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纳百川的文化大业 巴黎秋季艺术节的发展与演变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与两厅院共制、由王嘉明编导的《Re:亲爱的人生》应邀参与今年巴黎秋季艺术节演出。 (张震洲 摄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每年九月至十二月在巴黎绽放的艺术盛会,莫过於「巴黎秋季艺术节」!自一九七二年创办以来,这个汇集了戏剧、舞蹈、视觉艺术、音乐、电影等不同领域创作的艺术节,挖掘出许多深具潜力的新锐创作者与叱?世界剧坛的大师,可说是法国极具特色的文化品牌之一。今年秋季艺术节邀请了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与国家两厅院共制、由王嘉明编导的《Re:亲爱的人生》前往,将於十一月底演出,与此同时,让我们也认识这个重要艺术节的前世今生,一探其高瞻视野与重要地位。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Re:亲爱的人生》|巴黎秋季艺术节

11/28-30  12/4

法国  MAC剧院、凤凰剧院

炎夏过后,最让法国观众引领期盼的,就是巴黎秋季艺术节(Festival d’Automne)。近半个世纪以来,这场秋日盛宴挖掘出许多深具潜力的新锐创作者与叱?世界剧坛的大师。它汇集了戏剧、舞蹈、视觉艺术、音乐、电影等不同领域的当代创作,显露欧洲艺文潮流的最新趋势。如今,巴黎秋季艺术节不仅是法国极具特色的文化品牌之一,也是各国艺文爱好者的朝圣之地。每年九月至十二月,它推出近五十档演出与活动,串联大巴黎区各大文化场馆,吸引廿五万名观众。它透过文化软实力连结巴黎与纽约两大首都,也被誉为国际表演艺术界的领先指标。秋季艺术节近半世纪的发展历程告诉世人,唯有众志成城的决心与坚持,才能打造永续经营的文化事业。

跨越国界  古今交融

一九七?年代,一股保守、封闭的气息垄罩著法国表演艺术界。各界文化人壁垒分明,且为了讨好附庸风雅的布尔乔亚观众,不断重复搬演著经典剧目。这般明日黄花的景象完全不像二战之前的巴黎,不同的艺术形式相互碰撞,激发出各种大胆、前卫的创作实验。为了恢复往日光景,庞毕度总统任命米榭.季(Michel Guy)筹备一个兼容并蓄的艺术节,将巴黎打造成可以媲美柏林、阿姆斯特丹、维也纳、威尼斯的文化首都。为了筹办第一届巴黎秋季艺术节,热爱表演艺术和旅游的季不仅召集当时的前卫创作者,也邀请具有异国色彩的表演团体,如模斯.康宁汉(Merce Cunningham)和尹荫q国家传统舞团等。首届艺术节彰显季的雄心壮志,某些节目甚至打破当时的演出惯例,如罗伯.威尔森(Robert Wilson)在巴黎时尚博物馆(Palais Galliera)呈现长达廿四小时的展演《开放》Ouverture。这种融会传统与现代的策展方式不仅吸引了九万多名观众,也逐渐影响巴黎艺文圈,让年轻的艺术家更勇於打破形式框架,挑战新颖的创作手法。

人文荟萃的艺术盛会

一九七四年,季受政府徵召,担任国家文化书记(Secrétaire d'État à la Culture)。他委托克隆贝克(Alain Crombecque)管理秋季艺术节。克隆贝克延续前总监的领导方针,持续扩展艺术节的国际视野,邀请来自德国、义大利、东欧、俄罗斯的大师之作。无论是柏林列宁广场剧院(Schaubühne Berlin)的创始人胥坦(Peter Stein)和古柏(Klaus Michael Grüber)、米兰名导史崔勒(Giorgio Strehler)、波兰戏剧大师康铎(Tadeusz Kantor),这些开启欧陆当代剧场新页的先锋者陆续登上巴黎舞台,彰显秋季艺术节的非凡气魄。此外,在季和克隆贝克的领导之下,艺术节也积极协助培育在地创作,让许多外国艺术家深根法国,放眼世界(注1)。若没有秋季艺术节的长期资助,布鲁克(Peter Brook)、维特兹(Antoine Vitez)和薛侯(Patrice Chéreau)等大师可能无法在八?年代改变法国剧坛风景,开启导演挂帅的时代。

