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特别企画More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艺术家的成长处方笺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是对一条道路的尝试,是一条小径的悄然召唤。人从来都无法以绝对的自我存在,每一个人都在努力变成绝对的自我,有人迟钝,有人更洞明,但无一不是自己的方式。 人人都背负著诞生之时的残余,背负著来自原初世界的黏液和蛋壳,直到生命的终点。很多人都未能成人,只能继续做青蛙、蜥蜴、蚂蚁之辈。有些人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然而每个人都是大自然向人投出的一掷。所有的人都拥有同一个起源和母亲,我们来自同一个深渊,然而人人都在奔向自己的目的地,试图跃出深渊。 我们可以彼此理解,然而每个人所能诠释的,只有他自己。 ——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德米安:旁徨少年时》Demian: Die Geschichte von Emil Sinclairs Jugend   二○二○年跨过四分之一,路途有太阳,有下雨,有瘟疫。 本期以「成长处方」窥看五位跨世代艺术家的自我征途,也期能以此来敬那些半人半鱼,依然努力在生活中实践自己理想的人,敬那些在风雨、在深渊中依然努力奔向目的地的人,敬那些稍事休息安静蓄积更强大能量的人。 敬那些尽管害怕,依然摧毁恐惧的墙,一次又一次成长的人。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标志自我的成长:通过仪式与成年礼

在很多社会中,只有通过成年礼之后的人才会被认定为成年人,他们将成年礼视为生命周期中相当关键的仪式,是一种脱离儿童状态的生命仪礼;成年礼标志了一个有潜力的个人如何被社会真正接纳,并被期待能赋予一定责任和义务。一般来说,我们常常可以听到人们用「通过仪式」来指称成年礼,但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仪式?而参与成年礼的人们又都「通过」了什么?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跨世代艺术家群像 从「四年级」到「八年级」 他们的人生Q & A 高辰 王连晟 布拉瑞扬 郑嘉音 纪蔚然

关於艺术这条路,他们有的刚自起点出发不久,志气昂扬,兴致盎然;有的是走至中途,回首感怀深刻,前望兢兢业业;有的是走过千帆,放下后更登自在……从从「四年级」到「八年级」,人生总有起伏卡关,也有豁然开朗,创作的「成年礼」会在哪一刻发生,暗黑的恐惧何时迎面袭来,且让这五位艺术家,藉著快问快答(或者慢答),分享那些梦想、偶像、期待、恐惧、未竟之事……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八年级 高辰 家人是永远的羁绊 最爱诚实面对自己

才廿六岁的高辰,已是布拉瑞扬舞团最资深的舞者,台上风姿百变的他,台下却是拥有家人满满宠爱的「公主」,也因为家人的爱,他最怕辜负家人、让家人担心,於是拼命努力、想证明父母对自己的栽培是正确的。看似幸福的人生,过不去的总是情关,但也因为家人给他的爱,让高辰长成了一个温暖且乐观的人,他总是坦荡荡地哭,伤心得理所当然,该哭就哭,该脆弱就脆弱,从不装酷。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七年级 王连晟 只有自己懂的艺术路 讨厌重复追求幽默

资讯工程背景出身的王连晟,自称是被大潮流推啊推著走上了艺术之路,跟其他感性至上的艺术家不同,他眼中看出去的是个感官被弭平的世界,在那里,一切蕴含公式、数据、代码,井然有序。他作为创作者的成长处方是不重复自己,他说:「真正的艺术应该是人工智能无法复制,或找到运作方式的。基於这样的原则,我接受每个作品都要遭遇瓶颈或挫折,每件东西应该都没办法从我过去的经验、思考脉络、创作方法提取,那当然会是新的挑战。」

焦点专题More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疫扰大地,「艺」勇前行

病毒肆虐、肺炎蔓延之际 强调与观赏者同场共感的表演艺术 不可避免地成为重灾户 如同十七年前的SARS 入场量体温、观众戴口罩 停演、延期……场景重演的当下 在全球化的今日 灾情可说是雪上加霜   在此非常时期 表演艺术界如何因应? 政府提供了哪些援助机制与纾困政策? 公立场馆又提供了哪些应对协助方案?   这一波疫情 是否也是台湾表演艺术圈自我体检的一个时机? 面对未来,思考存续、又有哪些是可借镜或是开拓的可能? 就让我们「艺」勇前行,携手度过这漫漫的艰难时刻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上)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瘟疫关上剧场之门 继续生存的大哉问 表演艺术产业,疫情下如何度难关?(下)

