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企画(一) Feature | 2019-2020新乐季抢先报/台湾篇X西乐

国家交响乐团 多条脉络齐行 画出最美蓝图

国家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吕绍嘉 (王永年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二○一九/二○乐季是NSO音乐总监吕绍嘉卸任前的最后一个乐季,是他对十年工作的总结,也是充满离情的一季。翻开乐季手册,可以发现节目的安排有多条脉络同时进行,如为庆祝贝多芬的两百五十岁安排了乐圣的多样经典,也持续呈现吕绍嘉力推的巴尔托克与西贝流士等等。当然客席音乐家的明星级阵容也是不容小觑,乐团更一口气邀了三位驻团艺术家,藉著不同背景的他们与乐团互动,期待带给乐迷与众不同的感受。

当国家交响乐团(下称NSO)音乐总监吕绍嘉宣告届满不再续任之后,惯於跟随NSO成长的乐友们纷纷感到惋惜。回首二○一○年接任以来,吕绍嘉与团队在舞台上从最精致的音乐出发,舞台下辅以「沙龙音乐会」与「吕绍嘉时间」亲自讲解与示范。多管齐下让爱乐者在音乐享受之外,更从一个时代或音乐动机素材建立网络,兼具感性与知性的收获。最后一个乐季,在众人对音乐会格外珍惜的同时,也对二○一九/二○乐季的设计充满了好奇。

贝多芬领军  众经典也到齐

仔细研究本乐季,可发现有多条脉络同时进行。二○二○年适逢乐圣贝多芬两百五十周年诞辰,世界各地知名乐团皆为此大肆庆祝,当然NSO也不遑多让,两场整场的之外,更与其他乐曲搭配,安排了多首交响曲、协奏曲、室内乐、音乐会序曲及剧乐序曲等近乎贯穿整个乐季的贝多芬作品。最特别的是此次并非理所当然推出贝多芬第九交响曲《合唱》,而是与之齐名的《庄严弥撒》。相对於前者的普世价值,《庄严弥撒》的深度亦值得挖掘。吕绍嘉认为:「贝多芬的作品当然有阴暗的时刻,但却是人性光明的象徵。音乐中内在要求的抗争、意志力,以及音乐上的冲突对比、抑扬顿挫,对於乐团来说即使熟悉,演奏起来却不容易。」如此强大的人本精神,让音乐永垂不朽。

当然,节目还有柴科夫斯基、拉赫玛尼诺夫、萧斯塔可维奇、浦罗科菲夫,后浪漫德奥的华格纳、马勒、理查.史特劳斯;法国的德布西、拉威尔,北欧的西贝流士、尼尔森,匈牙利的巴尔托克,义大利的雷史碧基等乐团拿手的经典曲目。值得一提的是巴尔托克与西贝流士,都是近年来吕绍嘉推介的作曲家。他说:「我在他们的音乐中,找到『世界大同』。」在那世纪交替的时代,作曲家以民谣为底蕴,藉著西洋古典的精华与传统揉合。那原始的动力永远不退流行,「站在土地望向世界」形塑自我风格的作品,值得身在台湾这块土地的我们借镜。为此,吕绍嘉近年不仅首演诸多西贝流士的交响诗,本乐季更将推出他的遗世巨作第七号交响曲与交响诗《塔比欧拉》。而巴尔托克则是从演出全本《奇异的满洲人》、上乐季歌剧《蓝胡子公爵的城堡》、多首协奏曲及名曲《为弦乐、钢片琴与打击乐的作品》,到本乐季的第二号小提琴协奏曲,还有全本舞剧《木偶王子》,作为这位作曲家作品的最终巡礼。

在卅年团庆之后,NSO已经不需以闪亮的焰火来吸引目光。跳脱行销式的策略,乐团以稳健的步伐前进,在早年历经全套交响曲洗礼及十年来的磨练之后,演出的质地才是现今的重点。马勒的作品几乎是每个交响乐团、每个乐季都会排定的节目,而今年NSO呈现马勒的方式,可说是「有始有终」,亦即在乐季初与乐季末各排作曲家十八岁的第一部《悲叹之歌》与他五十一岁离世前的第九交响曲。从这之间可看出他的签名标——极尽所能地在一首交响曲中描绘他的世界、他的完整艺术观;但也能从中寻出他从朴拙、成熟到历尽沧桑的历程。有多少延续又有多少变化?引发后人思考。

钢琴家周善祥 (Jean-Francois Mousseau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众星云集  国内外展现能量

