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四组关键字 探看当代舞蹈/#性/焦点专访

丹麦编舞家麦特.英格瓦森 拒绝宰制 享受欢愉

麦特.英格瓦森 (Akos Brug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以舞蹈回应社会论述、处理时事议题,可说是丹麦编舞家麦特.英格瓦森长期以来的创作动力。同时身为学者与编舞家的她,将带著作品《高∞潮》首度造访台湾,舞作中十五位舞者穿上造型一致的连身衣,遮掩了每个人独特的身体特徵,如雕塑般摆出各种性交姿势,麦特藉由她一再强调的「匿名性」,试图突显(或说抹除)我们社会无所不在的性别宰制与权力结构。

2019舞蹈秋天 麦特.英格瓦森《高∞潮》

11/15~16  19:30

11/17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点开《高∞潮》to come(extended)宣传影片,一群浅蓝人形缓慢排列组合,如雕塑般摆出各种性交姿势,身体部位彼此相连。尽管场上一片寂静无声,我脑海中倒是自动浮现了辣妹合唱团(Spice Girls)首张专辑的抒情主打歌〈2 Become 1〉:“put it on, put it on, cause’ tonight is the night when two become one”。只不过,这次可不只是「两人」合而为一,而是大阵仗的「多人」合而为一;穿戴的也不再是保险套,而是消除了个体差异的紧身蓝衣。

服装一致泯除差异  启动思索「性」的权力关系

你可曾想过安全的性是什么样子?或许答案不只是生理,还更存在於心理。对丹麦编舞家麦特.英格瓦森(Mette Ingvartsen)来说,作品《高∞潮》里的十五位舞者,穿上造型一致的连身衣,遮掩了每个人独特的身体特徵,并以类似特效蓝幕的质感创造出仿生人(android)般的视觉效果,得以建构另一种「安全空间」。「舞者穿上封闭式的套装,创造了很不一样的身体感,改变了身形,任何微小动作都变得醒目;在套装里的感觉也截然不同,对舞者来说,可以不那么在乎是要和谁完成动作,这点在这作品中很重要。」麦特说。有时在排练时,为了让舞者都能观看场上状况,会暂时让他们把头套拿掉,露出一颗头来,此刻无论是「看见」或是「被看见」,都让场上的性交动作变得额外艰难而令人不自在。此间微妙,或许正是「性」总能游走於公众与私密,迂回施展权力运作的原因。

《高∞潮》首演於二○一七年奥地利史戴尔之秋艺术节(steirischer herbst Festival),自前身《七种欢愉》7 Pleasures(2015)至今,与同一批舞者工作、发展性别论述、巡回演出,不断地分享身体经验,也产生某种团队信任感,在处理亲密关系时至关要紧。然而,自在不自在,不只局限於排练时的状态。麦特藉由她一再强调的匿名性(anonymity),试图突显(或说抹除)我们社会无所不在的性别宰制与权力结构。如复制般的蓝人,为合而为一带入了另一层意思。除了他们以各种姿势结合外,也失去了个别身体差异,甚至是性别、阶级、年龄等身分差异,成为没有辨别度,彼此平等的「一」。如麦特所说:「每个人都可以是强势或被动方,是插入方或被插入方,是舔人的或被舔的,让过往习以为常的男女角色或有机会对调、交换,藉此思索『性行为』所展现的权力关系,是如何内建於我们的社会与历史脉络中。若我们想要有所改变,首先得这套体系中重新定位。」

喜欢数学与几何  将抽象语汇转化为社会关注

以舞蹈回应社会论述、处理时事议题,可说是麦特长期以来的创作动力。访问过程中,麦特总是侃侃而谈,说话有条有理,或多或少也反映了她同时身为学者与编舞家的双重身分。二○○四年毕业於比利时现代舞学校P.A.R.T.S.,也於瑞典斯德哥尔摩艺术大学(UNIARTS)取得编舞博士学位,近年多试图串联创作与书写,而「语言」正成为其作品中相当重要(但非必要)的元素。不过,少有人知的是她还有一段「数学」插曲。看著她好几件作品总以数字命题,如《七种欢愉》、69 Positions21 Pornographies,我忍不住问起她和数学的渊源。麦特雀跃地说:「你怎么知道,我高中时一直很喜欢数学与几何,有次几何学考得很好,数学老师还说未来我也有可能成为数学老师。」事实上这些数字、几何、排列组合,不只透露了编舞家精密计算的思维,还有身体充满多重变化的可能,而这在她以裸体探讨性别政治与公私领域的“The Red Pieces”系列最为关键(注1)

数学与几何是抽象的,舞蹈也是抽象的,但我们在麦特作品中,看见如何将抽象语汇转化为社会关注。「我们跳的舞不能像某种抽象的美学形式般自外於社会,我所创作的舞蹈,必须要能回应当前社会议题,与之产生关系。」麦特说。她在排练时会开书单给舞者,大家一起针对议题阅读、讨论(「舞者们当然不会需要阅读所有我看的书,但阅读对我们来说是重要的」),让语言与肢体彼此激荡。她并强调:「我的创作概念源於生活经验,关於这个世界,关於我对所处社会的疑问,我把这些想法与疑问带回排练场,并非是要以舞蹈转译理论,而是要在舞蹈领域的身体实践与跨域思维之间创造各种连结,带入更多理论层面的思考。」

