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号人物 People

瑞典合唱指挥家克利葛斯特姆 从理发厅到音乐厅的动人美声

克利葛斯特姆 (国家两厅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什么是「理发厅合唱」?原来这是一种源自美国的合唱形式,融合了非洲音乐与白人传统歌谣元素,以无伴奏、紧密和声的四部重唱开展,始於早年理发师为不使客人在理发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感到无趣,所自娱娱人发展出的表演。将与台湾的拉纤人男声合唱团合作演出的瑞典指挥家克利葛斯特姆,是欧洲「理发厅合唱」的重要推手,出身古典传统的他,如何投入这种活泼的演出形式?且听他娓娓道来……

从理发厅走出来的拉纤人

7/14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理发厅合唱」(Barbershop)兴起於十八世纪末与十九世纪初的美国,在一九二○至一九五○年代风起云涌,融合了非洲音乐与白人传统歌谣元素,以主旋律为轴线,用无伴奏、紧密和声的四部重唱开展,造就了音乐的感染力与趣味性,容易朗朗上口,交织出舞台的魅力四射,音声飘散的远处,是和声变化的缤纷色彩。在视觉上更是尽情挥洒并创意,进行舞台走位或舞蹈编排,并且融合戏剧风格,雅俗共赏,在欧美国家蔚为风尚。

这股风潮,最早始於理发厅还没有所谓的背景音乐,理发师为不使客人在理发漫长的等待过程中感到无趣,於是自娱娱人地弹起西特恩(cittern,一种鲁特琴),有些客人也会因著某一旋律而应和,这就形成了风行好几世纪的「理发厅四重唱」(barbershop quartet),在业余合唱的领域中也形成了一股影响力。

拉斯姆斯.克利葛斯特姆(Rasmus Krigström)这位来自瑞典的青年指挥家,学的是古典音乐,却在「理发厅合唱」的领域里战功彪炳,推动「理发厅合唱」不遗余力。除了於二○○六年创立Ringmasters男声四重唱外,现担任Zero8男声合唱团的艺术总监,致力推广男声合唱艺术,卓越表现早已有目共睹。

克利葛斯特姆除了指挥工作之外,也从事作曲及编曲,为推广「理发厅合唱」,已编写了近一百五十首歌。他所带领的Ringmasters四重唱和Zero8男声合唱团都曾获得「理发厅合唱」的世界冠军,成果斐然,已然成为指标性的音乐团体。二○一八年受邀至日本巡回演出,克利葛斯特姆以扎实的音乐训练,将音乐精雕细琢,使得在舞台上产生爆发力,戏剧性十足,所向披靡。

在那个周一的午后,我们端坐在「戏台酒馆」的一角,一起花了一杯啤酒的时间,细细思量著「理发厅合唱」是如何地引人入胜,要如何诠释到位,方可令人心醉神迷呢?

Q:一般人对於「理发厅合唱」的刻板印象,好像都是以男性歌手为主,而今的趋势好像有些转变。

A的确,「理发厅合唱」在早年的确是以纯男性合唱为主,但现在其实也有纯女性团体,质与量足以与男性团体媲美,甚至也有混声合唱的编制,所以「理发厅合唱」的趋势的确有些转变。

Q:您本身是很优秀的男高音歌手,为什么您钟爱於「理发厅合唱」并成为自己的事业?

A其实我的人生一直都没有停止歌唱,当我还在学走路、牙牙学语时,家母就常唱歌给我听,我也跟著她一起应和。长大后也参加了学校合唱团,在瑞典是每天上合唱课,都以古典合唱曲目为主。当我成年时,人生有了不同的转变,发现了传统古典音乐与「理发厅合唱」风格真的很不同,而我所创立的Ringmasters在当时就以演唱「理发厅合唱」为确切的目标。很幸运的是,当我们参加二○一二年理发厅和声协会」(Barbershop Harmony Society)国际四重唱冠军赛拔得头筹时,就开始思考或许我们可往专业的方向走,四重唱也成为我们的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实,我们当初纯粹只想把歌唱好,还没去思考这么多。

后来想想,原来我们也可以全心投入这样的合唱形式。我本身是一位自由音乐工作者,也因此能敞开心胸,让视野更宽广,因为这世界有太多有趣的事情值得探索。

Q:可否介绍您所创立的Ringmasters与现在所带领的Zero8?

