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剧

《新人类计划:预告会后》 邀你共同在场 示范没有预设终点的真实探索

《新人类计划》期待「来宾」也都能够在一路见证他们的探索、辩证,甚至失败。 (新人类计划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继去年在台北艺术节推出第一阶段呈现,周瑞祥、陈煜典与王藻X作、从魔术出发进行探索的《新人类计划》再度现身,推出《新人类计划:预告会后》,以「回应」为命题轴心,对「预告会」之后所接收到的所有评论、回馈、声音做出回应,他们将以发表会之名邀请「来宾」到场,诚实展现途中的他们如今身处的状态。

周瑞祥X陈煜典X王纂m新人类计划:预告会后》(现场直播)

4/11  1400160020002200

(每一场次的主题内容不同)

INFO  脸书搜寻「新人类计划Transhumanism-周瑞祥」

《新人类计划》是一场跳脱剧场和魔术框架的探索,内容涵盖心理科学、催眠、身体和意识锻炼,探究唯物之眼、唯心之眼、苦行僧、技、查克拉、体术、自然力和雷门等八项能力潜质如何养成,由魔术工作者周瑞祥提出并以己身为实践核心、搭档导演陈煜典及魔术/视觉艺术工作者王藻@同执行,共同探索在未来身而为人的可能。

这是一场暂订为期三年的实验,也是一趟不预设终点的旅程。在去年的台北艺术节以「预告会」之姿问世后,除以每年一次的「发表会」为自己设下必须面世的期程,亦开放与各种场域、策展交会发生事件、共同在场的可能。在预计於今年八月发生的第二阶段发表会前,《新人类计划:预告会后》以「回应」为命题轴心,对「预告会」之后所接收到的所有评论、回馈、声音做出回应,也将融入在这个时间点上对纷扰世界和自我处境的思索,诚实展现途中的他们如今身处的状态。(目前因应肺炎疫情,演出改为线上直播)

得到超能力 让魔术不会「只是魔术」

「一开始其实非常单纯,就是他跟我说——我想要得到八种超能力,一起来做吧。」王议o么说。

《新人类计划》的成形,也许可回溯到周瑞祥曾在乐悠悠之口做过的演出《中二病》,又或者是更早更早,对超能力的好奇与著迷。随著他以「全台湾最有魅力的魔术师」之名逐渐被认识,他关注的焦点则一直都是一个更古老的命题:魔术该如何回应社会和人心。那是可以追溯到古老的史前,甚至未有魔术之名,当时的巫师和法师乃是为了「解决人的问题」而存在,因此施展奇术、祭仪,被奉为国师。那些对普通人来说的神奇力量,不仅引领人类解决当下的困境,也满足了人心渴望超脱现状的需求,提示了超脱的可能和途径。然而随著时间、文明的发展,许多「方法」渐渐分支而脱离了初始的广大范畴(如催眠、占星术、心理学都渐渐独立,炼金更是化学的起源),剩下的「魔术」则渐渐「只是魔术」,被归为表演艺术的一种,日渐重视表演性、观赏性及娱乐性后,「观/演」的框架和观众对「被制造魔幻」的期待也无形中成为局限。

《新人类计划》最直接来说,就是对框架的推翻,透过扩大定义,来「找回/找到」魔术的可能性。

周瑞祥关注的焦点则一直都是一个更古老的命题:魔术该如何回应社会和人心。 (新人类计划 提供)

破除框架与定义 邀众人创造「在场」机会

为了破除框架的预设,他们以一种「去定义」并且重新分配的方式来开展这一切。陈煜典说:「在告诉你新人类计划是什么之前,我想先告诉你我们『不是』什么。」

他们抛开既有的演出团队组成,而是让陆续加入的伙伴以身体部位联想,以对自身的理解决定自己要是哪个身体的部位,能够为隶属的整体贡献怎么样的特长,而至此成为这个大整体中的一部分。例如发起行动的周瑞祥作为「神」(Anima,又或者在此可先理解为意识)而存在,但若无「左脑」陈煜典和「右脑」兼「视锥细胞」王纂A甚至「小脑」陈佾均(以剧场语汇的翻译则为「戏剧构作」)的携手建构,系谱则无从建立与细细厘清。

而呈现的形式上,则以发表会之名邀请「来宾」到场,即便仍须服膺约定俗成的售票、宣传形式,但并不对来宾肩负演出完美的义务,而是让一切尝试於焉发生,藉由创造一个共同「在场」的机会,扩大行动的意义。也因为是真的在培养和开拓本身不具有的能力,在展现阶段成果的同时,选择不回避失败而让真实暴露,也就形成了演出未必完美的不确定性。而这样的误差值,是因为更大的目标而愿意让他被发生和看见的。

以真实创造虚幻 见证没预设终点的「探索」

「我们希望来宾能看见这些秘密,看见我们如何去找到这些能力,进而可以回去自己的世界中建立属於自己的能力。但有趣且吊诡的是,当我们将这些东西摊开来,告诉大家这些都是真的,却仍然被质疑,一切都是在故弄玄虚。」在数位虚幻却又满是框架的廿一世纪,他们选择揭开表象,用真实来创造更大的虚幻性,来回应人心对真实和超脱的渴求。

重新爬梳《新人类计划》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第一年聚焦於和现下的连结,第二年开发的能力将追溯回较古老的祭仪,第三年则偏向探讨未来与赛博格(Cyborg,或称生化人)的可能与想像。而这一切尝试,也许都是在验证或实践他们在「宣言」中做出的宣告:「每个意识终将成为自己世界的神。」即便这个宣示最终也可能被推翻,他们仍然尽其所能地在踏出的每一步都保有清醒的自觉,并且以毫不设限的自觉与提醒,期待「来宾」也都能够在一路见证他们的探索、辩证,甚至失败,在「在场」亲身见证后,终能展开自己的行动,找到自己的答案。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04/07 至 06/30。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8期 / 2020年0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