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她扮戏 戏伴她/豫剧名伶王海玲

#她扮戏 运命相随――王海玲与豫剧的落地生根

《观.音》 (台湾豫剧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说到「台湾豫剧」,马上就让人想到「王海玲」,这两个几乎划上等号的名词,也说明了作为中国地方剧种的豫剧,之所以能在台湾扎根的奇妙因缘。从妙龄演出《杨金花》一炮而红,王海玲从花旦、武旦及刀马旦,一路练就青衣唱工,成为「全才旦角」,更被认可为继承张岫云的新一代「豫剧皇后」,却也在戏曲创新风潮中,推动豫剧的跨文化与新创之路。王海玲以其精湛的演艺诠释著每一个生动的人物,而她在舞台上的生涯又紧紧地与台湾豫剧的生命交缠。

「台湾豫剧」与「王海玲」是两个紧密扣合的名词。

谈论「台湾豫剧」总是思及「豫剧皇后」王海玲;而谈论「王海玲」则无法忽略其演艺生涯所贴合的台湾豫剧史。

从杨金花开始:全才演员的养成

一九六○年,八岁的王海玲进入海军陆战队飞马豫剧队第一期学生班,翌年演出第一出戏为《香囊记》(《抬花轿》)的媒婆,而后又以《花木兰》及《红娘》等戏受到瞩目。一九六九年,王海玲因《杨金花》受到前总统蒋中正的青睐一炮而红,并为当时的飞马豫剧队带来固定编制与经费;而后「杨金花」一角便如影随形地伴随著王海玲的演艺生涯。

王海玲所能演出的剧目多达一百出以上,最早以花旦、武旦及刀马旦入门,亦曾反串武生,这些戏路展现了她身手灵巧矫健的功力、以及年少时期的活泼特质。一九六六年挑梁演出《花木兰》开始受到关注,其后的《杨金花》、《红线盗盒》等戏在在突显扎实的武工底子;同时,王海玲又擅长花旦,演出《红娘》一剧参酌大陆名伶常香玉的录影带,加上对红娘一角内心戏的揣摩,演来机巧灵活,成为她的代表剧目。

此时,王海玲虽然文武花旦备受认可,但对青衣注重之唱功仍未纯熟,直至周清华转至飞马豫剧队后,接受周清华指导的青衣唱工戏,逐渐拓展戏路,突破行当限制。

一九七○年代左右,飞马豫剧队於一年一度的国军文艺金像奖竞赛戏中推出新编戏,如《梁红玉》、《气壮山河》、《莒光雄狮复山河》等「政治正确」的戏码。於竞赛戏系列中,王海玲多饰演刀马旦或武旦等角色。竞赛戏以外,仍以演出传统戏为主,而周清华尤擅长豫东调、祥符调等,其亲身指导王海玲新的唱法及剧目,如《大祭桩》、《蝴蝶杯》等;然后,王海玲又参酌大陆方面的影音资料再加以创造,对青衣唱工戏渐次纯熟,终於成为全才旦角。

豫剧皇后的接棒,与豫剧现代化的起点

受到社会环境变迁影响,以劳军为主的演出需求逐渐减少,加以传统戏曲观众老化等缘故,观众量的萎缩促使了戏曲现代化进程。以一九七九年「雅音小集」开启传统戏曲现代化之浪潮作为起点,豫剧亦必须追上脚步。

在当时「豫剧现代化」的改革浪潮中,最受注目、也最受欢迎的剧目为《梁祝缘》。当时,由王海玲饰演的祝英台,在最后一幕扑坟时,运用武工底子加入小翻身快速翻入墓里,使情绪更为高张。《梁祝缘》也首次使用现代剧场技术,加入西洋乐器及灯光和干冰等特效,在音乐和舞台美术方面都有所创新。剧本方面,也根据大陆的录音带、录影带等进行改编,例如《唐伯虎点秋香》为大陆新编戏,王海玲反串小生演唐伯虎,不仅突破行当,在舞台上当场题字作画亦博得好评。

