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戏台上,映照世间万象XX台湾戏曲艺术节

一曲褪下历史迷雾 吟哦再现林家始末 旗舰制作《当迷雾渐散》 施如芳、李小平再度携手

《当迷雾渐散》是导演李小平(左)与编剧施如芳(右)三度合作。 (许斌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继去年《月夜情愁》后,「台湾戏曲艺术节」再度推出旗舰制作《当迷雾渐散》,找来编创才女施如芳与鬼才导演李小平再度合作,以台湾中部风土人文为题材,故事以林献堂家族为轴心,时序跨越清领、日治及战后,辐射出大时代下仕绅家族、知识分子与台湾电影人的命运流徙与处境抉择。虚、实交织,非线性叙事的结构,戏中戏的穿插映照,挑战著剧组的制作诠释功力,也让观众藉著林献堂的心路历程,在堆叠中渐次穿透,听见台湾人心中的声音。

2019台湾戏曲艺术节:一心戏剧团《当迷雾渐散》

3/28~29  19:30

3/30~31  14: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INFO  02-88669702

台湾戏曲中心主办的第二届「台湾戏曲艺术节」,即将於三月登场。今年以「戏曲台湾」、「戏曲经典」和「戏曲未来」三大系列,汇聚国内外优秀艺术家与表演团队,两个月内将推出十五档节目,呈现出丰富、多元的戏曲新风貌。

二○一八年,首届「台湾戏曲艺术节」的旗舰制作《月夜情愁》,由著名戏剧学者邱坤良与唐美云歌仔戏团联手打造,从台湾东北部出发,以台湾戏曲史上真实发生的西皮、福路戏曲对抗为背景,并加入戏曲与电影结合的「连锁剧」表演型态;透过扎实深厚的戏剧史料,诉说著这片土地上珍贵的历史记忆与人物情感,成功为日后的旗舰制作树立典范。

今年的旗舰大戏《当迷雾渐散》,则由「一心戏剧团」倾力制作,创作才女施如芳再度携手鬼才导演李小平,并邀请戏曲天后「永远的娘子」许秀年、金枝演社艺术总监王荣裕、国光剧团知名女老生邹慈爱、传艺金曲奖得主黄宇琳和古翊泛、音乐剧王子叶文豪、「一心戏剧团」的当家「双小生」孙诗咏和孙诗佩共同演出,超强卡司,黄金阵容,备受各界期待。

从未曾明说的心境,望断归乡路的林献堂

《当迷雾渐散》以台湾中部的风土人文为题材,故事以林献堂家族为轴心,时序跨越清领、日治及战后,辐射出大时代下仕绅家族、知识分子与台湾电影人的命运流徙与处境抉择。编剧施如芳表示,会选择以中台湾为题材,主要是因为地缘关系,想写一个自己家乡的故事;另一方面,是想找一个自己较熟悉的题材,因此想到了硕论时期研究的歌仔戏电影。由地缘关系到歌仔戏电影,想到雾峰片场、雾峰林家,而锁定林献堂家族和「北沟故宫」。这些看起来相互平行不相干的素材,在施如芳眼里,不但透露著戏剧性的反差,也因为「拍电影」这件事,让一切创作元素被连结在一起。

《当迷雾渐散》以台湾民主运动先驱林献堂的生命历程为背景,透过日本住所「遁楼」的一场梦、孙女的一封信和「莱园」戏台,牵起林家几代说不尽的隔空思念与情感交织。剧中以林献堂(由王荣裕、古翊泛、张闵钧三人分饰)、祖母罗太夫人(许秀年饰)、孙女林琳(黄宇琳饰)为主要人物,穿插当时台语电影的流行,亦有魔幻辩士(孙诗咏饰)在历史的浮光掠影中回荡徘徊,并结合京剧、昆曲、歌仔戏等戏中戏的表现形式,召唤古老戏台上一出出撼人心弦的忠孝节义与生离死别,藉由剧场奇观展开一场波澜壮阔的华丽冒险与历史想像。

