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号人物 People

美国次女高音狄杜娜朵 美声呼吁和平 内外兼具的千面女皇

美国次女高音狄杜娜朵 (Simon Pauly 摄 狄杜娜朵官网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从音乐剧歌手,转为歌剧美声歌手,近卅岁才崭露头角,却在四十岁接受唱片约后,迅速征服欧美乐迷……次女高音乔伊斯?狄杜娜朵丰富的人生历练,让她在表演上缤纷多元,从巴洛克作品到廿世纪歌剧、神剧,不同风格、甚至男女角色都能精采诠释。她不仅是艺术的倡导者,更致力为社会付出关怀;二○一五年有感於巴黎恐攻,她与团队以「战争与和平」为主题并精选歌曲,企求唤醒世人消弭战争、追求和平。一月中,她也将这份关怀带来,与台湾乐迷共享。

歌剧女皇乔伊斯.狄杜娜朵「美声之战争与和平」

2019/1/18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33939888

只要站在音乐厅的海报栏前不到几分钟,就能寻得一连串的同义词。在女王、女皇、女神……充斥的行销用词中想找出真正的一位,似乎就像童话故事中的《豌豆公主》一般,需要费心翻开数十层被褥下才能发现真相。

被《纽约时报》推崇为「完美的廿一世纪女神」、二○一二年获选葛莱美奖最佳古典声乐独唱奖者,更获《纽约客》誉为「也许是这个世代最有影响力的女歌手」……次女高音乔伊斯.狄杜娜朵(Joyce DiDonato),这个频繁在国际奖项及古典音乐权威杂志上出现的名字,要不注意,也难。

巧合的是,爬上云端前,狄杜娜朵经历的重重关卡,却不是拆开数十层糖衣那么简单。生在一个爱尔兰裔的美国家庭,身边围绕著六个兄弟姊妹、有个姐姐担任音乐老师的她,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个流行或百老汇歌手。从高中起,她也开始演唱音乐剧,成人之后一面学习声乐,一面当老师教导音乐戏剧,直到研究所才开始学声乐。不料以廿七岁的年纪上第一堂课,就遭受老师毫不客气地批评「唱法有问题」,然而她却不气馁,持续虚心受教,直到卅岁才逐渐崭露头角,四十岁接受唱片约迅速征服了美国乐迷,随后又朝向欧洲拓展事业,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掳获他们的心。

在网站上仍能寻找到她获得茱莉亚音乐院荣誉博士时,穿著袍子打趣地说:「我事先要求校方提供我在你们这个年龄时的自传……(略)因为它告诉你们,我的第一次演出是担任《外套》Il Tabarro(编按:浦契尼《三联剧》第一部)的演唱,只有一句台词,而且是幕后演唱。它也提到我是休士顿班上唯一一位廿九岁『高龄』仍未找到经纪人的『新生代艺术家』……」

但高龄又如何?历练让她从巴洛克的作品到廿世纪歌剧、神剧都能唱,不同风格、甚至男女不同角色都能让声音控制婉转自如。在舞台上,她绝不从头到尾就定位演唱,而是让音乐会充满戏剧表演,并且用夸张的装扮与服饰渲染气氛。此外她更擅於利用自我特色包装,例如专辑将次女高音的音色转换,以Diva跟Divo阴性与阳性之别,比喻首席女伶以女生反串男角,让聆听者时能够在同一主题中的穿插,感受她适切掌握女角的活泼、亮丽及男角的庄重、沉稳。如此的能力使得设计大受欢迎,也让次女高音这个角色成为乐坛热烈讨论的新话题。

擅长企画的狄杜娜朵,不仅是位艺术的倡导者,更发挥她的影响力为社会付出爱与关怀。如同二○一五年有感於巴黎恐攻事件,她与团队以「战争与和平」为主题,挑选歌曲分别唱出两者的对比,并藉著专辑的发行与巡回演唱抚慰人心,企求唤醒世人消弭战争、追求珍贵的和平。

带著金苹果古乐团(Il Pomo d’Oro),她即将来台粉墨登场。采访中,她不断地强调和平信念,期待自己能为这社会带来一点激荡……是的,激荡,因为当偷偷踩线问她的下一张专辑,她又不改慧黠地给了很多个惊叹号!这才终於知道,舞台上的她,是艳光四色的千面女郎;台下内心美丽的她,才是真正的歌剧女皇。

Q:有资料说,您最初以声乐教学及音乐剧场演唱为志业,直到看到歌剧《唐乔望尼》之后,才深受感动,决定投入歌剧演唱事业。可以请您让我们知道是什么改变了您的志向?为什么这出歌剧在当初如此地吸引您?

