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疫扰大地,「艺」勇前行

疫情肆虐下 一探剧场未来 访国家两厅院总监刘怡汝

「成立剧场的目的不只是去营造一个场馆让大家可以来演,而是在设法发挥影响力。」刘怡汝如是说。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肺炎疫情袭来,以现场性为本质的表演艺术更是重灾区,现今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已建议停办「百人以上室内活动」,更多演出面临停演抉择。作为台湾表演艺术界重要场馆的国家两厅院,一举一动都是其他单位的参考指标,艺术总监刘怡汝指出,除了透过疫情期间特别方案,以配套措施让表演艺术圈获得喘息、以协力方式让团队延续创作活动外,她也觉得这次疫情正是表演艺术界自我体检的机会,可同时思考未来剧场的欣赏模式与可能性。

二○一九年底,武汉肺炎(COVID-19)的消息初传,大众对於疫情仍一知半解。迈入二○二○年初,农历新年的节庆氛围弥漫之际,疫情却大肆发威,短短几个月迅速蔓延至全球一百八十多个国家,夺去成千上万的生命。台湾被预测将会沦为「第二惨」的警告犹然在耳,虽在国家防疫团队的努力下,疫情目前尚在掌控的范围内,但想不到烈火竟在初期就一把烧到表演艺术圈。传染病来得又急又快,顿时消毒、停演、延期、退票……从观众、表演者乃至团队,警钟四处响起。

恐慌是一定的!於是「演」或「不演」这个问题立即考验著主事者的智慧。因应公众集会的活动,文化部随即公布防疫原则及风险评估指标为「能否事先掌握参加者情形、活动空间通风换气情形、参加者之间的距离、参加者位置是否固定、活动持续时间、可否落实手部卫生及配戴口罩」。因此,表演是否举行有了订定的原则,随之而来的选择也有了办法。同时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场馆也制订了疫情期间特别方案,以配套措施让一片惨澹的表演艺术圈获得喘息。

在评估标准之外 更周全考虑

回想NSO的演出者确诊当时,国家两厅院总监刘怡汝说:「那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冲击,但若将视野从音乐厅放大到整个国家来看,疫情在那个时间点并没有扩大,只是因为它跟我们离得『比较近』!」事实上,从疫情最开始,场馆就已经给自己出了诸多「模拟题」:若一人感染,或两人感染,场馆将会有什么对应方案。在疫情尚未严重之时,便做好防护机制、超前设想备案,才不至於坐以待毙手足无措。她平静地说:「问我意不意外?我其实没有。事情发生时当然有很大的冲击,但我们已经有一个底。」

疫情发展瞬息万变,除了滚动式调整、考量文化部所给的六个评估标准之外,还要在专业领域上做更谨慎、更细腻的判断。刘怡汝透露三个衡量方向:首要的就是「安全」,也就是保障观众、演出者与所有工作人员的安全。第二点就是「反应」,由於两厅院的身分较为特殊,特别又是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的所在,因此在反应时,必须得再三思考。「这是难度相对比较高的一点」,刘怡汝坦言:「很多单位是看著我们怎么做,并且效法跟进的,所以我们清楚知道,自己做出来的决策会有极其深远的影响。」演出到什么样的程度喊停?停下来之后会不会造成骚动……每一步都需要缜密周延。例如开春之后面临的就是台湾国际艺术节(TIFA)的启动,纵使酝酿许久蓄势待发,但种种变数迫使它不得不延期。因此到目前为止,只能抓著「安全」与「反应」,尽最大的能耐维持平衡,不引起过度焦虑。接著最后,除了做好自己之外,刘怡汝也期许两厅院成为表演艺术圈里「稳定的力量」,扮演一个能被依靠的角色,沉著、稳定,与大众共同度过这个非常时期。

(许斌 摄)