在逆境中茁壮

八?年代末,秋季艺术节陷入经营危机。政府的文化预算开始缩减,开创者季也於一九九?年辞世。转战亚维侬艺术节总监的克隆贝克回到老东家,继续领航这艘乘风破浪的艺术旗舰。在法国名流贝尔杰(Pierre Bergé)的协力之下,秋季艺术节获得圣罗兰基金会(Foundation Yves Saint Laurent)的私人赞助,渐渐脱离了完全仰赖公家补助的文化机构。一九九二开始,在克隆贝克的领军下,艺术节除了继续培植法国的中坚创作者,也逐渐走出欧陆,呈现世界当代剧场的缤纷样貌,邀请的作品来自於南韩、蒙古、南非、中国、日本、伊朗、墨西哥、印度、埃及等国。二??九年,克隆贝克猝然离世,艺术节又面临存亡之秋。文化部企图将其改组,与其他剧院合并。然而,长期用资源灌溉社会的秋季艺术节已经成为享誉国际的文化品牌,没有任何场馆可以取代它的地位。直到二?一二年,巴黎市立剧院总监德马西-莫塔(Emmanuel Demarcy-Mota)入主秋季艺术节,才将其带往崭新的里程碑。

数往知来  扩增版图

自青春期开始,德马西-莫塔就是秋季艺术节的忠实观众。对他来说,艺术节多元且丰富的节目不但启蒙了他的剧场知识,也薰陶了他的美学素养。接任艺术节总监,他的首要任务除了继承前两届主席的宏观视野,同时他也想发扬艺术节的教育功能。因此,他特别安排了「肖像」(Portrait)单元,每年以一至二位创作者为主题,回顾他们一系列的创作。秋季艺术节一次呈现大师的经典作品与最新创作,让当代观众温故知新,认识到他们的创作历程(注2)。此外,德马西-莫塔也积极拓展巡演机会,让演出从市中心扩展至近郊。二?一五年,秋季艺术节累积了四十五间固定合作的剧院,其中有十七间都不在巴黎市内。在新任总监的努力下,艺术节愈来愈展现年轻的活力,不但栽培出许多耀眼法国剧坛的新秀和跨领域创作,观众的年龄层也不断地往下降。

四海为家的弹性机制

秋季艺术节每年的预算约为五百万欧元(注3),45%由法国文化部与巴黎市政府补助,30%来自私人企业与个人赞助,剩下的则全靠票房收入。尽管规模庞大,艺术节的组织架构却极为精简。四十七年间,它的编制从九人扩增至廿三人,而只有三位负责节目策划:艺术总监、规划戏剧和舞蹈演出、及视觉艺术展演的寇琳(Marie Collin)、掌管音乐类演出的玛可薇兹(Joséphine Markovits)。艺术节没有专属的演出场地,整体工作团队除了在约四十坪大的办公室里处理行政业务,还得游走在巴黎各处,与不同的剧院与文化场馆协商。对创办人季来说,「这种工作模式避免我们窝在办公桌上,或陷入例行公事之中。我希望维系这个艺术节的弹性机制,这使它能够迅速履行职责、执行任务,这就是它成功的秘诀。(注4)」的确,为了合乎不同创作者的需求,秋季艺术节担任起沟通者的角色,负责联系巴黎各个场馆,推动双方合作。它就像是一座无形的文化桥梁,连结艺术家、馆方和民众,让难以实现的创作计画顺利成行,也不断打破形式局限,开拓法国观众的艺术感知及国际视野。

