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特别企画More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2018表演艺术回顾

十大现象观察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开幕,如何经略全新表艺版图? 原创音乐剧大爆发,卅年发展迎「高点」? 参与式展演蓬勃发展,体验方式多元 地方艺术节开始重视策展  让表演更「接地气」? 传统艺术节目陡增,展现创新力量? 艺术创作陪伴,作品制作期拉长 重演、巡演节目大增,延续制作寿命? 创作与导引,为青少年打开剧场之门 国艺会接手承办演艺团队分级奖助计画 各种体验参与,各场馆延伸推广活动多元化   PAR People of the year 布拉瑞扬  汪兆谦  林勤超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现象1: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开幕,如何经略全新表艺版图? 国表艺全员到齐 竞合互助中驱动剧场未来

十月中卫武营国家表演艺术文化中心风光开幕,也标志著国家表演艺术中心最后一块拼图的完成。北中南的三个国家级场馆背负著推动台湾表演艺术发展的重任,已有卅一年历史的国家两厅院带头转型,寻找台湾表演艺术的标志、提升品质,透过活动来与社会产生关连,台中国家歌剧院则藉由各种低门槛活动增加与歌剧院的互动,而卫武营则先以南台湾观众为目标,订出「开幕起一年室内入场观众应达廿五万人次」的高标准,以示经营决心!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现象2:原创音乐剧大爆发,卅年发展迎「高点」? 蓬勃背后却见苍白 产业未来仍待努力

这一年可说是台湾原创音乐剧制作大爆发的一年,不管是首演、重演或重制,数量超过廿个,可说是历年来的高点。然此时台湾音乐剧发展乍看蓬勃,其实外强中干,量虽然逐年增加,但产出的质却有道不出的无奈,大多数创作者和剧团总是倚靠热情和冲劲,突破困境和挑战。相较於音乐剧产业发展完熟的韩国,与起飞中的中国,台湾的音乐剧如要更上层楼,政府的扶植挹注、场馆的合作共制,都可能让未来看到一片蓝天……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现象3:参与式展演蓬勃发展,体验方式多元 后数位时代 「参与体验」成为最真实的现实

回看今年的表演形式呈现,最令人有感的莫过於「参与式艺术」,不管是戴上耳机、五感齐发的行走体验,在过程中参与投票、议题讨论,或是以素人身分加入演出,多样的参与体验表演可说是蓬勃发展,蔚为风潮。表演艺术独有的现场性与共时性,让参与成为个人独特的经验,是这类型艺术深具魅力的特色之一。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现象4:地方艺术节开始重视策展 让表演更「接地气」? 策展体现各地创意 拉进观众与艺术的距离

各地艺术节举办多年,往年面貌多是各团制作的巡回大串连,但近年加入了策展概念,让个别艺术节呈现出具自我特色的面貌,如今年首次举办的「跳岛舞蹈节:新竹跳」、邀来前台北艺术节艺术总监耿一伟策展的「桃园铁玫瑰艺术节」、基隆「听潮招待所」等。「艺术节就是创造一次人与人相聚的时刻」如何让这样的相遇有更多可能,让艺术与人得到更有意义的互动,是在地艺术节可持续深耕的课题。

焦点专题More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从「叛徒」出发 追寻剧场爱滋启示录

每年的十二月一日是「世界爱滋日」, 目的在提高人们对於HIV感染与传播的意识、 并对过往那些因疾病而失去的生命哀悼。   卅多年后的这一天,回望过去, 那些过多的推诿、歧视、误会、恐惧, 在一切都还没来得及被理解前, 已形塑成形,直至今日,亦难摆脱。   八○年代爆发,成为人们闻之色变的病症时, 爱滋还没有药物可医治。 它曾是绝症,也在世界各个角落, 让病患与感染者被以「非人」态度对待。   从那时开始,剧场的创作者们, 或现身说法、或高声疾呼, 或映照人性、或深入关怀……   现在它得以控制了、测不到就不会传染, 当生命得以延续、不受病毒侵扰之后, 我们得重新开始, 面对彼此,面对接下来的年岁, 面对关系,面对性、面对爱。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不了解爱滋,如何面对恐惧? 认识爱滋的前世今生

卅多年前爱滋为世人所知时,因为不知治疗之法而造成大量罹病者死亡,也埋下世人的深深恐惧,避之唯恐不及下,采取隔离或污名化方式应对,也衍生出不当的歧视心态,影响迄今仍巨。因为不了解,所以恐惧吞噬心灵,在爱滋可以治疗控制、已非致命绝症的今日,让我们回探爱滋的「前世今生」,从认识爱滋开始,让恐惧摊在阳光下融化……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当爱滋不再是绝症,这些人的故事会继续…… 剧作家简莉颖谈《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

二○一七年在国家戏剧院实验剧场首演的《叛徒马密可能的回忆录》,是简莉颖身为国家两厅院驻馆艺术家时所进行的田野调查与创作计画成果,原本她想写的是「台湾版」的《美国天使》,但在资料搜集与访谈的过程中,发现爱滋已经不是绝症的现在,感染者面对的是不一样的人生难题,於是方向转了大弯……明年此剧将搬上国家戏剧院的大舞台,本刊特地专访简莉颖,一谈创作过程中的点滴与转折。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剧场对社会的高声呐喊 一九八、九○年代美国爱滋戏剧