对编剧施如芳来说,如何在有限的时间跨度里把故事讲好,是这次创作最要克服的挑战。相较於前作《快雪时晴》,以台北故宫文物〈快雪时晴帖〉,展开一场跨越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消长与生命流转。在这次的创作过程中,她不断告诉自己要把时间跨度拉大,但现实是,「林献堂怎么拉就是一百年的时间」。如何将有限的历史时间,化作无限的创作空间,考验著编剧的智慧。为了突破「一百年」的限制,施如芳最后将整出戏,聚焦於林献堂在日本的最后七年。

一九四九年九月,林献堂以治晕眩之疾为由,前往日本;直到一九五六年九月,病逝日本,这七年的时间,林献堂未再踏上台湾这片土地。期间,其友人曾数次赴日,说服这位「台湾第一公民」回到祖国,林献堂最终不为所动。施如芳表示,「为什么不回来?」,是林献堂留给后世的迷思与猜想,而这个疑问始终回荡在台湾历史的长河中。然而,那些不曾在历史中被说清楚、或说不出口的心境,恰巧为后世创作者提供了想像空间。因此,全剧以林献堂的最后七年为发端,透过老献堂在「遁楼」里的回忆、梦境与现实的错综交错,在层层的历史迷雾与不为人知的心雾中,窥探潜藏在林献堂「望断归乡路」背后的愁苦心情与现实困境。

金枝演社艺术总监王荣裕(中)此次演出老年时的林献堂。右前为古翊泛饰演青年时的林献堂。 (许斌 摄)

非线性叙事结构,挑战导演功力与观众想像

此次是导演李小平与编剧施如芳三度合作,回想当初拿到剧本的第一个感想:「这就是很如芳,还是那个让人佩服的如芳!」在李小平看来,施如芳是一名不甘愿「直书」历史的编剧。他认为:「戏剧可以是与我们有距离的历史再现工具,若是将历史直搬演绎的话,会很无趣。」而《当迷雾渐散》的最大特色,便是以一种「非线性叙事结构」的方式说故事。

在剧中,编剧特别安排了辩士,穿梭於每场的舞台空间与戏剧时空,牵引著原本无法跨越现实时空的人物与事件,透过历史的错接与并置,让人物展开深层的心灵对话与意识流动。辩士原是近代出现的一种职业,早期专门为默片和外语片配旁白,向观众说明剧情;即使到了有声电影时代的初期,台湾的观众仍需要辩士的说明。施如芳表示,若对应到台湾人在近代历史的处境:「这就像是台湾人始终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一样。」藉由在舞台光影中幻化的辩士,观众在看戏的过程中,彷佛也在找回属於自己的历史记忆与声音。

李小平坦言,以「非线性叙事结构」的方式说故事,对导演甚至整个制作团队来说,都是一次艰巨的挑战。他透露,「其实这次整个团队,大家都是身经百战,但看完剧本之后,没有一个人不是这种感觉。」相对於传统戏曲惯用的线性叙事,剧中人物的情感与行动,大多具有符合逻辑的动机与转折过程。「非线性叙事结构」打破线性时间的发展,剧中出现的许多场景,如老献堂回到莱园为祖母拜寿、老献堂与孙女跳舞的场景,都是出自主人公的幻视;在虚、实交错间、清醒与朦胧间,以情境叙事取代情节叙事,透过人物情感的叠层堆加,在看似留下许多悬念与疑问的舞台上,人跟台湾这块土地的情感结构与「文化原乡」的主体建构却才开始逐渐清晰。然而,李小平并不讳言,排戏至今,现在还有些「点」是卡住的,「但就让我们卡著,然后解开一点、解开一点,这样才有创作经验的累积。」

一心戏剧团的当家小生孙诗咏(右)演出穿越剧情的魔幻辩士。 (许斌 摄)

以当代观点诠释,试说一个版本

《当迷雾渐散》使用了三场重要的传统戏曲「戏中戏」,包括〈武家坡〉、〈文昭关〉和〈牧羊记〉,施如芳表示,希望利用戏中戏的形式,将舞台上正在流动的角色人物情感与内在心境,能够进一步连结。而不管是〈武家坡〉的薛平贵、〈文昭关〉的伍子胥,还是〈牧羊记〉的苏武与李陵,施如芳认为:「我所有的投射都不是直接来的。其实林献堂的心境中,有苏武的那块,但他最后做的却是李陵的选择;你说他像薛平贵吗?可以,但我觉得他更像王宝钏!」编剧并不打算给观众一个明确的答案,而是希望观众能自行感受。

