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表演艺术 线上有约

当剧场变成网路现场 另类出口还是未来之门? 表演艺术的线上直播

台北歌剧剧场制作的法雅歌剧直播现场,图为导演工作画面。 (台北歌剧剧场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自从脸书、YouTube开放线上直播功能,也带起自媒体时代的新潮流,但对重视现场性的表演艺术而言,对此一直保持观望,偶有尝试用以行销推广,直至疫情关上剧场之门,表演团队不得不直面这个新的形式,也需思考为何要运用直播?如何达到好的直播品质?直播是否能为表演艺术团队带来人流与金流?

二○一六年四月Facebook全面开放线上直播,以社群网站龙头的强大气势,揭橥直播时代的来临。紧追在后YouTube,甚至是更早进入台湾市场的各大直播app,更是直播主和网红们的竞争战场。然而,表演艺术团队对直播功能,过去多半保持观望态度,线上战火并未延烧至剧场。今年,新冠病毒疫情重挫表演艺术市场,剧场歇业,好作品无处上演,大型活动被迫暂停,表演艺术团队这才将发表场域转向网路。但,疫情过去之后,直播是否只是过渡时期的止痛剂,抑或能趁势发展新局面?

要票房?要关注?要补助?新作直播抉择难

近来因应疫情,国内外剧场大量推出线上直播以解戏迷之渴,内容基本上可分成三大类:一、将过去旧作录影线上播放;二、以剧场为元素的相关影片创作,包含搞笑短剧、推广教学或相关主题介绍等;三、新作公演无法对外开放,只得在线上发表。前两项在过去颇为常见,也是较守成的方式,疫情期间大多数的团队也是选择如此,戏迷可藉此重温经典,亦从不同面向了解艺术创作。第三项则案例较少,是在疫情中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剧场演出的经费来源,除了补助款外,亦仰赖票房收益,表演团队不愿将新作线上直播,多半是怕影响观众未来的购票意愿,因此过去鲜有将剧场作品完整直播的纪录;但新作发布却又最具吸引力,能藉此制造话题,甚至扩大消费群,对剧团而言相当两难。

台北歌剧剧场日前推出西班牙作曲家法雅(Manuel de Falla)的舞剧《迷灵之恋》和歌剧《短促的人生》,原希望在配合政府各项防疫措施之下照常演出,怎奈不久后疫情案例破百,为避免演出成为防疫破口只得延期。但制作统筹陈仕弦表示,倘若不演出,补助单位无法验收,补助款也就无法核销,最后只得用线上直播的方式呈现。但起先,剧团对於直播其实颇多顾忌,深怕观众看了之后,将来正式演出就不再会买票进场,故而打算将直播透过广告公司投放至欧洲,并事先调查观看意愿,为此还收到了五万笔有意收看的回覆,但若封锁台湾观众ip势必会引发反弹;或是对已购票的观众,采取「看直播不退票」的方式,但如此又无法区隔剧场以票价高低划位的观看差异。几番考量,最后全面开放直播,并折衷以钢琴伴奏彩排的方式呈现,灯光、服装、表演既如同正式演出,又没有正式演出的完整乐团编制,直播后,累计有一万五千次以上的观看数。有趣的是,台北歌剧剧场将这场直播的四个镜位分成四个影片链结,观众可以自选观看角度,陈仕弦说,这让观众不纯然接受导播的单一视角,还可有随时换位看戏的感觉,这是现场演出做不到的。

法雅歌剧演出后台的直播技术人员及其工作器材。 (台北歌剧剧场 提供)

要经费!要器材!要企划!线上直播大不易

线上直播看似门槛低,只要有手机,人人都可以随时开直播,但若想要做出好口碑,还需有专业团队在经费、人力、硬体上提供奥援。辜公亮文教基金会应是较早有在做线上直播的剧场团队,二○一七年初於脸书(亦曾试著将触角延伸至Twitch)推出为期两年的带状式节目,每周固定邀请各领域达人跨界讨论戏曲相关演出,除剧场外,旁及文学、音乐,甚至电影、社福、法律等,也曾和场馆合作外景特辑,进而在每场自家公演的彩排记者会全程直播,更甚者,旗下台北新剧团的《青年汇演》(后改名为「荟」)两天演出时,在网路上同步完整直播,是目前台湾剧场少见的案例。此外,趋势教育基金会为庆祝成立廿周年,推出「艺情放轻松——胤弹说国乐节目」系列直播,由音乐总监陈胤犍D导策划,依乐风、乐器之不同,邀请一群志同道合的国乐好手轮番上阵,从四月十七日至六月五日每周五晚间七点半,於基金会脸书粉专和YouTube频道举办线上音乐会。陈胤表示,这系列演出兼具教育推广意义,让观众从中了解到新世代国乐的多样形态。由於趋势教育基金会长年来耕耘艺文线上课程,唯其扎实的制播经验与硬体资源,才能承载如此高负荷量的线上直播。

