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演出评论More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嬉笑怒骂中的家庭悲剧

《盛宴》不仅关乎剧作家个人生命,也是对家庭伦理的深沉思索。向来言简意赅的剧作家,不可能会写出如《长夜漫漫路迢迢》那样叨叨絮絮的长篇作品,嬉笑怒骂的创作意识,也让他避免陷入悲情自怜的陷阱,但《盛宴》的文本仍有如《长夜漫漫路迢迢》的深沉悲剧感:父母子女爱恨交织、纠结难理的关系,在人性、伦常、自由的欲望、情感的羁绊之间拉扯,无可化解的沉重和痛苦,幕落之后,仍如幽魂般流连不去。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唤醒历史的声音

台上以白炽的灯光、充满回音的音场,接连充斥著枪声、齿轮声、脚步声等各种声响,混合一体,建立起审讯现场的诡谲气氛,同时彷佛直观地让观众从听觉的路径,进入了受审当下浑沌且迷离的状态。此戏不藉由打造写实情境来让观众旁观,看似抽离,但事实上是更直接地浸入观众感官,不仅让这场白色梦魇侵入人心,如此不断回荡的共感更进一步地让声音成了串合各零散故事、记忆碎片的主线。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从布袋戏萌芽的当代精神

尽管作品后半翻出的主题别具新意,但在前段未能埋足伏笔,制造孟丽君对自我认同的不同思索。因此就结果看来,全剧内在精神大致断成两截:前半仍是那个讲述女性身不由己的陈旧故事,后半才逐渐浮现自我认同的全新议题。若能进一步改善此现象,剧本确实有以相同素材,提炼出截然不同内在精神、与由当代浮现之核心问题的空间。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仅有喧嚣的一场雨

我以为,《西北雨传说》是以「歌仔戏」(悟远剧坊、兰阳戏剧团)为主体的创作;但,戏曲表演近乎是被吞噬的。这可能是表演者并无法充分展现功法,也源於导演的编排里,让歌仔戏多半成为动作、声音与画面的一部分——当戏曲演员被夹在舞者间,焦点往往会被舞者的动静所拉走;同样地,以量取胜、相对多元的肢体呈现,乍看填充画面,实则喧宾夺主。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传承表演精华 亦须思考当代诠释

我们是否能让更多人看见不同「路子」的歌仔戏特色,并在时代思维不断的更迭中,为这些戏找到存在的理由,而非仅只是「技术的留存」?毕竟,这些戏既要搬上舞台,在技巧传承外,再花时间打磨情节、重新刻画人物,或许会让这一次的「看家戏」更别具意义,不是吗?

新锐艺评More

PAR /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合折子为全本,析勇将之情性

从第一场〈啮臂别母〉以降,曾汉寿所饰的吴起合北曲的跌宕雄浑、但又有南曲以悠缓达成情感积累之效,使浑厚唱腔利於表述人物生命的诸多情怀,让整体演出节奏在明快当中,仍能达成抒情的特质。而第二场〈杀妻求降〉中,郭胜芳所饰的田氏女在诉说家世背景与婚姻期待时,则展现出旦角的柔美身段与水磨曲韵,虽然并非主角,但与吴起相对照,此刚柔并济的演出特质,已足使昆剧在演出上达成传统与新变的平衡。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平易近人的文化推广

由戏剧带入文化,再推广历史,也许只能让观众了解到冰山的一角,但平易近人的呈现方式,反而更打动人心。文化或历史的推广不见得需要大制作或名人加持,不论是放在剧中的阿波舞,或是藏在幕后现场演奏的日本传统乐器,52PRO!的用心,也值得台湾制作团队借镜。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当表演不作为舞台里的主角

