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國際

COEX園區一景。
檳城

全新藝文園區COEX發揮共用共融精神

集工作室、圖書館、放映與表演場地於一身的Community Experiment(簡寫為COEX)是檳城最新的藝文園區,創辦人梅志雄本著共用與共融的精神,重新改造1個廢置多年的鐵廠舊址,除了作為其建築事務所之用,還騰出其他空間來讓藝文愛好者交流。自今年9月9日啟動以來,不斷有活動登場,從「活聲聲音樂節」、「島讀雜誌展」、「共思社流動圖書館」、「療癒藝術節」、本地私房菜到茶藝分享會等等輪番登場。期間還放映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迷航》,並邀請來自香港的導演李哲昕與觀眾映後交流。 這裡除了有如貨倉般寬敞的室內建築,還附設放映與閱讀空間,所有座席、長桌和書櫥都由松木打造,和室外的草坪形成大自然的人文景觀。目前入駐的咖啡廳、漢堡專賣店已經開始營業,檳城唯一的社區報《城視報》亦在此設立工作室,以姐弟共騎壁畫成名的立陶宛畫家Ernest Zacharevic也把自己的畫室搬來這裡,讓藝文氛圍更加濃厚。未來兩個月將有《城視報》策劃的書展和系列講座、佛教青年音樂會、本地音樂人「大費周張」的演唱會等,充分開發這個園區的各種潛能。 難得的是,COEX和檳城著名的藝文據點Hin Bus Depot為鄰,彼此互通,在策劃節目上互相照應,為檳城喬治市提供一個完善的活動場地。創辦人梅志雄本身是馬來西亞十大建築師,由他規劃的這個藝文園區走的是各種CO(合作)和EX(實驗)的路線,只要是和藝文有關,各種提案都可以考慮,開放式的管理方針,將會讓COEX的未來充滿各種可能性。

文字|陳偉光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遊行隊伍中的乩童在臉上穿過尖銳物品,以展現神明附體神威。
普吉島

普吉島「九皇齋節」疫後盛大舉辦

一年一度的「九皇齋節」固定在每年的農曆初一到初九登場,今年落在西曆的9月26日到10月4日,這場為期9天的慶典最早是從中國閩南地區流傳到東南亞,後來慢慢成為東南亞華人圈的盛事。 而泰國規模最盛大、也最出名的九皇齋節慶祝活動,則非普吉島莫屬,九皇齋節在普吉島的歷史已經近200年,今年是自2019年底爆發COVID-19疫情後,普吉島九皇齋節舉辦規模最盛大的一次,悶了2年的普吉島人盛情參與,每天由不同的宮廟輪流舉辦活動,各宮廟的乩童會穿上仙人的服裝遊行或是替信眾舉辦改運祈福儀式,彷彿一場大型的嘉年華,延續著百年來閩南華人的傳統宗教文化。 普吉島九皇齋節最出名的儀式是遊行隊伍中的乩童會在臉上穿過尖銳物品,因為他們相信這是神明附體展現神威的一種方式,這樣的畫面吸引不少觀光客和媒體拍照,成為普吉島九皇齋節最出名的場景。此外,信徒們會自發性地穿上白衣白褲,在這9天內到宮廟參拜或繞街遊行,是普吉島在此節慶期間獨特有趣的風景。

文字|呂小珊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如夢之夢》在2021年話劇平均單場票房前10榜單、年度票房、場次綜合前10榜單中均名列榜首。
上海

演出市場年度報告指出女性為消費大戶

近日中國演出行業協會發布了《2021全國演出市場年度報告》,對疫情影響下的表演藝術市場發展和業績表現做了數據統計和分析,以演藝行業主要票務系統和劇場上報數據,對包括話劇、音樂劇、兒童劇、戲曲、舞蹈、音樂會、相聲、脫口秀等藝術門類市場進行分類盤點,並對2022年及其後趨勢提出新的預測和研判。 報告顯示,上海仍是中國最大演出票倉,全國市場排序前10名依次為滬、京、蘇、川、渝、浙、津、粵、陝、豫,這10區占據了全國65%的演出市場。全國1年的票房為140億人民幣,僅相當於美國百老匯1年的票房18.29億美元,整個演出市場稱不上繁榮。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的演出市場消費主力是18歲至39歲世代,在購票群體中占76%;而其中女性數量明顯高於男性,占比為66%。據近3年數據監測顯示,95後、00後消費者和女性消費者占比也呈現逐年上升趨勢。從演出門類來看,話劇最受歡迎,票房和場次分別占劇場類演出的30%和14%。其中賴聲川的《如夢之夢》在2021年話劇平均單場票房前10榜單、年度票房、場次綜合前10榜單中均名列榜首。此外,音樂劇在上海、北京、江蘇等地市場占比和票房收入中也接連超越其他傳統劇種,成為最有潛力發展的舞台藝術。特別是音樂劇女性愛好者呈現出的反覆「打卡看戲」的社交觀演模式,在同齣戲觀眾重複觀演率中,亦高居各類演出之首。這顯示了隨著經濟獨立和文化修養的顯著提高,具高學歷和欣賞力的知識女性圈層已逐步形成擴大,正日益成為演出市場消費大戶。 報告亦預期年末的劇場演出將迎來一批高質量的原創舞台作品,熱度居高不下的「沉浸式文旅+戲劇演藝」將受到更多投資者關注。

文字|李翠芝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由第9屆「當代戲曲小劇場藝術節」將於11月2日至12月31日在繁星戲劇村演出。
北京

「當代戲曲小劇場藝術節」實驗初衷不再?

