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音乐

长荣交响乐团「圣桑浪漫夜」 德法音乐浪漫夜 引领澄澈光明之路

钢琴家陈毓襄 (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长荣交响乐团於十一月演出的「圣桑浪漫夜」音乐会将以歌剧《漂泊的荷兰人》序曲作为开场,另安排两个重头戏——贝多芬第五号钢琴协奏曲《皇帝》与圣桑题献给挚友李斯特的第三号交响曲《管风琴》,分别紧扣著创新突破及「迈向光明」为主题,在首席指挥舒马富斯与钢琴家陈毓襄的合作下,展现德法浪漫派音乐的光明绚烂。

长荣交响乐团「圣桑浪漫夜」

11/13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3516799

「在黑夜贫困之中,通过荆棘的道路走向光明的世界。神啊,求?保佑。」这是作曲家华格纳在完成歌剧《漂泊的荷兰人》时,於总谱最后一页写下的一段文字。此部作品在作曲家创作风格上扮演著分水岭地位,成熟的管弦乐配器手法,以及对於主导动机的运用,为他后续乐剧发展开了通道。长荣交响乐团将於十一月份於国家音乐厅,以此剧序曲作为音乐会开场,相信在这后疫情时期,华格纳笔下的这段注解,扣合著今年全球性议题,更能引发切身共鸣。

音乐会另安排两个重头戏,分别紧扣著创新突破及「迈向光明」为主题,邀请到钢琴家陈毓襄诠释贝多芬第五号钢琴协奏曲《皇帝》,以及法国作曲家圣桑题献给挚友李斯特的第三号交响曲《管风琴》。

乘著前人翅膀  创作技法集大成

在圣桑的第三号交响曲《管风琴》中,将传统四个乐章改为两个长乐章,偏向李斯特笔下的交响诗形式。作品中,展现以C小调作为核心调性的企图,如同贝多芬第五号交响曲对C小调运用上的布局。贝多芬是圣桑作曲学习之路的重要模范。当时他著手构思此曲时,其概念灵感来自於贝多芬打下的基础,和声设计则参考贝多芬第五号交响曲中的铺陈。本曲一开头C小调那阴郁调性氛围,到最后乐段为战胜灰暗的C大调。贯穿终章的则是透过管风琴作为传统定旋律般的角色支撑著每个主题,其目的在於唤起听众对於前面乐段主题与和声听觉面向的记忆。

另外,圣桑同时藉著几个音乐上的引用,细致铺陈旋律的可亲近性,如第一乐章运用来自中世纪弥撒曲——末日经,或是终乐段开头的天体运行感的乐段如同文艺复兴作曲家阿卡代尔特(Jacques Arcadelt)版本的赞美诗《圣母颂》,都是透过与李斯特创作上的交流,更深度理解管风琴改编技巧。

开启浪漫派钢琴协奏曲先河巨作

第五号协奏曲《皇帝》作为浪漫派钢琴协奏曲先声,英国音乐学者托维(Donald Francis Tovey)摘要出其创作核心:「管弦乐的部分不仅只作为交响声响,更强调伴奏角色的重要性,且试图创造轻盈感的织度。独奏乐段所发展的演奏技法是贝多芬其他奏鸣曲和室内乐所未拥有的自由度与光彩亮丽感。」此曲风格在当时是前所未见的,第一乐章开头快板主题出现之前,钢琴一连串的华美装饰乐段在管弦乐和弦间汹涌而出,旋律透露著高贵精神。在独奏乐段加进来之前,管弦乐的呈示部已预先布局主题,其架构早已不是协奏曲中「个体对抗群体」的古典形式,贝多芬去除了个人主义式的即兴华彩段落,更强调著相互平等的交流对话。

此三部具划时代风格的重要巨作,将一展长荣交响乐团艺术总监暨首席指挥舒马富斯大师与钢琴家陈毓襄对音乐的独到见解,德法浪漫派音乐所勾勒出的光明绚烂之感,相信会激起你我心中情感的阵阵涟漪。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