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追踪 Follow-ups

与历史、未来、空间、观者对话 关於第十七届台新艺术奖与得奖作品

第17届台新艺术奖现场,观众共同观赏艺术奖得主专访影片。 (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第十七届的「台新艺术奖」於五月廿五日举行颁奖典礼,七位国内外决选委员评选出的视觉艺术奖、表演艺术奖及年度大奖,分别由苏汇宇、周书毅与布拉瑞扬舞团夺得。「对话」是理解本届得奖作品的关键字,创作者们试著与历史、未来、空间、观者对话,在当代看似由人与人、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恐惧和骚乱所统治的时代氛围中,试著打破将世界视为众多分离领域所组成的窠臼,创造出一个尊重异己、理解差距、重视内在即时互联的「当下性」的创作思考与模式。

自二○○二年启动的「台新艺术奖」,今年迈入第十七届,历经全年提名、观察、艺评一百零四件作品,由九位提名观察人组成的评审团选出最终十五件作品(含五组视觉艺术,以及十组表演艺术作品),并於五月廿五日颁奖典礼公布由七位国内外决选委员评选出的视觉艺术奖、表演艺术奖及年度大奖等三项奖项,分别由苏汇宇《唐朝绮丽男(邱刚健,1985)》、周书毅身体录像展《Break&Break!无用之地》与布拉瑞扬舞团《路呐LUNA》夺得。

本届决选委员包括耿一伟、陈泰松、于善禄、孙松荣等四位台湾代表,以及三位国际代表,包括:澳洲OzAsia艺术节总监约瑟夫.米契尔(Joseph Mitchell)、昆士兰现代美术馆当代亚洲艺术策展人鲁本.基汉(Reuben Keehan)与香港演艺学院舞蹈学院院长陈颂瑛(Anna CY Chan)。有趣的是,除了颁奖典礼后行之有年的「国际决审会客室」邀集三位国际代表以「台湾当代艺术、当代剧场在亚太地区的殊异、串联与合作的契机」为题,畅谈各自在艺术领域的观察与省思之外,颁奖典礼前夕,台新银行文化艺术基金会也特别邀集提名观察人与十五组入围艺术家在「滚动四连夜」中以QA直球对决,尝试开启更多对话的空间与可能。

鲁本.基汉说:「本次入选的最后作品有些共同特点,强调性别、性欲、语言,这跟当今台湾是非常有关的重要议题——来自身体与空间、新的形式与传统、原住民与非原住民,跨领域间的艺术家的对话,本土与当前急迫性的对话,艺术家们很急迫地回看历史,但以善意、幽默的方式处理这些题材,要求我们不要遗忘。」

「对话」无疑是理解本届得奖作品的关键字。创作者们试著与历史、与未来、与空间、与观者对话,在当代看似由人与人、地区与地区之间的恐惧和骚乱所统治的时代氛围中,试著打破将世界视为众多分离领域所组成的窠臼,创造出一个尊重异己、理解差距、重视内在即时互联的「当下性」的创作思考与模式,约瑟夫.米契尔指出决选的三个得奖作品「呈现了当代的剪影与艺术模范,不止是台湾,在全球也是适用的」。

年度大奖

布拉瑞扬舞团《路呐LUNA》

《路呐LUNA》是布拉瑞扬舞团继《无,或就以沈醉为名》(2017)获第十六届台新艺术奖年度「表演艺术奖」后,更进一步杀出重围,突破奖项分类获颁「年度大奖」。这也是该奖项自二○一四年转型颁布不分类的最高额奖项「年度大奖」以来,首度由表演艺术作品摘下,同时也破了台新艺术奖开办以来首次连续两年颁发奖项给同一团队的纪录。