疫情反覆,各地又陸續傳出取消演出的通知,表演藝術的困境看似仍未完全解除。這種困難,民間團體要比國有院團的感受更刻骨,時勢如此,修行只能看個人。孟京輝的蜂巢劇場10月和11月仍推出黃湘麗的獨角戲《狐狸天使》和《你好,忧愁》,從2013年的《一個陌生女子的來信》開始到現在,黃湘麗等於獨角戲,是北京戲劇圈唯一的獨特存在,而獨角戲在目前情勢下也算低調。蓬蒿劇場仍只能低調,但未停下腳步,以張曉風劇本《和氏璧》在10月中旬進行精緻的讀劇演出,從排練到演出花了40天,並不比正式演出輕鬆,或許讀劇是蓬蒿適應困境的一種方式。 相對高調的是繁星戲劇村第9屆「當代戲曲小劇場藝術節」,宣告將在年末前的兩個月裡演出,戲曲與小劇場的結合在北京天時、地利、人和,得到政府部門的大力贊助,能夠持續存在是好事。只是今年宣傳重點令人憂心初衷不再,11種劇種參演,演出單位清一色是各地公有劇團,千篇一律的經典劇目題材,唯一不同的只是「小劇場版」,讓人明顯看到公部門的主導力量。傳統戲曲一直受到各地方政府的保護與資助,但以保存傳統為意識形態,並不符「當代戲曲小劇場藝術節」宗旨。戲曲與小劇場結合的重點應該是傳統戲曲融入小劇場實驗本質的程度,優勢互融,劣勢互補,不怕實驗更無懼顛覆,只求因中西方戲劇理念與製作方式的碰撞而產生不同的表達方式;也或許,傳統戲曲只作為一種靈感來源,一種文化元素,來豐富現代劇劇的內涵與形式。這兩種方式都是對傳統戲曲在當下最有效的推廣,如果公部門只看到多劇種了無新意地擠在小劇場裡拼演的業績,那這個藝術節的應存應廢就很清楚了。

文字|王泊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音樂劇《大狀王》在網路上的取消公告。
香港

疫情數字雖緩和 但開演依然困難

香港感染疫情數字近月轉為緩和,防疫措施亦有所放寬,劇場和藝術活動又再活躍起來,很多演出都因受第五波疫情的閉館影響而延後開演,如由黃子華與潘燦良主演的莊梅岩新作《最後禮物》,當時在1月首演前一天取消演出,而延期至7月的50場最後全部順利進行。 不過有更多演期長,而且讓觀眾等了又等的演出,就不一定這樣幸運了。香港話劇團及西九自由空間聯合主辦及製作的音樂劇《大狀王》,創作歷時3年,加上2019年預演吸收觀眾意見,成為本地原創音樂劇一次寶貴的創作旅程。無奈受疫情影響,正式演出先後兩度取消,終於今年9月在戲曲中心開演,但頭3場「鑑於有演員被列為密切接觸者」又告取消。劇團調動了一些候補演員後,演出終於順利進行,觀眾的回響也相當熱烈,之後亦迅速加開了3場演出以補償向隅者,但病毒一來就難以力挽,因為又有演員確診,這次就難以透過調整讓演出順利進行,終於劇團得全數取消剩下的場次。 這樣的打擊,讓劇團行政和表演者都身心疲累。另一齣「中英劇團」原創劇、取材自台灣一宗無差別殺人事件的《辯護人》,首演後第2週也因有演員確診而被逼取消;長演音樂劇《我的青春日誌》、「三角關係」的重演戲碼《二人餐》和「香港舞蹈團」的《儷人行》(元朗場次),亦因同樣情況難以順利開演。本地製作資源有限,安排後備演員並非容易,看來疫情下作品要順利演出,還必須多方祈福。

文字|陳國慧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新電信水濱劇院演出空間與觀眾席。
新加坡

中型劇院「新電信水濱劇院」建成啟用

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的新劇院「新電信水濱劇院」原本預計在2021年建成啟用,藝術工作者們引頸翹望,今年終於盼到了劇院的落成。 新劇院於10月13日正式開幕,是新加坡第一個多形式的中型劇院。4層樓的劇院空間可以容納700名觀眾,觀眾席的配置也可靈活改成容納400至600位觀眾。新加坡目前雖有兩所中型劇場,但演出場地供不應求,因此「水濱劇院」的建成,正好可以改善演出場地不足的情況。 早在1979年,時任副總理的王鼎昌先生(也是後來的新加坡首位民選總統)建議設立文化藝術中心,但直到2002年,濱海藝術中心才建成啟用。在1994年,由於工程浩大,資金昂貴,當局宣布濱海藝術中心必須分兩個階段進行,於是先建了大型音樂廳與劇院,以及小型的吟誦工作室與劇院工作室。當時,作為第二階段工程計畫的中型劇院,只好被無限期擱置。如今,水濱劇院在濱海藝術中心20周年慶開幕,這項歷時40餘年的藝術願景,終於落實了。 在開放給一般觀眾之前,水濱劇院於9月7日組織了一場特別演出,邀請特別嘉賓們前來先睹為快他們便是參與修建的建築工人、保安、清潔人員、技術團隊人員等。在10月至12月期間,水濱劇院為大眾呈現5部委約作品,包括郭瑞文和「人.舞團」的舞作《無限的接近》、鋼琴家陳靈的《龍女不哭》、戲劇人張子健對《摩訶婆羅多》重新構想呈現的《分離的王國》,以及音樂製作人沙富安打造的視聽體驗作品《RATA: new grounds, new sounds》。

文字|梁海彬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HAEPAARY 於韓國國立劇場演出實況。
首爾

「HAEPAARY」為韓國傳統音樂打開多元新貌

韓國樂壇自 2017 年起吹起一股傳統音樂復興,跟隨時代再進化的風潮,過去5年間,引領這股熱潮的樂團「Ssing Ssing」自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Tiny Desk Concert」節目中嶄露頭角後,「Jambinai」、「ADG7」等融合傳統與現代、自發展出獨特風格的音樂團體,也陸續在該節目亮相,進而受到全世界矚目,並登上平昌冬季奧運閉幕式、WOMAD 世界音樂節等國際級舞台。而在近期,傳統翻新的風潮持續,同時也走向更深層的挖掘、省思與內化,其中由 HYEWON(聲音製作人╱器樂演奏)和 MINHEE(主唱╱執行製作人) 所組成的「HAEPAARY」,可說是當前在韓國傳統及當代音樂場景中最活躍的組合。 「HAEPAARY」的兩名成員皆為韓國傳統音樂科班出身,骨子裡卻充滿打破性別疆界、世俗規約、禮教束縛的挑戰精神,並將思維貫徹於音樂創作當中。「HAEPAARY」 以融合傳統聲樂及當代聲響美學的技法詮釋朝鮮時代宮廷儀式音樂《宗廟祭禮樂》(종묘제례악)的旋律和唱詞,以及韓國傳統聲樂曲中限定由男性演唱的《男唱歌曲》(남창가곡),在曲式嚴謹的儒教音樂中融入 Rave 和 Trance 等電子音樂元素,兼具深度、新鮮感和反思空間的創作及舞台呈現,在國內外皆獲得樂評人及音樂獎項的正面評價。「HAEPAARY」為樂壇帶來的不僅是聽覺的刺激,更具有體現當代社會多元價值的時代意義。