台湾人文风情跃上巴黎秋季舞台

今年十一月底,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与两厅院共制、由王嘉明编导的《Re:亲爱的人生》将前往法国,於巴黎南方的MAC剧院和瓦朗榭纳(Valenciennes)的凤凰剧院(Le Phénix)巡演。这不仅是台湾艺术家首度入选巴黎秋季艺术节,也证明源自在地的戏剧创作能够跨越文化和语言的隔阂。《Re亲爱的人生》灵感源自加拿大女作家孟若(Alice Munro)的同名短篇小说。王嘉明模拟这位诺贝尔文学奖二?一三年得主的笔法,编织出四篇洋溢著台湾风情的小品:一名女子在去扫墓的捷运上,追忆起母亲的三段婚姻;一位少女从家乡的埤塘,想起了对双胞胎妹妹爱恨交融的情感;一位罹患癌症的妇人决定离家出走,巧遇了帮她驱邪的乩童;一名中年的清洁妇因身上的刺青,回溯自己跌宕不羁的青春岁月。透过细腻的文字描绘和流畅的场面调度,四段故事如行云流水般铺展开来,让观众深入台湾的日常生活,以及平民的真挚情感。或许就是这种普世的人性价值打动了秋季艺术节策展人寇琳。在两厅院的盛情邀约下,她於去年特地来台欣赏这部作品。无论是文本内容和导演手法,她认为这部作品充满了耐人寻味的底蕴,一定要让法国观众体会台湾创作的浓郁人情。的确,以往欧洲策展人邀演台湾创作多半取决於作品风格,无论是充满异国风情的传统戏曲、以肢体表现为主的舞蹈演出、或是视觉强烈的实验小品,很少有奠基於文本的戏剧制作跃上国际舞台。这次《Re:亲爱的人生》能受邀至巴黎秋季艺术节,不但肯定了台湾戏剧工作者的创作实力,也突显出表演艺术蕴含著无远弗届的魅力。

兼容并蓄的核心价值

巴黎秋季艺术节勇於跨越艺术形式的分野,突显文化的多元性。无论是西方或东方、传统经典或创新实验、剧场演出或前卫展演,策展人透过敏锐的美学判断力,引进从未在法国舞台上出现的作品,鼓励艺术家直接面对群众。同时,艺术节也积极推动跨场馆制作,活络表演艺术界的国际网络,让单打独斗的艺术工作者能够崭露锋芒,持续有机会锻炼他们的创作实力。自一九七二年创立以来,巴黎秋季艺术节从未改变过它继往开来的前瞻方向,如创办者季所言:「秋季艺术节从无到有。它之所以诞生,只是我在努力实践这些在我脑袋中萦绕的想法:国族疆界不应该是区隔文化的界线;创作的唯一意义来自於彼此交流、相互融合、双方碰撞出来的火花;巴黎将要重新成为文化的辐辏之地,也就是说,这个首都要广纳百川,包容各种相异的艺术创作,并积极促成它们的流通。(注5)

注:

1.      巴黎秋季艺术节协助彼得.布鲁克经营北方剧院(Théâtre des Bouffes du Nord),对史崔勒83年入主奥德翁剧院(Théâtre de l'Odéon)也功不可没,同时它也促成巴黎歌剧院(Opéra de Paris)与模斯.康宁汉的合作关系。

2.      历年来「肖像」单元的艺术家包括:2012年的玛姬.玛汉(Maguy Marin)、2014年的威廉.佛塞(William Forsythe)、2014-2015年的卡士铁路奇(Romeo Castellucci)和路易吉.诺诺(Luigi Nono)、2016年的陆帕(Krystian Lupa)和露辛达.柴尔兹(Lucinda Childs)、2017年的杰宏.贝尔(Jérôme Bel)和阿迪蒂弦乐四重奏(Irvine Arditti & Quatuor Arditti)、2018年的姬尔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和克劳德.维维尔(Claude Vivier)、2019年的模斯.康宁汉和La Ribot。

3.      约为1亿7千500万元新台币。

4.      Antoine de Baecque, Esprit d'automne : histoire d'un festival, Paris, Gallimard, 2016.

5.      Jean-Pierre Leonardi, Festival d'automne à Paris : 1972-1982, Temps actuels, Paris, 1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