A事实上,是去上了声乐课程这个举动,才真正改变了我。当时我立即被拉进大量与「人性」所有关连性的可能性。进入这个世界几乎需要投入「一切」的我——所有我的肢体、我的心智能力、我的音乐天赋、我的情绪表达、以及直接连结到我的精神,这些林林总总完全抓住了我。当时欣赏由帕华洛帝(Luciano  Pavarotti)及卡罗尔.瓦内斯(Carol Vaness)担纲男女主角在大都会歌剧院上演的《唐乔望尼》,只是单纯地确认了我的信念——歌剧是现存最伟大的艺术形式。

狄杜娜朵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您成功地从演唱音乐剧切换到歌剧是一段传奇,可以请您与我们分享您如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学习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歌唱法?对您来说,演唱两者差异最大的地方在哪里?

A从我被歌剧的世界诱惑之后,就从未往音乐剧场回头。我发现我的兴趣与天赋较为适合在学习莫札特、韩德尔、白辽士的音乐世界里,所以从非常早期我便开始专注於演唱古典音乐作品。当然我还是很喜欢去看音乐剧的演出,但是我最热爱的,还是在歌剧舞台登场。

Q:您的专辑《女声?男声!狄杜娜朵咏叹调集》Diva Divo可说是让观众眼睛为之一亮的制作,匠心独具的设计也为您赢得第五十四届葛莱美奖最佳古典声乐独唱奖。在一张录音中得以聆听这么多样的曲风,并且同时理解如此精巧的安排是相当享受的。能否请您分享这个策划的源由?您如何选择并且以女性与男性的方式来诠释这些曲目?您认为最难以克服的地方在哪里?

A作为一位次女高音,在演唱歌剧时令我最感到兴奋的事情之一,就是我能够去体现那些格外惊人的角色与情感。不只是男性、女性,有时还有女王、甚至女仆等等。这个专辑设计的主要目的完全是以它的多样性为号召——通常是在同样一部歌剧里面——并且在同一个故事里面,分别用双重性别来演唱。举例来说,我在专辑里面同时录制了公主(罗西尼)及王子(马斯奈)演绎《灰姑娘》的故事。这是一个真正在我歌剧表演的无限苍穹中,突显多重角色扮演的机会。

Q:不仅是专辑的设计,您的音乐会也不仅仅只有演唱,而是经常将歌剧、舞蹈等元素加进自己的表演中,甚至连服饰、化妆都相当别出心裁。能否与我们谈谈您的构思为何?除此之外,您经常也同时邀请舞者在您演唱时跳舞,作为同样的表演艺术,您认为此举对您的演唱会有什么样的作用与影响?

A 无论是什么领域的表演者,或者说在舞台上每一种包含戏剧元素的表现,都是朝向一致的目标共同前进的――就是仅仅去说一个相同的故事――而我认为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举个例子,在《战争与和平》In  War  & Peace演出中,我们并入相当宽广的剧场元素(投射灯、灯光设计、舞蹈、特殊化妆等),但所有这些的工作都是朝向同一个目的地――从阒黑的战争走向和平的疆土,从而激起观众一个巨大的情感体验。我喜欢引领我的观众,走过一道强烈、出自内心深处的旅程,期待他们也能够在这期间立即被吸引。

Q:除了音乐会外,您也时常被邀请参与完整歌剧制作演出。请问您如何在担任独唱者及歌剧演员两者之间作取舍?您有没有比较偏好的一方呢?

A我珍爱这两者,而且我发现演出一方,也会提升另外一方的能力。音乐会舞台的亲密感,提醒了我有多么爱亲近在舞台上扮演角色的内心世界;而演出歌剧也提醒我深爱的戏剧感官,并且将这感受带到音乐会舞台上。对我来说,那也是一种与观众联结,全然相同的渴望。

Q:记得二○○九年时,您在英国皇家歌剧院参与演出罗西尼《赛维亚的理发师》Le Barbier de Séville前夕不慎脚伤,但您却敬业地坐轮椅演出,获得了极大回响。为了身体考量,女主角通常会取消演出,但您却忍痛上台。不知您能否与我们分享,是什么支持您完成这个严格的考验?