文字|許景涵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圖為研究會參考案例:橫須賀無人島藝術節「Sense Island」參展作品——HAKUTEN CREATIVE的《Observation Clock -時の観測台》。
東京

日本經濟產業省指出「藝術是產業競爭力的源泉」

因應近年藝術領域受到注目,2022年6月起,日本經濟產業省為推動創意產業的投資及擴大需求,設立了「藝術與經濟社會關聯的研究會創意產業的新發展」,並於近期公開前兩次研究內容的大綱,強調藝術是未來建構新的高端品牌概念的重要元素,更對影響企業價值的品牌形象提升有著顯著意義。 研究會預計進行4次,主題分別為「藝術與企業、產業」、「藝術與地區、公共」、「藝術與流通、消費」與「藝術與科技」。經濟產業省認為,伴隨著經濟社會的成熟化、全球化、數位化與價值觀多樣化的影響,各國已經正式進入一個難以僅憑成本和功能就做出差異化的時代。而無法被機械或人工智慧所取代的藝術與設計等文化內容,將日漸成為各個國家與地區在固有文化上創造價值的主軸。 2021年,日本的藝術市場規模約為2,363億日圓,約占全球4%。日本在藝術市場的規模,或每人平均文化GDP都是已開發國家中的最低標,也反映出長久以來現實經濟社會與文化藝術疏離的問題。此外,依照野村綜合研究所指出,日本國內統計的601種職業中,在10至20年後會有將近49%被機器人或AI取代,因此如何讓創造性成分高的勞動人口增加,成為目前的重要課題。在首次研究會中,經濟產業省直指「藝術是產業競爭力的源泉」,增加新的附加價值與差別化,是決定未來日本產業競爭力的關鍵。尤其在疫情後,相較於先進國家對於藝術的投資,文化預算僅占整體預算0.11%的日本,更需加速連結產業與藝術,塑造文化專業人才得以被善用的職場環境,以達到經濟與藝術永續的循環。

文字|新田幸生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莉亞.米雪兒出演《妙女郎》的海報。
紐約

新版《妙女郎》讓主演女星重登事業高峰

音樂劇《妙女郎》(Funny Girl)為美國20世紀初表演者Fanny Brice塑造了一個一炮而紅的誕生神話,這齣戲、尤其是之後拍的電影,也讓女主角芭芭拉.史翠珊一舉成名。半世紀後,新版的《妙女郎》繼續這個捧紅明星的傳統,只是這回不是A star is born,而是A star is reborn,讓主演的莉亞.米雪兒(Lea Michele)重新站上演藝事業高峰。 《妙女郎》從1964年首演,至今才有百老匯新製作,原因無他,史翠珊的形象及聲音太過鮮明,她不斷在演唱會重唱戲中歌曲〈People〉和〈Dont rain on my parade〉,誰來演都要與她相比,明擺是吃力不討好。 或許如此,這次新製挑上的「妙女郎」是外型和聲音都完全不同的Beanie Feldstein。以演喜劇電影出名的她,舞台經驗和歌藝都普通,選她或許是想要創造一個另類妙女郎,但呈現上沒看出新的詮釋角度,她的歌唱技巧無法將這些名曲唱出不同的味道,只是突顯其先天不足,所以評論都不佳,在粉絲退場後票房節節下落,面對現實壓力,團隊開始尋找接演的人。 米雪兒一心想演這個角色在演藝圈是眾所皆知,但她在以電視劇《Glee》成名後卻出現耍大牌傳聞,其後結婚生子,在影藝圈消失了一段時間,謠傳是被「封殺」。這次換人消息一出,Feldstein馬上宣布她在合約期滿前兩個月退場,粉絲跳出來為她抱不平,而米雪兒則遭舊聞重炒,頻上娛樂八卦版,還被迫發表聲明為過往行為道歉。 但她自9月6日上台以來,幾乎每場都獲得多次起立鼓掌,甚至因為喝采聲太大讓演出暫停,評論也是極盡讚賞:超級出色!震破屋頂!完美10分!連不喜用溢美詞的《紐約時報》也說「百老匯終於找到了它的妙女郎」。她以實力粉碎一切負面新聞,看來將在影藝圈重啟爐灶!

文字|謝朝宗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由市立劇院改建的碧娜.鲍許中心將於2027年完工啟用。
烏帕塔

碧娜.鮑許中心將開展「永續」新計畫

已故德國編舞家碧娜.鲍許(Pina Bausch)留給世界的遺產,除了她一生的創作事蹟、語錄,她的舞團、舞作之外,還即將增加一項以她為名的永續藝術計畫。 預計於2027年完工啟用的碧娜.鲍許中心(Pina Bausch Zentrum)位於其故鄉烏帕塔(Wuppertal),前身為市立劇院。該中心期許能延續鲍許生前累積的藝術事業基礎,成為一個跨領域的文化機構。中心的經營策略,不僅在於結合並延續鲍許時期的經營與美學傳統,更重要的是在她之後,鋪展新的開始與可能性;追求藝術性的超越,同時也必須是民主的、建立國際吸引力和城市社會的參與。該中心將同時由4個機構╱團體烏帕塔舞蹈劇場(Tanztheater Wuppertal Pina Bausch)、碧娜.鲍許基金會(Pina Bausch Foundation)、國際製作中心和烏帕博根論壇(Forum Wupperbogen)相互支持該營運,但各自獨立自主。 在今年9月的德國聯邦文化基金會決議上,該中心獲得了140,000 歐元補助款,來支持未來以「永續性」為前提的發展策略。通過以「零氣候中性藝術和文化項目」( Zero Klimaneutrale Kunst- und Kulturprojekte)為名的藝術文化專案,德國聯邦文化基金會希望支持該中心持續發展,在跨越戲劇、舞蹈、音樂、文學、文化歷史和視覺領域上,實驗出可以與環境共存與平衡的永續劇場,以及可能的藝術創作與經營模式。 籌備主任米爾茲(Bettina Milz)提到:「透過這項同時具備藝術性、技術性和學術性的開創研究,永續經營的工作方式將可以銘刻在新文化場域的基因之中,這不僅基於理論而制定的目標,而且需要透過具體的研究、測試和組織架構的工作流程來完成。」 碧娜.鲍許中心將利用這筆資金「以整體機構的全面視角,來思考永續性主題,並在中心完工開幕時,能具體落實在機構的所有的方方面面之上」。