一九八五年,王海玲被河南同乡会册封为新一代「豫剧皇后」,象徵王海玲从张岫云身上接下传承的棒子,能力也获得肯定。王海玲更在一九九一年获得纽约美华艺术协会颁发的「亚洲最杰出艺人奖」,由她带领著剧队飞往纽约林肯中心演出《香囊记》。各界的掌声与赋予她的荣誉,让王海玲的知名度攀上高峰。

然而此时飞马豫剧队面临军中剧团解编,基於对王海玲艺术才能的认可,决定由教育部接收,更名为「国光剧团豫剧队」。而后两岸交流大门开启,技艺的交流与切磋,也让王海玲获得更多激励与刺激。

《香囊记》 (台湾豫剧团 提供)

跨文化与本土化:走向崭新道路的台湾豫剧

二○○○年推出的《中国公主杜兰朵》揭示台湾豫剧即将走向崭新的道路——跨文化新编戏。剧中邀请摇滚歌舞剧演员王柏森与王海玲搭档演出,蔚为轰动,逐渐开拓观众群新市场。

其后,又改编莎士比亚名著、推出三部「豫莎剧」——《约/束》(2009,《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量.度》(2012,或译为《一报还一报》Measure for Measure)以及《天问》(2015,《李尔王》King Lear)。为了适应剧中人物身分,王海玲使用多种行当混合演出、进行诠释,她是女版李尔王——抵悟,兼及了武旦、青衣和花旦等行当特质;她也是女版夏洛特——夏洛,混合老生、净行及丑行。这些跨文化新编戏,不仅为剧种和剧团开辟新道路,混合行当的演出方式,也再次印证王海玲为文武不挡的全才演员。

在迈向国际化、尝试跨文化制作的同时,豫剧队也开辟本土化的路径。首先在二○○三年推出《曹公外传》——正为台湾豫剧五十年之际,根据清代台湾史事曹谨修筑曹公圳事迹所改编;而曹谨为河南人,也正扣合著豫剧队於台湾开疆辟土、落地生根之意。此剧邀请「郑州豫剧院」刘昌东饰演曹谨、由王海玲饰演曹夫人,也是两岸豫剧队首次联袂演出。

此后,又根据王琼玲的本土小说《美人尖》与《梅山春》改编演出,王海玲在《美人尖》饰演阿嫌,演出十六岁到七十余岁的女性,藉由大段唱曲诉说台湾女性的曲折与坚韧;在《梅山春》中饰演阿惜姨呈现台湾女性的悲苦。在本土题材里,王海玲带出朴实刻苦的女性群像。

《杨金花》 (台湾豫剧团 提供)

用生命看顾台湾豫剧

王海玲以其精湛的演艺诠释著每一个生动的人物,而她在舞台上的生涯又紧紧地与台湾豫剧的生命交缠。於是,舞台上其实也正演绎著王海玲的一生。

二○○三年为「台湾豫剧五十年」推出的《豫韵—台湾情》、二○一○年为「王海玲从艺五十年」推出的《梆子姑娘》、二○一三年为「台湾豫剧六十年」推出的《巾帼.华丽缘》,以及二○一七年王海玲卸下公职身分的毕业之作《观.音》,皆是将王海玲安置於台湾豫剧史的脉络下,再对王海玲从艺生涯的回眸与看望,彰显其「豫剧皇后」的地位。

「杨金花」是王海玲演艺生涯的重要起点。如同《巾帼.华丽缘》中,「杨金花」对「王海玲」的追寻与探问:「为何不再演杨金花?」这个问题或许在二○一三年由萧扬玲演出杨金花时,给予了传承的回应。卸下杨金花后,王海玲还是红娘、焦桂英、杜兰朵、夏洛、巫娘以及阿嫌等等——众多角色的叠影都是王海玲,他们站在小小的舞台上,诉说著动人情感;同时,他们也站在历史的刻度上,映衬著时代风华。

《天问》 (台湾豫剧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3/01 至 05/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7期 / 2020年03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