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演出评论More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音乐演奏的时间凝结与量子纠缠

两场的曲目虽均集中在一八三○至五○年代初欧洲浪漫乐派黄金期的部分作品,然因演奏者的表现手法(能量)及演出场域的音响(空间)不同,使我从观众欣赏的角度对於经典讯息的接收与体会产生微妙变化!整体而言,齐玛曼当天风驰电掣的演奏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白建宇那彷佛老僧入定的速度,有时又让我专注聆听到产生一种忘了呼吸的窒息感!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我们仍拖著混乱的脚步在雾里前进

从《快雪时晴》到《当迷雾渐散》,不再借「物」而直指历史中的人物与事件,编剧施如芳似乎逐步解开错综於历史、政治与创作间的牵绊与关系,更直接且直白地面对历史材料及其内部的意识形态。只是,在散文式的书写结构下,《当迷雾渐散》仍多是情感的释放,造成多数人物的动机单薄且无后续行动。於是,戛然而止不只有剧情,更有埋藏於创作背后的言与未言;而欲言又止的也不只是剧中人物,还有创作者自身。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戏曲跨界的两种可能

在这两部作品中,我看见了两个跨界改编的方向,共同性都是取其原著精神与部分情节改编,并运用当代剧场叙事手法,不同之处在於《地狱变》是将不同的音乐类型与戏曲搭配运用,并将日本落语穿插在戏曲叙事之间,创造疏离效果,让戏曲产生了新的面貌;《化作北风》则是在传统才子佳人结构中变体,在观众习惯的结构中大玩当代剧场元素,如演员跳出角色成为其他叙事者等,明显考虑观演关系的重要性。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等待落幕的爱情 永不停演的悲剧

即使剧情单薄,通篇以情绪为出发,却在此剧情性低限的框架中,聚焦於爱情、语言以及人类主体意识的解构,并以更宏观的角度,将情侣关系提升至两人关系、权力政治、存在主义、阴阳哲思、后设戏局的向度来探讨,丰富了剧作格局,也加深了辩证层次。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存在显露於语言销毁之后

对观众而言,两个小时左右的篇幅并没有真正回到虚无,相反地,而是因为所有语言都被销毁,而让背后存在的意义与可能性,变得透风而清楚。在这「零」的空间里——而非男方以语言所建立起的「一」,观众更加了解,是什么曾存在於两个人之间。因为一切建立起的都被毁灭,语言试图为一切做出明确隔间的帘幕,被撕扯下来、丢弃一旁;所以,那些原本无法被填进语言的图表中,被排除、掩蔽的意义们,便自暗处重新显露出来。

新锐艺评More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平易近人的文化推广

由戏剧带入文化,再推广历史,也许只能让观众了解到冰山的一角,但平易近人的呈现方式,反而更打动人心。文化或历史的推广不见得需要大制作或名人加持,不论是放在剧中的阿波舞,或是藏在幕后现场演奏的日本传统乐器,52PRO!的用心,也值得台湾制作团队借镜。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当表演不作为舞台里的主角

《惊园》透过装置及视觉建构以其独特的叙事方式,并透过跨文化/跨形式,不同元素的调度达到舞台呈现上的均衡,进而对剧场的概念本身提出诘问。而考量马文的专业背景,或许表演在《惊园》里的「被稀释」也是可以理解的。无论如何,《惊园》绝对是一个值得一看的优秀作品,在跨界已成显学的今日艺坛,《惊园》对表演形式的叩问确实给出了一个令人惊艳且振奋不已的答案。

PAR / 第315期 / 2019年03月号

遗失的拼图

「致亲爱的孤独者」以女子的视角串起故事的起承转合,试图以角色面临的孤独与困境,带领观众正视内在的自己,并试图带领观众进行一场反思的旅程。或许,我们都在试图拼凑著属於人生的拼图,也试图於其中完满那原本遗失了的角落……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挤与不挤的空间

