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至交与灵魂 共演浪漫与悲怆 长荣交响乐团「浪漫&悲怆」音乐会

小提琴家王子欣 (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四月底的「浪漫&悲怆」音乐会,长荣交响乐团将在德籍音乐总监舒马富斯带领下,与两位音乐才女——小提琴家王子欣和大提琴家何美恩合作,带来三首性格各不相同的大师之作:莫札特《费加洛婚礼》序曲、布拉姆斯的双重协奏曲与柴科夫斯基的第六号交曲《悲怆》,三首各都有两位才子间的过从故事,精采隽永,值得与乐同赏。

浪漫&悲怆

4/27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3516799

两位才华洋溢的男子之间,可以是什么样的关系?

可以是最佳拍档。犹太裔威尼斯剧作家达.彭特(Lorenzo da Ponte)和萨尔兹堡作曲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就是一对最佳拍档。两人合作次数不多,只产出三部作品,但正就是这三部杰作,将义大利谐剧(opera buffa)推上了顶峰,并深刻影响后继的歌剧创作。一七八六年的《费加洛婚礼》Le nozze di Figaro是两人合作的开端,逗趣又讽刺的剧情加上精彩绝伦的音乐,两百多年来一直是歌剧舞台上的常见剧目;除了歌剧本身,其热闹活泼的序曲,亦经常被独立出来作为交响音乐会的开场。

一份创作,让两才子重修旧好

两位才子也可以是心腹至交。犹太裔匈牙利小提琴家姚阿幸(Joseph Joachim)和汉堡作曲家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正是一辈子的心腹至交。两人自廿岁左右相识以来,一直维持紧密的关系,布拉姆斯著名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1878)便是为姚阿幸所创作。可惜好景不常,一八八四年姚阿幸因怀疑老婆艾玛莉(Amalie)外遇而决定离婚,布拉姆斯却相信艾玛莉的清白,为她抱不平(艾玛莉是位女中音,曾多次和布拉姆斯合作)。两位相知相惜卅载的才子,自此变得冷淡疏远。一八八七年,布拉姆斯创作了给小提琴、大提琴和乐团的双重协奏曲,并将姚阿幸的座右铭「自由却孤独」(Frei aber einsam)巧妙地转换成乐曲的主要动机(A-G-E、F-E-A),以之向姚阿幸示好。姚阿幸收下了这份贵重大礼,和布拉姆斯(指挥)及大提琴家豪斯曼(Robert Hausmann)合作完成作品的首演。透过这部宏伟深刻的作品,两位音乐才子总算重修旧好。

大提琴家何美恩 (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悲怆、热情,还是真挚的情书?

两名男子还可以是灵魂伴侣。俄罗斯作曲家柴科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便视他的外甥鲍勃(Vladimir Lvovich Davydov,绰号Bob)为他的灵魂伴侣。约莫从鲍勃进入青春期开始,柴氏便无可自拔地爱上了他这位同样拥有音乐天分的外甥,尽管这是份不对等的爱:鲍勃同样爱的是男人,但却就是无法回应舅舅的感情,反而一度爱上同学,令柴氏大吃飞醋。一八九三年,在极大热情驱使下,柴氏完成了第六号交响曲,并将作品题献给心爱的鲍勃。他告诉鲍勃:「在我所有创作中,它是最棒的,特别是『最真挚的』。我如此爱它,就好像我不曾爱过任何我其他的作品。」作品包含情感浓烈的第一乐章、跛脚的圆舞曲、跃动的进行曲,并独特地以「悲伤的慢板」(Adagio lamentoso)无限哀戚地收尾。一八九三年十月十六日,第六号交响曲《悲怆》由柴氏亲自指挥首演。十月廿五日,柴氏不幸因感染霍乱撒手人寰。有人说,柴氏其实是故意喝生水令自己染病,《悲怆》是他的音乐遗书。但考虑到标题《悲怆》的原文意思其实更接近於「热情」,再考虑到柴氏对此作品的热爱,或许此曲也是一封真挚的情书?

长荣交响乐团将在德籍音乐总监舒马富斯带领下,与两位音乐才女(小提琴家王子欣和大提琴家何美恩)合作,带来这三首性格各不相同的大师之作,且让我们一起进到音乐厅,体验才子之间激荡而出的璀璨艺术火花!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6期 / 2019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