李小平也强调,「戏中戏」不应该只是主人公的心境投射而已,它可以用「既念韵白,又唱昆曲,又演歌仔戏」的混搭表现,去呈现林献堂心目中真正的「文化原乡」。导演在意的是,如何藉此回到「说故事」本身,去「聆听文本人物的内在,聆听编剧在故事的言外之意。」他表示,剧场导演就像是一个说故事的人:「我们抛历史问题不是要服从历史,而是要问历史,为什么让我们面对这些事情?这些对历史的叩问,反映了从那个年代一直弥漫到现代的一个问题:这块土地和我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我们为什么不能明亮地说我们的DNA。」

有趣的是,《当迷雾渐散》的英文剧名Me, Myself, and I,反映了台湾人面对自我身分认同的质疑与叩问,在触摸历史的过程中,同时也在寻找与建构属於自己的主体性与原乡精神;於是,透过剧场创作,「让我们今天试说一个版本」,剩下的就等观众进到剧场里,用各自不同的生命历程与记忆,慢慢体会与回味。

「台湾第一公民」林献堂

林献堂(1881-1956),名朝琛,字献堂,号灌园,台中雾峰人。林献堂自幼於家塾接受汉学教育,十四岁时,《马关条约》台湾割让日本,奉祖母罗太夫人之命,林献堂将家族携往泉州避难,隔年返台。一九○七年於日本奈良会面梁启超,向其请益台湾自治之道。一九一三年,林献堂与家族同辈兄弟向总督府请愿成立中学,两年后,台中中学校(今台中一中)成立,而后又在雾峰创办莱园中学(今明台中学)。一九二一年,林献堂等人向帝国议会提出《台湾议会设置请愿书》,要求设立台湾人的议会,并发起「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同年,与蒋渭水在台北大稻埕成立「台湾文化协会」,在政治、经济、文化上,为台湾人争取权益。

一九二七年五月,林献堂与二儿子林犹龙展开环游世界,在三百七十八天内,从东南亚经红海、埃及转至欧洲,再前往美国,一路向西至日本横滨而返台;期间,林献堂将旅途上所见所闻,写成〈台湾游记〉,每周发表在《台湾民报》上,为台湾人打开世界之窗。环游世界回国后,林献堂积极参与地方政治活动,除加入蒋渭水、蔡培火等人组成的「台湾民众党」,又於一九三○年成立「台湾地方自治联盟」,主张以合法手段,争取台湾人民的政治自由与地方自治。坚持「一生不说日语,不著和服」的林献堂,勇敢为大多数「失声」的台湾人,向日本政府争取自己的权益,在台湾近代史上的政治、文化、教育各方面,做出巨大的贡献与影响。一九四九年九月,林献堂以治晕眩之疾为由,前往日本东京治病,往后七年,未再踏上台湾这片土地,仅留有「异国江山堪小住,故国花草有谁怜」、「民族自强曾努力,廿年风雨负初心」等诗句。一九五六年九月,林献堂病逝东京,享年七十六岁。

台湾歌仔戏电影  风华廿余载

在广播歌仔戏兴起的同时,歌仔戏也走向了大银幕。一九五五年,台湾第一部歌仔戏电影《六才子西厢记》诞生,虽然当时并未有太多回响,但引起了麦寮「拱乐社」老板陈澄三的注意。隔年,「拱乐社」拍摄的第一部歌仔戏电影《薛平贵与王宝钏》,造成空前轰动,之后又陆续推出多部作品。其中,以一九六三年由童年时期许秀年主演的《流浪三兄妹》,更是风靡全台。「拱乐社」的成功,引起其他剧团起而效之,但受到电视台的开播与电视普及,以及相关政府法规对「方言」的限制,歌仔戏电影逐渐没落。一九八一年,由余汉祥导演,杨丽花、司马玉娇、许秀年主演的《陈三五娘》,为歌仔戏电影画下休止符。(游富凯)

 

戏曲天后许秀年(左)饰演祖母罗太夫人。 (许斌 摄)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4期 / 2019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