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北管引导,从土地长出自己的身体 访《吃土》林宜瑾

林宜瑾 (林科呈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散到甲土,才知土好食。」

从小生长於西螺福兴宫一带,编舞家林宜瑾从个人的文化经验出发,延续多年来透过田调寻找身体的探索路径,回归土地的温度跟气味,在深耕「『ㄢ缣z身体」的路上,开启与北管乐飞天钻地的碰撞和对话。

循著北管南北喧哗,《吃土》将敲响通达天地的意识和能量,唤醒你我身体的根,吃土的人生。

林宜瑾《吃土》

本节目获108年度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表演艺术专案补助-台北表演艺术中心创意节目前期展演计画补助

Q:这次想要在作品中实验什么?

A:身体。我这五年发展一个叫「『ㄢ缣z身体」的身体计划,就是为了想要找到跟自己文化相关的身体是什么,怎么样在这个文化的推进底下跳舞。

这个实验跟研究是一直在进行的,而这次的作品最重要的就是跟北管的合作吧!北管其实在台湾已经两百多年了,一直在庙会中出现,即使北管音乐没有放在正规教育里头,但却一直在民间底层不断的活络。我想实验与这个音乐碰撞时,能不能去创造一个身体是可以跟这个音乐对话的?我希望当观众来剧场看这个作品时,可以重新的理解北管,或重新去定义北管在这个时代的位置。

林宜瑾 (林科呈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为什么作品名称是《吃土》?

A: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行为——吃下这块土地里头的养分。我觉得我们在田调的过程中,一直在面对的就是自我探寻跟文化认同,究竟我的文化是什么?台湾这块土地拥有的东西是什么?

即便我是生长在西螺福兴宫旁边,熟悉庙会文化,可是总有一种异乡人的感觉。我一直在科班学习西方芭蕾技巧、中国舞,但总觉得不知道做出来的对象是谁,要做给谁看?我相信台湾和亚洲有自己的美学逻辑,只是我们假装它不在,它就会开始衰老了,因为没有人要学习了。但对我而言,这是个一辈子都要去学习的功课。

我高中时,我阿公过世了,我跟我爸回去三合院整理他的遗物,偶然间从他书桌抽屉里翻到一本北管工尺谱。我爸说以前他们在农忙闲暇时,三五好友会聚在一起合奏,我就觉得很有意思,所以那时候是我第一次对於北管有这么深刻的好奇。原来这在从前是那么生活化、自然的事情。

林宜瑾 (林科呈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听说这次的音乐中还有加入电子乐,它将如何与北管搭配?

A:我们这次是以北管乐为主轴,也会拆解北管的乐器的使用。电子乐的部分比较多是声响,它的功能是在营造氛围。因为有些时候北管可能是处在一种即兴的状态,我们得要有一个脉络依循。所以电子声响其实是渗透在作品里头,带著观众一起旅行到最后的。

Q:对这次的新点子的计画有没有什么期待?

这个作品算是「『ㄢ缣z身体」五年来的某种整合。我期待透过《吃土》能跟观众产生某种交流,从文化的断层状态里头,重新看待我们脚踏的这块土地。

(本文转载自《SUN MEG纯志》)

人物小档案

藉由长期深入贴近自身的文化进行田野调查,培养自己编舞的视野。透过在地文化、语言、饮食、环境、社会历史等背景看见身体运动的本质,而能不分科班/业余和同一群舞者合作多年,共同思考身体身为灵魂的载具,我们要如何舞蹈,如何创造,开启长期的研究与对话。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24 至 07/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