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一个美国人在巴黎》 艺术家的追梦旅程

在花都翩翩起舞 朝梦想阶梯步步迈进 百老汇音乐剧《一个美国人在巴黎》

剧中缤纷多彩的舞蹈场面,更可见花都的绚烂风景。 ((C) 重庆演艺集团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乔治.盖希文的管弦乐曲、金.凯利主演的电影《花都舞影》,到编舞家克里斯多夫.惠尔顿制作的全本音乐剧《一个美国人在巴黎》,我们可以窥见不同时代、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对於盖希文的曲作、对於这个故事所产生的共鸣与想像。这出获得东尼奖最佳编舞、最佳编曲及最佳音乐剧灯光、布景设计等四项大奖肯定的作品,将在台中国家歌剧院的邀请下首度原装来台,届时观众可以跟著四位剧中的主角,一同翩翩起舞,踏上在花都追求梦想的阶梯……

音乐剧《一个美国人在巴黎》

8/20~25  19:30

8/24~25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4-22511777

一九二六年音乐家乔治.盖希文(George Gershwin)为了与法国作曲家拉威尔(Maurice Ravel)求教,初次踏进巴黎这座城市,并在返国后写下Very Parisienne;一九二八年乔治与哥哥伊拉(Ira Gershwin)一同再访巴黎后,所完成的名为《一个美国人在巴黎》An American in Paris 的管弦乐曲,便是以此两次的巴黎经验发展而生。

一九五一年,以盖希文兄弟的歌曲改编而成的电影《花都舞影》由歌舞巨星金.凯利(Gene Kelly)和法国女星卡侬(Leslie Caron)主演,片中演绎了包括 〈S Wonderful〉、〈I’ll Build a Stairway to Paradise〉、〈I Got Rhythm〉等经典曲目,融合爵士歌舞和长达十多分钟的芭蕾演出片段,也成为这部作品最独特,也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

半个世纪后,编舞家克里斯多夫.惠尔顿(Christopher Wheeldon)在二○○五年、担任纽约城市芭蕾舞团(New York City Ballet)首任驻馆编舞家时,便将此剧改编为长约廿分钟的芭蕾舞蹈作品,更於二○一四年,制作完成全本《一个美国人在巴黎》音乐剧,於巴黎夏特雷剧院(Théâtre du Châtelet)首演;隔年登上纽约百老汇,并获东尼奖最佳编舞、最佳编曲,及最佳音乐剧灯光、布景设计等四项大奖。

历史的长流让我们看见这个作品的发展轨迹,也能窥见不同时代、不同领域的艺术家,对於盖希文的曲作、对於这个故事所产生的共鸣与想像,从五○年代的电影导演明内利(Vincente Minnelli)和金.凯利,到廿一世纪的惠尔顿和本剧女主角丽安.科普(Leanne Cope),这其中也包括了已故台湾音乐家张龙云的身影。

四个年轻艺术家的合作与追寻、爱情和友谊

演出从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机飞过巴黎上空的震撼画面拉开序幕,美国大兵杰瑞(Jerry)本该随同袍自法国撤退,却沉浸在花都的美好,不愿就此离去;原本就是个画家的他,决定在此开启全新的艺术生涯,也因此认识了同是美国人的音乐家亚当(Adam),和热爱歌舞表演的法国富二代亨利(Henri),以及一边在百货公司当柜姊、一边参与舞作甄选的芭蕾舞者莉丝(Lise)。他们同样对於艺术有著理想和向往,同在巴黎辗转於制作人、导演之间,也试著在接案创作和自己的生活取得平衡。剧中的三位男性,其实全都对莉丝著迷——杰瑞在离开巴黎前与她邂逅、亚当想为她编写一曲舞作、亨利更是与她稳定交往中,只待鼓起勇气向她求婚;莉丝本人倒是因著杰瑞的出现而有所动摇,加上终於获得新编芭蕾作品的主演机会,让她游移在感情责任和心之所向两边。

由编舞家惠尔顿所主创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相较於此前您可能看过的「音乐剧」,有许多特别之处。舞台上除了跟原版电影相同,有一段长达十多分钟的芭蕾舞剧演出,场景与场景间的画面流动、角色人物的动作编排,舞蹈在整体作品里具有非常重的比例,更可以说是以「舞」承载了大部分的故事情节和情感流转。例如,前述杰瑞与莉丝的第一次邂逅的片段,他在纷扰杂沓的人群中遇见了「她」,也让杰瑞决心在巴黎驻足;一方面虽然可以看做是杰瑞为追求莉丝而不愿离去,同时,整体场景的氛围,却也像是杰瑞目睹了此地的各种美好、令他眼花撩乱的各式缤纷灿烂,这时候的莉丝,与其说是剧中令他倾心的角色,更像是花都的代表、艺术的灵魂那样令人不禁放下一切,向往追逐。惠尔顿的编舞调度顺畅华丽,一场杰瑞在百货公司里对莉丝的放胆追求,两人在柜台上下、客人和店员左右飞舞交错;在河畔的几次交心幽会,一条长堤、一座长椅、一盏路灯,便足以构成两人忽远忽近的美妙共舞、欲迎还拒的幸福瞬间。

剧中男女主角的经典双人舞。 ((C) 重庆演艺集团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属於夏天的音乐剧,从台中的歌剧院一秒到巴黎

台中歌剧院艺术总监邱瑗表示,前两年,歌剧院搬演了日本音乐剧《死亡笔记本》、韩国音乐剧《光的来信》和《摇滚芭比》,她希望可以尽量不要重复,将其他国家的优秀音乐剧作品引入台湾,便就此开启了与《一个美国人在巴黎》制作方的交涉。而出身古典音乐界的张龙云,则是早在二○一五年百老汇试演前,便在「百老汇亚洲」(Broadway Asia)公司的邀请下,加入制作行列。当时,百老汇亚洲看重的即是张龙云对於亚洲市场的了解和背景,而他也曾希望能在亚洲巡回时,将这个作品带回台湾。歌剧院的制作,虽然没能得到张龙云的牵线,但邱瑗的选择,其实也正替他完成了当时的愿望。

「这个故事有点像现代版《波西米亚人》La Boheme——关於四个年轻人追求自己的梦想、自己的艺术之路的故事;不管多苦、多不顺利,他们都坚定地迈进、坚持下去——这也跟张龙云老师当年在纽约求学时的生活相仿。」邱瑗也说,「这个作品的诞生,是源於古典音乐家盖希文在爵士与大众音乐的跨界、导演则是出身古典芭蕾的编舞家惠尔顿的跨界,张老师自己在艺术生涯的发展上,也有许多的跨界——例如他与电影配乐家史撷咏的合作。」从戏里角色,到戏外的创作心境,「其实都与他的心路历程很像。」毅然决然地达成目标、坚持到底的追寻理想、不畏风雨的勇敢跨界,在舞台上奋力跳出属於自己的舞步,四个在巴黎的年轻艺术家,串接近百年来多少创作者的心血和热血;就像盖希文的歌中、音乐剧场景里演的那样,即使面对黑暗,只要找到了属於自己的节奏、又复何求「who could ask for anything more」!

《一个美国人在巴黎》中流畅的舞蹈,令人目不转睛。图为英国伦敦西区制作版本。 ((C) Johan Persson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9期 / 2019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