直播效益好,粉丝不可少

直播的效益取决於平台是否有足够的受众,以台北艺术节为例,近期的《新人类计画:预告会后》在四月十一日连开五场直播,每场同步在线皆有两百五十人上下,虽直播平台「新人类计划Transhumanism-周瑞祥」粉专仅有不到一千五百个赞,但经十七万粉丝的台北艺术节粉专转发,亦达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而台北市立国乐团(TCO)则更是近来在网路社群成功经营的优等生,其脸书按赞有五十二万人,YouTube频道订阅户则有五千四百人,加上定期发布国乐教学影片养粉,三月廿一日晚间的「望春风」网路直播音乐会,便吸引了超过三千四百人同步在线,累计观看次数直逼六万,到了尾声还涌入大量安可留言。紧接著,四月十八日又推出「台湾加油——网路直播音乐会」,邀请陈中申、苏显达、孙婉玲三位名家合作,亦有近三千人在线观看。

《朱文走鬼》直播现场,从工作台看舞台画面。 (杨凯婷 摄)

赚流量!赚口碑!直播扩大粉丝,扩大市场

剧场最大的特点是临场感与一次性,每场演出都是绝无仅有的,它有网路直播无法取代之处,诸如感受表演者的身体能量,或是现场音响效果等等。但随著网路科技发展,不能忽略网路流量绝对大於过去传统行销的效益。江之翠剧场《朱文走鬼》曾获得二○○七年台新艺术奖表演艺术类最高奖项,二○二○年台湾戏曲艺术节获邀重演,虽话题性十足,但梨园戏属小众,行销有其局限性。该演出原订於戏曲中心小表演厅演出,后改於台湾戏曲中心脸书直播(亦同步於江之翠剧场YouTube频道)。虽转播无法呈现该剧独特的空间感,以及阴郁幽微的氛围,仍不减观众热度,播出时一度近六百人在线(Facebook和YouTube合计),结束当下累计超过一万次观看,影片的脸书贴文则有七百七十九个赞数、四百一十二则留言和一百八十九则分享,若对照小表演厅三场完售六百席,直播显然吸引了更多观众。表演艺术团队或许可思考如何在这波剧场直播热潮中藉机圈粉,甚至开发和以往不同的节目,扩大消费群,好比布拉瑞扬舞团演出延期,却在台东铁花村办了场「演唱会」,并在脸书同步直播,播映后有四万多次观看,贴文也有破千按赞和三百多则分享,此次直播为剧团赚到了流量,俨然是未来正式演出的口碑宣传。

流量能变现?直播带金流

然而最关键的问题是,在网路发表作品能否能将流量「变现」以缓解剧团财务因疫情,甚至其他将来可能的灾变损失?但直播费用其实不低,以专业的现场演出而言,要做到多镜位切换,又确保网路讯号品质,每场约莫需另支十万元上下,而表演艺术类型不同,亦会影响制播成本,上述讨论案例中,便大都有公部门经费补助或企业支持。若单想透过直播营利,以YouTube而言,可在直播时号召观众购买超级留言或超级贴图「抖内」(donate),但YouTube将从中抽取三成,粉丝的爱无法全进剧团口袋,而这项功能启用的门槛颇高,必须先有一千人以上订阅,并在过去一年中累计超过四千小时的观看时数。

近期最热门的《歌剧魅影》廿五周年录影直播「#Stay Home and help save lives #WithMe」,则是选用「YouTube公益计画」,粉丝在观看直播时可以一键捐款,且YouTube不从中收取任何费用。播后四十八小时总计募得超过四十万美金,但这项功能只限定设於英、美、加拿大的非营利组织,且订阅数必须超过五十万。达康.come漫才屋则提供了另一个方向,该团本就有不少的网路支持群众,在直播前几天即发布影片预热,并结合电子支付提供赞助连结,四月十二日直播当晚吸引三千五百人以上同步在线,收播前更是获得廿三万六千多元的「抖内」,虽不尽然可以打平制作成本,但无疑是台湾近来直播营利最佳典范。

又或者可藉网路创作影片的广告收益增加营收,只要取得和YouTube签署合作条款的资格(如上述直播抖内),便可从中赚取费用,但,影片的观看次数,不等同创作者的收益,实际分润是以广告收看时间为准,且观众组成也会影响金额,想单靠流量赚钱显然不可行;另方面,「免费」线上观看对表演艺术消费生态亦可能造成硬伤,也是团队最顾忌的一环。对此,YouTube新开发的「会员制」功能,应是种解套:观众付费加入剧团频道会员,取得特定影片的观看资格,如此等同「买票入场」的概念,或可增加剧团收入,但要想开启这项功能,频道必须先有三万人订阅,但这对於许多中小型团队而言,却无异又是一大门槛。看来表演艺术面对茫茫网海,尚有一条漫漫长路要闯。

《朱文走鬼》的直播工作现场。 (杨凯婷 摄)
英国作曲家洛伊.韦伯的YouTube频道“The Shows Must Go On!”推出《歌剧魅影》25周年版免费让观众观赏,同时接受「抖内」,属「YouTube公益计画」。 (取自网路)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9期 / 2020年05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9期 / 2020年05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