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 音乐顽童七十二变 系列报导之三

这回悟空不打怪,对决音乐跨世代 加上爱情调味的《西哈游记XX魔二代再起》

排练中的哈林,拿起用黑胶代替的麦克风也丝毫不减气势。 (李欣哲 摄 耳东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翻转经典《西游记》的《西哈游记——魔二代再起》,加入了不少令人料想不到的奇思妙想,譬如只会打怪的孙悟空居然被女孩告白,师徒四人回到天庭后变身弹唱高手等等,奇妙的剧情在导演达康.come二人组的处理下,观众将看到的是一出很ㄎㄧㄤ的音乐喜剧,「绝对给大家奇幻拼贴又新鲜的世界观。」而哈林也强调,透过剧中神一代与魔二代的交手铺陈,最后要讲的,就是两代之间的和解。

《西哈游记——魔二代再起》

9/5~9/8  19:30

9/7~9/8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INFO  购票请洽两厅院售票

《西哈游记——魔二代再起》是音乐顽童哈林(庾澄庆)与知名编剧冯勃棣两人在《西游记》架构下,共同发想改编的一出奇幻音乐喜剧。哈林说,「改编剧本就像翻唱歌曲,要选有名的曲子,给予大幅度重新编排,慢歌改快歌,快歌变慢歌,大家听了才有感觉。」

听哈林这么一说,彷佛「魔二代再起」般,整个氛围奕奕起来。哈林信手拈来,就是一幕魔幻有意思的场景,「当悟空靠著广大的神通帮助三藏达成取经任务,功德圆满归东土时,竟然被爱慕者告白了。」而这个大方热情可爱主动的示爱者,是《西游记》里没有的——新编人物沙悟净的妹妹「沙小妹」,她扮男装代兄取经,漫长旅程中,不知不觉爱上大师兄,取到经后,立刻大胆向悟空欧巴诉衷情。

孙悟空也有爱情初体验

《西游记》是中国文学史上著名的神怪小说,严格来说,亦是一本没有爱情戏的小说,通篇只见悟空不断地打怪、打怪,然后成功取经、回天庭。然而哈林认为,「情感与生俱来,悟空泼皮归泼皮,取经归取经,亦是有七情六欲的,譬如情感上的悸动。」

哈林这些天马行空思想曾收录在二○一七年专辑《西哈游记——庾澄庆的音乐奇幻之旅》中,同年大陆制作团队曾据此概念推出音乐剧《西哈游记》。今年哈林一手主导推出台湾版,邀冯勃棣加入编剧阵容。沙小妹想跟悟空「在一起」的桥段,正是该剧情节之一。

那么悟空面对人生第一次的爱情课题,反应如何?

「悟空本来当沙小妹是哥们,对方突然示爱,实在太尴尬,不知所措。」哈林分析,「不管悟空多么厉害,随便翻筋斗就能飞越十万八千里降妖伏魔,但是在爱情里,他就像个少男般幼稚羞涩,明明喜欢女生,表面装傻,只在心中窃喜自己是有魅力的。」他以自己为例,「我对女生比较有感觉是在国中时期,会想秀自己吸引对方注意,譬如穿上合身长裤、书包背带到膝盖,平日把头发压扁,放假外出再用水冲一下让头发站起来,很酷、很帅。」

哦~~那让哈林情窦初开的女生是同校女学生还是外校?