文字|陳成婷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音樂劇《樂隊來訪時》描繪關於音樂與人之間情誼的美麗故事。
倫敦

《樂隊來訪時》以音樂串起異鄉情誼

一群埃及警察樂隊來到以色列演出,但因為無法正確講出目的地的名稱,而滯留在以色列沙漠裡一個無人知曉的小鎮。在以阿衝突的背景下,《樂隊來訪時》(The Bands Visit)給了我們一個關於音樂與人之間情誼的美麗故事。 《樂隊來訪時》於 2018 年橫掃百老匯10項東尼獎,今年倫敦丹瑪倉庫劇院(Donmar Warehouse)取得授權,由藝術總監隆赫斯特(Michael Longhurst)執導製作全新演出。《樂》改編自柯利林(Eran Kolirin)的同名電影,由亞茲別克(David Yazbek)譜寫詞曲, 摩西(Itmar Moses)編寫劇本, 2016 年在紐約外百老匯首演,兩年後進軍百老匯,獲東尼獎最佳音樂劇、最佳樂曲編排(best orchestration)、最佳音樂劇劇本等獎項。 不同於百老匯的製作,隆赫斯特與設計吉摩兒(Soutra Gilmour)以沙漠為主軸,小鎮、居民與樂隊就像海市蜃樓般隨音樂浮現,在劇末時如幻影般消逝。一般音樂劇的演奏者是在樂池中演奏,戲如其名,《樂》劇一半的演奏者是劇中樂團團員,不僅在台上彈奏樂器,更須換上戲服,隨著劇情與其他角色互動。劇中人因不同背景不時以希伯來語或阿拉伯語交談,由於需與彼此溝通,所有角色都操著濃厚口音講英文,嘗試讓彼此理解。但當音樂響起,語言不再是障礙,簡單而真切的情感因音樂與歌曲串連起來,在這沙漠小鎮裡,一群以色列人與埃及人建立起這令人詫異的友誼。 戲裡沒有太多戲劇性事件,也沒有華麗的編舞和舞台效果。相較於典型音樂劇,這更是一齣以音樂為主軸、用音樂講故事的戲劇。《樂》輕柔而深刻,就像劇中女主角丁娜(Dina)所說:「曾有個來訪以色列的樂團,他們來自埃及。你大概沒聽過這件事。這並不重要。」平淡卻又蕩氣迴腸。本劇將在丹瑪倉庫演出至12月初。

文字|林大貂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托馬.喬利於2018年應邀訪台演出《理查三世》記者會中留影。
巴黎

2024巴黎奧運盛典由劇場人揭幕

9月21日,巴黎奧運暨帕奧籌備委員會(Cojop)宣布由托馬.喬利(Thomas Jolly)擔任開閉幕式總導演。繼2004年希臘編舞家帕派約安努(Dimitris Papaioannou)之後,張羅4年一度普世慶典的責任終於再度由劇場人主導。這位邁入不惑之年的後起之秀,2年後能否創辦一連串融合體育精神、城市特色、文化風采、時代趨勢的藝術饗宴,撼動全球觀眾的目光? 喬利以馬拉松式的莎劇改編驚豔法國劇壇。他不僅熱愛經典文本,數次挑戰許多人認為不可能搬演的「案頭劇」,也善用豐富的視覺與聲光效果,獲得不少年輕觀眾的青睞。近4年來,他以青年導演之姿企圖征服亞維儂教皇宮,又入主昂熱河岸戲劇中心(Quai Angers),成為法國戲劇界最受人矚目的耀眼新星。 從2021年春天開始,巴黎奧運籌委會就開始遴選負責開閉幕式的導演,喬利從70多位表演藝術、電影界、時尚圈等專業人士中脫穎而出。籌委會讚許喬利捍衛法國劇場的傳統價值,又貼近主流文化,完全符合2024巴黎奧運突顯脈絡相承、兼容並蓄的目標,主席Tony Estanguet強調:「喬利導演上的非凡成就證明他熟知如何打破形式分野,將藝術提升到最高層次。」 歷經恐怖攻擊、聖母院大火等種種磨難,巴黎奧運籌委會希望藉由2年後的體育盛事讓全體國民感到驕傲與團結。總預算目前高達約42億新台幣的巴黎奧運開閉幕式將以塞納河作為策畫主題與敘事軸線。一連串節目將從體育場出走,沿著貫穿城市的12公里河岸鋪展開來,一步步回溯法國文明的發展歷程。對喬利而言,怎麼發展流動性的敘事景觀、如何化名勝古蹟為舞台場景、要創造出何種動人又充滿詩意的視覺效果等,都是他躍躍欲試的挑戰。

文字|王世偉
第349期 / 2022年11月號
《渺小一生》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創作能量尚待恢復 走出疫情挑戰再起(上)

2022愛丁堡藝術節與藝穗節觀察

因疫情而停辦的愛丁堡藝術節/藝穗節,在去年牛刀小試之後,今年正式回歸往年盛況,雖說跟2016、2018年筆者參訪時的巔峰盛況相較起來,還略有差距,但整座城市仍舊生氣蓬勃,彷彿疫情從未存在過。BBC報導指出,今年票房普遍不景氣,某些場館的票房收入比2019年平均少了四分之一(疫情前,主要八大場館在2019年賣出了將近200萬張票券,今年不到150萬張),並將這個現象怪罪於令觀光客與藝術家無法負擔的高房租,更別提通膨之後,物價普遍皆漲的經濟困境。 今年整體作品跟往年比較起來(根據我看的51齣戲),有感大部分的創作者仍處於一個創作能量的恢復轉接期:作品內容、主題與風格與過往比較,整體顯得相對安全,較專注於個人內在情感,或與家庭、社會連結的探索居多;許多當地觀眾都表示今年沒有看到任何「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作品。

文字|蔡柏璋
官網限定報導  2022/10/27
《米蒂亞》
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創作能量尚待恢復 走出疫情挑戰再起(下)

