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灯下 In the Spotlight

我和我自己的相处之道XX余佩真 和自己过不去的时候,就把能量化作歌声吧!

余佩真 (李佳晔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我很怕人群!」只要没有工作,余佩真基本上都是独处的时候,甚至长期以来,她尽可能地不参加座谈会、庆功宴。

「我很怕人群!」只要没有工作,余佩真基本上都是独处的时候,甚至长期以来,她尽可能地不参加座谈会、庆功宴。余佩真说起话来轻轻柔柔,好像不属於喧嚣的尘世,但再多一点了解的话,你会发现余佩真其实骨子里很硬气,甚至诉说心中创作理念时,语气藏不住她心中的波澜荡漾。

「其实我是很容易喜欢、也很容易讨厌一个人,我的情绪来得很快,在工作的时候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余佩真不希望别人因为自己的表达方式而受伤,即使情况没那么严重,她仍无法原谅自己,长期以来,她一直试著和自己的脾气好好相处,并尝试藉由书写,梳理内心。然而那分焦躁不安,多少仍有难以平复的时候,由是,转化为创作,歌之咏之:「会想要创作是因为有话要说,想要用自己的方式,说关注的事情。」对佩真而言,创作需要花很多时间找出自己的诠释方式和观点,不是发泄一时的爽快,而是一种重新探索或重新对话。

余佩真 (李佳晔 摄)

如果没有听过余佩真的歌,也许很想像她到底有多大的情绪,但她的批判性、她对周遭人的关怀,在在流淌於乐音中:八月发表的〈甘吧爹ㄋㄟ〉,是为百货公司柜哥柜姐们所唱,时而外星语,时而大喊日文加油;几乎崩溃边缘歇斯底里的呐喊,却又保持甜美音色地唱著,唱出服务业尝尽人情冷暖的日常。而获得金曲奖最佳作曲人奖肯定的〈昏你〉,则在纤弱的声线中唱出爱情的强大力量,一如歌词所写:「让泪水撒入大地开满花。」余佩真用音乐传达她心中的理念:「愿天下所有彼此大方认爱的恋人们都能终成眷属。」

「我真心期待无话想说的那天,因为创作欲也有平衡不了的时候。」余佩真总认为自己是心浮气躁的,但这多半由於艺术家那种易敏易感的体质,生活上的种种,甚至是与他人的互动,都能吹皱心池。今年年中,她开始学习催眠,透过这个方式与自己的潜意识对话 ,从中找到焦虑、愤怒和伤心的原因。

今年是余佩真丰收的一年,从英国回台后,正视自己的创作欲,发表的作品备受奖项肯定。余佩真却认为,其实在颁奖现场,她很疏离,甚至自觉有点违和,因为她不认为自己是「音乐人」;但另一方面,她又很享受当下,因为场上播放的每一首歌,她都很喜欢。她坦言,相较演戏、创作,「当歌手」令她感到挫折、没有自信,可是渐渐地,她也愈来愈走出制作唱片的自卑与矛盾。她认为,无论任何艺术形式,能真的沁入人心中的,无非是情感,而自己也是这样地看待创作,说到此,余佩真说:「我是创作者。」

余佩真 (李佳晔 摄)

与自己相处的Tips

1.   观察周遭的人

余佩真的眼神很特别,似迷离,又好像看透些什么,她始终在观察,但又不是那种充满好奇心的四下顾盼,而是幽然凝视。每周二、五,余佩真固定会去里民中心跟婆婆妈妈一起做有氧运动,在这个场域,无论年龄、背景,大家都为了健康舞动身体,她很享受在这「非同温层」的氛围。之后,买杯奶茶看著坐在店门口的长凳,看附近店家忙进忙出,或是到公园,看小朋友玩耍。余佩真觉得在这样的过程中,能找到「坐落於人世间的自己」。

2.   催眠放松

专注力放在肚脐以下三公分的位置,舌头轻顶上颚,嘴唇轻闭,吸气肚子膨胀,保持住这个状态三秒钟,吐气,身体完全放松下来。重复三次后,开始放松胃,放松大肠、小肠,放松肝、胆、肾、心脏,再往上放松脖子,很细微地放松脖子的肌肉、气管,然后放松脸部,整个头皮,接著整条脊椎、四肢,如此进行大约十分钟后,就能在潜意识的状态下和自己对话。

3.   整理家务

藉著各种日常琐碎事务,让自己心平气和。余佩真坦承,其实自己是个懒惰的人,但她仍会善尽「月薪娇妻」的角色,扫地、拖地、倒垃圾,浇花、除草、清冰箱,洗衣、折衣、清杂物,无论旧衣回收,或二手店捐赠,此刻是她能好好和自己相处的时候。

(本文转载自OPENTIX两厅院文化生活)

余佩真 (李佳晔 摄)

《PAR表演艺术》 第336期 / 2020年12月号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6期 / 2020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