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在跨界融合中 与当代共鸣 2020第四十八届香港艺术节预览

阿姆斯特丹剧团《排演之后》 (Jan Versweyveld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第四十八届的香港艺术节,将自二月十三日登场,展开为期一个半月的丰盛表演飨宴,将呈现包含音乐、舞蹈、戏剧、歌剧共计四十七档、一百廿三场的演出。今年艺术节以「共鸣」为主题,除了一贯的经典作品展演,也邀请了不少融合多种形式的跨界制作,挥洒异声共鸣的主题。本刊分别从戏剧、音乐、舞蹈三类切入,为读者介绍这回不可错过的精采演出。

2020第四十八届香港艺术节

2020/2/132020/3/14

INFO  www.hk.artsfestival.org

戏剧

影像与剧场  竞合之中打开新视界

在动态图像满溢於日常与社群平台,成为沟通一大主流的今日,影像与剧场既竞争又互相吸纳的亦敌亦友生态关系,也逐渐发展出属於当下这一世代的剧场新形式。「跨界」、「即时影像」不再等同「新颖」,性别互换与裸露也不再被视为「前卫」,经典的故事骨干们依旧透过文化与时代转译,在与时递进的媒材诠释下,愈见新生命。

舞台剧与电影的动态互涉

名导伊沃.凡.霍夫(Ivo van Hove)重现《排演之后》/《假面》(2012),一如剧名所示,为结合两部瑞典电影大师英格玛.柏格曼(Ingmar Bergman)极具代表性的同名影像作品《排演之后》After the Rehearsal(1984)与《假面》Persona(1966)的动态文本,梳理「真实」与「虚拟」的扮/演关系。

凡.霍夫与柏格曼同有影像与舞台剧导演背景,凡.霍夫撷取电影里的概念,以其简洁冷冽的舞台美学,让上半场《排演之后》发生在困窘狭小的密室感空间中;下半场《假面》舞台趋向开阔,加入大量水的元素,水不只漫流在舞台上,也从高处洒落於演员身上,制造拟真的自然环境效果。并安排《排演之后》扮演母女的演员同时饰演《假面》里的护士与被照顾者,三人在水中拉扯、争吵与拥抱。电影以舞台剧为背景,讨论演员职业里的「拟真」与人生投射;舞台剧则以电影为背景,透过演员肉身在观众的呼吸下大能量的情感展现,直击观赏者对於日常真实与想像界线的挣扎。

影坛女神证明年龄不是限制

《首演之夜》Opening Night由影像与视觉艺术出身的法国导演西里尔.泰斯特(Cyril Teste)改编,并找来法国影坛女神伊莎贝.艾珍妮(Isabelle Adjani)担纲女主角,以「失去青春的女性演员」为题,向观众证明年龄不该是女性演员的限制。

伊莎贝.艾珍妮的头衔无可计数:五度获得法国凯撒奖最佳女主角,两座坎城影展最佳女主角奖,并获奥斯卡奖两度提名最佳女主角。本剧为艾珍妮少有的舞台剧作品,据传也是其言志之作。故事以事业巅峰却年华老去的女明星,内心混淆於戏里戏外的角色与真实,人生与剧情交错映照,层层叠叠让幻想与现实的分野逐渐模糊。出身视觉艺术与影像的导演泰斯特,善用艾珍妮熟稔影像表演的优势,於舞台中央悬挂巨幅萤幕,全剧以黑白影像即时投影,摄影镜头穿梭舞台前景与后台,影像以全知者与编剧视角,观察周遭一切事物对主角自我价值判定的影响,观众同时可看见演员充满情绪的肢体表情,也不会错过细致的脸部情绪。而艾珍妮轻松游走影像与剧场能量的演技与诠释,也让此剧在首演后,获得国外剧评一片盛赞。

回归莎剧时代的全男版《马克白》

二○一七年义大利戏剧最高荣誉的乌布奖(Ubu Awards),将戏剧大赏颁给带有浓厚自然仪式感的亚历山德罗.塞那(Alessandro Serra)执导的《马克白》。剧中,说著义大利萨丁尼亚岛上的方言,在干净如画布的极简舞台上,透过石块、铁制桌椅搬移的诡谲刺耳声响、互相撞击的厚重闷声,结合岛上的原始古老传统祭典感走位,留下脱去色彩与性别后的人类欲望原型。舞台上从道具至服装,呈现一片神秘黑白色调,演员以肢体、言语的声响与张力,聚焦表现主角马克白将军挣扎於道德与权利欲望,最终导致毁灭的进程。

