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宗庆打击乐团2019击乐剧场《泥巴》 打击乐X陶瓷工艺一再打破、重炼

透过创新的表演艺术型态,击乐剧场《泥巴》力求呈现吾人对於「家」的深层共感,体现变与不变当中的永恒价值。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朱宗庆打击乐团今年岁末推出压轴巨献――击乐剧场《泥巴》,以「陶瓷」结合「台湾在地风土」为跨界创新之本,与打击乐共构出蕴含真挚情怀的新篇章,追求将「好」做到「最好」的极致境界。

2019朱宗庆打击乐团 击乐剧场《泥巴》

11/23  19:30  11/24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11/29-30  19:30  11/30-12/1  14:30

台北市艺文推广处城市舞台

12/7  19:30  12/8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戏剧院

12/14  19:30  12/15  14:30

苗北艺文中心演艺厅

INFO  02-28919900

跨界一直是朱宗庆打击乐团对外探索的重点,从创团第一年与云门、第二年兰陵的合作,经过一九九二年正式定义「音乐剧场」、一九九三年后陆续与许多作曲家、剧场、舞蹈等领域合作。由於打击乐的属性,很容易与其他艺术相互呼应,因此乐团持续延伸,到了二?一?年起跨足京剧元素定名「击乐剧场」,制作《木兰》并且经过二?一七至一八的巡演过后,如此的演出形式已至臻成熟。今年岁末,乐团将循著过往的累积,首度以「陶瓷」结合「台湾在地风土」为跨界创新之本,推出压轴巨献――击乐剧场《泥巴》。

将「好」做到「最好」的自我挑战
击乐剧场与陶瓷工艺同声共鸣

由艺术总监朱宗庆领衔,导演李小平与作曲家洪千惠再度携手之外,击乐剧场《泥巴》邀请包括:编剧邢本宁、舞台设计陈慧、影像设计陈建蓉、服装设计林秉豪等多位剧场界杰出新锐加入制作团队,希冀更多优秀人才和跨领域元素的投入,为台湾在地的人文情怀留下艺术的印记。

由於文本并非如《木兰》那般家喻户晓,因此全新的发想、规模的庞大加上多面向的艺术,使得《泥巴》在制作过程中困难重重。「凡事起头难,没有人做过的事,更难。」击乐剧场极高的门槛,使得演出团队在投入制作时,就已做好必须一再「打破、重炼」的心理准备,以决然的正向态度面对一次次的创作瓶颈,把心中的理想「磨」出来。

洪千惠说:「重新出发去找寻,要跟《木兰》类似的创作规模,但却是要完全不同的内容,这种『打破』的创新,对我来说,用想很简单,但实际做了之后,才发现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这次《泥巴》的音乐创作过程中,真的历经了迷路、不断打破重来、点灯找到回家之路的感觉,十分深刻难忘。」

李小平表示,剧场创作对於音乐与情节的相互附著、描绘并不陌生,但没想到击乐本质的可变性竟是这么大。他用了一个生动的譬喻来形容:「近乎台风天的气候――轻风徐徐的下一刻,狂风骤雨说来就来。」李小平认为,如果能善用的话,击乐剧场的创作,其实是不断在创造新的感官状态。

朱宗庆表示,一再「打破、重炼」的过程,以及追求极致的执著态度,使得击乐剧场和陶瓷工艺产生共鸣,因为两者时常为了追求外人眼中不可能的突破,不惜代价地投入。就是这份「玩真的」态度,以及「用强大以理性支持感性」的共通精神,促成了击乐剧场《泥巴》的诞生。

「芦竹黧说」与「爱玩土的囝仔」
以真人实事构思角色原型  以抽象形式体现核心精神

击乐剧场《泥巴》的创作缘起,来自一段相挺、相惜的友谊:「因为『瓷林』林光清董事长的引介,我和打击乐团有机会认识到林董的家乡――苗栗芦竹,这个社区守护家乡的心意、亲族间的互动,还有林董个人的奋斗历程,都让我特别有感,於是想经由表演艺术的形式,把这个足以代表台湾在地的质朴精神和动人温度呈现出来。」朱宗庆说。

