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寺山修司 超越世代的前卫创作者 演剧??室?万有引力《奴婢训》香港演出

(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被世人称为鬼才的寺山修司,身兼歌人、诗人、作家、剧作家,也是电影导演与评论家,可谓斜杠青年的先驱。他是剧场界的「前卫戏剧四大天王」之一,也是电影圈里新浪潮运动的中坚分子。十二月中,承继其精神的日本剧团「演剧??室?万有引力」将赴港演出其经典剧作《奴婢训》,同时放映其电影创作,并展出他与其剧团「天井栈敷」合作作品的海报,让人一探其跨越时代的前卫魅力。

日本 演剧??室?万有引力《奴婢训》

12/13~14  20:15 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

寺山修司 X 天井栈敷 作品海报展

12/13~14 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二楼大堂

(演出前30分钟开放,《奴婢训》持票观众可免费参观)

演前讲座:寺山修司的万华镜像

11/28  19:30 香港文化中心行政大楼四楼二号会议室

寺山修司的电影万象

11/23~24 香港大会堂剧院

INFO  www.lcsd.gov.hk/cp

寺山修司,一个谈论日本战后戏剧及电影发展不可不提及的人物,世人称他为鬼才,因为他的创作领域宽广,从俳句、和歌、诗、散文、小说、剧场、电影到文艺与赛马评论,样样都行。他的身分多元,既是歌人、诗人、作家、剧作家,也是电影导演与评论家,可谓斜杠青年的先驱。在剧场界,他与唐十郎、铃木忠志、佐藤信并称「前卫戏剧四大天王」;在电影圈,他是新浪潮运动的中坚分子,甚至在逝世卅五周年时还能在日本掀起「寺山修司热潮」,让日本年轻人趋之若鹜,排队观赏关於他的纪录片《????????、寺山修司》。趁著寺山修司的剧场代表作《奴婢训》在香港上演之际,让我们一探寺山修司的剧场魅力。

以东京为舞台  展现无数绮想

生於一九三五年的寺山修司,在孩提时期历经战争与青森大空袭,动荡不安的前半生让他产生许多绮想,成为后来创作的养分,廿世代则遇上安保斗争与前卫艺术兴起,从废墟中逐渐建构起来的东京,成了他大展长才的舞台。

一九六七年寺山修司与横尾忠则、东由多加、九条映子等成立了「演剧??室天井栈敷」,设立之初的招募团员广告词为「招募怪人奇人侏儒巨人美少女等等」,使得天井栈敷给世人的印象为「怪胎聚集的危险团体」。创团作品《青森县的驼背男》说的是近亲相奸、弃子、杀子的故事,《胖女人的犯罪事件》则将一百公斤前后的胖女人并列在舞台上,呈现一场性的飨宴。第三部作品《毛皮玛莉》则述说男扮女装的男同志与儿子之间的故事。从这三部被称为「见世物戏剧」的作品可以发现,寺山修司解构叙事,重新打造荒谬、怪诞、异形、情色、暴力、晦暗,让人骚动不安却有带著兴奋感的偷窥秀,就像从钥匙孔窥见了此生未见的景色,为观众带来全新的戏剧形式。

(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 提供)

在街头与密室  挑战各种剧场实验

随著安保斗争的白热化,受到偶发艺术(Happenings)、生活剧场(Living Theatre)、亚陶的残酷剧场等影响,寺山修司对於戏剧的尝试分为「街头」与「密室」两大路线,他认为剧场作品不是为剧作家一人的想像服务,而是将团体的想像付诸实行,天井栈敷在演出结束后,从未站成一列谢幕接受掌声,那是因为既然人类都是演员的话,站在台上的演员只是代替他人表演戏剧的人,代替我们发散生活中的焦躁不安,因此演员就跟邻居一样普通,并且能制造戏剧性状况。依此寺山修司发展出震撼世人的「街头剧场」,代表作就是一九七一年的《人力飞行机所罗门》与一九七五年的《敲一敲》。寺山修司将都市空间化为剧场,演员混入市民里,不知情的市民被拉入戏剧世界中,混淆了现实与虚构世界的界线,打破表演与日常的藩篱,《敲一敲》最终造成市民恐慌,警察介入,寺山修司被逮捕收场,但这一切都在寺山修司的计算内,这大规模的演出是他对世人的提问。

寺山修司也持续在「密室」中拆解戏剧,身处闭锁空间的演员与观众的关系非常紧密,观众如果只是安心地坐在椅子上看戏,那他与戏剧之间的关系不会因此诞生,所以观众要有参与演出的意识,演员也不会只在舞台上演出,会出现在观众席或其他不可预期的地方。在《邪宗门》里,他让日本传统剧场里为演员服务的黑子反过来操纵演员,颠覆观众的认知。改编自乔纳森.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讽刺文章的《奴婢训》则是天井栈敷后期的知名杰作,一幢大宅的主人出现坐在象徵权力及地位的高大扶手椅上,仆人现身服侍主人,对他又敬又畏。主人消失后,仆人一夜狂欢,却在欢乐后觉得不安与害怕,於是选出一位新的主人来稳定宅里的权力结构,却在主人开始「管理」仆人后,仆人又展开反抗推翻他。《奴婢训》演绎的是人类对於权力结构与强者的崇拜,当掌权者消失,权力结构出现中空,人类就会陷入恐慌,引起混乱与争斗。舞台设计小竹信节打造的巨大机器装置相当知名,导演与音乐设计J.A. Seazer(原名寺原孝明)创作出有如咒语般的音乐,刺耳不规律的金属敲击声刺激著观众的神经,搭配摇滚乐与歌剧风格的效果,呈现出奇幻迷离、冷调残酷、虚构与真实相互呼应与辩证的世界。

混合虚实的作品与人生  跨越世代与国界 

日本的戏剧评论家扇田昭彦曾在专文〈现代演剧?展望——远征?????????〉提到,寺山修司从「外部」来挑战剧场的制度,透过外部的批判能量将戏剧加以活化,他总是将自己置於边缘,而非中心,他的实验精神刺激著剧场,给剧场带来生命力,因此成为战后小剧场时代第一期的象徵性人物。有趣的是,当时在日本国内一片贬抑之声时,寺山修司的剧场作品却在欧美得到极高的评价。

一九八三年因病逝世后,寺山修司前卫的实验精神与美学,影响了无数创作者,譬如电影导演岩井俊二、园子温,诗人穗村弘,摄影师森山大道,动漫导演几原邦彦、今敏,建筑师安藤忠雄等。就在年轻人不识寺山修司的当代,改编自他的长篇小说《啊,荒野》的电影,却在二○一七年引起话题,让年轻人重新认识他。寺山修司混合虚实的作品与人生,挑战权威与体制的勇气,颠覆常规与质疑真实的怀疑精神,高超的文字书写才能,现今日本不复见的强烈能量与冲撞力,深深抓住宽松世代的心,跨越世代与国界的影响力,这是寺山修司无人能及的地方。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3期 / 2019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