A我猜我是真的相信那古老的谚语:「戏总得演下去(The show must go on)!」那是一个那么卓越的制作,而且卡司是真的非常优异,我实在不愿意屈服、缺席这场盛会。幸运地,我们得以找到一个解套的方式,编织罗西娜「刚好」必须坐在轮椅里面。而对於观众,我认为他们也极为欣赏我们努力、以及最后演出的成果。

Q:从您的音乐会及专辑里,例如前述的《战争与和平》、《女声?男声!狄杜娜朵咏叹调集》等等,猜想您很喜爱设计一个制作并且尝试传递观众一些更深刻的思考,您认为是吗?能否让我们知道您的用意,以及您认为用音乐能够如何改变这个世界?

A我确信音乐可以改变世界——或即使不是整个世界那么大,至少必定也可以改变任何一位听众的世界。我曾在监狱里面歌唱、在难民营里与另一位年轻音乐家一起表演、及在现场与我的观众互动中,都曾经亲眼见证过如此。我「知道」音乐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可以造成强大的冲击——并且也毫无疑问地接著冲击到他们周遭的世界。亲眼看见这第一手情景,然后坚定自己的信念,那对我来说是必须履行的任务。我试著去强调极度的整体艺术与力量,传递给我的观众。

希望在我《战争与和平》音乐会当中发生的效应,是让乐迷们能够「感受」那向外影响与建立和平的努力,如此一来,他们会被鼓舞、并能将这份感动带入他们的日常生活。那是可能的!那是会发生的!而且我相信它!

狄杜娜朵 (国家两厅院 提供)

Q:谈到《战争与和平》的设计,我们想知道您对曲目安排的想法为何?为什么您全部选择巴洛克时期的乐曲,并且以古乐器伴奏?至今您是否曾接到过任何回馈影响您的演出?

A曲目的选择其实是不可思议地简单――几乎可以说是它们自己选择自己的。感觉起来就像这个企画本来就是等著被诞生出来,而我们恰好是那个让它们呼吸的人。

我们刚在莫斯科演出两场这个系列音乐会,有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在演出结束后来特地来找我,诚挚地对我们带来的这场演出,表达感谢之意。她说:「谢谢您――我好怕其他的世界都不懂,在我们俄罗斯人的内心里,存有多么深刻的和平。」这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幕,更坚定了我这个企画得以带来的能量。

 Q:乐迷们不但被您的歌声所感动,也被您的演讲影响一生。在二○一四年您获得茱莉亚学院授予荣誉博士时,也在毕业典礼中发表演说。请问您准备这次演讲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对於年轻音乐家期待像您一样成为世界巨星,您有什么建议?

A事实上我的建议已经都在演讲当中了!准备这场演讲唯一的目的,是尝试发现一种方法来激励每一位有志於跨上国际舞台伸展的年轻音乐家们。这条道路是非常艰困的——在音乐世界中筑梦、开创事业。然而抱著为人类服务的态度,有时候这条途径会变得较为宽广,并且出现更多的可能性。我想要去鼓励年轻音乐家们走出去,并且让世界更美好。那次演讲真是一次美妙的经验,遇上毕业班的学生,并且亲眼看到它们正在做的,就是这些。

Q:就我们所知,您只要有空,就喜欢与您的乐迷互动或亲自留言给他们。在社群媒体兴盛的今天,面对如此忙碌的演出行程,您如何尝试经营它?

A我只是单纯地尽其所能去做,并且给予我所有可能的时间。我明白有成千上万的年轻音乐家们想要探索欲知的答案,可以在他们的路途上贡献一点心力是我的荣幸,我也很乐意去做这些事。

Q:能否与我们分享近期即将发行的专辑计画?

A我的下一张专辑会在二月一日发行,这将与我之前所有录制过的作品全然不同!!专辑名称是Songplay,内容纯粹是颂扬歌曲的美好——以各种全新想像的方式!!!!

人物小档案

◎ 1969年出生於美国堪萨斯州,近30岁才发迹却迅速窜红。

曲目广泛,从莫札特、韩德尔到罗西尼、董尼才第、白辽士等的歌剧演唱吸引全球观众和评论家。

◎ 2012获选葛莱美奖最佳古典声乐独唱奖,2014年获得茱莉亚学院授予荣誉博士。

近两年获得的其他奖项包括留声机年度艺术家奖及年度音乐会奖,两度获回声大奖年度女歌唱家殊荣, 并获列入留声机古典音乐名人堂。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3期 / 2019年0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