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A Bigger Picture

戏剧,是直航,还是漫游?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杨德昌也不是每出作品都是长篇小说如《牯岭街杀人事件》,不过,刻划生活琐碎如《一一》,也许看在我的那位朋友眼中,也会一样「看不了太久」。不怪他,因为片中的人物不算多,只是当剧情随著视点改变前进,看戏的我们,仍是要有「分神」的能力,才会把很多的现在,联想到过去,又把很多的过去,放回到现在。而这让我想到,「线」不只是「线」而是「索」,我们的思绪,毕竟也是源远流长的河流,需要自己锲而不舍,来回往返地探索。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6期 / 2020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