剧评多以「忠实回归莎剧时代全男版演出」与自然质朴、回归剧本底蕴的的表现形式赞誉此一制作,塞那在访问时却表示,马克白的脑海里不断想著明日与未来之事,造就他急欲想往前进,无法活在当下的生活状态,终致发疯。塞那认为,马克白的角色特质即是现代社会的缩影,「今日的社会节奏匆忙急促,我们尚未准备好接受科技带来的永恒可能,以及灵魂因此耗弱的现实。但也因为这种无能活在现状的焦虑感,使马克白这个角色变得非常活现与贴近现实。」(Tempi Moderni,2017.10)(注)

在影像创作与逐渐透过网际网路成为全球主要娱乐与讯息集散地的此刻,「剧场」此一需要观众参与的艺术与休闲形式,究竟存在的独有身分是什么呢?当影像不再成为剧场里的奇观,剧场面对大众日常的各种新科技,会在舞台上开启什么样的创意?正在「香港艺术节」里展现。

注:www.nextfestival.eu/en/event/macbettu ,节译自www.tempi-moderni.net/2017/10/11/macbettu-e-il-teatro-di-alessandro-serra/?fbclid=IwAR2Or-NfNFfLm1UFQGq5QhS7AlGynJMRGo-3dgCQNvqGbxfNimws5nNjR-U。

阿姆斯特丹剧团《假面》 (Jan Versweyveld 摄)

音乐

经典乐声、跨界丰彩  火花四射的共鸣风景

二○二○年香港艺术节已来到第四十八届,在表演艺术日渐多元发展下,音乐类的节目也随之从纯粹的古典、爵士跨出界线,与偶戏、影像、亲子等类型相互结合。从几场精选节目中,就能深刻体会艺术节主题「Resonance 共鸣」的实践。

名家到访  挥洒经典乐章

首度访港的指挥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率领波士顿交响乐团(BSO),将为艺术节揭开序幕。作为全球最著名的管弦乐团之一,BSO以高质量的弦乐声响闻名。担任乐团第六个乐季音乐总监的尼尔森斯,去年被古典音乐杂志权威Musical America选为「年度杰出艺术家」,二○二○年更将担任全球瞩目的维也纳新年音乐会指挥,声望如日中天。两场音乐会带来的曲目有脍炙人口的德弗札克《新世界》、拉威尔《达芙妮与克罗埃》第二组曲等。莫札特与贝多芬两首协奏曲则由各大音乐节争相邀约的之名钢琴家耶菲姆.布朗夫曼(Yefim Bronfman)所担纲。曾在受访中表示:「我想我与人合作的秘诀是『不要太礼貌』,要敢於表达意见和想法,才能擦出火花。」届时乐团、指挥与钢琴家将有什么样的互动,将是节目最为可看之处。

曾被指挥家祖宾.梅塔(Zubin Mehta)比喻为「新世代的海飞兹」,宓多里无疑是同世代首屈一指的小提琴家之一。从幼年时期一鸣惊人,持续至今四十余年仍维持著顶尖的水准,非常人能及。原因不仅在超凡的技巧,拥有「东方珍珠」美誉的她,更源於音符中的哲学意涵。此次合作的琉森音乐节弦乐团来自瑞士,至今六十多年的历史、义大利名琴的加持及团员们高度的能力,让《华盛顿邮报》形容为「黄金般优美的音色」。此次合作贝多芬三首最重要的小提琴及管弦乐作品,将让观众在一个晚上,尽享乐圣的弦乐经典。

影、偶加持  音乐演出也好「看」

《大地之歌》可说是马勒经过一连串重大打击之后,沉淀再出发的作品。取材自唐诗,但经过翻译转化之后,意义却超越了原诗。对於马勒,乐曲透露出一种独特的心境;但对於真正懂得中文的我们,则多层既远又近的美。多媒体版的《大地之歌》由洛杉矶爱乐音乐总监杜达美委约,去年首演距创作恰为一百一十年。此次在香港管弦乐团的现场演奏下,智利影画剧场运用光影交叠高科技后,两位声乐家与影像幻境融合一体。绚烂与立体的色彩冲击观众视听经验,也彷佛将作曲家对於人生无常的喟叹,娓娓道来。

