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上场 Preview | 戏剧

王嘉明《物种大乐团》 剧场大叔疯玩达尔文 摇滚演员家族史

《物种大乐团》排练现场。 (林韶安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去年《物种起源》到今年《物种大乐团》,虽都与达尔文有关,王嘉明却是「为了要甩掉之前的连结、观点、叙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气。」这次的演员从十岁到六十来岁,不限剧场表演者或素人,还加入了摇滚乐团「大象体操」,他将深入探讨演员的家族史,以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十五个章节为骨架,设法给观众一条绳索按图索骥——但若有人选择直接抛下绳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尝不可!

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物种大乐团》

10/2324  1930

10/2425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INFO  02-33939888

剧场导演王嘉明做戏主题的选定,毫无脉络可循。例如在决定做《亲爱的人生》之前,孟若(Alice Ann Munro)的书他甚至读不下去;再如,达尔文的《物种起源》本来是朋友建议他做看看的,一读发现不得了,竟和老本行(大学地理系背景)相通,从地质学、生物地理学的轨迹出发,激起他很大的兴趣。

每次都是从这句话开始的:「我好奇从这里出发,会做出什么样的戏?」於是新的挑战就诞生。他造访地狱,成为自己的魔鬼,在一次次做戏做到「好想死」的折磨中,依然能笑著说:「我不是因为本来就喜欢这个主题才做的,况且,那么多东西没接触过,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实在值得给予「M」字认证。

从二○一九年的《物种起源》到二○二○年的《物种大乐团》,他的风格始终如一,哪怕相同团队、相同名称的作品重演,模样也会生得迥然不同。因此,我们能否将《物种大乐团》视为北艺大版本的延伸呢?他回答:「我反而为了要甩掉之前的连结、观点、叙述方式,花了更多的力气。」 若谈到延伸,那么只能说两出戏皆乃夺胎自达尔文,换骨成王嘉明的脑袋。至於《物种大乐团》还加入了摇滚乐团「大象体操」的跨界合作,不知此戏又会被他揉捏得怎么样?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知多少?

《物种大乐团》的演员群成直线式垂直发展,从十岁到六十来岁的都有,不限剧场表演者或素人演员,有些是朋友的朋友介绍,合作多半与缘分有关,当初只凭导演抛一句:「不然你来演好不好?」对方说好,事情也就成了。 

王嘉明是一个如此相信机缘的人,「就跟达尔文一样啊。当然他没有提到机缘啦,只是不断重复机会、没有方向性……等等词汇。」他进一步补充:「《物种起源》里最重要的概念就是,这些物种的发展根本就没有方向性,没有所谓的进步、没有所谓的意识控制,不如我们想像的那样:有一个明确的网络等著你整理。」 这对达尔文,或者是任何研究者来说,简直是一重大打击吧?选定一个主题,搞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无迹可寻。

然而,对欲拆解《物种起源》的王嘉明来说,又何尝不令他伤透脑筋。「不只达尔文,大部分的人都应该会有这个想像:生而为人,应该是有某个缘起的。」然而,《物种起源》却颠覆了这件事情,他接著举例说明:「『进化论』是不通用的,根本没有所谓一直线进程的发展,『演化论』才是成立的。至於『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你看,这几个字根本没提到『强者』,强者才能活下来,是许多人对达尔文最大的误解。」

《物种大乐团》排练现场。 (林韶安 摄)

开枝散叶的家族史,连结彼此

简直像是洗白大会那样,过去对於达尔文的误会,都有机会在此戏厘清。王嘉明如替熟识的老友说情那样,重复提及一件事:「《物种起源》的用字非常谨慎,并不将人类的缘起直接连结向何方。当然,人类与诸多事物都存在的『连结』,但是我们从不『等於』某事某物。」 

这份微妙的「连结」,也是《物种大乐团》里重要的段落——他将深入探讨演员的家族史。

当我们追本溯源,考究直系旁系血亲来自何方?最后所产出繁复的、开枝散叶的树状网络,每每令王嘉明惊奇不已,许多看似无关的两人,推展背后的因果,总是能够发现不可思议的连结。 

另一方面,随著「我是台湾人」这句话,近日成为网路标签;「你从哪里来?」这问句,在近几年也成为敏感的议题,当今之时,欲讨论家族史,会不会担心观众另做解读?对此,他回应:「讲到这个,有很多分析、讨论都是一种很政治性的,甚至有点——网红的感觉吧。」王嘉明笑著说:「若激起某种意识形态,感觉就会离我原先想探索的东西了愈来愈远了。我认为真正有趣的是:这些东西是如何形成的?因为工作、婚姻……各种原因,而遍布的生活网络是如何诞生的?」 

剧场大叔遇上数字摇滚

都说人生如戏,只是不知道原来达尔文的研究理论,也真的能够跃然舞台成戏。

诚如当年做《理查三世》一样,王嘉明的核心想法是这样的:做戏不是说教,你不必搞懂剧情里繁复的家族、人物关系,也依然能够获得娱乐性才对。同样地,《物种大乐团》放弃线性叙事,看似抽象难解,却以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十五个章节为骨架,设法给予观众一条绳索按图索骥,搞懂戏剧逻辑。虽然如此,若有人选择直接抛下绳子,乘桴浮於海,也未尝不可!

除此之外,这次与「大象体操」合作,为戏打造原创音乐,同时也赋予旧歌新意,融合为舞台上视觉、听觉的双重刺激,料想届时烧脑的程度应不亚於克里斯多福.诺兰(Christopher Edward Nolan)的电影。 当然啦,本次王嘉明将整支乐团搬上舞台,却也不会甘於让他们仅为乐手之职,他挑眉深思,意味深长地说:「只要站在舞台上,每个人是表演者。」至於届时会如何「玩弄」乐队、演员,如何刺激观众的感官?就留待进剧场、见真章啦!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