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演出评论More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资本主义时代的荒凉竞逐

戈尔德斯在一九八五年法国对资本主义心理疆域展开的探勘,在二○一八年的台湾未见偏差与过时。不断汰换器物以求续存的经济结构,离奇将自己抛进了心理时空相对停滞,且使全球地理迈向均质化的空间。另一方面,沉浸式剧场不等於非传统观演关系。当心理上双方并未形成互动,作品内部又缺乏可依循的脉络性解释时,在这场对资本主义而言位於非中心空间所展开的幽微抗衡里,观众更进一步被推往作品的外缘。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在语言中展开的战争

我们必须在时间的进程中,透过耳机解消我们与语言(而非表演者)之间的距离。换句话说:语言不只属於表演者,也属於观众。观众与表演者一道,同样在语言之海中体验友谊或个体的生成及撤回,所以并非表演者的角色决定了语法结构与语言的因果性(归因)位置,而是相反地,作为观众的我们以视觉化的空间与距离,填充、包围、让出或重新覆盖了这两个表演者的位置。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历史剧的时空格局与史观新意

在这看似线形时间开展的过程中,同时可见一种规律的循环状态,而这样的循环时间,即是自然时间的样貌,反映在日夜、四季,也反映在历史的循环。因此,《战争之王》中的历史,呈现出了一种看似前进、实则反覆的时间双重性。如此时间无止尽的反覆状态,形成常态,涵括古今。面对这一大片难以捉摸的空无,王的形成及人的存在,显得格外渺小而微不足道。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地的裂口,爱的勇气

此地狱自地底翻起的意象在剧情推进间不断堆叠,使得剧中情人之间大量诗化的柔情话语更加浓郁,於是坚定不移的爱形成反抗的力量,隐隐约约在「瘟疫」的魔掌中逐渐显露且贯穿全剧,成为逆转与解救的主因,当迪亚哥直面「死亡」说出我不恐惧,并牺牲维多利亚以换取整个城市的自由时,「死亡」随即退却,能力削弱,众人得以走向希望……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西楼梦醒之后

一场错梦,确实让《西楼记》活了过来——无论该解读为戏弄观众,或挽救全剧。王嘉明藉情节调转的变奏,让传统与现代美学更显反差;同时,也回应过往执导昆剧的「梦的脉络」。我著实惊喜於这样的结局安排。不过,《西楼记》的新意,却更是王嘉明的「限制」——无法新写曲文的重组,终究离不开原著的制约与诠释的囿限。另外,整体节奏与调度不够顺畅,折子的接合也卡死於情节交代而非表演发挥,都考验对昆剧的理解与进一步创发。

新锐艺评More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众身体的植被:《极相林》作为一种生成X舞蹈

这是一出关於生成的舞蹈,但却不由雀跃的手足所庆祝,而是被舞者匍匐、搁浅於舞台上那不良於行的拍击声响歌颂著。或者,如时而闪现於舞台上的绿色光束,既是与肢体角度相互折射的藤蔓,同时也是刺穿身体、使之无法动弹的标本针。何晓玫作品的问题正於此展现――舞蹈如何作为拒绝与摆脱意志加诸於身体的表达?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物质作为情欲之表徵

物质虽便於人凭寄情感,但也同时是最脆弱的存在象徵。绣襦化身的李亚仙,是李亚仙对於郑元和的情感延伸,也是郑元和对於李亚仙的理想想像,因此绣襦的变化,毋宁是李亚仙与郑元和在五十年之间彼此思念的共同产物。而此物件的脆弱在於,「绣襦本是无情物,喜乐幸与亚仙同」,但当今生结束、人与物同时消亡之后,「来生再无有什么郑元和与李亚仙了」,因此物质凭寄的情感是既真且幻的存在,建构出人存在的无限悲哀。

PAR /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资源有限,欲望更有限的社会实验游戏

「自我」在欲望在公众化的情况下,无限缩小至近乎消音,玩家在众目睽睽下,更愿意选择更多人受益、更「均善」的选项,而非支持个人私欲满足的玩家提议。即使在艺术自由的安全保护下,玩家们仍难以跳脱「众好」的社会主流规训,让更多人受惠是否就等於较为公平?而公平真正的价值又是什么?个人在民主社会追求更大利益的同时,是否真的如同演出般,愿意放弃心中所欲,成全看似与己无涉的利益?