ARingmasters成立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我们都先后毕业於弗雷德里克音乐学校(Adolf Fredrik’s Music School)及斯德哥尔摩音乐高中(Stockholms Musikgymnasium),这都是合唱风气鼎盛的环境,也培育出相当多优秀的音乐人才。回想草创之初,我身边的朋友对於「理发厅合唱」尚无概念,但低我一届的学弟约伯.史登伯格(Jakob Stenberg)原先有一个理发厅四重唱Four Good,有次我听到他们在校园演唱《辛普森家庭》的主题曲,回响不错,但后来那个团体解散了,刚好我的朋友艾曼纽.罗尔(Emanuel Roll)也问我说是否想要组一个新的四重唱团体,跟我的想法一拍即合,Ringmasters於是诞生,幸运的是,我们在成立五月个后就赢得了「北欧理发厅合唱大赛」(Nordic Barbershop Contest) 的第三奖,真的是美好的起点。

Ringmasters的导师道格.哈灵顿(Doug Harrington)是音乐界的传奇人物,他自己的四重唱团体Second Edition更是名副其实的梦幻团队,曾在一九八九年荣获「美国理发店四重唱歌保存促进协会」(Society for the Preservation and Encouragement of Barber Shop Quartet Singing in America, Inc.,简称SPEBSQSA)所举办的国际大赛首奖殊荣。

后来,哈灵顿也在瑞典成家立业,我们跟他的合作很密切,目标一致,在他的指导下,我们在二○○八年荣获由「理发厅和声协会」所举办的国际大赛 (Collegiate)首奖,我们也是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国外团体。在这之前,於国际比赛中荣获首奖的是在一九八九年得到由甜蜜艾德琳(Sweet Adelines)所举办的国际四重唱比赛(International Quartet Champion)的Growing Girls,也是来自瑞典,只是她们是女声团。

哈灵顿更认为斯德哥尔摩的学院合唱歌手素质很整齐,也促使他在二○○七年成立了Zero8,这是一个廿至五十人的男声合唱团,Zero8与Ringmasters两个团成立的时间前后相差半年而已。

二○一二年是我们丰收的一年,这两个团体都在国际比赛中获得佳绩,但由於Zero8的人数较多,我们大约只能三年参加一次比赛。我是从二○一五年接下Zero8音乐总监的工作,期许能带领团员广泛涉猎多元化的曲目,从经典、古典的,到流行、爵士等等。我们也於去年应日本指挥家兼作曲家松下耕邀请,至「轻井泽国际合唱音乐节」(Karuizawa International Choral Festival)担任嘉宾,备感荣幸。

Zero8与Ringmasters一样,我们尽其所能在曲目上推陈出新,去吸引不同族群的观众,像我们在每年在德国就有高达四百场的演出,总是想要给大家惊喜,德国人对文化素养相当尊重,乐见所有文化交流的机会,我们也有专业的经纪公司安排一切,因此在德国也有相当不错的回响。

克利葛斯特姆成立的Ringmasters男声四重唱,这次也将来台与拉纤人男声合唱团一同演出。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您本身编写超过一百五十首「理发厅合唱」的编曲,要如何才能写出好的作品?有没有什么秘诀?

A在编曲上要考量的面向很多,要不断练习及揣摩。因为「理发厅合唱」的风格是四部的无伴奏密集和声,是用和声架构出的旋律,低音是和声的基础,男中音是让声音的织度更丰富,通常为主音音乐,所有声部是使用同一节奏及歌词,尤其歌词的表达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与总是使用拟声唱法或人声打击乐的现代阿卡贝拉重唱,是有所区隔的。

此外,「理发厅合唱」讲求的是旋律清晰,不似非调性音乐的抽象难懂,必须要使用和声进行来表达文字的意义,像这类歌曲经常交叉并用爵士与古典和声,就是要表现文字的色彩,譬如十九世纪的一些男声合唱作品,和声的使用细腻而精采,很多作品也可成为「理发厅合唱」的曲目。所以传统的男声合唱作品,跟「理发厅合唱」有很多共同点,但不同的是,「理发厅合唱」的旋律总是放在第二部,传统的男声合唱则是在第一部。当你在编曲时,必须保留原有的旋律轮廓,但与人声乐团(Show Choir)的编曲又有所出入,这些主题可以轮流出现於每一个声部里,但在「理发厅合唱」中则是主题出现於声部进行时,让平行与纵向的旋律脉动,皆能清楚表现歌词的意义。

编曲,是一首作品的再创作,旋律可给予很多灵感,你有很多的选择为旋律配置和声,可在其他的声部尽情挥洒创意。譬如低音部唱的是主和弦的根音,主旋律则是第五音,这就可形成一个和弦的轮廓,会有很多发挥的空间,就好比一个盒子,你可想像盒子以外的东西,是无所不包,千变万化,是很有趣的,你可以借用这些元素,如古典的技法、爵士乐风格、民歌的形式等等,放进这个盒子里再加以整合,成为你想要的声音,这绝对是风情万种的多元声响。

Q:要如何欣赏「理发厅合唱」?

