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消逝中的台湾味/型态转变级

金钟歌王杨烈 新生代歌手蔡昌宪 热情互动草根味 秀场就是台湾人的生活场

金钟歌王杨烈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说起「秀场」,大家马上想起的就是「猪哥亮」、「蓝宝石」等往年歌厅秀的知名人物与重要表演场地,曾在民国八十年代前盛极一时的秀场,可说是许多观众的重要记忆,荤素不忌的生猛语言、歌唱演剧大锅炒的丰富演出,让观众在苦闷压抑的生活中,藉此松开身心、畅笑开怀。且听曾是秀场老将的金钟歌王杨烈,与出身选秀节目、现在歌曲、影视、主持三栖的蔡昌宪,热络地分享他们的秀场回忆……

近年有许多的剧场作品皆关注到「台湾味」这个主题,这些作品不单由剧场演员担纲主演,更连接了深植於台湾的电视文化,邀请歌手、影视演员、偶像明星担纲演出。今年,国家两厅院艺术出走计画的《十二碗菜歌》即邀请到金钟歌王杨烈,与歌曲、影视、主持三栖的蔡昌宪担任主演,从电视走上剧场舞台,在剧中饰演一对父子,沉浸在台湾的文化氛围里,让「台湾印象」能够藉由深植於台湾的电视文化进入剧场,找到(或找回)新的观众群。

影视活字典 说讲秀场灿烂时光

提起杨烈,我们总会想起那首百听不厌、千唱不腻的〈如果能够〉:「如果能够/把自己放在你左右/让我拥有/让我拥有/一点真实的感受……」;想到蔡昌宪,我们总忘不了他在电是选秀节目《超级偶像》里唱的一首首经典台语歌,和曾经主演的电影《艋U》那句经典台词:「意义是三小?我只听过义气,没听过意义!」

现在,我们可以在电视频道上收看各类综艺节目,甚至在Youtube、脸书等网路媒体与社群软体上充满许多个人频道,不受播出时间限制,随点随选,选择愈趋多元。不过,约莫在民国六○年代左右的台湾,只有老三台频道(台视、中视与华视)能够选择,而当时发展得最好的娱乐即是「秀场文化」。杨烈就这么正好,经历了秀场文化最颠峰的时代。

方谈起秀场文化,杨烈的眼睛便马上绽放出光芒,如同昨日站才在舞台上演唱那一首首经典歌曲。杨烈说,秀场文化在鼎盛时期,有所谓的「北张菲、中邢峰、南猪哥」的说法,秀场文化更在当时影响了许多西餐厅,出现了许多「餐厅秀」,光是中山北路上国宾饭店旁的大楼,总共就开了大概五间左右的歌厅、西餐厅,「比方说台湾小调、宇宙城、帝王西餐厅、天王餐厅等等。」更不用说在当时每天晚上几乎是人潮爆满、票票难求。

「原始」的舞台剧 表现台湾的生活面

才卅岁出头的蔡昌宪当然不是生在秀场文化鼎盛的时代,但他听著杨烈说,总是点头如捣蒜,并历历在目地分享了自己观赏猪哥亮秀场的经验。杨烈笑著说,「秀场可以说是原始的舞台剧。一场秀里有短剧、歌舞、唱歌、斗嘴串场。」虽是表演形式是个别分开的,但包罗万象、令人咋舌。杨烈更说:「秀场展开台湾生活文化的一面!」

著重於「日常生活」的描绘,秀场文化的影响深刻不只在北部,中南部也曾风风火火。杨烈说:「秀场表演是夸张、放大、贯穿的。」浓厚的「表演性」中又具有「引导力」。当时,主持人、来宾在秀场上所说出的话,几乎是「当时人们在生活上不敢讲出来的话。」杨烈也强调,「这都确实是生活上有的,而且在秀场中都讲得很彻底。」

秀场文化更重要的一层是互信与凝聚力。当杨烈说起过去的餐厅秀《再见阿郎》发生的故事,只是一场设计好的枪击现场,就把观众吓得瞬间逃窜,甚至走到场内没半个。杨烈笑说,「你看那个时代有多单纯,尽管都是假的,但你可以看见秀场凝聚气氛的手段有多厉害!」(这根本是最沉浸的参与式剧场!)