上世纪后期引爆的爱滋风暴,不只夺走了上万人的性命,也对社会与人心留下深刻的烙印,美国的剧作家以此议题出发,创作了如《爱滋秀》、《平常心》、《现况》、《巴尔的摩华尔兹》、《美国天使》等剧作,或探讨当时政府对此疾病的处理,或描绘患者/感染者与他人/亲人的关系纠葛……

PAR /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追忆那个美好却残忍的年代 爱滋风暴后,法国剧场给予现世的启示

八○年代中至九○年代中期,被视为世纪黑死病的爱滋在法国肆虐,造成民众深刻的恐惧,面对这场风暴,法国艺术家也藉著创作探索生命抗争背后的人性价值。如剧场导演莫虚金、舞者暨编舞家亚蓝.布法、电影导演欧诺黑等都有相关作品,他们召唤了早逝的灵魂,让大家感受他们曾经遭受过的创痛和追求自由的意志。他们的作品并非单纯缅怀过往,反而映照出现实的未竟之业。

封面故事More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要革命、还是爱情?《夜半鼓声》百年后的两种结局

一九二二年的演出录音与本世纪的重新诠释,在同一个舞台上交错、并置、共存;德国当红剧场导演、年仅卅三岁的鲁宾,再次演绎布莱希特作品《夜半鼓声》。这一次、百年后,他们,与我们,将如何抉择? 从孕育原版与再版《夜半鼓声》的慕尼黑室内剧院出发,探究二次战前与今时今日,这个勇於呼应政治环境、广纳多元文化的场馆,正面临的挑战;访谈新生代创作者鲁宾,自述其对剧场的信念和重要作品。 是革命,抑或爱情?慕尼黑室内剧院给的难题,在国家戏剧院里搬演,或许这些选项离此刻的我们都不远:在走过历史与当代、动荡与和平,在红月亮与白床单之间,剧中的角色、台上的人物,那些演员与这些观众,便如人类、即是我们,必须决断——我欲何从、又该何去?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夜半鼓声》首演之地 布莱希特发迹之城 「慕尼黑室内剧院」不为人知的过去与现在

慕尼黑室内剧院是德国最重要剧院之一,和慕尼黑国家剧院、王宫剧院并列慕尼黑三大公立剧院。一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艺术总监法肯贝格的领导下,打造了慕尼黑室内剧院的璀璨传奇,而他也因缘巧合地让布莱希特的剧作第一次被搬上舞台,让此处成为后者剧作家生涯的起点。如今的慕尼黑室内剧院看似平和繁荣,却也正在经历一场剧烈的动荡,现任总监利林塔尔的诸多改革,令人耳目一新也引发风波,导致其不被续聘,剧院未来的发展,也是德国剧场人的关注焦点。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专访《夜半鼓声》导演克里斯多福.鲁宾 在剧场里,解决心中「悬而未决」的谜

年方卅三岁的德国剧场导演克里斯多福.鲁宾(Christopher Rüping),已是德语剧坛的当红炸子鸡,已在德国各市立剧院发表过将近卅个作品,并曾两次入选柏林「戏剧盛会」。鲁宾表示自己选择文本和题材没有固定偏好,但这个题材必须是让他看完之后挥之不去、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脑中的感觉,这次带来台湾演出的《夜半鼓声》是戏剧大师布莱希特最早期剧本,鲁宾坦承:「其实我不喜欢布莱希特大部分的经典作品。」但「但在他很早期的作品里,你可以看见有些正在发展的东西。」而他选择《夜半鼓声》的原因是想探讨它的中心主题:我们愿意牺牲多少个人幸福,去换取一点改变世界的可能?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五出戏码 寻探独特风格 克里斯多福.鲁宾作品选介

为何克里斯多福.鲁宾能以卅多岁之龄,就在剧坛立足并树立自己的独特风格?本刊特邀克里斯多福.鲁宾选出自己的五出作品——《沃伊采克》、《那一个晚上》、《一百秒(为何而活)》、《第一个坏人》与《哈姆雷特》,介绍给台湾观众,透过他的作品自述,也能让读者看到这位才华洋溢的导演,是如何思考作品与创作。

PAR /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别在那儿傻看!」 撼动对政治的冷漠 布莱希特《夜半鼓声》 百年前后的抉择

百年前,布莱希特让《夜半鼓声》的男主角,放弃了革命,选择了爱情,但他还强调「这是出喜剧」!是反讽对政治漠不关心、甘受奴役的无知人群吗?还是抨击抗争运动的可悲,不过是毫无意义的送死行为?百年之后,克里斯多福.鲁宾将《夜半鼓声》重新搬上慕尼黑室内剧院舞台,制作了两个不同结局的版本,一个是原始版、一个是导演版,在演出前,就把主人翁所面对的选择题:「爱情,还是革命?」抛给了观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