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欧编舞家林美虹史诗巨作《新娘妆》 卫武营亚洲首演

旅欧编舞家林美虹舞作《新娘妆》七月将於高雄卫武营歌剧院举行亚洲首演。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奥地利林兹国家剧院舞团艺术总监林美虹舞作《新娘妆》,至今已在德国、奥地利演出近五十场,今年七月是林美虹第一次带著这部作品回台湾演出,将在高雄卫武营歌剧院举行亚洲首演。

2019 卫武营-林美虹x奥地利林兹国家剧院舞团《新娘妆》

7/6 19:30  7/7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歌剧院

INFO 07-2626666

奥地利林兹国家剧院舞团艺术总监林美虹舞作《新娘妆》,运用林美虹擅长的舞蹈剧场形式,并融入台湾文学与音乐元素,为长年在黑暗中噤声的人呐喊,是一出关怀普世人权的史诗级舞蹈作品。《新娘妆》至今已在德国、奥地利演出近五十场,今年七月是林美虹第一次带著这部作品回台湾演出,将在高雄卫武营歌剧院举行亚洲首演。

《新娘妆》是林美虹首度以故乡题材及文化元素为灵感的作品。来自东方的她长年在西方艺术环境中创作,最擅长将多元文化体验下的情感冲击带入作品。林美虹表示:「《新娘妆》要表达的是与生俱来的普世人权价值,台湾的二二八、法西斯主义、德国纳粹到现今的欧洲难民议题,都是情感冲击文化、社会、国家的极致表现,不论是哪一种原因造就的痛楚与遗憾,都是一种普世的情感,不分种族、背景、国籍,不用言语都能感受。逝去不代表就该埋藏,安静更不代表一切安好,希望世人能和这出作品共振、疼惜与悲悯,在这场追思仪式中洗涤疗伤。即使逝者已往,我们仍然情感同在。这支作品回到台湾是理所当然,包括先前甄选来自台湾各地的素人演员甄选者,到这几天回台做宣传,都让我觉得梦想快实现了。」

《新娘妆》以作家李昂的小说《彩妆血祭》为创作灵感,当中传达编舞家心内深处的心痛与不舍,疼惜受尽煎熬仍尽力生存的灵魂,展现人道深切关怀。林美虹以长时间的沉思,体验受难者痛楚,最后以震撼人心的舞台张力呈现出成熟之作。二Ο一一年在德国初亮相,《新娘妆》就入围德国艺术界最高荣誉的「浮士德奖」,受到评审与观众的高度肯定。二Ο一七年林美虹有感於欧洲难民潮的苦难,再度於奥地利林兹国家剧院推出《新娘妆》造成轰动,并於当年获德国剧院艺术联盟评选为「年度最佳作品」。

文化部长郑丽君表示,「国家暴力的受难者不分族群,这段历史不只是受难者个人的受难历史,更是所有人须共同面对的课题,转型正义是要诚实面对过去被湮没、被刻意遗忘的人权受害历史。《新娘妆》透过艺术,向世界彰显人性最基本的价值与爱及台湾的人道精神,故事讲述的不只是受难者与家属,更是每个台湾人的故事。现在即将要回到娘家台湾,而且是在象徵文化平权和空间解严的卫武营演出,意义格外重大。」

《新娘妆》整部作品由现场音乐贯穿,音乐创作及演奏由德国编曲家Michael Erhard、剧作家及戏曲演唱家游源铿编写唱词,并与旅法古琴音乐家游丽玉及欧洲的音乐家携手演出,打破东、西音乐的藩篱,将不同文化元素融合在舞蹈中。此外,林美虹认为《彩妆血祭》的「妆」就是代表「面具」,在当时的背景下,剧中母子都无法面对彼此在性别认同的「异见」,因此必须隐藏真实想法,让自己躲在面具后面,直到最后才在遗憾中取得谅解,以「新娘妆」送儿子离去。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艺术总监简文彬表示,「卫武营是属於众人的艺术中心,也一直致力於透过艺术,做为族群沟通平台、创造不同族群间对话与理解的机会。很高兴这次林美虹和创作团队,愿意将《新娘妆》亚洲首演的机会给了卫武营,藉由舞蹈和音乐诉说我们自己的故事,让台湾观众能藉由这出作品,更加理解自由与人权普世价值的重要性。林美虹无论是创作,或是先前到卫武营徵选素人演员,都让我们看到她的『无私』,与众人分享、一起携手完成作品。」

林美虹曾历任德国普伦歌剧院舞团、多蒙德歌剧院舞团和达姆国家剧院舞蹈剧场等三所剧院舞团艺术总监,现任奥地利林兹国家剧院舞团艺术总监。个人习舞启蒙於兰阳舞蹈团,早期留学义大利罗马国家舞蹈学院,再赴埃森福克旺学院学习,后於欧洲发展。跨文化及跨领域的学习,成就林美虹多元丰富的创作风格,除舞蹈剧场外,并跨界执导歌剧、清歌剧及音乐剧,且屡获国际艺术大奖,林美虹在二Ο一七年以《天鹅湖-柴可夫斯基的悲怆人生》获奥地利国家音乐舞台剧奖「最佳舞蹈艺术作品」,二Ο一八年以《小美人鱼》获奥地利国家音乐舞台剧奖「最佳整体舞蹈艺术作品」,并在今年甫以《乐音缭绕》再度入围奥地利国家音乐舞台剧奖。

德国法兰克福广讯报首席舞评休斯特(Wiebker Huster),赞誉林美虹赋予舞蹈剧场全新生命,认为其作品充满引人入胜的影射技巧,留下令观众难忘的精采印象。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6月号「艺号人物」〈旅欧编舞家林美虹  带著对家的疼惜召唤人权自由的关怀〉;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