 

(杨烈 提供)

台湾人内心的压抑 透过「秀场」全盘倾泻

台湾秀场文化带动了台湾的娱乐风潮,更展现当时的经济力。虽然满是黄色笑话,或是粗俗语言。我们观赏过去的节目重播,或者视录影带内容,猪哥亮总喜欢在他的歌厅秀里说「恁老母卡好」这种听来粗俗又谐趣的问候。又或是,秀场里常常演出短剧,剧情如父亲临终时要交代后事,父亲受到孩子的忤逆而说出:「恁爸卡早死死,大家都欢喜。」

杨烈也不讳言地说,「猪哥亮讲话很粗。」但是,秀场中的语言经营,事实上碰撞了早期风气较为保守的台湾,「以前的人在家庭里有很多压抑,但大多数都被掩盖掉。当孩子要表述自己,父母亲反倒会责备孩子说,什么不能乱讲、不能乱说。但这些都是真的啊,孩子对严父施予的压力其实也会想要反叛、想要抒发,这些说中很多人的心声啊!很大快人心!」杨烈说得深切,也因为如此他认为,「秀场能够让台湾人更文明、更乐观、更开放,那种坦承、情感流动却是很难得的。」蔡昌宪不断点头,并说,「台语其实是埋藏很多深刻、有层次的情感的。」他更说,「正是因为秀场没有太多禁忌,直接的反应与感受是打中观众的重要原因。」

秀场文化渐衰落  却在电视节目中再现

因为秀场的蓬勃发展,许多观众几乎疯魔似地跟著明星南北奔波。不过,好景不常,秀场文化在民国八○年代后,因为种种因素而逐渐消声匿迹。杨烈说,「秀场文化会消失,有很重要的因素是『录影带­』的出现。」当租一片录影带只要卅元,那么观众要选择到现场买票看?还是租回家看就好?「当时也没有什么版权的观念,人家要来录影,包个红包就给他录了,谁知道最后会这样。」感到可惜的杨烈表示。

从北张菲,谈到中邢峰,又从中邢峰,说到猪哥亮。张菲的落落大方、邢峰像是连珠炮、猪哥亮生猛的笑料,从杨烈的口中被生动地说出后,有如往日重现。虽然歌厅秀、餐厅秀已经逐渐消失,甚至难再见到,但我们仍能於现在的许多节目中,看见艺人们想把「秀场模式」找回来的企图。

蔡昌宪也分享了七、八年前曾经出外景访问黄西田、康弘两位资深前辈。「他们因为想把早期秀场文化带回来,在台中后里做了像定目剧般的演出。」因为访问与实地观赏两位前辈的「秀」,看著台上台下的互动,他连接到了以前看录影带的经验,「真的和我在电视上看到一样,忽然够对蓝宝石歌厅时代的繁华感同身受了。」蔡昌宪也说,「虽然那些哏都好像听过,但因为现场互动的影响,就会觉得很好笑。」

新生代歌手蔡昌宪 (张震洲 摄)

道地的台湾语言  真挚的在地情感

综艺文化不断发展、进步的过程中,属於台湾气味的东西却愈来愈少了。杨烈对此有深切的感受,他说「语言的影响相当大,现在的语汇已经和以前不同。以前在秀场中,演出是很有生命感、很容易打动心坎的。」针对语言的意义,杨烈侃侃而谈,「现在的用语大多比较简单、跳跃。」在资讯进步的同时,我们发现很多语言、技能逐渐被取代。「现在好像没有必要用精致的语言就可以成就表演了。」蔡昌宪也认为:「过去秀场在语言的安排有很深的意义,现在的选择似乎没有很清楚的方向。」

蔡昌宪分享了前一阵子与杨烈一同演出的《苦力》,与我们谈起剧中的语言经营,「都是非常道地、到位的台语使用。」他更说,「可以用戏来记录台湾真的是很爽!」作为一位从小到大都讲台语的演员,蔡昌宪很感谢自己的生长背景。无论是主持,又或是唱台语歌,他总会被台语能表达的情感触动。

杨烈也说:「台语有太多故事了。以前舞台剧几乎很少以台语演出,所演的主题也大多是大陆故事,我真的很佩服现在有这么多创作者在台语创作上努力。」他回忆起戒严时期不能使用台语的过往,赞许了当代许多以台语创作的作品,并说道:「有些主题虽看似政治,但无论如何,让大家知道台湾是如何走到当代是很重要的。」

以《十二碗菜歌》出走 为台湾带来满满温情

在《十二碗菜歌》中饰演总铺师父子的杨烈与蔡昌宪,一谈到这出戏,两位演员都非常兴奋。杨烈认为《十二碗菜歌》不是只有展现台湾的办桌文化而已,最重要的是「附带在办桌文化后面的仁义道德、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互动,如何传输彼此的情感,这才是最重要。」蔡昌宪也说,这是一部「又好笑、又感动的作品。」两人一搭一唱,眼神互动俨然是一对父子。

《十二碗菜歌》的开场,安排两位演员用个人身分,问候大家「呷饱没?」杨烈对此感到非常的亲切,并直说,「这就是台湾人的特色,大概没有别的国家的人会这么问。这是很亲切的关心,简单一句话里头藏有丰富的情感流动!」杨烈说,「我们要把台湾秀场文化带进现在的舞台剧,让舞台剧延伸更多台湾的文化。」蔡昌宪也表示,「秀场的每个细节安排都是很值得尊重的。」今年,艺术出走一样在户外,两位演员都希望,在戏台下的大家,能够自在的感受舞台上的情绪波动,感受温情的台湾味。(林立雄)

《十二碗菜歌》中将呈现丰富趣味的歌舞。 (张震洲 摄)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3期 / 2019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