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音乐

「初秋浪漫情」、「希里玛蒂 VS 克拉拉」 长荣交响乐团 以浪漫涂写秋季诗情

长荣交响乐团 ( 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时至九月,秋天的氛围也渐渐弥散开来,配合秋日的易感与浪漫氛围,长荣交响乐团将演出「初秋浪漫情」、「希里玛蒂VS克拉拉」两场音乐会,皆以被称为「浪漫时期」的十九世纪作品为主,由音乐总监葛诺.舒马富斯指挥,分别邀请台湾钢琴家胡?云与大提琴家简碧青担纲演出,从「序曲」、「协奏曲」到「交响曲」作结,邀请乐迷共享专属於秋天的浪漫诗情。

长荣交响乐团

初秋浪漫情

9/18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希里玛蒂 VS 克拉拉

10/11  14: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3516799

告别炎热的酷夏,随著秋天到来,长荣交响乐团将演出「初秋浪漫情」、「希里玛蒂VS克拉拉」两场音乐会。配合秋日的易感与浪漫氛围,两场音乐会皆以被称为「浪漫时期」的十九世纪作品为主,并采用乐团音乐会最经典的曲目编排架构:从「序曲」出发;以「协奏曲」承继,将独奏家的个人色彩,在与乐团的合作中增添全新火花;最后结束在「交响曲」盛大热闹的气氛,完全满足听众对於乐团音乐会宏大且变化万千的交响声响之期待。

音乐会各有特色  也形成有趣的对照

十九世纪被称为古典音乐的「浪漫时期」,最早源於当时文学界对音乐的期待与褒扬。对他们来说,音乐这种难以具象图解、无法用笔墨描写其根本的艺术,反而是一种「纯粹的浪漫」,更符合文学家所追求的艺术之最高层次――「诗意」。事实上,十九世纪音乐的确在作曲家的努力下,特别在音乐语言及音响色泽上有了飞跃的提升,使这门艺术的表现力近乎无穷无尽,达到文学家对音乐艺术的崇高期待,超脱文字所能表达的领域,企及至无法言喻的至高浪漫境界。

钢琴家胡?云 ( 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两场音乐会的序曲虽然都带有标题,却形成非常有趣的对照。韦伯的《欧丽安特》Euryanthe序曲出自同名歌剧,如同一般歌剧序曲,充满诗意并浓缩预告整部歌剧的精华,标志著德语浪漫歌剧的早期风格,并影响随后的歌剧巨擘华格纳。舒伯特的《罗沙蒙》Rosamunde共有十首戏剧配乐及一首序曲,但作曲家首演时来不及完成序曲,先是以自己另一出歌剧《阿方索与埃斯特蕾拉》Alfonso und Estrella的序曲代替,现在世人熟悉的《罗沙蒙》序曲,实际上是直接使用作曲家先前完成的另一出歌剧《魔法竖琴》Die Zauberharfe之序曲,亦即是说,这首序曲的音乐内容与戏剧《罗沙蒙》本身并无关联。有趣的是,《欧丽安特》及《罗沙蒙》的剧本皆来自德国女作家谢吉(Helmina von Chézy),首演后两部剧本受到严厉的抨击,完整的作品很快被淘汰於歌剧舞台及戏剧舞台,但两首序曲仍通过时间的考验,《欧丽安特》及《罗沙蒙》之名反而活跃於音乐舞台,成为今日常见的「音乐会序曲」。

两场压轴的交响曲,分别是西贝流士《第一号交响曲》及舒曼《第四号交响曲》。西贝流士的作品洋溢著浓烈的芬兰民族色彩,卅岁时已成为芬兰的顶尖作曲家,其《第一号交响曲》更让他走向国际,在德国传统的交响曲架构与动机发展中,融合其极具个人特色的民族色彩音乐语法,虽然在十九世纪末,这样的作品并不前卫,但仍走出属於自己的路,呈现异於传统古典音乐的另一风景。舒曼《第四号交响曲》又被称为「克拉拉交响曲」,题献给其妻子克拉拉。首演时回响不如预期,舒曼於十年后重新提笔大幅修改,终於获得成功,全曲四个乐章一气呵成,作曲家高超的动机发展技法,成就全曲乐思的紧密串连,塑造出统一的整体。

大提琴家简碧青 ( 长荣交响乐团 提供)

两位独奏家  各演出拿手曲目

曾荣获鲁宾斯坦国际钢琴大赛银牌及纽约艺术家协会国际大赛钢琴首奖的台湾钢琴家胡?云,这次将与乐团合作舒曼《A小调钢琴协奏曲》。在十九世纪前半,协奏曲以炫技当道,却忽略音乐本身内涵,舒曼除了用文字强烈抨击当时「炫技协奏曲」空洞的内涵外,也创作这首乐曲作为回应,强调乐器与乐团的对话关系、如同交响曲的声响及动机运用,以追求更高的美学诉求,成为「交响协奏曲」的楷模。台湾大提琴家简碧青曾被法国大提琴泰斗傅尼叶赞誉「天生拉大提琴的奇才」,这次除了演奏德弗札克《G小调轮旋曲》,更带来其丈夫瑞士作曲家穆勒(Fabian Müller)的大提琴协奏曲《希里玛蒂》Sirimadi之台湾首演。乐曲取材自泰国的古老传说,描述皇后希里玛蒂的故事。这首乐曲完成於二○一一年,虽然是廿一世纪的作品,作曲家运用了传统泰国乐器,但整体声响并不艰涩,除了传说的神秘色彩,更呈现浪漫壮阔的史诗氛围。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3期 / 2020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