十七年前的SARS,重创过台湾的表演艺术产业,但表演团队挺了过来,而当下正热烧蔓延的武汉肺炎,在时空条件变换之下,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是更严峻的寒冬,我们又将如何应对?在演出延期、停演的现实中,虽有文化部与各场馆的纾困方案与协助,与除了有与其他行业面临的相似困境外,表演艺术产业更有其本质性的脆弱体质,如何活下来,继续让人们可以享有艺术的动人力量,是所有从业者必须面对与思考的严肃课题。

PAR /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疫情肆虐下 一探剧场未来 访国家两厅院总监刘怡汝

肺炎疫情袭来,以现场性为本质的表演艺术更是重灾区,现今中央疫情指挥中心已建议停办「百人以上室内活动」,更多演出面临停演抉择。作为台湾表演艺术界重要场馆的国家两厅院,一举一动都是其他单位的参考指标,艺术总监刘怡汝指出,除了透过疫情期间特别方案,以配套措施让表演艺术圈获得喘息、以协力方式让团队延续创作活动外,她也觉得这次疫情正是表演艺术界自我体检的机会,可同时思考未来剧场的欣赏模式与可能性。

PAR / 第327期 / 2020年03月号

TT不和谐2019 「历史的返视、评论的在场」第五讲

2019年剩下四天就过完了,作为本年度不和谐开讲的最后一场,现场的长桌被摆成一个快要成为圆形的多边形,讲者与来者纷纷找到自己的位子,彼此围坐。今天要谈的是「乐评」。

封面故事More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乘载肉身暧昧 探索存在奥秘 戴米恩.雅勒 & 名和晃平《器》

《器》是戴米恩.雅勒首次以日本为灵感,并与当地艺术家和舞者共同发展的作品。对他而言,日本具有一种深刻的矛盾,无论其触及强调个人价值的消费主义和集体共融的民族精神、对传统文化的坚持与对未来新科技的渴望等。在这出舞作中,他试图以身体探询这种暧昧性,像是介於固态和液体的肉身、动静之间的缓慢变化、诞生与死亡的一线之隔。

PAR /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流动的舞蹈能量 突破人类至上的僵局 专访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

黯黑的舞台空间中,诡谲生物在粼粼水面上逐渐褪去满是皱褶的皮囊,它们如昆虫破蛹般缓缓移动,呈现出千奇百怪的各种型态……这是即将造访台北演出的舞作《器》,由在欧陆备受瞩目的比利时编舞家戴米恩.雅勒与日本雕塑家名和晃平共同创作。戏剧科班出身,后成为舞者与编舞家的雅勒勇於尝试跨界创作,作品横跨视觉艺术、流行音乐、剧场及时尚等各种领域,作品风貌多元,透过专访,让我们一探他的创作理念与《器》的创作过程。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新云门时代前哨:破! 林怀民 陶冶 郑宗龙

新云门时代, 在四十六年的掌门人林怀民的二○二○年交棒郑宗龙的退休宣言中, 正式卷起浪头。   巨人举起手, 透过任内最后一档作品云门舞集X陶身体剧场「交换编舞家」计画, 大声吆喝著:「破!」   新血已蓄势待发。   云门舞集的下一步将走向何方? 让我们先走进台北与北京的排练现场,从下一部作品开始看起。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人生四十六个秋,然后…… 林怀民 《秋水》过无痕 下一站的「家常」幸福

坐镇云门舞集四十六年,林怀民从拓荒者到种树人,云门从铁皮屋到水泥盖的美丽剧场,历经多次的「破」与「重来」,最近的一次,就在二○二○年,林怀民将交接云门艺术总监之位给郑宗龙。面对交棒,林怀民以短篇《秋水》的水过无痕,舞者们结晶体般的美丽身体语汇,平静喜悦地宣告自己是「幸福得不得了」,对交棒的决定只有想念,没有留恋。未来,就是学著放下工作,学著过家常日子,常常一坐下来就专注地忙到忘了时间的编舞大师说:「总之,我归结我前途的成败是屁股能不能抬起来!」

PAR /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当云门舞者练起《12》…… 陶冶 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

陶身体剧场的「数字系列」,原本是要在《9》集其大成,却因为编舞家陶冶与郑宗龙的抽菸闲聊,互邀对方到彼此的舞团编舞,而繁衍至《12》,也让陶冶成为云门舞集与云门2合并之后,第一位为「新云门」编创的编舞家。对云门舞者来说,与陶冶工作是「重新学习」、「打掉重练」,在陶冶安排有序、仔细打磨的指导下,进入「陶」的身体世界。林怀民曾以「破」来形容这次的交换编舞,然对陶冶而言:「离开舒适圈,应该就是我的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