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一步一舞台 踏出疆界、迈向无限 第四十七届香港艺术节

合唱在《唐怀瑟》扮演重要角色,彷佛这些默默无名的配角代表著群氓的当代大众。 (Tom Schulze 摄 2019香港艺术节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即将在二月廿一日揭幕的第四十七届香港艺术节,以「一步一舞台」为主题,为观众带来在创作历程上位处不同阶段的艺术家,呈献多个在不同发展阶段的重要制作。本刊特邀前台北艺术节艺术总监、现任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戏剧顾问耿一伟,以专业眼光切入今年的缤纷节目,选出他心中不可错过的绝妙演出,与读者分享他独到的「个人意见」!

2019第47届香港艺术节

2019/2/21~3/23

INFO  www.hk.artsfestival.org

第四十七届香港艺术节将於二月廿一日到三月十三日举行,内容包括歌剧、戏剧、音乐、舞蹈、亲子与户外等近五十档节目,令人眼花撩乱,难以下手。我挑了几个觉得有趣的亮点节目,跟大家介绍,希望能有些帮助。

歌剧界阿莫多瓦  搬演浮夸嗜血的《唐怀瑟》

《唐怀瑟》Tannhäuser对我来说是双重享受的选择,首先是这出歌剧由颇富盛名的莱比锡歌剧院(Oper Leipzig)制作,演出版本是最早的一八四五年德勒斯登版本。此剧华格纳改了三版,另外两个是一八六一年的巴黎版与一八七五年的维也纳版。第二是这部歌剧由当今最富争议的西班牙导演卡历图.彼耶多(Calixto Bieito)执导,如果你要我形容彼耶多,我会说他是歌剧界的阿莫多瓦,能创造出通俗奇情又充满感官的戏剧世界。这样的浮夸风格,搭配歌剧,根本是一拍即合。

彼耶多原本是戏剧导演出身,九○年代执导过不少莎剧,二○○三年开始受到欧洲各大歌剧院的邀约,从维也纳、巴黎到奥斯陆,到处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彼耶多二○一二年在柏林喜歌剧院(Komische Oper)执导的《魔弹射手》Der Freischütz,突显了这则民间传说背后的猎巫心态,改成如恐怖片般的嗜血版,让观众看到人性背后隐藏著魔疯狂的永恒议题。《唐怀瑟》的第一幕有点类似他的《魔弹射手》,同样有森林与猎人的嗜血场景,强化了唐怀瑟被维纳斯所迷惑的诡谲氛围。合唱在《唐怀瑟》扮演重要角色,彼耶多对歌队处理向来特别著力,彷佛这些默默无名的配角代表著群氓的当代大众。这次来港的一百五十人大阵仗,是由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Gewandhausorchester Leipzig)和莱比锡歌剧院合唱团(Chor der Oper Leipzig)所组成,令人期待,相信一定能把《唐怀瑟》对沉迷肉欲与灵魂救赎的对立,在音乐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马祖耶夫  爱上爵士乐的俄罗斯灵魂

马祖耶夫(Denis Matsuev)是个特别的例子,毕竟他出身严格的俄罗斯学派,擅长弹奏萧斯塔可维奇或是拉赫玛尼诺夫等难度极高的作曲家作品,但作为史上第一位在莫斯科音乐学院举办爵士音乐会的古典乐手,他对爵士乐的偏爱,是有目共睹的。比如他二○一六年十月在台北国家音乐厅的钢琴独奏会,就在安可曲中弹奏了艾灵顿公爵的名曲Take the A Train

作为柴科夫斯基国际音乐大赛的冠军得主,马祖耶夫巡演各全球大城市的音乐厅与艺术节,他的技巧被《洛杉矶时报》赞誉为「承袭俄罗斯钢琴大师吉列尔斯、李希特、霍洛维茨的超凡技巧」。可是马祖耶夫在伦敦接受访问时却说,当他闲暇之余,最快乐的事,是「将自己沉浸在爵士音乐大师如艾灵顿公爵与派特森(Oscar Peterson)的作品当中。」如果一个人在做他最快乐的事,那么这件事势必也会给旁人带来快乐,我想马祖耶夫爵士乐队这次的演出,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李六乙执导的《哈姆雷特》由两代戏神XX濮存昕与胡军同台合演。 (李春光 摄 李六乙戏剧工作室 提供)

两代戏神同台  搬演经典《哈姆雷特》

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在二○一五年起,以六年为期,推动以第一对开本(First Folio)为基础的「莎剧舞台本翻译计画」。他们希望能透过演员共同排练、创作与翻译,达到适合戏剧化呈现、便於演员演绎、普及观众欣赏的三个目标。这次李六乙执导的《哈姆雷特》即属於这项计画。在演出上,除了强调演出全本一字不删,现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副院长的濮存昕饰演克劳狄斯和老王鬼魂,中央戏剧学院出身的影帝胡军则是饰演哈姆雷特。这也是濮存昕与胡军和第二次同台演出《哈姆雷特》。一九九○年,在林兆华导演的《哈姆雷特1990》中,濮存昕饰演哈姆雷特,胡军饰演掘墓人。