颁奖当日,舞团正於淡水云门剧场演出《#是否》,由舞团行政总监林定代表受奖,「我出门前问过老师,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讲,他只说,『谢谢大家,我们是一个很幸福的舞团,因为我们可以回家。』回家的路不好走,今天我们很幸运,有南投的布农族教导我们,才有这个作品。」布拉瑞扬亦於当日演出后谢幕致词,与同场观众即时分享获奖消息,「回家当然除了找自己、创作、经营舞团,并不容易,但有一群人相信你、陪著你,就不孤单。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做不容易的事情,但我们都还相信。」

二○一四年布拉瑞扬於台东成立舞团,历经《拉歌》(2015)、《阿栖睐》(2016)、《漂亮漂亮》(2016)、《无,或就以沈醉为名》(2017)、《路呐LUNA》再到《#是否》(2019),以殊异样貌,不断与自我、传统、当下对话。在艺术跨域已成常态的当代,「对话」是基本的创作方法,但对话的「对象」则可见创作者的内在追寻与作品的核心价值,由台中国家歌剧院委托创作的《路呐LUNA》是该团首度移师田调,与南投布农族「罗娜薪传音乐团」学习八部合音与古谣。

布拉瑞扬处理本次「跨界」是细微而谨慎的,他在台湾小小岛国内进行不同部落间的共感与差异的研究与对话,是在全球化的跨国、跨域当代创作思潮中,提出学习、理解自身源头的重要性。陈颂瑛直指本作「根植传统,却创造了新的语言」,同时也强调当代对亚洲「自身」的研究与理解是亚洲艺术工作者们的共同课题,「当亚洲不再是遥远的地方,这改变了全球对亚洲的凝视,深入研究亚洲是必要的,我们必须引领对新亚洲的对话,并确立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我想问大家,艺术家们是否准被好进行对话了呢?」

约瑟夫.米契尔则进一步指出:「尽管在全球各地的作品,原民文化都是重要的元素,但在布拉瑞扬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协商,这是不同部落间的学习,是传统文化之间的对话。转译、学习彼此的文化的重点是:必须保有自己,但有与他者对话的开放性,才不会失去了根本。《路呐LUNA》除了作品的成就,也让我们看见两个部落中的协调,这是获得此奖项的关键。」

年度大奖XX布拉瑞扬舞团《路呐LUNA》 (拉风影像工作室 摄)

视觉艺术奖

苏汇宇《唐朝绮丽男(邱刚健,1985)》

苏汇宇以复访台湾电影的多频道录像《唐朝绮丽男(邱刚健,1985)》,挖掘、重建戒严时期的历史,将被时代隐藏的身体、情欲、死亡的暗流重见天日,以当代观点「补遗」一九八五年知名诗人与剧作家邱刚健首执导的长片《唐朝绮丽男》,并与历史对话,为当下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现实赋影。

颁奖前日,立法院三读通过的《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草案》也正式上路,使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为历史写下新页的同时,也使这个「补拍」作品放在当前的脉络来看别具趣味。鲁本.基汉於座谈中指出,「我认为台湾的脉络非常有启发性,历史发挥的力量依旧强大,但当下的力量让人赞赏。台湾跟邻近国家都有戒严的历史存在,艺术的自由是里程碑的重点呈现,这些作品也回应了当时的挣扎及如何回应快速变化的社会状态,我们得和解,并建立共同相处的模式。台湾有极大对话的潜力,是东亚自由的模范,作为澳洲人,我们对於台湾婚姻平权的议题非常高兴,我们都在庆祝『爱最大』的实现。」

这个四频道屏风录像作品,是苏汇宇对照原著剧本,凝视邱刚健电影中因审查制度等因素而未能深入著墨的段落,除了还魂被遗忘、隐蔽的台湾电影史的同时,也立体化个体多重的身分认同,彰显复数选择并存的可能性,苏汇宇曾在访谈中描述原著角色:「每个人都有多重的欲望,或是相违背的人格,比如说纯情的男人最后还是去嫖妓、花心的男人最后为了理想付出某一部分的牺牲、应追求精神性的和尚最后堕入女体的妄念,诸如此类。我决定把主角拆成好几个分身放在录像中,让他们重复出现,但带著某些机关或符号,让观众感受到某种类似性。」