开季后,在吕绍嘉即将卸任之年演出台中国家歌剧院开幕的《指环》系列最终场《诸神的黄昏》,可说是一个巧合。而乐季的压轴剧码,则同样选择了华格纳的巨作《崔斯坦与伊索德》。与马勒一样,华格纳也是音乐史上革命性的人物,而NSO称得上是「亚洲演出华格纳最多的乐团」。吕绍嘉剖析:「华格纳是一个分水岭,在他之后的音乐语汇不管是和声戏剧的,或是总体艺术的观念都是开创性的。而《崔斯坦与伊索德》更是他个人划时代的作品,内容中的狂喜、狂热的魅力是令人著魔、甚至是危险的。」演出循例以音乐会形式呈现,在前几次歌剧音乐会的成功后,也将邀请黎焕雄执导,聚焦音乐且发挥无限想像力。

音乐总监的精采节目之外,新乐季邀来的客席音乐家亦阵容庞大,有布拉赫(Kolja Blachet)领奏及小提琴,小提琴家胡乃元、曾宇谦、陈锐、林品任、雷诺.卡普颂(Renaud Capuçon)、卡瓦科斯(Leonidas Kavakos),钢琴家白建宇、蕾昂斯卡亚(Elisabeth Leonskaja),大提琴家盖哈特(Alben Gerhardt),指挥张宇安、凡斯卡(Osmo Vänskä)、准.马寇尔(Jun Märkl) 等等,带来的精湛曲目,每一场几乎都让人难以舍弃。

而在与音乐家们合作后,保持良好与长远关系的基础下,本乐季乐团更立下创举,一口气邀请三位驻团艺术家。台湾钢琴家刘孟捷、澳洲作曲家暨中提琴演奏家狄恩(B. Dean)及中国旅法作曲家陈其钢,有著不同的背景、视野与深厚的艺术品味。藉由三位艺术家与乐团团员深入互动,也能带给观众与众不同的感受。尤其在为他们设计的所谓「乐乐秀」的节目中,不但演出他们的创作,陈其钢也将第一次粉墨登场,为自己的作品唱出最贴切的声腔。

而在委创新作方面,事实上从吕绍嘉接任音乐总监伊始,便积极发掘国内外新生代作曲家,甚至以开季强档向外举荐新作。本乐季将首度在台演出年轻作曲家李俊纬的《最后一哩路》、画家兼作曲家王怡雯的《花园集景》,还有余忠元的《歌声之谷》以及刘博健《曼声长引》,亲身实践当代音乐的推动与扩展能量。

在国内创下佳绩,乐团对国际上推广的声名也大有斩获。在吕绍嘉的率领下,首度登陆中国、重启欧巡两次、首度赴美演出,都为NSO写下历史。吕绍嘉骄傲地说:「我们每次的巡演并非想证明什么,而是代表台湾的声音。如何将古典音乐内化成我们的声音,进而传达出我们的一家之言,这信心我很早就有了。每一次出访挑战不只有演出而已,众人努力的结果我都心存感恩。我了解我们的水准一直都在,但要一直维持著知名度,就必须要持续。」本乐季NSO也将再接获邀约、拓展疆域,在明年东京奥运前往交流外,也将前往荷兰、瑞士、英国、法国,在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伯明罕交响音乐厅、巴黎塞纳河音乐厅等七个音乐厅演出,带出国人作品,也将与钢琴家周善祥(Kit Armstrong)合作演出圣桑第五号钢琴协奏曲《埃及》等曲目。

台湾钢琴家刘孟捷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每一场感动  都值得珍惜

乐季来到尾声,最后一场音乐会弥漫著依依离情。上半场演出海顿的《告别》,下半场则是马勒的第九号交响曲。两种极端的道别充斥著莞尔一笑的幽默、也有恢宏沉重的复杂心情。「第一次指挥NSO演奏马九是二○○五年,第二次是二○一四年,」吕绍嘉如数家珍地说:「两次相隔了九年,我很清楚乐团这两次之间的差异有多少。」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来,吕绍嘉亦从客席指挥、音乐总监到了现在,距离既远又近,过程既是观察者又是当事人,交织的悲喜到了二○二○年,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著实令人好奇。

经过了「精致.深刻.悸动」,在乐团卅周年之后转为「平实.内省.清澄」,回顾过往的十年,许多线并非事先计画好,但到现在却都慢慢地收回完整。像拼图一样,也许刚开始看不清章法,最后却能慢慢出现理想中的图像。「在音乐世界里建立起我们的主体性与自觉心,一直是我接任此职的中心信念。」吕绍嘉在乐季手册里所写的这段话,也许就是串起拼图的逻辑。在吕绍嘉最后一个乐季里,乐团仍旧抱著对作品尊敬的态度上场,以最美好的音乐会,与爱乐者共享每一场感动。

澳洲作曲家暨中提琴演奏家狄恩 (Pawel Kopczynski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中国旅法作曲家陈其钢 (WANG Hong 摄 国家交响乐团 提供)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0期 / 2019年08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0期 / 2019年08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