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老派人生,从剧场开始

上舞台 面对真实自然的我 专访两厅院乐龄计画《该我上场!》演员(三)

杨荣华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两厅院於二○一八年末主办的《该我上场!》演出,宣传照一发布便造成社群轰动,票房一扫而光,宣传照中妙语如珠的长辈也就是舞台上真实的演员。这十三位乐龄演员,有的是一路跟著两厅院乐龄课程的伙伴,有的是因徵选而入团的新血。他/她们拥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职业和嗜好,共同的是对艺术的爱好及挑战未知的勇敢精神。本文为今年一月两厅院《老派聚场》座谈会后,采访其中十位曾参与《该我上场!》一作的乐龄参与者,请他们分享参与演出的心得。

杨荣华

完成演出的感觉真的很美妙,很满足。

年届七十的杨荣华一身古铜肤色,阳光老男孩一枚,爱运动的他退休不到两天就缴了健身房月费,从有氧舞蹈、肚皮舞、国标舞到芭蕾舞,从无垢舞团学到坏鞋子舞蹈剧场,「健身房月费都缴了,有那么多课可以上,整天坐在家干嘛?我们那时代的人对『男生去跳舞』这件事几乎都有偏见,但我就是乐在其中。」他兴趣广泛,年轻时爱听音乐、唱艺术歌曲,受社会风气影响选读理工,一从工程师退休就去社区大学和健身房维持运动习惯,也常到两厅院欣赏节目。某次在节目单看到乐龄活动的资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进来使用职业表演者的排练室吗?年纪大了,剩多少时间谁知道?就到国家最高的表演艺术殿堂来享受吧!」

「既然政府有心推广乐龄活动,跳舞这么多年了,该上台把活力分享给其他乐龄人士,也让年轻人知道政策成效怎样。」原本只报名跳舞项目,后来变成戏舞合一,对戏剧陌生的他几度犹豫是否退出,最后还是硬著头皮报名,「我的个性就是不放弃,当然也很感谢其他同学的帮忙,把演出看成大学联考一样重要,正向影响了其他成员,我觉得自己也要用同样精神面对挑战。」杨荣华至今仍记得上场前一片漆黑中的心情,原本害怕会出的错通通都没有发生,演出就在最刚好的状态完成,水到渠成,「完成演出的感觉真的很美妙,很满足;满足不是因为我做到了什么,而是我们这群人。」

宋素凤 (国家两厅院 提供)

宋素凤

我不想把害羞女孩带进坟墓。

教职退休没多久的宋素凤身形修长,起初被同学误认是习艺多年的舞者,其实她生性害羞,从没跳过舞。台大外文系毕业,过去十多年她在广州的中山大学教妇女性别研究,想带学生冲撞体制,政治敏感她偏要脱敏,没戏剧背景的她一股热血和学生做了改编自《阴道独白》的《将阴道独白到底》,后来还去乡村巡演,「我才发现原来戏剧这么有效,用辩论的大家可能会撕裂彼此,戏剧却能让我们理解进而接纳对方的价值理念。」她上网自学应用剧场和社区剧场,土法炼钢带小孩和妇女做性别工作坊,也刺激许多社会运动发生。二○一四年她退休回台,打算若要再去中国和大家奋战,至少得先自我充实,同时也怕过去十年彭湃激情的她一退休变成了无生趣的中老年妇女,看到两厅院乐龄工作坊讯息马上报名,也先后参加优人神鼓、北艺大的太极导引等身心灵训练课程。

工作坊对她最大挑战是摊开生命故事,「可能因为我们是素人,技巧不如人只好剖析生命故事,但很多事我自己都还没过去,怎么跟大家分享?」过去是学生求教的老师,突然要暴露脆弱。心里始终住著害羞女孩,丑小鸭情结作祟,别人跳舞愈自在、她愈自卑,但既然要挑战就戏舞都报名,专心对付心中害羞女孩,「长大了好像比较有勇气改变自己,我不想把害羞女孩带进坟墓。年纪大了,开始懂得用理性带领自己面对以前无法面对的。我慢慢发现,原来舞蹈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力。」最终演出顺利,但未来她还有更多想尝试与实践的领域,「希望我们的相聚不只为了好玩,也是为了做出有可看性、有艺术性而且感人的作品。」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4期 / 2019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