苏汇宇在与历史对话的同时,也试图在更开放多元的当下,开展原作的面貌。约瑟夫.米契尔从录像艺术的发展评述此作:「视觉艺术的录像形式已存在五十年,但关於性别、性欲的讨论好像多少有点退流行,这些相关运动是在六○年代展开,八○年代全球性的燃烧,九○年代末的影像艺术更走向商业,美术馆艺廊也纷纷采用,因为非常有效。到了现在,东亚地区有了更强烈的崭新影像艺术的表现方式,也获得全球的肯定,特别在此时此刻更重要,因同志婚姻合法也肯定了言论自由。透过这个作品,我们能看见,杰出的艺术品不只能反映在地,也与全球呼应,也能跨越时间限制。」

表演艺术奖

周书毅身体录像展《Break&Break!无用之地》

表演艺术奖得主周书毅的「复出」之作《Break&Break!无用之地》,也是以录像为方法,在二○一四年休团移居台东定居后,陆续出走绿岛、鹿港、香港、首尔、北京等新旧城市,以舞蹈与空间对话,透过三年(2014-2017)的构思、田野、实践,并以录像记录的截选之作,算是上月中旬甫於云门剧场与香港编舞家王荣禄重演的《无用》(2016)的系列续章。相较於《无用》是从自己身体的状态出发,连结到环境,於台北空场策展创作《Break&Break!无用之地》则是从外在环境回到身体,与边陲空间与内在自我进行对话。

「无用」起因於周书毅的个人生命与创作状态的归零与重整,「大自然中每天的变与不变,帮了我。但有时也很悲伤,像海潮不断地来,不断冲刷我,但过了之后,就发现自己看到的不是海,而是阳光。大自然把我原本的欲望缩小了,当我认知我是一个渺小的生命时,那堵墙也缩小了。」

把自我缩小的创作者在低潮中寻找生存方法的同时,也延续著《看得见的城市,看不见的人》(2014)对城市边缘与那些「看不见」的事物的关怀,他说:「『看不见』指的是,你看不见是谁操控这一切,这些暴力是隐形的。我好奇这个主控权与被动者的关系,围绕这一切都关於『人权』吧,我关注存在其中,不愿妥协的格格不入。」

他不愿妥协地想著「艺术可不可以在城市之外的地方发生」,被他称为「事件」的《Break&Break!无用之地》最终抢结束营运前的「空场」发生,挤身新/旧、拆/建的缝隙间,凝视消亡前的微光,「边陲的消逝感对我来说很迷人,因为还有一点生命力,希望可以分享给大家,去关注如何珍惜自己的环境。」

长期观察周书毅创作发展的陈颂瑛说:「书毅打动我的是,他即便在没有资源的状态下,依然对创作感到迫切,并有能在艰困的环境下完成的高品质作品的行动力。」约瑟夫.米契尔则指出:「在当代,我们不断讲合作,但我们不要忘了,作为独立艺术家的视野,如何诉说自己的故事的企图是重要的。周书毅探讨东亚的环境与人造建筑如何改变,也影响他的身体与身体如何回应,我相信这位艺术家想看不同环境,但他的愿景也是如何利用这些环境来探索身体领域,作为一个专业训练的舞者身体是否能在这些边缘之地找到新的语言,走出黑盒子,进行不同的探索。说到底,这个作品结合了影像、空间、舞蹈,成功的说服了我们,聚合成强大的能量。」

视觉艺术奖XX苏汇宇《唐朝绮丽男(邱刚健,1985)》 (苏汇宇 提供)
表演艺术奖XX周书毅身体录像展《Break&Break!无用之地》 (詹凯 摄)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9期 / 2019年07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