2022愛丁堡藝術節與藝穗節觀察

獨角戲競爭激烈 在音效設計開發卓越表現 由於演出與住宿成本驚人,獨角戲一直是藝穗節常見的形式(演工作人員愈少愈好),除了本來就很受英國人歡迎的Stand-up comedy外,獨角戲演出非常仰賴好劇本和好演員來吸引觀眾進場。官方統計2022年共有來自63個國家、3334個節目在愛丁堡上演,競爭之激烈,可見一班。 今年我最推薦的獨角戲《害怕不祥之事降臨》(Feeling Afraid as if something terrible is about to happen),是由劇作家桑多斯(Marcelo Dos Santos)所作,也是夏日劇場(Summerhall)全數售罄的演出之一。劇本由英國知名喜劇演員巴涅特(Samuel Barnett)出演。雖然只是講述單純的約會經驗,但本劇的設定就已經立見高下:試問,當一個喜劇演員終於遇上真命天子,但這個人偏偏有一個致命的缺陷:他無法大笑,因為只要一笑,他就有可能會死掉;渴望愛情卻也熱中於喜劇事業的演員,該怎麼辦呢?這個劇本不僅挑戰了喜劇演員生命中最大的成就與脆弱,更輕盈地玩弄美國人與英國人之間的文化差異,整場演出笑聲不斷,毫無冷場,巴涅特高超的演技和節奏感完全撐起了這個精采的文本。 綜觀今年欣賞的幾部獨角戲,雖然大部分文本不見得有突出之處,但都有一個共通點:音效設計上的卓越與精準。這是過往比較少見的,如喜劇演員麥可法森(Patrick McPherson)的新作《龐大》(Colossal)探討當代的愛情觀:從第一次約會到最後分手的簡訊,從不顧一切的投入到最後的粉身碎骨,在他揣摩不同場景和角色時,燈光、音效與不同方向的音場整合切換,可以說是秒秒到位,完全彌補了台上只有一個演員的空虛感,更讓觀眾身歷其境。值得一提的是,即使這是齣非常「直男觀點」的戲,創作者在描繪自己情史時,仍不忘加了一位生理男性在其中。感覺未來探討當代情感的戲劇,「性別與情慾的流動」會是一個新的趨勢與走向。 由跨性別藝術家瑪里布蘭卡(Daniel Mariblanca)所創作的《71個身體,1支舞》(71 BODIES, 1DANCE);靈感取自71位分別來自挪威、瑞典、丹麥與西班牙跨性別者的生命經驗及故事,希望能透過藝術來喚醒大眾對跨性別社群的關注,以

文字|蔡柏璋
官網限定報導  2022/10/27
「數位藝術概念美術館『WITHIN台灣VR作品選集』巡展」現場。
曼谷

藝術結合數位科技打造觀者感官新體驗

現代科技的發達讓藝術的展演形式更加多樣化,藝術不再只是單純的靜態展覽或是動態演出,而可以和科技結合呈現出超過過往感官的觀賞經驗。 泰國當代編舞師皮歇.克朗淳(Pichet Klunchun)成立的皮歇.克朗淳舞蹈公司(Pichet Klunchun Dance Company)今年就做了一個創新的嘗試,將過去的4支舞碼與新科技結合成為一個新的表演,稱之為《進化》(Evolution),4月到8月在曼谷展出。除了利用雕塑和皮偶呈現創新過後的泰國傳統文化和舞蹈,也利用擴增實境(AR)和虛擬實境(VR)的技術,讓觀眾和舞者互動。例如讓舞者以立體虛擬的方式跳躍在觀眾眼前,或者觀眾戴上穿戴裝置後,眼前的世界就是一個小小的祭壇,可以獻上虛擬的花或貢品。皮歇.克朗淳希望透過新科技賦予泰國傳統文化新的生命。 泰國藝文界近幾年對AR或VR結合藝文作品充滿濃厚興趣,無獨有偶,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m University)數位藝術中心和文化部在今年6月和7月共同合作策畫「數位藝術概念美術館『WITHIN台灣VR作品選集』巡展」 。展覽透過虛擬實境呈現台灣數位藝術創作者的跨領域作品,作品包含導演陳芯宜與編舞家周書毅共同創作的《留給未來的殘影》、聲音藝術家王福瑞的《 悸動響》以及編舞家何曉玫的《肉身到虛擬極相林》 。觀眾戴上穿戴裝置後,透過聲音和影像搭配,讓觀影者直接置身於作品的虛擬實境中,觀眾不再是隔著一段距離欣賞藝術作品或展演,表演更為多元立體,且刺激觀眾的感官有嶄新的體驗。朱拉隆功大學的策展團隊希望透過數位科技這個表現工具,讓藝術混合不同的元素,能給予曼谷藝術界的新生代更多靈感。

文字|呂小珊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曇花堂」之檳榔嶼人文雅集邀集各領域多位藝術家參與。
檳城

「曇花堂」與創意比賽讓劇場再度熱鬧

9月的檳城劇場再度熱鬧起來,除了有馬來西亞舞蹈家李瑞強與各界藝術家合作的「曇花堂」之檳榔嶼人文雅集,還有因疫情暌違兩年再度舉辦的「全國青少年戲劇DIY觀摩賽」。 「曇花堂」是李瑞強發起的平台,讓來自不同領域的藝術家和文人聚首,共同探索如何通過正念進行表演與藝術創作。相關計畫並非從打造1個最終成品的概念出發,而是透過參與者不斷討論與交流,在李瑞強的指引下逐步形成,並且一直處於發展中的狀態。整個過程以正念為核心,通過感受、靜思、聆聽來覺察當下,作為創作的技巧使用。 經過兩次和吉隆坡劇場人的合作後,李瑞強決定北上檳城拓展理念,召集了8位來自不同領域的藝術家,於8月19日至21日醞釀了3場別開生面,打破觀眾與表演界限的「曇花堂」之檳榔嶼人文雅集,由壽板舞踏聯合文化綠洲牽線,邀請茶藝和陶藝家黃緯良、建築師梅志雄、制香人黃劍明、頌缽音療師陳漢豪、攝影師古鵔睿、文字工作者陳偉光、劇場導演朱錫添、劇場演員曾福明等人進行跨界合作,在喬治市內一座百年英殖民建築改造的Mano Plus人文空間裡,共聚一堂與觀眾分享生命中的奧妙。 而「全國青少年戲劇DIY觀摩賽」將在9月10日正式回歸,共有12個單位報名參與,以每組10人的組隊方式,利用5樣指定的物件和20分鐘呈現比賽主題,相關使用道具在比賽前10天才會正式揭曉,藉此考驗參賽單位的創意和默契。這個獨樹一幟的觀摩賽早於2007年由ASLI戲劇聯盟發起,2012年移師檳城,今年再度由Noise Performance House和剃刀實驗劇場聯辦,主題分別為探討疫情管制令的「MCO」和年輕人現象的「我紅了」。