以(广义)剧场处理社会议题,自有一种微妙张力。剧场,在所谓公共/公开(the public)与私密/私人(the private)之间,总是显得暧昧不明。是剧场的私密性,让我们得以在此观看如《高∞潮》碰触亲密关系的性议题,却也是剧场的公共性,让议题能化为公众对话。不过,我也好奇於当前文化圈担忧的同温层现象,是否会将讨论限缩於相同立场的圈内人,在彼此身上寻找认同,而失去了向社会大众扩散的能量。对此,麦特似也有同感,但她的态度显得较为积极:「这也是为什么我总会答应接受访问,一旦话题登上报纸或其他公共领域,就能透过媒体管道触及更多人;尽管只有少部分的人得益於艺术(至少在欧洲如此,或如你所言,台湾情况也类似),但我们总是要思索如何将剧场或艺术内部的讨论,带到更具社会性的讨论上,而重要的不只是作品本身,还有作品在演出后或可能引发的回响。」

《高∞潮》一景。 (Jens Sethzman 摄)

以创作映射的世界  更充满人与非人物质

事实上,作品与社会的对话,是可以长期延续,且不断回应的。麦特特别提到当她原初创作《七种欢愉》时,主要概念就是要以剧场模糊的公私界线,衬出私密的性行为如何暗藏著建构於公共认知上的权力关系。如今随著网际网路、社交媒体的发展,公私领域进一步叠合交错,一台笔电可以让卧房成为工作空间,人际关系可以透过电缆线横跨半个世界,我们对於自我与他人的理解,也不断随之改变。此外,二○一七年在全球掀起剧烈风暴的#MeToo运动,让麦特两年前就搬上舞台的概念更易被理解。权力与性,公众与私密,不再是一分为二的对立。换句话说,#MeToo运动明确指出「性」如何成为公众议题,而社会建构的性别角色,又是如何反过来操控著私密的性。此间冲击与张力,也改变了观众观看麦特以「性」为题系列作品的感受。

麦特以创作映射的世界,并不只局限於人类,而更充满人与非人物质(non-human materials)或自然元素的互动关系。《高∞潮》中刻意不带任何肌肤质感的蓝衣是其中一例(有趣的是,在作品演出后,麦特才得知日本情欲文化流行类似造型的zentai suit紧身衣),但早在二○○九年,她就已开始在舞台上探索身体与物质产生的奇妙作用。在过去的作品中,麦特擅长藉烟雾、灯光、声音效果呈现幻化万千的人造风景(注2),「接著我对非人类角色(non-human agencies)的兴趣扩大为对自然与人造自然的研究,探讨艺术如何面对自然开始反击的处境。」麦特说。

此外,人类身体不可避免的也受到非人类元素的影响,特别是当近年作品以身体情欲突显性别宰制时,我们逐渐置身於身体虚拟化、数位化的世界。仰赖身体的舞蹈又将如何回应?麦特透露,她接下来的创作正以此为路线:「想想我们现在花多少时间坐在电脑前面,这当然会改变我们使用身体的方式。」搜寻引擎、社交媒体,更将过去的层级思维(hierarchal thinking)调整为网络思维(network thinking)。人类既然无法自外於不断变化的世界,只能在此重整定位。

艺术带出想像  让改变起步

如果有一件事可以反制,化被动为主动,或许会是想像力作为艺术的武器。回到这个作品,我好奇地问麦特,想像一个平等、只求欢愉拒绝宰制的性行为或性关系,是否太过不切实际?麦特略带好笑略带抱怨地说,先前作品21 Pornographies呈现黑暗的性虐待、性压迫,便有评论说「是不是只是复制我们所知的权力结构」,《高∞潮》却又得到评论回应「这是不是太乌托邦?」然而,她却认为问题的关键在於缺乏想像力。「用另一种方式想像我们的社会,是改变的第一步,」麦特说,「否则我们永远会被困在结构里」。而艺术恰提供了如此途径,让我们能够想像未来前进的方向,这正是为何她在《高∞潮》中以各种非写实方式呈现「性」,放慢速度、延迟激烈高潮、刻画雕塑般的人体组合,甚至以无声场景衬托,都能让观众带入另一种眼光重新思索性事。

身体与非人物质,自然与人造自然,欢愉与宰制,舞蹈(或说剧场艺术)代表的是一种翻转现实的可能,提供了开放诠释的空间。毕竟正如麦特所深信的,创作终究无法自外於我们所处的世界,而真正的艺术,应是想像,而非抽象。

  1. 上述提到的作品也出自此系列。
  2. 麦特特别强调在我们熟悉的表演脉络中,这类物质往往作为舞台效果使用,烘托舞者身体的存在,观众往往也被「会动的身体」吸引,而将烟雾、云、泡沫等元素单纯视为背景,而这是她想要在创作中突破的。

人物小档案

◎ 2004年毕业於比利时现代舞学校P.A.R.T.S.,并於瑞典斯德哥尔摩艺术大学(UNIARTS)取得编舞博士学位。

◎ 2003年成立舞团,巡演於欧洲、美国、加拿大与澳洲等地。

◎ 2012至2016年间担任布鲁塞尔Kaaitheater剧院驻馆艺术家,随后也曾加入柏林人民剧院(Volksbühne)驻馆团队创作,并曾与编舞家勒华( Xavier Le Roy)、行为艺术学者Bojana Cvejic等人合作。 

◎  2009至2012年间投入《人造自然系列》The Artificial Nature Series,发展人体与物质之互动关系成为日后编舞重要元素,2014年由69 positions 开启的“The Red Pieces”系列则探讨公私领域的性(别)宰制与权力关系,其中《高∞潮》2017年首演於奥地利史戴尔之秋艺术节(steirischer herbst Festival)。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2期 / 2019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