「瓷林」林光清董事长,出身苗栗头份的乡下地方、旧称「芦竹」的小乡里。年少时即追随父亲投入陶瓷工业,四十多年来一路奋起,成为扬名国际的大厂,不但以独步的技术取得利基,更带领团队从代工走向设计开发的品牌之路,矢志以精美的陶瓷工艺记录台湾文化。除此之外,林光清也结合慈善公益、社区营造、艺术文化的力量,积极投入家族史和芦竹地方创生的活动中。在众人眼中,这位常自称「爱玩土的囝仔」,是个不折不扣的「传奇人物」。

起心动念创作击乐剧场后,演出制作团队首先面对的是选材的问题。有别於《木兰》以「花木兰」这个耳熟能详的角色为本加以转化,并与京剧这门传统的表演艺术进行深度融合,击乐剧场《泥巴》以真人实事为原型、以陶瓷工艺作为跨界探索的对象,是截然不同尝试。可以说,击乐剧场《泥巴》更具有在地感。

以苗栗芦竹社区的家族故事为蓝本,《泥巴》欲呈现台湾人奋斗拚搏、相互友善的质朴情怀,并透过打击乐与泥土、陶瓷的相互共鸣,创造具有新意的视听效果。李小平表示,苗栗芦竹社区及由这片沃土所孕育出的陶瓷工艺,近年来已为人所知,因此,《泥巴》制作团队这次选择拉出一个不同的视野距离,处理作品与真人实事的关系。

邢本宁以芦竹在地家族的故事为本,重新形构出一则「芦竹黧说」,作为带动整出击乐剧场的「隐形文本」。芦竹黧说以「月光下的龙眼树」为开场,邢本宁说:「在创作之初,我就想像我们小时候,都会在老家旁边那棵大大的树下乘凉、闲聊,那棵龙眼树每年结实,我们就把它酿成酒,一坛一坛的酒,其实就是我们的记忆。」

代表芦竹家族记忆的龙眼树、陶瓮、萝卜灯、古厝梁柱等元素,透过「芦竹黧说」的叙事重新组构,引导出具有当代台湾人文温度的剧场环境。另一方面,透过洪千惠量身打造的新创曲目,观众将可透过深具画面感的乐音,感受到击乐剧场与陶瓷工艺的相互共鸣。

击乐剧场的跨界展演,让打击乐与陶瓷工艺在各自专业上,皆获得进一步发展的著力点。为了本次演出,台湾知名陶瓷品牌「瓷林」首度尝试以苗栗芦竹的泥土,制作陶瓷乐器――Udu(巫毒鼓,作为敲击乐器使用的陶壶);此外,还挑战了烧制技术难度前所未有的特制大型陶瓷萝卜灯。届时,Udu和陶瓷萝卜灯将一起在《泥巴》的舞台上亮相。

守护我们的「家」  在变与不变当中找到永恒
「我的小时候.我的老地方」徵文活动上线

击乐剧场《泥巴》以具体的角色原型和在地性作为构想动机,但在创作呈现上,则采非写实路线完成演出制作呈现,以抽象形式体现作品的核心精神。由打击乐、陶瓷工艺到芦竹社区,击乐剧场《泥巴》以独特的方式诠释「家」的价值和意义,并且探索「在变与不变当中,找到永恒」的命题――因为艺术与人生,都要不断历经试炼,而心灵得以寄托之所在,就叫做「家」。

朱宗庆表示,「对我来说,『家』是创造归属感、实践核心价值的同义词,对於『家』的想望和追求,始终带给我和打击乐团向上与向善的力量。在林董之於芦竹的身上,我也看到了同样的深刻共鸣。因此,希望透过《泥巴》这个作品,让观众看见一群有心人,如何为家乡、为土地,创造出丰饶的记忆。」

呼应这份对家、对乡土所怀抱的质朴情怀,击乐剧场《泥巴》自即日起展开「我的小时候.我的老地方」线上徵文活动,邀请大家一起「写封信回家」,分享自己的家乡回忆、童年故事,表达关於「家」的情感。详情请见朱宗庆打击乐团官网(www.jpg.org.tw)或fb粉丝专页。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10月号「即将上场」〈朱宗庆打击乐团《泥巴》 把家乡泥土 捏塑成动人击乐剧场〉;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