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特别企画More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台湾X艺术X妖怪 冒险搜查线

妖怪在哪里? 妖怪长怎样? 台湾有妖怪吗? 妖怪从何而来? 妖怪会对我们做什么吗?   这些问题,突显的是身而为人的矛盾与冲突——既对「未知」敬而远之、心生恐惧,却又会有想要亲眼看见的好奇心,以及被激发冒险犯难的精神。於是,我们决定派出PAR妖怪搜查员帕帕,带著大家前往时间夹缝、城市边缘、乡野田间、密林角落等地方找寻妖怪。   帕帕到来,让你见到妖怪不怕怕! GO!妖怪搜查线!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寻迹探源

第一站,帕帕要带大家到日本去,而且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日本。 「等等,为什么是日本?我们不是在找台湾的妖怪吗?」其实,过去的台湾是没有「妖怪」这个概念,帕帕先在民间传说、风土习俗里找,找到的是「鬼」、「魔神仔」这些(他们算是妖怪吗?帕帕不知道)。所以,我们寻觅起妖怪前来的足迹,决定到「妖怪大国」日本一趟,而且是一百五十多年前,那个「妖怪学」刚刚兴起的年代,找「妖怪博士」问个清楚。 走吧!我们穿越时空去!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妖怪学」 东瀛溯源 百年前「妖怪博士」也曾到过台湾?!

现在谈起日本妖怪的多姿多彩,彷佛妖怪「自古以来」早已存在日本甚久,然而「妖怪」成为一门学问,其实只是距今不过约一百五十年前的事。研究妖怪而能成为「妖怪博士」,就不能不提井上?了,他是是日本第一位的「妖怪博士」,也是公认的妖怪学开山祖师、「妖怪学」一词的发明者。他曾亲身至各地「迷信」的虎穴,努力采集资料、区辨各种妖怪的正伪,透过对旧迷信做深入的区别与系统的阐述以利破解改革,引领世人进入「新时代」。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不管宅不宅 人人心中都有难忘的「妖怪」 日本动漫次文化推波 启发在地妖怪探索

前辈辛勤搜集、建构出丰富的「妖怪学」,也成为日后日本动漫文化中妖怪主题的丰富养分。除了大家熟知的「妖怪博士」漫画家水木茂,大师级的手冢治虫、高桥留美子还有吉卜力的《龙猫》、《神隐少女》、《魔法公主》……族繁不及备载的妖怪众就在你我心中。随著日本次文化的输出,也启发了台湾的妖怪学探索。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现代变身

二○一四年的台湾,有个可爱的昵称是「妖怪元年」,开始有创作者/团队借用妖怪的概念从台湾过去的传说里寻找他们,甚至开发出不同接触妖怪的方式,有小说,有桌游,有电视剧等。妖怪逐渐从过去的时空里被找到,然后顽皮也多变的他们,开始变身成不同样子,与我们相会。 其实,妖怪好像不大可怕吧? 第二站,帕帕追著妖怪们的足迹回到现在,拿出放大镜,看看他们到底在哪里?

焦点专题More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250周年诞辰 巨人如太阳 照出未来的光

「那些年轻世代,他们珍视某种幻象,以为新的形式将永远取代旧传统。然而他们却忘了,即使时代如转轮不断运行,『过往』的阴影也已是他们脚下如影随形的踪迹。」法国文豪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在剖析贝多芬作品的著作《从「英雄」到「热情」》里,将巨人比喻为太阳,认为他的光会持续穿越暗夜来到后世,照亮未来的方向。 适逢贝多芬诞生两百五十周年,本专题将从他所身在的表演艺术环境开始,逐步走进跟随他展开的创作风景,最后停留凝视当代艺术家们的下一步思索……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芭蕾与戏剧 成就巨人身躯 百年前的跨界进击

乐圣如何超凡入圣,除了天分与努力,也一定有其他的环境刺激,激荡生命感受,方能成就绝世经典。当年的贝多芬也与其他表演艺术交流相遇,写过芭蕾剧乐《普罗米修斯之造物》,也为歌德的戏剧《艾格蒙》写过配乐,还以歌剧《蕾欧诺拉或结发之爱》的剧本,酝酿创造出其唯一歌剧作品《费黛里奥》……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当乐圣遇上莎士比亚 穿越时空的共鸣

十八世纪末至十九世纪初在德语地区兴起的浪漫主义文学思潮及莎士比亚热,身在这样的热潮中,贝多芬也被莎剧描述的丰富世界与人性情感所吸引,除了自身拥有多版本的莎剧全集德文译本,还数次想送莎翁全集给心仪对象,可见他也是铁粉之一。而他也常以莎剧场景或角色编织入乐,《科里奥兰》、《罗密欧与茱丽叶》、《哈姆雷特》、《马克白》、《暴风雨》等,都能在其经典中觅得踪迹……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启发的舞蹈创作 光与暗影下的贝多芬 为音乐作品而舞的身体

