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以记忆诉说城市 映照当下风景 2019香港城市当代舞蹈节

《Re-Mark》 (桑吉加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主办的「城市当代舞蹈节」,今年推出三出舞作,除驻团艺术家桑吉加的《Re-Mark》与乔杨的《Almost 55》,亦邀请到台湾艺术家陈芯宜与周书毅联手打造之VR影像舞蹈作品《留给未来的残影》。上三舞作的核心分别在於个体与历史文化、岁月长河、自我情感之间的关系,亦由此形塑出香港的城市风貌。

2019香港城市当代舞蹈节

城市当代舞蹈团《Re-Mark

11/16  20:00   11/17  15:00

11/23  15:00、20:00 

11/24  15:00

西九文化区艺术公园自由空间大盒

城市当代舞蹈团《Almost 55 乔杨》

11/19  20:00

西九文化区艺术公园自由空间大盒

VR舞蹈影像《留给未来的残影》

11/13~23  12:00~22:00

11/24  12:00~18:00

西九文化区艺术公园自由空间盒仔

INFO  ccdfestival.hk/hk/

城市从来就是新旧共存的大盒子,如同人类记忆承载著过往、亦不断记录著未来,而过往与未来的交界之处就是「此刻」;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以下简称CCDC)举办,将於十一月中旬登场的「2019城市当代舞蹈节」,将以《Re-Mark》的群舞表演、乔杨独角戏的自白,一场虚拟实境的体验中,再现香港的此刻此时。

《Re-Mark》  川流世事里的一瞬之光

舞蹈艺术家桑吉加於二○一八年受邀至义大利佛罗伦斯,为法比加艺术节(Fabbrica Europa Festival)编创一出新作品。在动身创作之前,他留给自己一周的时间,於这个古老的文化之都纵情散步,造访无数博物馆,坐在咖啡厅看外头流动的人影,想像他们的生活方式,思考这座古都曾流转过的万千艺术家,都是如何赋予此地新意?他要如何解读?而久居於此的人又会怎么定义自身?顺此点子延伸,《Re-Mark》的概念愈发成形——就从这川流不止的历史/文化/人群里,寻找缩藏在个体记忆中的灿烂一瞬吧!回到香港,於2019城市当代舞蹈节上,桑吉加不仅将带著佛罗伦斯《Re-Mark》的原班人马,踏上对舞者群来说也许是陌生的东方土地,一方面更再次思索独属本地之人文风貌,进一步为CCDC的舞者量身打造新版的《Re-Mark》。

起初於佛罗伦斯的制作,他们公开徵选当地舞者,一口气涌进三、四百人报名,最后选出八位参与。与当地艺术家合作,不仅是思想上的全新碰撞,也给予桑吉加更深入认识这块土地的机会。创作之初,他花大量时间与舞者、设计团队聊天,并给大伙儿抛出一个简单的命题:「假如能够选择,你最想回到哪个年纪?」有的人说是三岁:「因为当时我姥姥还健在。」有的人说是廿五岁,随即补充:「但廿五岁以前的时光我都想忘记。」有个人谈到童年时母亲给他哼唱的一首摇篮曲,其为佛罗伦斯人均能朗朗上口的乐音,旋律悠扬,最后成为《Re-Mark》的演出元素之一。桑吉加说:「我把他们对人事情感的部分放大,用这种方式重新描绘佛罗伦斯,最后留下了非常温暖的东西。」城市的记忆就是这样慢慢被建构起来的,爬梳众人的生活轨迹,由他们自身去定义所生活的气息。

回到香港再制,桑吉加却不再依循同样的方法行进,他说:「毕竟香港和义大利是完全不同的环境,创作的条件也不相同。」不同於佛罗伦斯与全新面孔合作,CCDC聚集了一群与桑吉加长期合作的舞者,为数众多、情感积累亦深,相较起来,若说佛罗伦斯的《Re-Mark》是要重新去定义那座古都,那么香港的《Re-Mark》兴许就是让桑吉加去定义他的「家」。发展前期,他手中仅捏著强烈的意念:「在香港,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两个字:『关爱』与『互助』。」但如何将这份情感融入舞作中?他思考一会儿,有太多可能涌进,难以交付一个答案,随即又转变话锋:「还有一件我以前从没想过的事,就是把『表情』加进创作中。」他笑说:「很奇怪吧?你说一般看现代舞谁会注意表情?可是这念头这回一直在我脑里转啊转的……」面对愈熟悉的环境,他愈得谨慎地抓住每一个滑过脑中的想法,使之有脉络地汇聚在一块。

这位身上贴满各种风光标签的艺术家,自嘲:「『最完美的舞者』,这称号谁给起的我也不知道,全世界完美的舞者太多了,别人怎么称呼,我其实不大介意。」拿他当初给舞者们的课题回问桑吉加:「你最想回到哪个年纪?」他不假思索:「那绝对是三、四岁,我光著屁股在草原上到处跑的时候。」

历史将他定义为「藏族舞者第一人」,其实比起这称呼,更重要的是草原时光赋予他的气质。当初他负笈海外跟随当时的法兰克福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历时五年多学习、精进,於欧洲收到众多知名舞团邀请入团,仍毅然决然回到故土。他曾经说过:「我出去时就想著要回来。」出发的终点与起点总是一样的,他是生於草原上的孩子,习惯的也是草原上的迁徙生活,纵使迁徙意味著不间断的流动,但流动的同时亦不忘最初的座标,他旅居世界的终站仍旧是家。