文字|陳偉光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必要劇場《戲子.瘋子》宣傳視覺。
新加坡

多元戲劇內容刺激觀眾獨立思考

2022年下半年,新加坡劇場保持活躍,以英語劇居多,題材與種類紛呈,為觀眾呈現多樣的戲劇演出。 7月至9月間,TOY肥料廠與新加坡專業劇場分別呈現了獨角戲《柯玉芝》和《光耀建國路》。前者講述新加坡建國總理夫人柯玉芝的人生故事,後者則是於2015年首演,聚焦在李光耀政治生涯初期的歷史故事,如今是二次上演。事有湊巧,兩部戲剛好在同一年上演,觀眾也有機會從不同角度回顧新加坡歷史。 也是湊巧,十指幫與戲劇盒分別呈現了與青少年議題相關的演出《少年Jun與八爪魚》*與《集會》*。十指幫的《少》劇改編自同名繪本,以偶戲呈現,邀請學生們思考兒童性侵害的艱難課題。戲劇盒的《集會》是原創劇,以沉浸式劇場的形式,邀請學生們在劇場內自由跟隨劇中人物反思霸凌與自殺課題。8月,必要劇場呈現《戲子.瘋子》*,探討劇場演員的心理健康;年輕藝術組織「所謂工作室」則透過8部原創短劇,探索與心理健康相關的故事。 8月至9月期間,野米劇場呈現《動物農莊》與原創劇《蒲羅中》*。世界各地戰亂紛爭升溫,劇團再度把《動物農莊》搬上舞台,透過喬治.歐威爾的經典作品,探討革命、霸權和政治的本質。《蒲羅中》追溯還未被殖民者開發的蒲羅中(蒲羅中即新加坡最古老的名字),藉由與植物學家、動物學家、歷史學家、活動分子等相關人士進行的訪問,探索全球暖化的議題,刺激觀眾思考地球的未來。 世界動盪,新加坡劇場繼續為觀眾開啟獨立思考的珍貴空間。 註:*作品為英語劇,劇名由筆者自行翻譯成中文。

文字|梁海彬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澳台合作的《脫單電影院》在蘇州上演。
澳門

劇場「清零」暫停卻頻傳域外喜訊

澳門文化中心、舊法院大樓及海事工房等表演場地門外人潮洶湧,市民魚貫而進,可是他們卻並非為了觀看演出,而是來接受全民核酸檢測。6月19日澳門爆發新一波疫情,由於涉及源頭不明的社區傳播,政府在1個月多裡進行了10幾輪全民核檢,上述3個澳門最主要的表演場地都先後變成了臨時核檢站,全澳官方文化場館關閉、受資助活動不能舉行。1個多月的「動態清零」後,場館逐一重開、活動在遵守防疫指引下再度開展,可是在1個多月的劇場「清零」期裡,到底有多少演出、課程因此延期、取消仍未有確切統計,但已肯定不少劇團的演出延後至明年1至6月,場地有限、演出量增,場地爭奪戰馬上展開。 可是,在這段無法演出、排練期間,海內外卻頻頻傳來澳門劇場的好消息。先是澳門編劇、劇評人鄒景峰的劇本《極樂》在台灣獲得「第二屆姚一葦劇本獎」首獎;由澳門奇蹟創造製作的沉浸式劇場《脫單電影院》入選中國江蘇省文化和旅遊廳10部「2021年江蘇省小劇場精品」之一,該劇由台灣明日和合製作所黃鼎云編導,2020年於澳門城市藝穗節首演。另一方面,WSD 世界劇場設計展 8 月6日於加拿大開幕,劇場設計師梁順裕的燈光及舞台設計作品《烏托邦壹號》入選專業設計師組,丁加敏以布景設計作品《流刑》入選新銳設計師組,兩人均在疫情爆發之初已飛往加拿大參與盛會。 從3年前新冠疫情爆發至今,澳門對外劇場交流幾乎都只能線上進行,在這一波疫情下,城內劇場奄奄一息,可喜的是一些澳門劇場創作終可走到城外,與不同城市及國家的劇場藝術家交流、互動。

文字|莫兆忠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中英劇團前任藝術總監古天農近期辭世,香港劇場人皆深表哀痛。
香港

香港資深戲劇人古天農辭世

香港劇壇近年痛失不少優秀的劇場工作者,令人深感惋惜。如年輕編劇鍾燕詩、資深配音前輩和演員謝月美、資深製作經理張向明;而6月底中英劇團前任藝術總監古天農先生在睡夢中離世,也令劇場人難過不已。 古天農在中學時已參與話劇創作,是校園中的活躍分子。在「香港戲劇資料庫暨口述歷史計畫」的訪問中,他提及了參與「校協戲劇社」對他在戲劇發展的影響,這也是當年很多香港年輕人追尋劇場夢想的創作和交流空間。在香港尚未有專業化訓練前,這裡可說是醞釀劇場種子的重要場域,包括吸收來自外國當代戲劇文本的養分。 而古天農對戲劇的熱愛,也讓他從業餘轉向專業,在1983年加入香港話劇團成為全職演員,後來他在1980年代末獲亞洲文化協會獎學金赴美國紐約研習,也在當地觀察到當地最前沿的實驗劇場發展,並把這些經驗轉化於香港。他曾任香港話劇團室助理藝術總監,除了是創作人外,也是香港教育和應用劇場重要的推動者之一。 作為中英劇團的首位華人藝術總監,他秉承了劇團在戲劇教育方面的開創性發展。在古天農的追思會上,分享者特別提及香港目前不少活躍的劇團的藝術總監,都出身中英劇團;他們多元的創作身分,多與劇團鼓勵團員創作探索的文化有關。古天農也製作了許多為人津津樂道的作品,觀眾較為熟悉的應該是《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及《南海十三郎》等。中英劇團將在香港大會堂舉辦「永遠的新青年」紀念展,回顧古天農的戲劇人生。