李六乙并非第一次来港,二○一六年他的《被缚的普罗米修斯》在新视野艺术节呈现。《哈姆雷特》突显了他的纯粹戏剧理论,聚焦在演员的表演,探索人的精神典型。此次由北京国家大剧院所制作的《哈姆雷特》,一样有不耍花腔、直捣本源的特质。此剧的舞台设计是德国歌剧导演麦克.西蒙(Michael Simon),所以《哈姆雷特》的舞台相当具有歌剧的大气与诗意。另外,胡军的太太卢芳与女儿九儿也一同在台上飙戏,更增添此剧的话题性。

爱尔兰当红剧场新世代  首度来港两作连发

创立於二○一二年都柏林的正点剧团(Dead Centre)是快速崛起的热门团队,观念与手法都极为新潮。以《契诃夫处女作》Chekhov’s First Play来说,这个剧本是剧作家过世后十七年,妹妹在遗物中发现的残稿,但是第一页已佚失。导演作了一个很有创意的决定,观众戴上耳机,可以同时听到他对演出的现场评论。在剧本中,我们可以发现契诃夫一辈子关怀的主题,那些一再出现的角色,在这部处女作都可见其端倪,连契诃夫经典的「如果第一幕的墙上挂著一把枪,在剧终前必须要击发」的说法,都在此剧发生。当然,导演在场面调度上,也有新的突破,包括观众的互动还有非写实的舞蹈场面等,都让整场演出充满青春的生命力。

至於他们的《哈姆尼特—莎士比亚之子》Hamnet,其实是柏林列宁广场剧院二○一七年国际新剧节(Festival of International New Drama)首演的作品。正点剧团则将莎士比亚早年丧子的伤痛与他三年后写出《哈姆雷特》的事情连结起来,让名为哈姆尼特(Hamnet)的青少年在舞台上复活(名字只跟哈姆雷特差一个字母),透过儿子的角度讲述未能发展的父子之情,以及对生活的想像。哈姆尼特过世时只有十一岁,主角是同样年仅十一岁的小男生,演技纯真而动人,并透过多媒体的技巧,让这出独角戏变成每位观众的内心戏。《哈姆尼特—莎士比亚之子》获得爱尔兰戏剧奖(Irish Theatre Award)的最佳制作、最佳新剧本最佳导演最佳舞台设计最佳演员等五项大奖提名。

在《契诃夫处女作》中,我们可以发现契诃夫一辈子关怀的主题,那些一再出现的角色,在这部处女作都可见其端倪。 (Adam Trigg 摄 2019香港艺术节 提供)

《快乐大本营》包容万象  《九江》搬演不血腥的黑道风云

义大利的皮普.德尔邦诺剧团(Pippo Delbono)《快乐大本营》La Gioia (Joy) 对所有观众来说,都是个美好的惊喜。除了皮普.德尔邦诺本人会登台演出外,几位长期合作的传奇演员,也会现身香港。比如年纪最大的老者Bobo已高龄近八十,他天生听障,且患有小脑症、另一位演员Gianluca Ballaré则是唐氏症患者;还有原本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Nelson Lariccia,后来被德尔邦收留而成为团员。这些演员的存在感是如此之强,只要静静坐在台上,就能感动观众。

《快乐大本营》综合了戏剧、小丑、音乐、马戏、佛朗明哥等元素,并让我体会到当今小丑演出的新趋势,不再只是扮丑的插科打诨,而是加入更多充满诗意的视觉元素,让生命中看似不经意的点点滴滴,充满哲学的深度。皮普.德尔邦诺早年在泰国学过传统舞蹈,最后成为一位佛教徒,他说:「我成为佛教徒已有一段时间。对我来说,剧场是一种爱的行动,不是用来惊吓的。」

香港电影以黑社会题材闻名全球,但剧场来做黑社会议题时,能有什么不同面向?这次由香港艺术节委任创作《九江》就是一个重要的新尝试,本剧编剧是以《门徒》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剧本提名的龙文康,他参与共同编剧的《树大招风》也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本。龙文康在接受访问时说:「黑社会故事香港已做到烂,还有什么值得讲?歌颂情与义、兄弟赴汤赴火,香港电影美化了江湖,难道要在舞台做黑帮打打杀杀?我思索很久,决定要写一个最不血腥的黑道风云。」

《九江》讲述从中国来到香港的博士生,对黑社会进行口述历史访问,《九江》藉由三位在「专出恶人」九江街成长的中年男人,诉说浪迹江湖的点滴心情。透过微观个人生命史,反照香港的社会历史。本剧导演是三度获颁香港舞台剧奖最佳男主角的李震洲,他也会在剧中扮演恶人,令人期待。

共融节目打亮社会  无限计画让艺术无边

最后不得不提的,是香港艺术节今年首度推出以共融为主题的艺术活动「无限亮」,让各种无障碍的多元表演得以呈现。节目包括歌手陈奂仁与钢琴家何秉舜合作的演唱会「小小仁小小BING」、视障小提琴家丁怡杰独奏会、法国著名编舞家杰宏.贝尔(Jérôme Bel)的舞蹈《欢聚今宵》等。「无限亮」这个计画是与香港赛马会慈善信托基金联合推动,也为二○一八的香港艺术节增添了温暖的关怀色彩。

《快乐大本营》中演员的存在感如此之强,只要静静坐在台上,就能感动观众。 (Luca Del Pia 摄 2019香港艺术节 提供)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3期 / 2019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