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曲

明华园九十周年大戏 名角担纲绿叶 《大河弹剑》 新生代崭露头角

《大河弹剑》排练现场。 (徐钦敏 摄 明华园戏剧总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这是明华园的传承元年!」作为明华园九十周年大戏的《大河弹剑》,虽脱胎自一九九三年首演作品《李靖斩龙》,也是主演孙翠凤演前受伤、奋力上场的伤痛之作;但编剧陈胜国五度易稿、为演员量身设戏,让孙翠凤交棒徒弟李郁真,担纲主演,其他名角甘为绿叶,展现陈胜福接任团长后对「传承」的企图与实践。

明华园戏剧总团《大河弹剑》

11/16~17  14:30   11/16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今年是明华园成立九十周年,陈胜福说:「这是明华园的传承元年!」在这纪念性的一刻,总团推出《大河弹剑》,力推新秀李郁真担纲主演,孙翠凤、陈胜在等天王巨星甘为绿叶,期盼让歌仔戏新星更加闪耀,早日接棒。

李靖新篇章 陈胜国为演员量身设戏

《大河弹剑》脱胎自一九九三年首演作品《李靖斩龙》,虽同为李靖故事,其实二剧截然不同。一般而言,剧团大型制作多半求新立异,为的是有票房;明华园却不然,从过去作品切入,为的就是给新秀演员有磨练的机会。但,纯然搬演旧作,观众必然会带著既定印象来比较两代演员,编剧陈胜国几经考量,决定只保留「李靖」的角色,写出另一新戏,甚至为此五度易稿,重写再重写,只希望写出最适合演员的版本。

李靖在历史上,原是隋将,后投效李家唐朝。陈胜国嗅出此中矛盾,渲染成一部架空历史的英雄悲歌。此剧讲述李靖、李世民、李轨三人义结金兰,共同灭隋。但,昔日兄弟,今朝君臣,当李世民要李轨交出属地降唐,李轨怎肯向兄弟俯首称臣?当李靖奉命领兵攻打李轨,李靖又岂能和兄弟短兵相接?三人冲突极具戏剧张力,却与史实毫不关联。陈胜国说:「编剧要三分真七分假,但只要效果好,就算一分真也没关系,毕竟我是写歌仔戏,不是写历史!」虽是如此,《大河弹剑》却是延续著他亲手写就的十本《隋唐英雄传》,先前演出场场爆满,可见陈胜国自成一格的「隋唐漫威宇宙」深获戏迷喜爱。

《大河弹剑》排练现场。 (徐钦敏 摄 明华园戏剧总团 提供)

不止为家族 陈胜福力求传统戏曲万年久远

《大河弹剑》启用新人担纲主演,其实并非一时的冒险。陈胜福这项举措筹划已久,早在卅年前初掌班时,就感到戏曲传承断层的困境——为何文武场乐师年龄层偏高?为何戏曲学校年年有毕业生,剧团却依然缺少人才?学生毕业后又多半转行?这些问题令他十分忧心。因此,立下宏愿,当明华园有能力撑起一片天时,绝对要为台湾传统戏剧培育人才;只要有机会,就让优秀的演员、乐师在明华园发光发热。

为了解决文武场乐师凋零的问题,明华园早早就和国乐团合作,让他们跨足、熟悉戏曲伴奏,几年下来,乐师成员95%出自音乐系、国乐系。而每逢明华园出国巡回,陈胜福必然力邀外班名角出任第一小生,让大家都有机会在大舞台亮相,一起成长。

陈胜福的思维早已跳脱过去的家班模式,据统计,陈明吉老团长成立时,全团几乎全由自家人组成;如今明华园台前幕后加总逾五百人,家族成员只占不到五分之一,明华园俨然维系著整个歌仔戏产业链,而非仅是陈家的家族命脉。陈胜福说:「担任总团长的位子以来,我不断思考如何让我们的传统戏曲万年久远。」所以,他始终不是以「家族事业」,或是「戏班」方式经营明华园,而是要让歌仔戏登上国际舞台,尤其硬体设备,绝不轻易马虎。他说:「我要让最后一排的位子都享受到戏,看到孙翠凤有没有青春痘!」从灯光、音响、服装,每个效果、每个细节都经过精密计算,比如字幕摆放的位置,得保证观众看戏时,转头绝不会大过廿度角。陈胜福说:「再好的环境,也有失败的事业;再不好的环境,也能做出成功的事业,天底下没有我们攻不下的滩头堡,这就是明华园精神!」

《大河弹剑》排练现场。 (徐钦敏 摄 明华园戏剧总团 提供)

用伤痛换来感动 孙翠凤交棒徒弟期许超越

孙翠凤每次演出,都是伤痕累累,她的演出经历,可说是一部身体记忆,《李靖斩龙》更是痛彻心扉。

《李靖斩龙》於国家戏剧院首演前夕的一场武戏排练,对手刺伤了孙翠凤的下眼睑,差点就有可能失明。当时,她赶赴急诊,焦虑地问医生:「怎么办?明天就要演出,眼睛会不会肿?」医生说:「要想不肿的话,就不能打麻药喔!」孙翠凤没有半点犹豫,不打麻药,咬牙治疗,带伤上阵。

如今,她把这个角色传给徒弟李郁真,自己则改演颇具城府的一代君王李世民。她说:「其实我最拿手的是内心戏。」孙翠凤感慨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各种波折,而这些磨难都化作演戏养分,所以她掌握角色往往比别人都要来得快、来得深刻。「演武戏伤身体,文戏更伤心,那种揪心痛楚,还真是会让人内伤啊!」孙翠凤自嘲著。虽然她觉得,心态和过去已然大不相同,以前演戏是压力,现在演戏是享受。但,生活中全无娱乐、只有歌仔戏的孙翠凤,始终用身心的伤痛,换来观众们的感动。

李郁真是孙翠凤女儿陈昭婷的高中同学,起先只是被邀请去看《乘愿再来》,竟然就被孙翠凤迷住,她说:「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又帅又能唱又能打,演得又好!」之后,就常去明华园打工,没想到就跟著上台演戏了。而刚学戏的学员,也要学著自己化妆,奈何调朱弄粉难倒了他们,各个都画得歪七扭八。孙翠凤回忆,当时李郁真的妆容也是不忍近睹,但锣鼓一响,李郁真一出场,浑身上下却有说不出的帅劲,完全不觉得这是个初登场的学员。也许,就在那瞬间,孙翠凤觉得将来传承非郁真莫属。

但光是表演好也不行,孙翠凤表示,她挑徒弟,第一注重个性与品德,在这点上,李郁真完全符合她的标准。此外,李郁真有扎实的舞蹈底子,许多动作都难不倒,在剧团十几年磨练至今,已然是独当一面新世代小生,孙翠凤说:「郁真已经超越了当年的我!」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3期 / 2019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3期 / 2019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