文字|陳國慧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上海交響樂團的第1款NFT。
上海

演藝產業紛紛投入發行NFT

上海上半年度爆發疫情,讓經濟遭受重創,但另一方面卻使表演藝術行業拓展了新賽道,呈現出風生水起的新景象。隨著元宇宙概念興起,以京滬為核心的NFT市場日益升溫,傳統演藝行業也在後疫情時代展開相關嘗試。 打頭陣的是東方演藝集團舞劇《只此青綠》,發售了6款NFT,每款限量4,000份,定價人民幣19.9元,迅速售罄。上海交響樂團旋即推出第1款NFT1段2分21秒的「中國最早的交響樂唱片」,由德國高亭公司於1929年為上海工部局樂隊(上海交響樂團前身)錄製的西班牙作曲家法雅的《魔法師之戀》組曲,也是19.9元,限量發行1萬份,也被秒殺。接著上海話劇藝術中心發行了話劇《紅樓夢》人物的Q版形象,這些3D圖像可在手機上多角度展示,同樣限量發行。據悉目前全國已有近10家表演藝術單位嘗試發行了NFT,定價都在幾十元至百元之間。 表演藝術的NFT除了是新的收藏載體,也被開發出多種線上、線下結合的使用可能,除了收藏價值外也連結了一定的福利券、演出票券兌換等會員權益,比如購買了NFT的觀眾,在未來購買票券或參與院團活動時,都會被賦予一定的權益。個別NFT也會以隱藏款盲盒形式上線,提高粉絲購買收藏的意願,甚至在未來開發的「元宇宙」劇院內,還會成為觀眾和購買者專屬的有價資產。據演出行業協會預測,包括表演藝術在內的NFT交易市場有望在2至3年間達到500億到800億元。 不過專家也提醒, NFT存在著炒作、洗錢、非法金融活動等潛在風險,亦存在版權、品質、定價等問題。因此對傳統表演藝術行業來說,發行NFT能否成為現有線上表演、演出錄影播映兩類數位化發展路徑之外的第3種玩法,還有待檢驗。

文字|李翠芝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我們全部》中瑪丁妮絲飾演的潔絲(左)與米兒絲飾演的波比(右)演出對手戲。
倫敦

《我們全部》搬演COVID-19下障礙人士的故事

倫敦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的舞台一開場像是個診療間,台上有兩名女性,一名身體健全,另一名是腦性麻痺患者需他人攙扶步行,直覺是這名身障女士前來接受治療,但接下來的發展與觀眾的期望完全相反。由瑪丁妮絲(Francesca Martinez)飾演的腦性麻痺患者是一位心理治療師潔絲,而身體看來毫無障礙的女性則是前來接受治療的強迫性精神官能症患者。《我們全部》(All of Us)這齣戲一開演就挑戰觀眾對「身心障礙」的認知與成見,要觀者以更開闊的角度踏上故事旅程。 《我們全部》是主演瑪丁妮絲的首齣登台劇作,最初計劃在 2020 上演,卻因COVID-19被迫停止。從那時起,身障人士占COVID-19死亡人數的60%,瑪丁妮絲也因此重寫劇本,將自COVID-19流行以來政治氣候大變進而影響身心障礙人士補助與生活的血淚寫進故事裡。 《我》劇打破了人們對殘疾生活的偏見。劇中多位身心障礙者都是複雜、多面的,有慾望也有缺陷。如米兒絲(Francesca Mills)扮演的21歲女性波比是一名輪椅依賴者,個性奔放的她跟其他女孩一樣出門聚餐約會,直到因政策改變失去夜間照護者,她被迫每晚9點前要包著尿布上床,到隔天早上8點照護者來了才能離開床鋪,常需與自身排泄物度過長眠,對其身心靈是極大打擊。這角色寫得很精采,特別是她和帥哥在家裡調情的場景令觀眾耳目一新。 本身有腦性麻痺的瑪丁妮絲不喜歡用「腦性麻痺」形容自己,她都以「搖搖晃晃(wobbly)」來向別人介紹自己身體上的不便。她書寫並主演這齣戲,希望人們建立一個可以真正看見且重視彼此的社會。就像瑪丁妮絲的角色潔絲說的:「我並不殘破,我是我生命中獨一無二的火花。我們全部都是。」

文字|林大貂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陳鎮威是紐約市芭蕾舞團第一位成為主舞者的華人舞者。
紐約

華人舞星陳鎮威成為紐約市芭蕾舞團主舞者

每年6月是紐約市芭蕾舞團(New York City Ballet,以下簡稱市芭)汱舊換新之時,準備離開退休的舞者在此時宣布,舞者的擢升也在此時正式公告。今年名單中有個第一:第一位成為主舞者(Principle)的華人舞者陳鎮威。 他2020年才加入市芭,第1年還因為COVID-19,基本上沒有演出。但他並非初生之犢,此前他已在休士頓芭蕾跳了10年,並取得主舞者職位。陳鎮威晉升市芭主舞者,馬上就成為繼舊金山芭蕾的譚元元後,在美國成就最高的華人舞星。 古典芭蕾源於歐洲宮廷,其審美觀是圍繞著白人身體建立的,其他族裔要打進這個圈子本就困難重重,男舞者要承擔女舞者跳躍時的重量,能在國際舞壇上嶄露頭角的東亞人就更是少之又少。陳鎮威可說是祖師爺賞飯吃,身高181公分的他一上台就是玉樹臨風,搭配哪個女舞星都風采翩翩。 但市芭的主要舞碼是創團者巴蘭欽的作品,需要的是與跳《天鵝湖》、《吉賽兒》等古典芭蕾不同的身體感和音樂性。巴蘭欽特別辦了1所學校來培養能跳其作品的人,迄今80年;巴蘭欽的舞碼已成為全世界舞者必跳的作品,但有9成以上的市芭舞者都是出自這所學校。 陳鎮威在中國長大,快20歲時才因得到國際芭蕾比賽獎項而出國,與巴蘭欽相距甚遠。他與市芭結緣,是市芭的獨舞者派克(Justin Peck)牽的線。獨舞者的位階雖比主舞者次一級,但派克真正的長處是編舞,至今已有超過25件作品在全世界演出(他也為史帝芬.史匹柏的新版《西城故事》電影編舞),因為替休士頓芭蕾編舞認識了陳鎮威,他便把陳帶到市芭。 如同許多年輕舞者,陳鎮威很認真經營社群,尤其是微博,所以他在中國擁有大批粉絲。郎朗引發了中國小孩學琴熱,陳鎮威會不會也帶動芭蕾熱?

