声中,啜饮生命美学,也向蓝天飞跃而去……

PAR /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历史是留给有回忆者

观赏的当下,不断地揣想著,我们是跟著M的回忆在寻溯一九八七年的浮光掠影,当年的M也藉由陈映真的《兀自照耀著的太阳》跟著故事中的小淳的叙述回到一九四○年代知识分子残影与身分认同的混沌,那么,这批演员以及当今廿、卅岁的九十后青年,在卅二年后,他们又将以何方式及姿态,回望二○一九年的当下,届时廿、卅岁的年轻人,又将如何谈论二○一九的种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