「唉……这是支线拉,剧情主线是谈师徒四人走了十几年,历经八十一劫,取得真经后被封为神,这些神一代和魔二代的故事。」哈林言归正传,列举《魔二代再起》中至少有四个看点。除了沙小妹对悟空产生情愫这段新编剧情,角色上也新设好几个叛逆不羁、却对音乐充满理想的魔二代,如红孩儿弟弟「火孩儿」、沙悟净妹妹「沙小妹」、白骨精之女「白目精」、蜘蛛精之子「蜘蛛人」,都是原著没有的人物。

还有,师徒四人回到天庭后,变身弹唱高手。悟空是摇滚巨星、猪八戒唱饶舌、沙小妹玩雷鬼,正经八百的师父放下形象,用西洋乐传播经文福音。加上演员群星光闪闪,除了哈林亲自演悟空,还请萧敬腾担纲火孩儿、马念先演唐三藏、旺福主唱小民扮猪八戒,及刘艾立饰沙小妹。

导演之一的何瑞康强调《魔二代再起》是个大制作,「幸好前期做了很多讨论,进排练场后,想法不会差太多,两个导演一起检视细节,作品更精准。 (李欣哲 摄 耳东剧团 提供)

出手就要展现「高度」

偶像级唱将加上知名演员,黄金阵容散发出来的表演能量,怕会热爆卫武营舞台!哈林坦言,「这关系到面子,我一旦出手就一定要把作品做到某个高度。」

哈林是说真的。他为了做到「演唱会等级」的视听享受,在音乐部分,《魔二代再起》除了有他二○一七年专辑《西哈游记——庾澄庆的音乐奇幻之旅》十七首歌曲,还追加不少小魔演唱的新歌,总共超过廿首。此外找来剧场界专业人士替他加持,包括近年筹办金曲奖频获好评的陈镇川出任制作总监、金曲奖最佳作词人李焯雄、「金曲30」舞台设计黎仕祺、世界剧场设计展灯光设计金奖得主邓振威,及「达康.come」二人组——陈彦达与何瑞康担任导演工作。

陈彦达挂保证,「这是一出很ㄎㄧㄤ的音乐喜剧,因为勃棣剧本已有喜剧基底,现场又有live band再经过我们达康.come之手,绝对给大家奇幻拼贴又新鲜的世界观。」何瑞康亦强调《魔二代再起》是个大制作,「每个环节都有不同的难度,幸好前期做了很多讨论,进排练场后,想法不会差太多,两个导演一起检视细节,作品更精准。」陈彦达再补充,「我们目的就是让每一个观众在音乐、剧情、视觉各方面都能被娱乐到。因此设计了很多大家想不到的梗,因为想不到,所以更能享受到。」

哈林自招:「做这戏就是自找苦吃。除了背歌词还要记台词,真是踩到我的痛点。」他说,音乐剧跟演唱会不同,演唱会有提词机,偶而瞄一眼,不太影响演出效果,但音乐剧演下来,除了个人角色有情绪,还有对手戏,如果忘词,自己会出戏、同时影响对戏演员,更对不起观众。

「哈林哥每次排戏都尽量给足效果,不会因为走位就省力。像我们放音乐,哈林哥会问『要唱吗』,我们刚开始有点客气,『噢,可以吗,哈林哥可以随时唱?』但哈林哥真唱,该嗨就嗨、是悲就悲。这样排下来,戏会更精准。」敬业的哈林,让后辈达康.come心生佩服。

导演之一的陈彦达说:「这是一出很ㄎㄧㄤ的音乐喜剧,绝对给大家奇幻拼贴又新鲜的世界观。」 (李欣哲 摄 耳东剧团 提供)

弹唱中化解两代鸿沟

听著后辈侃侃而谈与自己合作的心情,哈林说,「这出戏最后讲的,就是两代之间的和解。悟空与火孩儿对决过程中,渐渐佩服下一代能力,也体悟到若给孩子们适当的鼓励或机会,他们也能实践自我。火孩儿也慢慢了解若没有上一代开路,他们也不会有今天。」

有关爱情部分?哈林说是「开放式」结局。既然留画面给观众自己想像,这又是一出奇幻音乐喜剧,那么我想问悟空,「你是不是因为戴了紧箍儿,才忽略爱慕者告白?你不是不解风情,是情非得已吧?也许你这个大前辈可以请火孩儿给你几个谈恋爱的建议,或可早日脱单?」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0期 / 2019年0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