《惊园》透过装置及视觉建构以其独特的叙事方式,并透过跨文化/跨形式,不同元素的调度达到舞台呈现上的均衡,进而对剧场的概念本身提出诘问。而考量马文的专业背景,或许表演在《惊园》里的「被稀释」也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如何,《惊园》绝对是一个值得一看的优秀作品,在跨界已成显学的今日艺坛,《惊园》对表演形式的叩问确实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艳且振奋不已的答案。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遗失的拼图

「致亲爱的孤独者」以女子的视角串起故事的起承转合,试图以角色面临的孤独与困境,带领观众正视内在的自己,并试图带领观众进行一场反思的旅程。或许,我们都在试图拼凑著属於人生的拼图,也试图於其中完满那原本遗失了的角落……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挤与不挤的空间

在遇见彼此前,剧中角色们被过去的一切推到了现在,眩晕地问著:是怎么一回事?但藉著重述、聆听故事,颠簸、破碎的关系得到某种圆满的可能。整出剧像是续写著未完,帮过去觅得现在。在有点挤又不太挤的车内,司机乘客共同疗愈,但也让人不禁想问:所谓完满,难道不也是一声「啊,事过境迁,也就只能这样了吧」的轻吁。

回想与回响More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共同的乡愁 写在「向巴赫致敬」后

由早年的键盘练习曲到最后的《赋格的艺术》,二○一九年夏的台湾乐迷得以随著这些作品的演出,回顾巴赫的一生,有如穿越时空般,窥见距今三百多年前的欧洲宫廷里,那位勤勤恳恳、日复一日以音乐奉事的宫廷乐长,而巴赫留给后人的礼赞,却不只是手稿、作品、即兴技术、对音乐的狂热执著,还有一种难得的归属感,能够跨越门类与乐种,或许那就是爱乐者们共同的乡愁吧!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表演性理论的有限性 评析明日和合制作所《半仙》

师父对宫主而言不是角色,而是一个大过於名叫黄麒文的存在体;藉著让渡出肉体,宫主任其上身。他所修练的,是如何在自身的韵律(人)与来自於外的能量体(灵)之间维系最大的和谐感,让神灵办事与身而为人不相冲突。这与在剧场中,演员将神灵客体化,让扮演成为可能,完全不同。也因此,当济公禅师完全进入宫主的肉体之后,表演性的理论就失去论述作品的功能。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关於布莱希特剧场音乐的百年揣想 从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谈起

《夜半鼓声》的音乐运用在很多方面解答了过往文字理论叙述无法填补的空缺——至少就我而言是如此,毕竟当年如何谁又知道呢?布氏声音美学最重要的一点,如其与华格纳「殊途同归」的主张,即如何建立形式与内容彼此呼应的叙事关系——绝非只是动人或突显歌者技巧而已。他的岔出/中断,都不是片面、零碎的瓦解,而是有意识以对话、碰撞过程收束至结构之中,带出更多层次的思考空间。此点在这次《夜半鼓声》演出版本的酒馆场景中最为明显。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转角相遇,共同穿越偶戏风景 2018利泽偶聚祭

第二届的利泽偶聚祭虽然年轻小巧,在策展思考上却十分完整,展现了无独有偶工作室在台湾近廿年的偶戏耕耘,亦可见其五年下来在利泽的社区融入。然以「亲近民众」作为目标时,选择上难免稍嫌保守,尤其国外邀演作品,多仍聚焦在个人情感与想像的翻转上,虽然技艺精湛,可创作主题上稍嫌单薄。期待一届届的积累后,偶聚祭真能成为一个当代偶戏的交流据点。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隐而辩:朝闻道,夕死可矣? 关於《范天寒与他的弟兄们》

如果钟乔的剧场作品往往具有想像革命的意涵,《范天寒》则是在后革命氛围,一方面调度差事惯常戏剧元素(历史事件与人物、反抗意涵、大合唱等),一方面衡量创作者自身、演员群与主事团体、戏剧主题之间距离,进行更向演员开放的排练方法,以含纳先於排除的创作意识回应差事及舞台上涉及的这些历史、这些表演的人,从而再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