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画特辑 Special

我生活的所有,即是我的传统 「Pulima表演新艺站X奔放」

Aulu Tjibulangan(高辰)《粉红色》 (财团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业基金会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去年在「2018Pulima艺术奖表演创作徵件竞赛」中脱颖而出的得主,今年将在首届的「Pulima表演新艺站」专案中升级扩充自己的创作,并在台北、高雄两地演出包含Aulu Tjibulangan的舞作《粉红色》、Ising Suaiyung的舞作《semupu数》及电子音乐团体「幽法」的跨界音乐作品《aynuko》,这些作品皆由最贴近自身的生命故事出发,并连结创作者背后的族群文化与养分,将其转化在作品中。

Pulima表演新艺站—奔放

11/9  19:30   11/10  14:30

台北 华山1914文创园区东3乌梅剧院

11/23  19:30   11/24  14:30

高雄 驳二艺术特区正港小剧场

INFO  www.pulima.com.tw

在财团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业基金会於去年年底举办「2018Pulima艺术奖表演创作徵件竞赛」,为诸多原住民族优秀的艺术家及作品增添能见度后,今年又乘胜追击,创立了首届的「Pulima表演新艺站」专案,让去年於竞赛中获得优选奖的得主们,有机会升级扩充自己的创作,也更加彻底执行自身的想法与坚持,并且带著作品到台北、高雄两地巡演,与更多不同的表演艺术观众群见面。

本次将於「Pulima表演新艺站」专案中持续发展的作品,包含Aulu Tjibulangan(高辰)的舞作《粉红色》、Ising Suaiyung(朱克远)的舞作《semupu数》,以及电子音乐团体「幽法」的跨界音乐作品《aynuko》。

由这些新创中可见到,相较於之前从传统出发的创作方式,创作者皆改由贴近自身的生命故事出发,并且连结创作者背后的族群文化与养分,将其转化在作品中:如《粉红色》对於部落婚礼的观察;在经历两场亲人的丧礼后,所沉淀出来的《semupu数》;揉合当代台东生活与阿美族神话世界观的《aynuko》。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作品以传统作为养分,但并不囿於传统,它更彰显出的是每位创作者生命特质的殊异与闪闪发光处,不是标签式的挪用原住民族的既定印象,因此更能召唤出观者心中更深一层的共鸣。

Aulu Tjibulangan《粉红色》  从婚礼而来的终极幻想

Aulu Tjibulangan(高辰)的舞作《粉红色》,一切的根源可上溯至爱美爱烫大卷发的母亲,和曾在部落担任婚礼摄影师的父亲,他们开放的教养观念,为Aulu擦亮一双能看见美丽事物的眼睛。也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无论是跟著父亲到婚礼现场,或是在电视上看著正在过带的录影带画面,部落婚礼的种种细节,仪式流程、新娘闪闪发亮的礼服,以及伴著电子琴一首又一首经典老歌,全都深深烙印在Aulu心中,为他营造出对於粉红色的终极幻想。

他想像自己就住在粉红色芭比娃娃屋里,期待著一场梦幻婚礼的到来,粉红色的力量是如此饱满而强大,虽然时常令人感到幸福,但有时候也会变成过度饱和的压力。在本次的作品中,同在布拉瑞扬舞团合作多年的伙伴曾志浩,将为Aulu的独舞担任现场电子琴乐手,随著Aulu於舞台上的角色变换,同步弹奏新人进场乐,或唱出新人亲戚於婚礼上的献唱,甚或是制造出即兴的声响,以呼应粉红色那不可名状的压迫。

虽然舞作使人想起幸福与欢乐的背后,总有惘惘的威胁挥之不去,但创作者仍希望能触动观者最粉红色的向往或回忆,并且重新去看见这一整片粉红泡泡所带给生命的意义。

Ising Suaiyung(朱克远)《semupu数》 (财团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业基金会 提供)

Ising Suaiyung《semupu数》  纪念逝者也探问信仰

「semupu」在排湾族语中有数数字,也有念诵经文之意,Ising Suaiyung(朱克远)的舞作《semupu数》亦同时兼取两者的涵义,以此深入死亡与哀悼的幽谷中。整个创作的起点源於生命中重要的两位亲人,阿嬷与父亲在这一两年相继离世。在虔诚天主教家庭长大的Ising,目睹丧礼过程中,家族的亲友都会聚集到家里进行家庭祷告,也会念诵许多翻译成排湾族语的天主教经文,虽然并不全然理解经文的涵义,但那回旋反覆的声音节奏与专注念诵经文时的身体姿态,都持续不断碰撞著创作者的灵魂。

也因此,在舞作排练的初期,创作者便由家族祷告中最常被念诵的《圣母经》入手,他要舞者们背起此经文的排湾族语版本,在开始排练前,也让他们持续念诵《圣母经》,并藉此探索韵律节奏与身体动作间的关系。除此之外,由於念诵经文需要记得某段需念几遍,某段需重复,或接上另个段落,因此也与「semupu」数数字的涵义不谋而合,而这个创作者的发现,届时也会转化入作品之中。

创作者藉由编排舞作,来纪念自己逝去的家人,也纪念自己当下的状态,虽然借用了一些宗教仪式的内容,但其实更想谈的是关於信仰这件事。宗教仪式是外在的框架,而信仰则更关乎在自身的每个重要阶段,如何能够随之流动出不一样的生命景致。

「幽法」《aynuko》 (财团法人原住民族文化事业基金会 提供)

「幽法」的《aynuko》  结合族群传说与当下生活

由成文与Mic Usay(章素琳)所组成的电子音乐团体「幽法」,以电音结合阿美族语人声吟唱的表现方式,是这次「Pulima表演新艺站」唯一一组以音乐为创作主体的作品,而原住民族文化与电子音乐的结合,也是目前较少见的表演形式。

「aynuko」在阿美族语中,有混血之意,会想到以此作为作品名称,源自於拥有阿美族、洪雅族和闽南人三种血统的Mic,常常会被长辈们唤作是「aynuko」,这使她要从自身经验出发创作《aynuko》时,很直觉的便联想起这个字,同时也映照著Mic从对於自我文化认同的矛盾,及至开始理解所谓混血或融合为生命常态的过程。而「混血」与「融合」,亦正是要进入幽法本次作品的关键字锁钥,也是目前幽法所念兹在兹的议题。

《aynuko》将以阿美族的神话作为起点,包含大洪水、十个太阳,以及传说中能操弄时间的巨人alikakay(阿里嘎该),以这些神话传说作为启动作品的动能,将其接引至成文与Mic现今在台东的生活经验,使过去与现在连线,并思索著混种当代对於未来的诸般影响。对幽法而言,时间并未总是直线抵达,它也有量子纠缠的特性,而作品《aynuko》的神奇之处,便是能构筑出一个令时空混淆的迷幻场域,在那里面「ma’orip no mita moradiw kita」(我们生活 我们唱歌)。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2期 / 2019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2期 / 2019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