PAR /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光的反面

《光年纪事》用诗意与纯度极高的美感,一开始就取消了隐喻的线,让我们的回忆与意识可以是宇宙,是海洋里的探险。避免哲学与宇宙观的论述陷阱,可以安心去诉说关於一个人内心私密的话语。动用整个剧场的「光」,亦借喻了指涉到「黑」。我们看到的,是个提炼出来,甚至有点过度洁亮的光之剧场,记忆的剧场。只是终究借喻出来的,是无边的黑暗与遗忘。也许是为了看见黑暗,才召唤了光;为了面对遗忘,才召唤回忆。

PAR / 第310期 / 2018年10月号

翻动舞蹈的本质

结构上有趣的转折,是中间穿插了一段「谢幕」演出,这让观众得以重新观看每位表演者「谢幕的身体」同时,也让我们将已知的舞蹈系统重新翻转,从共同的训练系统中的身体回归到单一个体,像是个桥梁,巧妙地连结概念主轴,而在谢幕后的服装变换,更断层与擦拭了我们的印象,像是重新启动另一套模式,重新呼吸。

回想与回响More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转角相遇,共同穿越偶戏风景 2018利泽偶聚祭

第二届的利泽偶聚祭虽然年轻小巧,在策展思考上却十分完整,展现了无独有偶工作室在台湾近廿年的偶戏耕耘,亦可见其五年下来在利泽的社区融入。然以「亲近民众」作为目标时,选择上难免稍嫌保守,尤其国外邀演作品,多仍聚焦在个人情感与想像的翻转上,虽然技艺精湛,可创作主题上稍嫌单薄。期待一届届的积累后,偶聚祭真能成为一个当代偶戏的交流据点。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隐而辩:朝闻道,夕死可矣? 关於《范天寒与他的弟兄们》

如果钟乔的剧场作品往往具有想像革命的意涵,《范天寒》则是在后革命氛围,一方面调度差事惯常戏剧元素(历史事件与人物、反抗意涵、大合唱等),一方面衡量创作者自身、演员群与主事团体、戏剧主题之间距离,进行更向演员开放的排练方法,以含纳先於排除的创作意识回应差事及舞台上涉及的这些历史、这些表演的人,从而再结构。

PAR /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原住民跳舞给谁看? 从布拉瑞扬的舞蹈说起

布拉瑞扬在动作元素上从毛利人身上的挪借,不是一个「本质论」的问题,恰恰要呈现的是他宁愿跳脱原住民身体与「自然」划成等号的桎梏,而以异己认同的策略把文化身分理解为塑造与重新塑造,也是语境的延异与再延异,不仅颠覆集体记忆所形成的国民国家论,更要再造自身走进记忆地图的路径,重新找到以身体为中心的座标,画出一幅自己的平面世界,并立身於其上。

PAR /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是传统领域,也是被剥夺的历史 布拉瑞扬舞团的剧场提问与身体展演

正因为传统歌谣与族群文化的密不可分,布拉瑞扬让斯乃泱的歌声因肉身的被压迫而支离破碎、甚至强迫中断。一方面呼应著凯道上的族人对传统领域被剥夺与侵犯的控诉;另一方面要以这破碎的「在场」(presence)召唤那历史中许多如鬼魅般盘据不去的「缺席」(spectral absence)——皇民化政策下消失的乐舞仪式、民族舞蹈比赛与观光园区中不断被复制掏空的「山地舞」、国家庆典中原住民身体与声音符号被拿来装饰五族共和的「中国」或本土意识的「台湾」……

PAR / 第306期 / 2018年06月号

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从史实、史观与多元民族文化价值谈《孝庄与多尔衮》

在孝庄与多尔衮的故事里,不惜杜撰、窜改史实,以求将两人牵扯上的心态,以及不惜将清初所有鹰派的治理手段都归咎於多尔衮,以求美化孝庄对汉人的友善和大一统思想的作法,确实让这出《孝庄与多尔衮》沉重了起来。如果吴凤的故事在台湾会造成五十六万原住民族的反弹,那么孝庄与多尔衮的故事,如何面对全世界一千万满族和一千万蒙古族的广大观众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