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Columns | A Bigger Picture

戏剧,是叙事,还是观照?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安娜的巧思,是把舞台搭起三层楼高,地下的中庭,虽有户外的装设如喷水器、公共垃圾桶,但也有大衣柜、室内餐桌椅和重要的一项,地面是室外用的石砖,墙却是花纹壁纸。而在这个说不出是室内还是室外的空间之上,是建筑物外墙和好多住所的窗户。这些窗户局部拉上了窗帘,更多是站了住客在旁边「观望」楼下中庭里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由於这些人没有被灯光照亮,他们便像隐蔽的偷窥者,只是当剧中的女主人翁因爱上丈夫之外的男人而既罪咎又恐惧,这些偷窥者便多了重身分:至高无上的审判者。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1期 / 2019年09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