文字|謝朝宗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位於牛眠山下的首爾藝術中心。
首爾

極端豪雨侵襲重要演出場館傳災情

今夏的首爾天氣異常濕熱,連日降下史無前例的極端豪雨,重創市區交通與基礎建設。漢江以南因地勢相對低窪,每遇強烈雨勢,淹水災情特別嚴重,位居首爾南部的國立國樂院與首爾藝術中心(Seoul Arts Center,又名「藝術殿堂」)在這次洪災中亦難逃一劫。 據國立國樂院相關人士表示,8月初的豪雨導致排水系統超過負荷,為場館內燈光、音響設備提供電力的電氣室及控管室內溫度的機械室進水,無法及時修復。維修工程雖預期耗時不長,估計兩週內可恢復設備運作,但因時值演出旺季,場館節目滿檔,原訂於8月中旬揭幕,由國立國樂院正樂團暨舞蹈團出演,重現大韓帝國時期最後一次宮廷晚宴樂舞的《壬寅進宴》節目,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將延期至今年年底。 與國立國樂院毗鄰的首爾藝術中心,同樣因排水系統失靈,連接各音樂廳、劇場、展覽館的中央交誼空間,也首次在下班時間發生嚴重積水,造成人員出入困難。雖然淹水問題在一天內獲得排解,所有演出計畫也照常進行,但常駐於首爾藝術中心的表演藝術團體相關人士皆表示心有餘悸,特別是在 2011 年夏天,位於首爾藝術中心後方的牛眠山坡地,曾因瞬間豪大雨引發土石流,危及週邊建築且釀成傷亡,短期內不可掉以輕心。 面對全球氣候異常,因天候因素導致的表演取消、延期及非人為災害,已成為令場館營運方與演出團體頭痛,卻又不得不直面的難題。針對演出場域的結構檢測和定期維護,需投注更多人力與財務預算,以保障演出者及觀眾的安全。

文字|許景涵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VOICE PROJECT」邀集多位影視名人發聲,鼓勵大家一起去投票。
東京

「VOICE PROJECT」邀請影視名人拍片鼓勵投票

由影像製作人菅原直太與電影導演關根光才發起的「VOICE PROJECT」,於2021年眾議院選舉前邀請小栗旬、菅田將暉、渡邊謙等名人拍片鼓勵國民參與投票,並於今年7月參議院選舉前,再次集結26位娛樂及文化圈人士,鼓勵每個人用自己的一票發聲。菅原直太說,身邊雖有可討論政治的朋友,卻僅限於同溫層,日本的投票率依然很低迷。但在2021年,無論是對防疫政策的不滿,或是在反對聲浪下仍執意舉行的奧運,讓日本人意識到生活跟政治的接近,也累積了許多想對政府說的話,因此決定在眾人相關想法高漲的時刻,透過具影響力的名人來傳遞訊息。 2021年的拍攝對象以影視圈為主,因為即使在網路世代,日本電視圈還是有很強的影響力,但要這些人對政權發表意見勢必對工作造成影響,所以將主題設定為「鼓勵大家一起去投票」,希望透過提升投票率來促成對話。菅原直太表示,儘管強調不偏頗任何政黨,也無企業介入,全是自費發起的活動,經紀公司仍覺得這等同於變相批評政治,因此不願讓藝人參與。「還好,去年小栗旬很快就答應參加,甚至主動幫忙聯繫許多後輩演員,很多單位聽到有他參與也就同意,才順利完成第1支影片。」 從成果來看,雖然整體投票率僅提升幾個百分點,但18至19歲的投票率躍進超過一成,讓團隊相信這計畫對年輕人是有影響力的。菅原直太說,這個計畫不僅是希望提升投票率,而是希望可以讓大家都能在生活中稀鬆平常地議論政治,「網路上充滿著毀謗與重傷,所以大家都害怕被攻擊而變得畏懼發言。我希望能累積一些改變,促成一個讓每個人都能表達想法,互相尊重與溝通的社會。」詳情可參計畫網址https://voice-project.jp/。

文字|新田幸生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
菲利浦.肯恩將接任「玻璃動物園」藝術總監,圖為法國《獨立報》網站相關報導。
巴黎

菲利浦.肯恩接任「玻璃動物園」藝術總監

《龍之憂鬱》(La Mlancolie des dragons)導演肯恩(Philippe Quesne)7月起接任巴黎跨領域創作推動重鎮的「玻璃動物園」(La Mnagerie de Verre)藝術總監,承接創辦人阿利耶(Marie-Thrse Allier)推廣跨領域創作、挖掘後起新秀的未竟之業。 2019年,肯恩因市政府干預而不再續任楠泰爾劇院(Thtre de Nanterre-Amandiers)總監。決心脫離公務體系、專心發展獨立創作的他為何回心轉意,接管巴黎最前衛的表演中心?「玻璃動物園」其實是肯恩的發跡之地,20年前若沒有阿利耶的賞識,他根本無法踏上導演之路,大膽嘗試融合視覺裝置、行為表演、戲劇敘事的作品。這樣的知遇之恩讓他決定傳承伯樂的使命,持續拓展全新的劇場美學風格。 1年多前,阿利耶就曾與肯恩商討,趁「玻璃動物園」成立40周年之際,交接總監職位。但阿利耶的突然辭世讓兩人無法公開交棒,肯恩的續任必須交由負責管理阿利耶遺產的基金會審議,並由5位專業人士遴選適當人選,經營這間公家補助高達78萬歐元(註)的文化機構。肯恩的雀屏中選,不只在於他與阿利耶的私交,也因為他的親民風格及長期鼓勵跨領域獨立創作的努力。這兩點完全符合阿利耶當初成立「玻璃動物園」的宗旨。 肯恩表示,革新劇場美學不只得鑽研於創作,更要認識來自不同領域的其他藝術家,並持續探索彼此異同。未來,他企圖打破藝術形式的藩籬、年紀或資歷的差異、和公務體制的局限,讓「玻璃動物園」變成一個更具有彈性的跨領域文化實驗場,提供空間與資源給予持續研究的老少創作者,開拓讓他們相互交流的可能。 註:「玻璃動物園」由法國文化部、法蘭西島大區及巴黎市政府資助,文化補助約為2,418萬新台幣。

文字|王世偉
第348期 / 2022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