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与回响 Echo

是传统领域,也是被剥夺的历史 布拉瑞扬舞团的剧场提问与身体展演

《无,或就以沉醉为名》中,歌者斯乃泱的身体以完全被动的姿态被抬举、弯折、搓揉、按压,在不可能的状态下仍努力唱出的破碎而不成曲调的歌声 (李麟 摄 布拉瑞扬舞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正因为传统歌谣与族群文化的密不可分,布拉瑞扬让斯乃泱的歌声因肉身的被压迫而支离破碎、甚至强迫中断。一方面呼应著凯道上的族人对传统领域被剥夺与侵犯的控诉;另一方面要以这破碎的「在场」(presence)召唤那历史中许多如鬼魅般盘据不去的「缺席」(spectral absence)——皇民化政策下消失的乐舞仪式、民族舞蹈比赛与观光园区中不断被复制掏空的「山地舞」、国家庆典中原住民身体与声音符号被拿来装饰五族共和的「中国」或本土意识的「台湾」……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1期 / 2018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