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艺飨天开

即兴,无所不练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我觉得脸开始发烫,大家在等我出牌,但我的大脑当机了!我看著那排混成一堆的牌,不知该打出哪张。好心人说:「不要想,丢出去就对了。」我觉得脑浆真的要炸出来了,我整个呆滞,最后,好心人帮我抓出一张牌丢出去,其他三人连想都没想的丢出牌,然后又轮到我了。我的大脑仍不管用,顿时,我感到了即兴的尴尬。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288期 / 2016年1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288期 / 2016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