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精选 PAR Choice | 音乐

极简舞台承载情感 以歌剧提炼艺术箴言 吕绍嘉与荷穆齐再度合作 共构《波希米亚人》

导演荷穆齐以极简的舞台设计承载情感的能量,更赋予了圣诞树生命气息。图为2008年柏林喜歌剧院演出剧照。 (Monika Rittershaus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曾於二○一五年在指挥家吕绍嘉邀请下,为台湾乐迷带来歌剧《费黛里奥》的德国导演荷穆齐,将与吕绍嘉再度合作,於十二月在台中搬演浦契尼的歌剧经典《波希米亚人》,擅长用现代眼光诠释传统艺术的他,将以极简的舞台设计承载情感的能量,并舍弃中场休息,让歌剧的来龙去脉一气呵成,让这一百多年前的经典作品,写下更多元、更新颖、更深刻的注脚。

2020 NTT遇见巨人—浦契尼歌剧《波希米亚人》

12/2425  1930

12/2627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INFO  04-22511777

当十九世纪的写实主义在廿一世纪兼容了极简的风格,歌剧中的四幕场景糊化了浪漫与写实的间隙,并揉拉丁与高卢的文化界线,即将成就今年底在台中的《波希米亚人》La bohème

艺术家生活细腻显影

浦契尼在一八九六年完成了第四部歌剧《波希米亚人》,该剧根据亨利.穆格 (Henry Murger,1847-1861)在一八五一年出版的短篇故事集《波希米亚的生活情景》Scènes de la vie de Bohème原著改编。浦契尼与剧作家伊利卡(Luigi Illica,1857-1919)、贾科萨(Giuseppe Giacosa,1847-1906)合作,在每一个字里行间皆注入了精心设计的旋律、细腻柔美的情感表现,以及鲜活无比的角色刻划,将一八四○年代生活在巴黎拉丁区的艺术家们描写得深刻动人。

波希米亚,从字面上就可嗅出古老、无拘无束、天生浪漫的气味,它位於欧洲心脏地带,自古以来人文荟萃,充满著文学艺术气息,众多艺术家、文学家、哲学家、学生皆慕名而来。「波希米亚」也被用来形容十九世纪艺术家神秘、自由、玩世不恭的生活形态,於是启发了穆格的生花妙笔,写出了这本类似小说的短篇故事集。「波希米亚主义」一词(Bohemianism)在法国被点亮了,也点燃了伊利卡、贾科萨、浦契尼的创作动机,因此有人将此部歌剧翻译为《艺术家的生涯》。

「波希米亚主义」也间接呼应了浦契尼自成一格的创作风格,他不依附於威尔第史诗般的戏剧表现,也不专注於追求创新或激进改革,只是用他所坚持的传统浪漫语汇,让音乐成为引导情绪的声响美学。

从整体架构端看,浦契尼慎选脚本,有声皆歌,让人声与乐团产生对话,蕴藏著错综复杂的情感交流,折射出唯美而写实的情景,营造出更深刻、更具立体感的歌乐境界。再从文字与旋律的设计细看,处处精雕细琢,浦契尼一贯处理女性爱恨情仇的细腻手法,更增了几分添缠绵悱侧,既能激荡出恰如其分的情感张力,也能让音乐与记忆、感官、私密情绪产生共振。显然,浦契尼用歌剧提炼当下的情境,再以善意与温暖拥抱这个世界,因此每个转折都带有令人沉醉的理由。

歌剧《波希米亚人》将1840年代生活在巴黎拉丁区的艺术家们描写得深刻动人。图为2008年柏林喜歌剧院演出剧照。 (Monika Rittershaus 摄 台中国家歌剧院 提供)

导演与指挥再展默契

德国导演安德理亚.荷穆齐(Andreas Homoki),凭著音乐的专业与对戏剧的独到见解,吐故纳新,用现代眼光诠释传统艺术,专注於角色的心理刻画,让音乐与戏剧互为表里、无分轩轾,用音乐注入更强大的戏剧张力。荷穆齐与指挥家吕绍嘉的结识,要追溯於一九九○年代吕绍嘉在柏林喜歌剧院担任常任指挥之时,之后在二○○一年,当吕绍嘉成为汉诺威国家歌剧院的音乐总监时,开季制作《阿伊达》Aida就是由荷穆齐执导。二○一五年在吕绍嘉的邀请下,荷穆齐又将《费黛里奥》Fidelio带到台湾的舞台,因此与吕绍嘉的合作默契十足,无庸置疑。(注)

今年十二月,荷穆齐与吕绍嘉、国家交响乐团在台中国家歌剧院将再续前缘,共同合作《波希米亚人》,以极简的舞台设计承载情感的能量。除了剧中人物,荷穆齐更赋予了圣诞树生命气息,伴随著故事的主轴,在雪花飘逸的第一幕被带到舞台正中央,见证了所有人的甜蜜幸福与情爱纠葛,最后,在第四幕再被带离舞台,徒留白雪纷飞的孤独,回归舞台最初的样貌。与二○一五年《费黛里奥》的制作一样,荷穆齐舍弃了中场休息,让歌剧的来龙去脉一气呵成,他重塑了舞台的元素,为这一百多年前的经典作品,在廿一世纪写下更多元、更新颖、更深刻的注脚。

注:以上资料来自吴家恒与荷穆齐的访问内容,由台中国家歌剧院提供。

关於导演安德理亚.荷穆齐

歌剧导演荷穆齐(Andreas Homoki,1960-)生於德国,成长於匈牙利的音乐家庭。一九七九至八七在柏林艺术大学和柏林科技大学修习音乐和德国文学之时,受到知名歌剧导演、学者库普费尔(Harry Kupfer)的启发。库普费尔长期在柏林喜歌剧院(Komische Oper Berlin)担任导演,荷穆齐后来成为库普费尔在萨尔兹堡音乐节的助理导演。一九八七至九二间,荷穆齐担任科隆歌剧院的助理导演,定期与歌剧导演威利.德克尔(Willy Decker)合作。

荷穆齐於一九九二年在日内瓦首次执导《没有影子的女人》Die Frau ohne Schatten,即获得一九九四年法国评论家大奖,之后他开始活跃於欧洲及东京各大歌剧院。一九九三到二○○二为他的自由导演生涯,此时他大量拓展剧码,从葛路克(Christoph Willibald Gluck)的《奥菲欧与尤丽狄茜》Orfeo ed Euridice、贝尔格(Alban Berg)的《露露》Lulu到莱曼(Aribert Reimann)的《城堡》Das Schloß等,皆广泛涉猎。透过刻画角色的心理及精准的导戏风格,在歌剧艺术里展现出其独到见解。

二○○二年,荷穆齐接替库普费尔担任柏林喜歌剧院的首席导演,并於二○○四被任命为总监。在他的领导下,柏林喜歌剧院於二○○七获德国杂志《歌剧世界》评为「年度最佳歌剧院」。此外,他也凭藉著与其他歌剧院合作,打开国际知名度,现担任瑞士苏黎世歌剧院(Opernhaus Zürich)艺术总监。(刘马利)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5期 / 2020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