在这一个贝多芬出生两百五十周年的「月相」里,有什么仍在「暗影」里?我认为,或许就是「身体」,一个阿多诺在察觉到主体的退隐时仍未能留意的「身体」……现代舞蹈家为贝多芬的音乐所编的舞蹈,体现出的就是仍在暗影里的「身体」。对我而言,这一些舞蹈家所编的舞蹈就是以「人的身体」直接去「演奏」贝多芬的音乐。露辛达.柴尔兹、姬尔美可及玛姬.玛汉三位舞蹈家分别为贝多芬的《大赋格》所编的舞蹈,体现出的就是她们在同一个「音乐作品」里所感受到不同的身体。

PAR / 第335期 / 2020年11月号

贝多芬启发的影剧创作 传奇人生重重谜团 舞台银幕探索巨人灵魂

激昂澎湃的浪漫乐章、曲折跌宕的传奇人生,其对艺术、对信仰、对爱情的谜团,都让贝多芬成为后人热爱探索的人物,后世的戏剧、电影创作者也以他为主题或主角,或重现其人生、或邀他穿越时空促膝对话,如电影《永远的爱人》、《快乐颂》与剧本《贝多芬第十》等等,藉以「还原」、「再现」这个音乐巨人的伟大灵魂,探讨「爱」这个主题。

封面故事More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乘载肉身暧昧 探索存在奥秘 戴米恩.雅勒 & 名和晃平《器》

《器》是戴米恩.雅勒首次以日本为灵感,并与当地艺术家和舞者共同发展的作品。对他而言,日本具有一种深刻的矛盾,无论其触及强调个人价值的消费主义和集体共融的民族精神、对传统文化的坚持与对未来新科技的渴望等。在这出舞作中,他试图以身体探询这种暧昧性,像是介於固态和液体的肉身、动静之间的缓慢变化、诞生与死亡的一线之隔。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流动的舞蹈能量 突破人类至上的僵局 专访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

黯黑的舞台空间中,诡谲生物在粼粼水面上逐渐褪去满是皱褶的皮囊,它们如昆虫破蛹般缓缓移动,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各种型态……这是即将造访台北演出的舞作《器》,由在欧陆备受瞩目的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与日本雕塑家名和晃平共同创作。戏剧科班出身,后成为舞者与编舞家的雅勒勇於尝试跨界创作,作品横跨视觉艺术、流行音乐、剧场及时尚等各种领域,作品风貌多元,透过专访,让我们一探他的创作理念与《器》的创作过程。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新云门时代前哨:破! 林怀民 陶冶 郑宗龙

新云门时代, 在四十六年的掌门人林怀民的二○二○年交棒郑宗龙的退休宣言中, 正式卷起浪头。   巨人举起手, 透过任内最后一档作品云门舞集X陶身体剧场「交换编舞家」计画, 大声吆喝著:「破!」   新血已蓄势待发。   云门舞集的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让我们先走进台北与北京的排练现场,从下一部作品开始看起。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人生四十六个秋,然后…… 林怀民 《秋水》过无痕 下一站的「家常」幸福

坐镇云门舞集四十六年,林怀民从拓荒者到种树人,云门从铁皮屋到水泥盖的美丽剧场,历经多次的「破」与「重来」,最近的一次,就在二○二○年,林怀民将交接云门艺术总监之位给郑宗龙。面对交棒,林怀民以短篇《秋水》的水过无痕,舞者们结晶体般的美丽身体语汇,平静喜悦地宣告自己是「幸福得不得了」,对交棒的决定只有想念,没有留恋。未来,就是学著放下工作,学著过家常日子,常常一坐下来就专注地忙到忘了时间的编舞大师说:「总之,我归结我前途的成败是屁股能不能抬起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当云门舞者练起《12》…… 陶冶 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

陶身体剧场的「数字系列」,原本是要在《9》集其大成,却因为编舞家陶冶与郑宗龙的抽菸闲聊,互邀对方到彼此的舞团编舞,而繁衍至《12》,也让陶冶成为云门舞集与云门2合并之后,第一位为「新云门」编创的编舞家。对云门舞者来说,与陶冶工作是「重新学习」、「打掉重练」,在陶冶安排有序、仔细打磨的指导下,进入「陶」的身体世界。林怀民曾以「破」来形容这次的交换编舞,然对陶冶而言:「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