留著一盏灯 作为表演艺术的家

站在两厅院的角度,对外接触的伙伴有两方,一方是观众,另一方则是团队。观众是场馆重要的根基之一,因此面对社会大众,「间隔座」与「实名制」都是她认为必要实施的模式。在疫情笼罩之时,或有人认为购票进场的观众,代表著愿意承担病毒传染的风险。然而刘怡汝确认为,场馆对於观众有一种「承诺」,进到这个场域,两厅院就有责任保护观众,让他们心安。

对於观众本身,损失的仅是退票手续、费用,以及期待落空的心情。但对於合作的表演艺术团队,折损的却不只如此。放眼国际知名团队,受疫情影响取消巡回、减低演出、收入削减、甚至大量解约裁员的消息在近期甚嚣尘上,艺文界无论国内外同声哀鸿遍野。为此,文化部为因应疫情也提出「艺文纾困补助、纾困贷款利息补贴、行政调控、振兴措施」四大对策来纾困。虽然国家表演艺术中心不是补助单位,但两厅院在疫情之下,也仍尽力提供协助。「不过扮演的角色不同」,刘怡汝分析:「文化部争取到的资金仍旧是有限的,绝对没有办法满足每一个人的需求,但我们跟文化部相互搭配,减低或免除团队使用场馆空间、设备或售票系统的支出压力。」让团队能妥切地获得抒解、维持创作力,是此阶段的重要工作。

经费之外,被打乱的档期要重新归位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为此,两厅院重新盘点今年至明年的时间,将原订的季保养与推广活动弹性取消、腾出空间,接著打散自制与外租节目,以国内节目为优先,与团队共同协调,给予最大的支持。舞台上如此,舞台下,两厅院则是释出场地,鼓励团队在此做try out、录音、录影等。刘怡汝说:「果断地说『停止一切活动』最容易,一刀切下连犹豫、徘徊都不用。但更希望让某种温度持续存在,在可以的范围点著灯,让艺术家仍旧可以进来工作。待日后振兴之时,不会从零开始。」

科技网路世代  检视表演艺术的未来

从现场表演逐渐趋缓的同时,线上聆赏则逆势成长。全世界知名的团队、场馆不但纷纷开放免费观赏,不少台湾团队更改由网路的模式做线上直播。检视自己,刘怡汝坦承两厅院目前不管是技术或设备,都尚未准备好。可喜的是,两厅院目前已经朝数位场馆迈进,与经济部工业局在谈5G合作,研究「第二现场」转播分享的可能。她反思:「以前都说观众一定要『亲临现场』才有情感交流,但一次的疫情就逼得大家面对这个议题。」未来剧场的欣赏模式、可能性,一跃成为剧场前进的重要提醒。

但检视表演艺术生态,刘怡汝也不讳言:「这次疫情似乎也是一个大体检。」表演艺术领域必须证明本身在社会上不可或缺的价值,以致政府应该要让它存活。她转述小事制作艺术总监杨乃璇的想法:「『创团』跟『创业』是一样的意思。」也就是随时做好风险预测与管理,不会因为一时的打击就溃不成军。在表演艺术圈叫苦连天的此刻,也突显出国内「体质强健」的团队或人才,受到的冲击也相对较小。

「成立剧场的目的,不只是去营造一个场馆让大家可以来演,而是在设法发挥影响力,用有形的、无形的、感觉得到、感觉不到的方式引起思考,或是透过创意让大家来参与、学习或了解,从而让场馆成为社会更好的一分子。」刘怡汝如是说,但如此思维的必要条件,也须找到相同理念的团队携手才能达成。回顾十七年前的SARS,经历后来的H1N1等等迄今,只能说病毒一流行,没有人能幸免於感染的可能。面对剧变,表演艺术圈当思考的应不是以政府纾困的资金作为唯一解方,而是要记取教训为每次的挑战做好准备、累积未来的实力。疫情是磨难、却也是检讨与学习的好机会,我们留著低速的引擎,待绿灯一亮,无须发动,就能自在驰行!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01 至 06/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