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漫步地方,作为行动代号/观看的方式/观演关系

以移动的身体记忆地方,改写日常 走出黑盒子 重新「认识」世界

《日月潭是一个水泥盒》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当观者从黑盒子剧场走入现实空间中的「地方」,原本对於黑盒子空间可透过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单一空间的想像,替换成一座城市、一个街道社区、一栋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枢纽与运输系统,有时候打开的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可能性,有时候则是透过身体感觉城市的流动,有时候是倾听一个地方——从观者主体身体的漫步移动、感官对周遭环境讯息的接受与交换,都让原本制式的展演关系,发生一定程度上的变化。

「空间」(space)与「地方」(place)最主要的差别是特殊性的添加——后者多了情感、记忆、认同与关系的连结,就可能让原本中性的「空间」有了「地方」日常生活的温度。以《地方:记忆、想像与认同》作者克瑞斯威尔(Tim Cresswell)的说法就是:「地方不仅是世间事物,还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

从人文地理学对地方与空间认识,转换到表演艺术的领域,当观者从黑盒子剧场走入现实空间中的「地方」,原本对於黑盒子空间可透过不同展演重新塑造单一空间的想像,替换成一座城市、一个街道社区、一栋特定建物、一段交通枢纽与运输系统,都可以是展演发生的现场。从观者主体身体的漫步移动、感官对周遭环境讯息的接受与交换,都让原本制式的展演关系,发生一定程度上的变化。

机遇 体验当下的环境变因

移动与特定场域的加入,让漫步剧场(Promenade Theatre)的观演关系(Spectatorship),除了增添变动不居的现实背景,也多了几分当下不确定的环境变因。机遇有时候甚至成为左右参与体验至关重要的核心。将展演地点设置在大众交通运输枢纽「台北车站」的作品,除了近期「参零柒」的《Blablabla城市漫游版》,还有二○一八年「黄/瑞/汉」《过站不下的心理时间》。

前者希望编排(choreograph)观众,期望观众在一连串字卡指示与提问中,重新观看与体会一个城市。事实上,《Blablabla城市漫游版》在没有演员、没有故事、没有剧本的结构下,开启更多的反而是人与人之间相遇、对话的机遇。观众作为演员与故事的提供者,如何透过《Blablabla城市漫游版》与身边的伙伴进行短暂却弥足珍贵的亲密沟通,从而拉近与陌生个体的距离。后者《过站不下的心理时间》则是透过演员、耳机声音聆听、魔术与心理测验,创造一段与旅程有关的故事。置身在不停运转的城市过渡性空间,如法国人类学家马克.欧杰(Marc Augé)所谓的非地方(non-place),观众暂居暧昧的位置——一位过客、旅客或是旁观者?两个展演共同提问了台北车站、捷运站、桃园机场作为大众交通运输枢纽的中性空间与个体记忆的关系。

山东野表演坊《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 (高穆凡 摄 山东野表演坊 提供)

特定地方 与日常里的议题连结

也有与特定议题、特定地方有关的漫步剧场。山东野表演坊《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把演出场景拉到花莲县秀林乡富世村,是演出与导览共构的应用剧场。以当地居民和他们的故事作为展演主体,观众跟随演员游走漫步在该区民宅与街道内外,与同场观众围桌共食太鲁阁族传统美食:香蕉饭、竹筒饭、山猪肉烧烤,共饮饮料啤酒……此刻身体彷佛还残留山的气息与立雾溪水流淙淙的声景,回荡家园故土与土地正义的隐隐残响。

又或是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消逝之岛》,从团队长驻的台北市社子岛拆迁与都市开发为议题,二○一九、二○二○连续两年以当代马戏、物件装置、乐器声响,与观众一起制造噪音,以庙埕作为结界,在巷弄与堤防边走走停停。(此作的发展更早於二○一九年)观众在间歇不断路过的车流干扰下,除了伫立凝视表演,也同时透过行走记忆沿路的风景。这块介於长期限地开发与地处都市边缘,同时也是淡水河与基隆河河岸包围之岛的交界处。当观众随著彷若踩高跷的竞选代表沿街广播演说来到河堤边,在河岸公园与高架桥下,乐手激昂的即兴混杂著都市交通车流呼啸而过发出的噪音,表演者挥舞著燃烧的火球、镂空的支架装置似易碎的城市骨架,微幅摆荡著城市自己的身躯。《消逝之岛》以当代马戏、杂耍、戏谑、游街的冷静姿态,缓缓带领观众行走过一个地方,名为社子岛的地方,再现了都市开发议题与穿梭在日常间微妙摆荡著地平衡。

想像的缝隙 用身体记忆地方

漫步剧场有时候打开的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可能性,如《Blablabla城市漫游版》;有时候则是透过身体感觉城市的流动,如《消逝之岛》、《过站不下的心理时间》;有时候是倾听一个地方,如《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又或是透过气味与空气的湿度来记住与地方的记忆,比如林亭君、张欣和利安.摩根(Liam Morgan)的《日月潭是一个水泥盒》,就透过漫步在迪化污水处理厂由下而上,在下层至中层(初级沉淀池、深槽曝气池、二级沉淀池)往上层地面层移动(休闲运动公园),穿越艳阳炙烤再行走至侧边室内展演空间(台北试演场),让穿梭在自然林中的影像、现场即兴声响、盆栽植物与动力装置洗涤观众的精神与心灵,以及从污水厂内部吸附在身上的臭味。演出最后结束在鸟瞰淡水河岸的景观平台,原来都市建筑内部的复杂管线如污水处理厂,与自然的河道景致,就在一线之隔。

漫步剧场透过移动的路径改变了原本认识世界的方式,如同《日月潭是一个水泥盒》让观众移动回返於净化城市的机械设备与艺术展演之间,在日常的现实空间与艺术家创造的情境空间之间,不论原先是陌生还是熟悉的地方,那暧昧的想像性隙缝,正同步以移动的身体记忆地方,改写日常。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05 至 10/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