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两厅院售票系统2013-2019分析报告

一场瘟疫 揭露原本脆弱的产业体质 疫情前后台湾表演艺术产业之数据观点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台湾表演艺术产业的困境,并非因为疫情才出现,而是早已出现;其风险结构已存在多时,今天只是透过疫情一次体现。对於台湾表演艺术产业长期以来资产累积的缺乏,财务风险的承受能力,乃至於前述平均每场票房的递减趋势,能否透过这次疫情进行一次大体检,并提出系统性的解决方式,提升各团队在相关财务方面的操作能力,或许是比当前疫情纾困更为关键的事情。

自今年初COVID-19疫情席卷全球以来,世界各地表演艺术产业皆遭受重创,纽约百老汇至二○二○年三月十二日便已暂停营业,台湾则在三月五日NSO澳籍音乐家确诊案例传出后,各场馆与节目相继视情况停演或延期,文化部亦在后续提出相关纾困措施。此次灾情除对全体产业与从业人员造成影响外,也同时让台湾表演艺术长期以来存在之各类基本面问题浮上台面。在此一关键时刻,除了关注疫情对台湾表演艺术产业造成的影响外,回顾在疫情前便已存在之趋势与问题,亦是同等重要。

本次很荣幸再次受国家两厅院委托,透过分析两厅院售票系统资料,一窥台湾当前表演艺术产业在疫情爆发前后之总体发展。本次之研究资料包含二○一三至二○一九年之节目销售、会员订单与相关基本资料,以及二○二○年疫情期间之停演与退票相关资料。资料虽仅限於两厅院售票系统节目与会员,但身为全台最大艺文票券售票平台,自有一定程度之代表性。

(国家两厅院 提供)

一三至二一九年趋势分析

二○一九年两厅院售票系统不分类别节目之总票房为新台币13.6亿元,总场次7,119场,售出票数共197.3万张,皆达到二○一三年起的新高点(注1,乍看之下,似乎台湾表演艺术产业蒸蒸日上。然而,若仔细观察数据,会发现各种不均的情形。首先,就节目类别而论,若分别观察两厅院售票系统的音乐、戏剧、舞蹈、亲子与其他类别,则票房、场次与售票数的逐年成长,只有戏剧与音乐类能通过统计检定(注2;换言之,此两类别在总体成长上是相对明显的。反之,舞蹈类在三种计算方式上都呈现负成长,票房年平均减少两百四十九万元,虽未通过统计检定,但至少在统计上,舞蹈类可视同是七年来「无成长」,这本身便已值得担忧。

但即使音乐与戏剧类「全体」随年份成长,其内部依然存在不均的状态。表一为进一步观察各地区节目销售成长状况之结果。表中可见音乐类在多数指标与多数地区皆随年度显著成长,但戏剧类只有在中部地区是明显成长,且不受以何种指标计算影响。

除此之外,表一进一步显示一个令人担忧的现象:北部地区(双北地区,以及北部非双北地区)的戏剧类场次显著增加,但平均每场票房却显著减少。换言之,每年团队全体提供更多的演出,但总票房却没有等比例成长,形成一个「供给增加,但需求并未对应增加」的状况。这也就表示至少在北部地区,戏剧类表演团体是在一个平均每场总收入愈来愈少的状况下,端出更多的演出。团队是否因而陷入一个负向的循环中,每一场的可运用资金愈来愈紧缩,从而被迫硬扛更多的演出来争取金流?此一现象是否造成团队的资产减缩,连带影响到疫情期间从业人员的生活紧迫性?再辅以台湾戏剧类演出仍相对集中於北部地区之现况,以上问题变得格外严峻。

综以上,虽然整体而言全系统总票房随年份成长,但若细看数据便会发现,各地各节目类别之发展相当不均,舞蹈类逐年减缩,而北部戏剧类则面临场次增加但平均每场票房减少的状况。以上观察反映了截至二○一九年底为止,台湾表演艺术产业所面临到的部分困境。

(国家两厅院 提供)

COVID-19疫情影响

而进入二○二○年后,COVID-19疫情更将台湾表演艺术产业带入另一层的困境。图一为截至今年五月十日为止,两厅院售票系统上各月份节目之异动状况汇整,其中可见三至六月份皆有四成以上节目停演,四五月份节目停演比例更是高达六成上下。以上仅包含於五月十日时已经在两厅院售票系统上进行售票的节目并宣布停演的节目,尚不包含在该日期之后宣布停演之节目,亦不包含原本预计要进入两厅院售票系统售票,但因疫情关系,最后选择取消演出而从未进入售票系统的节目,故实际影响之节目数量将更为庞大。

而若就金额来看,图二中实线为二○二○年至五月十日为止,两厅院每日之售票与退票金额,虚线则为二○一九年对应日期之对应金额。截至二○二○年五月十日为止,累积票房1.7亿元,但累积退票金额达1亿元;对比二○一九年同期的4.9亿元票房,售票金额减少3.2亿元,退票金额则高达6倍。也就是说,不论是民众的消费意愿,或是已购票民众的退票意愿,都受到非常大幅度的影响。此外,以上仅为至二○二○年五月十日为止之金额,实际影响金额势必更为庞大。

以上对於演出与销售之影响,都对於表演艺术团队造成巨大的冲击,以至於连绿光与纸风车等老牌团队皆传出财务危机。值得注意的是,绿光剧团的《再会吧北投》在两厅院售票系统的现代戏剧类别,已蝉连两年的实售票数第一名。若连票房上蝉连两年冠军的团队,在此次疫情中皆陷入如此重大的危机,其余团队要如何生存,值得忧虑。

说到底,表演艺术产业本质上便是个风险极大的产业,档期缺乏已经让一个产品可销售的期间短暂,而团队又要在这么短暂的期间内,赌票房是否可以扛起表演艺术天生庞大的前期投资成本,无法透过长线销售来操作。此一状况又导致每个产品能够累积的资产相当稀少,因此多数团队都是处於近乎没有资产,每一次演出都是一次豪赌的状态,看这一次能不能争取到下一次演出前的营运周转金,一次赌完接下一次。

而当疫情造成全面停演时,周转金便立即断炊,没有资产累积的问题便以极端穷凶恶极的方式出现。

总括而论,台湾表演艺术产业的困境,并非因为疫情才出现,而是早已出现;其风险结构已存在多时,今天只是透过疫情一次体现。对於台湾表演艺术产业长期以来资产累积的缺乏,财务风险的承受能力,乃至於前述平均每场票房的递减趋势,能否透过这次疫情进行一次大体检,并提出系统性的解决方式,提升各团队在相关财务方面的操作能力,或许是比当前疫情纾困更为关键的事情。

毕竟,纾困纾得了一时,纾不了一世。就算过了眼前的关,没有系统性的解决问题,我们也只是会进入深陷另一个关而已。

注:

  1. 两厅院售票系统在2013年与2014年有数千场的电影销售,2015年则在台北儿童新乐园有高达1,415场的特殊亲子类节目。由於我们在探讨的是跨年份的走势,这类高度集中於特定年份的节目,我们予以排除,以确保年份与年份之间的可比较性。类似的,仅集中於2013与2014年的太阳剧团节目,其2.2亿与0.5亿产值亦予以排除。
  2. 10%显著水准。统计上显著水准愈小,表示推论的可信度愈强。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0期 / 2020年06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0期 / 2020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