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隆少年》开启世代交流对话场域 与观众共同探索「青少年」

《克隆少年》召集各路专家,针对人类消失以久的「青少年」环节,进行全面剖析。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长期以实境实验剧场创作探讨社会现象与问题的OD表演工作室,本周末以青少年为主题创作的《克隆少年》,在七月十二日至十四日於实验剧场演出四场。

2019新点子实验场 OD表演工作室《克隆少年》

7/12-13  19:30  7/13-14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INFO  02-33939888

长期以实境实验剧场创作探讨社会现象与问题的OD表演工作室,本周末以青少年为主题创作的《克隆少年》,在七月十二日至十四日於实验剧场演出四场。

「每个青少年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而每个时代的青少年也只存在於当代。」导演蔡朋霖这样定义青少年。「自己的青春岁月成为记忆中唯一定义青少年的方法。然而,时空会转换,当代青少年面对的同侪团体、家庭、认同、追随的偶像、教育制度乃至於政治经济生态都不同了,世代如何对话,世代差异的观点是这一出有趣的地方。」

东海大学社会工作学系毕业,现为OD表演工作室创意总监的创作者蔡朋霖,长期关注社会议题,并在心理卫生领域从事社会服务工作,同时参与影像与剧场工作。蔡朋霖之前在OD表演工作室编导的实境实验剧场《老童话》,为老年需求发声,演出获得观众广大回响。来自於新加坡戏剧盒授权的「实境实验剧场」(Immersive Experimental Theatre)演出形式,以应用剧场和论坛剧场形式为基础,让写实情境为背景设定,让观众参与及探究各类议题。这次《克隆少年》以青少年为发想,希望用世代的交流,开启对话的可能。

蔡朋霖认为:「所谓当代成年人的『青少年经验』看起来就像考古学,追溯著人类(个人)演化过程中失落的环节,与成人对青少年时期的追忆相呼应,无论如何费力思索描摹,都难保能够贴近现代的青少年样貌,更多的像是古生物的样态。」因此,这一次的构思实境实验剧场《克隆少年》,刻意让青少年这个世代消失,以实境剧场的魔幻力量,让世代与各阶层产生更多对话交流可能。

在进入《克隆少年》实境实验剧场讨论前,观众必须先进入一个假设中的世界:这个世界与目前身处的状态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青少年族群在这「几乎绝迹」。因为,这个世界以「情绪稳定」、「思想成熟」并具「充分社会化」劳动力为目的,用基因疫t为手段让人类迅速跨越青少年期的技术,让社会迎来长期的和平世代。

但社会问题发生,陆续发现数起「疑似」展现青少年发展特徵的案例,且频率越发频繁,因此,基因控制局开始召开研讨会,邀请各路专家与参加的贵宾,共同讨论与剖析人类发展失落的环节「青少年期」,拟定「克隆少年2.0」的大型计画。

蔡朋霖设定的想法为:「在《克隆少年》戏剧过程中,希望观众有一个『看见?接受?理解』的心理历程,当看见了对方姿态背后的脉络,试著单单只是接受存在,才有可能产生理解,而理解或许能提升良性对话的发生。」因此,OD表演工作室特别在年初举办「青少年表演工作坊」,藉此碰触当代的青少年,取得第一手资料,并以长达七个月的田野调查、资料搜集与讨论,以及最后的排练整合,演员将扮演六个不同领域专家,包括社会科学、文化历史、心理学、脑神经、教育学和生物学,分别就各自的学科范围,剖析「青少年」的意义,而在场的每一位观众,也都是参与讨论的一员,共同决定与定义,青少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而产生怎样的结果?

这种有机的演出,对於演员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每一场观众的背景不同,可能提问的方式也不同,更可能会遇到专家踢馆,演员如何回应观众的提问,就是实境实验剧场最有趣,也是最困难的地方。饰演生物学家的庄博旭说:「今天有观众进来,他可能会提出完全不是我故事脉络的问题,有凭有据就变得非常重要,如果难以回应,就会非常尴尬。」演员们这一次将面临严重挑战。

蔡朋霖期许:「以成人的观点去理解现代的青少年,或是制定相关政策,期待他们能抵御未来的生存环境,这会是多么荒谬的事情。我十分期待更多青少年踏入剧场,实际参与这出戏。」至於这个演出现场每天将会发生什么讨论,每场观众会投票出什么结果,《克隆少年》当天演出才会揭晓,欢迎观众进剧场探讨与亲身验证。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6月号「话题追踪」〈从社区议题出发 剧场里的真实论坛 OD表演工作室的「实境实验剧场」〉;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