在遇见彼此前,剧中角色们被过去的一切推到了现在,眩晕地问著:是怎么一回事?但藉著重述、聆听故事,颠簸、破碎的关系得到某种圆满的可能。整出剧像是续写著未完,帮过去觅得现在。在有点挤又不太挤的车内,司机乘客共同疗愈,但也让人不禁想问:所谓完满,难道不也是一声「啊,事过境迁,也就只能这样了吧」的轻吁。

PAR /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欲望的纠葛,礼法的崩坏

礼乐的崩解,是出自於个人欲望无止尽的探求,但在这之中总有人固守礼法,如宣姜怨太子「拘束讲人伦,莫敢越礼逾法」,是「脸上写著『仁孝』二字的可怜虫」,一如文姜嘲讽鲁桓公是不知情趣的「鲁男子」。但愈是固守标举,则愈彰显礼法的失落,也嘲讽了礼法人伦的拘束性与在面对人欲时的脆弱。

回想与回响More

PAR /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表演性理论的有限性 评析明日和合制作所《半仙》

师父对宫主而言不是角色,而是一个大过於名叫黄麒文的存在体;藉著让渡出肉体,宫主任其上身。他所修练的,是如何在自身的韵律(人)与来自於外的能量体(灵)之间维系最大的和谐感,让神灵办事与身而为人不相冲突。这与在剧场中,演员将神灵客体化,让扮演成为可能,完全不同。也因此,当济公禅师完全进入宫主的肉体之后,表演性的理论就失去论述作品的功能。

PAR / 第316期 / 2019年04月号

关於布莱希特剧场音乐的百年揣想 从慕尼黑室内剧院《夜半鼓声》谈起

《夜半鼓声》的音乐运用在很多方面解答了过往文字理论叙述无法填补的空缺——至少就我而言是如此,毕竟当年如何谁又知道呢?布氏声音美学最重要的一点,如其与华格纳「殊途同归」的主张,即如何建立形式与内容彼此呼应的叙事关系——绝非只是动人或突显歌者技巧而已。他的岔出/中断,都不是片面、零碎的瓦解,而是有意识以对话、碰撞过程收束至结构之中,带出更多层次的思考空间。此点在这次《夜半鼓声》演出版本的酒馆场景中最为明显。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转角相遇,共同穿越偶戏风景 2018利泽偶聚祭

第二届的利泽偶聚祭虽然年轻小巧,在策展思考上却十分完整,展现了无独有偶工作室在台湾近廿年的偶戏耕耘,亦可见其五年下来在利泽的社区融入。然以「亲近民众」作为目标时,选择上难免稍嫌保守,尤其国外邀演作品,多仍聚焦在个人情感与想像的翻转上,虽然技艺精湛,可创作主题上稍嫌单薄。期待一届届的积累后,偶聚祭真能成为一个当代偶戏的交流据点。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隐而辩:朝闻道,夕死可矣? 关於《范天寒与他的弟兄们》

如果钟乔的剧场作品往往具有想像革命的意涵,《范天寒》则是在后革命氛围,一方面调度差事惯常戏剧元素(历史事件与人物、反抗意涵、大合唱等),一方面衡量创作者自身、演员群与主事团体、戏剧主题之间距离,进行更向演员开放的排练方法,以含纳先於排除的创作意识回应差事及舞台上涉及的这些历史、这些表演的人,从而再结构。

PAR /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原住民跳舞给谁看? 从布拉瑞扬的舞蹈说起

布拉瑞扬在动作元素上从毛利人身上的挪借,不是一个「本质论」的问题,恰恰要呈现的是他宁愿跳脱原住民身体与「自然」划成等号的桎梏,而以异己认同的策略把文化身分理解为塑造与重新塑造,也是语境的延异与再延异,不仅颠覆集体记忆所形成的国民国家论,更要再造自身走进记忆地图的路径,重新找到以身体为中心的座标,画出一幅自己的平面世界,并立身於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