《费黛里奥》是贝多芬唯一一出歌剧作品,剧中主角为了含冤的丈夫,不顾安危女扮男装潜入狱中搭救。看似简单的故事,却透露贝多芬期待的多种面向——忠贞的英雄形象、理想女性的特质,以及对自由的歌颂。歌剧在舞台上已有各种诠释,然而以木偶作为演员则是此节目绝妙之处。萨尔斯堡木偶剧院创立於一九一三年,早在一九三七年即於巴黎世界博览会中荣获金奖。多年来在歌剧、芭蕾及童话表演中,以细致刻画的木偶成功地营造出特殊的景致。二○二○为庆祝贝多芬两百五十周年诞辰,波恩贝多芬艺术节委约剧院创作新版《费黛里奥》,并由著名德国导演托马斯.赖克特(Thomas Reichert)及舞台设计师米高.西蒙(Michael Simon)掌舵。此次演出,将让贝多芬磅礴的音乐、崇高的精神及偶戏的工艺之美,传递到香港这片土地。

《首演之夜》 (Simon Gosselin 摄)

舞蹈

国际大团vs.在地年轻创意  大师身影潇洒再现

舞蹈方面,依旧维持历届以来的国际芭蕾大团与香港实验性年轻创作者平台的取向,除了有香港赛马会当代舞蹈平台以《舞过界》、《在不明确的世界中寻找意义》和《众声起舞》三档节目展示优秀的香港舞蹈创作者外,大众取向的节目也不含糊,堪称老中青的舞坛明星齐聚,有老牌的俄罗斯莫伊谢耶夫舞团带来两套节目《舞艺翱翔》、《世纪传奇》,澎湃地表现编舞家长年研究欧陆各国民俗舞的精华,也有以〈Take Me To Church〉MV满身刺青的精湛舞技迷倒大众市场的「芭蕾坏男孩」普隆尼(Sergei Poluin)《拉斯普京》等。

回顾舞蹈大师身影

欧陆当代舞蹈大师也不缺席,今年度除了有威廉.佛塞的《静夜之舞》(此作在香港演出后,当周周末即移师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节目名为《宁静舞夜》,详细介绍参见本期第60页),还有与玛莎.葛兰姆、邓肯并列当代五大编舞家的莫里斯.贝嘉(Maurice Jean de Berger)的洛桑贝嘉芭蕾舞团《贝嘉如是说》Dixit(2017)。

该作为舞团在贝嘉逝世十周年时,邀请导演马克.侯勒坚(Marc Hollogne)创作,巧妙结合电影、舞蹈及戏剧,透过贝嘉珍贵的录像片段、作品精华及现任艺术总监吉尔.罗曼(Gil Roman)的新编作品与舞团的现场演出,记录也演绎一代舞蹈大师的「话语」——文字的、身体的、心灵的——如何与当下现场再次对话。

「这个作品使我们更接近灵感的来源:它从何而来? 我们如何创新而不重复自己? 我们如何将捕捉到的灵感转化为舞蹈语言? 」侯勒坚表示,此作最核心的是在把握创造性过程中,也要「深入到贝嘉和罗曼的独创的心灵中。」

激昂探索当下的女子独舞

值得一提的还有曾获西班牙国家舞蹈大奖的佛朗明哥女皇罗西儿.莫琳娜(Rocio Molina)的独舞作品《从天而降—佛兰明高女子》Caída del Cielo

莫琳娜於一九八四年生於西班牙马拉加,三岁开始跳舞,七岁编舞,舞蹈神童如今被誉为廿一世纪最出色的佛朗明哥舞者之一,她以无可挑剔的技巧,狂放不羁地糅合了传统与当代的跨界思维征服舞坛,英国《卫报》舞评人Luke Jennings给予《从天而降—佛兰明高女子》五颗星评价,从此作西班牙文标题来看,是坠落(Caída)与天堂(Cielo)并存,他指出:「她的舞蹈描绘了一个女人,因为期望自己同时扮演这两个角色而被撕毁。」

《从天而降—佛兰明高女子》是这位优异的舞蹈家现阶段对性别、身体、自我认同的阶段性总结,具备了佛朗明哥舞蹈的一切元素,但在演出过程中不断被这位优异的舞蹈家翻转,也正如她自己对此舞种的定义:「重其本质,但拥护前卫」。

亚历山德罗.塞那《马克白》
智利影画剧场X马勒《大地之歌》
洛桑贝嘉芭蕾舞团《贝嘉如是说》 (BBL Gregory Batardon 摄)
罗西儿.莫琳娜《从天而降X佛兰明高女子》 (Simone Fratini 摄)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5期 / 2020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