A一次先别听太多,别太贪心,否则会产生疲乏,最好能搭配其他的音乐同时欣赏,就有所比较,你会找到除了「理发厅合唱」之外的元素,有助於你去更加了解某种音乐。如果你只听单一种类的音乐,而没有去真正搞懂其中的意义,一切都有可能徒劳无功。我记得十二年前开始投入「理发厅合唱」演出,我满脑子都是这类的音乐,我也都一直持续演唱这些音乐,五年后,我发现自己真心喜欢这样的音乐,即便我已不再无时无刻唱著、想著这些音乐,因为我已心领神会「理发厅合唱」的奥妙之处了。

Q:您本身是专业的合唱指挥,目前除了Ringmasters、Zero8,还有带领哪些团?

A我目前有固定团练总共有三个合唱团,除了Ringmasters、Zero8,还有Pearls of the Sound,这是一个女声「理发厅合唱」团,我是隔周飞到瑞典南部去指导她们,这个团入围了今年「甜美艾德琳国际比赛」世界冠军准决赛的第五名。

我在斯德哥尔摩还有一个大学混声合唱团,是隶属於卡罗琳大学(Karolinska Institute),这是一所医学大学,虽然这并非是「理发厅合唱团」,但我也有让他们演唱些许「理发厅合唱」曲目,团员的资质都非常好。

此外,还有那种「任务型合唱团」,譬如这次与拉纤人男声合唱团在七月份的合作演出就是其中之一。在这之后,七月在美国纳许维尔(Nashville)所举办的「和声学苑」(Harmony University),这是由「理发厅和声协会」所主办,我即将要带领一个由十八岁至廿五岁的青年混声团(Next Generation Mixed choir),期许「理发厅合唱」艺术能向下扎根。

Q:如何成为一位全方位的音乐家?

A大哉问啊!音乐真的是一门广阔无边的学问,譬如说,如果你这辈子只专注於弹奏古典吉他,的确在技巧上可磨练到精进无比,但那仅是音乐的冰山一角,音乐本身是复杂的事物,当中的任何部分都值得不断地深入探究。像我本身对无伴奏合唱的愿景,就包含了古典音乐歌唱与合唱指挥的技巧、也研究歌曲本身等等元素,才能面面俱到。

我自己从小就对打击乐器也相当感兴趣,也一直不断学习,曾经担任「瑞典鼓号军乐队」(Swedish army drum corps)的鼓手,所以打击乐是我的第二主修,也帮助我看见更宏观的世界,对节奏的掌握更为精确,在编曲时能考量到更宽广的面向。我也弹奏钢琴,虽然不像专业钢琴家那样讲求技巧,但能帮助我了解音乐的架构,对编曲与诠释作品是相得益彰的。

也由於我在学校主修合唱指挥与教育,教学相长是很重要的一环,从古典音乐出发,到「理发厅合唱」,到各式各样的音乐呈现,广泛涉猎,绝对会看到宏观的愿景。

Q:关於七月「从理发厅走出来的拉纤人」音乐会,可否分享您的个人期许?

A我真的非常期盼这场演出,也与拉纤人男声合唱团在上个周末一起排练,非常的享受。在十三年前当我刚刚接触「理发厅合唱」时,根本无法想像我的四重唱团竟能跟如此优秀的合唱团在容纳两千多人的台北国家音乐厅共同演出,太令人惊喜了,我对这样的机会心存感激,可以在这里与一群素不相识的观众介绍我的四重唱与我最爱的「理发厅合唱」作品,夫复何求!

人物小档案

◎ 欧洲「理发厅合唱」的重要推手。

◎ 2006年成立Ringmasters男声四重唱。

◎ 现为Zero8男声合唱团的艺术总监,致力推广瑞典及欧洲男声合唱的曲目。

◎ 除了指挥工作外,同时从事作曲及编曲,尤其为了推广「理发厅合唱」,已编写了近一百五十首歌。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8期 / 2019年06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8期 / 2019年06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