桑吉加经常受邀於世界各国、与不同的团队合作交流,他说:「我常常觉得我不是在编舞,是在学习。非常开放地聆听所有人的想法,他们愿意参与进来是我最荣幸的事情,让我能够筛检,拿捏。」带著古城的气味,香港的文化,以及草原的自由。《Re-Mark》不仅是以舞作重述佛罗伦斯或香港,亦是他再次轮廓自身的过程。

CCDC驻团艺术家桑吉加 ((C) City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Almost 55》  以自由的舞步对生命告白

加入CCDC至今廿三年的舞者乔杨,出生於中国陕西,十二岁习中国舞,廿三岁开始投身现代舞——事实上,当年廿岁出头的她对「现代舞」为何一无所知,亦迷惘於自己的舞蹈生涯能持续多久?仅冲著一句「美国现代舞大师授课」,便不管已超越报名规章所写下「十六至廿一」的年龄限制,硬著头皮报名广东省舞蹈学校现代舞班。接下来的生活也全是咬牙撑起,搭了四十多钟头的车到学校展开新的练功生活、以学校发放的极低生活费度日,逐渐掏空存款,放弃的念头在她脑里闪闪灭灭。直到遇见恩师——CCDC总监曹诚渊——自掏腰包予以舞者生活费,不仅让她能更心无旁骛地习舞,亦成为日后中国第一批现代舞者之一。

《Almost 55》是乔杨的里程碑之作,与多位艺术家联手合作的独角戏,直率朴素地展现乔杨舞者的一生。负责本次编舞的艺术家周书毅形容这是「一场卅五岁与五十五岁舞者的对话」,他们之间的对话发生在彼此「凝视」与「被凝视」的关系中,年轻舞者周书毅在创作的同时,凝视的是将近五十五岁的乔杨、也或许是廿年后自己身为舞者的未来;而知天命的乔杨被众人凝视之时,也将藉此重新梳理自身。

首次肩负独角戏,乔杨承载的压力不言而喻,曾言「独舞」之意乃是「倘若一人跳错便是全错」,接著又谈到本作品特殊之处,其中之一便是周书毅给予对方的指令为「即兴自由」。她就像拿到一纸空白的剧本、无声的录音带,比起背诵,《Almost 55》展现更多的是乔杨深植於内里的身体记忆,她像是一位自由的旅者,跳的每一步都是新的一步,但引领众人看到的景色也都是过往的来时路。是非的定义因此得以改写。

同时改写的还有观众对於舞者年纪的想像,冲破五十岁的枷锁,乔杨的身线依旧柔软如光的流动。本作品今年一月於香港首演,在正式演出前观众看见她带著一包暖身器具,相当仔细地唤醒身体每块肌肉。这是舞作的楔子,似乎已不言而喻其舞者生涯之所以能细水长流,不仅因之於技巧与形式上的精亦求精,更著眼於与自身相处的涓滴时刻,把身体视为他者般以礼相待,如斯不辍,方能与其持续舞蹈的渴望共存共生。

《Almost 55》 ((C) Cheung Chi Wai @Moon9Image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留给未来的残影》  探索人类记忆如何留存

电影导演陈芯宜擅以纪录片的语汇呈现思想,镜头时常瞄准舞蹈艺术、关注死生之事,其中又以耗时十年所完成的作品《行者》最为人所知;而舞者周书毅自《周先生的最后一天》,到《空的记忆》与《关於活著这一件事》等等作品,皆如同把自身化作一间房,倾倒记忆,在里头跳著新生与将死之面向。舞蹈与生死议题是两位艺术家的聚首之处,他们相识多年,於今携手推出VR舞蹈影像《留给未来的残影》,以最新的技术,尝试突破真实与虚构的界线。

《留给未来的残影》是陈芯宜给自己出的大哉问:人们的「记忆」随著时代演变有不同的记录方式,过去只能倚靠纸笔行文绘画,慢慢地,有照片、动态影像等等元素进驻,顺此逻辑推敲,会不会有一天我们将能够选择要将哪部分的生前记忆「下载」好,任颓坏的肉身归於尘土,让记忆永远进驻网络里头?

这一则「预言式的寓言」如斯开展,周书毅於创作过程中频喊:「我在编舞的时候,一直觉得这出戏好难排!等於是在排一个完全无法想像的语言。」他进一步说明,当科技发展至此,已非过往艺术家惯常处理的「是否能够灌注人性的温度」之问题,而是「人的情感会以什么面貌演化下去」?

为此,本戏以精密的安排打造拟真的世界,以六种不同的镜头拍摄十一位舞者,使整个空间恍如塞进了六十六位舞者;此外,舞者与镜头的距离锱铢必较,精细到得拿尺测量以缩减误差。有别於舞台/银幕与观众的距离,VR影像将更侵入性地渗透观众的知觉,使得眼前所见不再只是视觉感受,而彷佛唆使你掉入爱丽丝的洞里,全然投身另一个世界中。

「这出戏追求的真实,是让观众会起念想要触碰某样东西、吹熄眼前的火……」陈芯宜说。之所以如此精心打造虚拟的真实,目的并非挑战科技的高度,而为加深舞者与观众「眼神」的交会,使「凝视」作为一把钥匙,开启未知的门路,以尚未发明的语言对话,揣想如浮光与残火的记忆,在未来会以什么形式接续留存。

《留给未来的残影》,舞者叶王洲、杨雅钧、王宁、方妤婷、潘柏伶、林修瑜。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留给未来的残影》,舞者周书毅。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2期 / 2019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