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的话 Editorial

关於华丽的真相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关於「巴洛克」(Baroque),不知道您会有什么联想?法国凡尔赛宫?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宏伟奢华、生动热情、奔放且华丽的夸饰?流畅繁复又动感的戏剧性线条?卡拉瓦乔、鲁本斯、林布兰?你可知道这个既富有宗教特色、又有享乐主义色彩的单字,最早时是被珍珠商人拿来形容形状不规则之珍珠,而若以它作为形容词,则有「俗丽凌乱」或是「奇妙怪异的」意思,后来才在当时被用为「奇妙的艺术」的代名词。但曾几何时,这个最初由形容珍珠、到建筑与雕塑领域中所惯用的术语,才又慢慢被引用於各种艺术和音乐领域,泛指在欧洲文化史中,上承文艺复兴,下接古典主义、浪漫时期,约於十七世纪及十八世纪上半叶的艺术风格。

回顾一六○○年至一七五○年巴洛克时期那段贵族掌权的年代,宫廷里富丽堂皇的奢华排场,让当时的音乐加入了大量装饰性的音符,旋律精致、节奏强烈,打开了演奏的自由和无限可能,而强烈的戏剧性与运动感,除了营造欢愉的气氛,也呈现出炫丽及不凡的气度。但正因巴洛克时期重视音乐的戏剧感,所以鼓励了歌剧的创作,为日后歌剧的辉煌奠下了稳固的基石。而在孕育歌剧蓬勃发展的同时,「阉伶」也一跃而成巴洛克时期娱乐产业中的新星,让精美华丽的咏叹调蔚为风潮。当然,如今已不再有藉著不人道的方式「打造」演唱家的可能,但随著人们再次对巴洛克音乐风格的好奇与探寻,造就了「假声男高音」的顺势崛起,成为当今乐坛演出巴洛克声乐作品时的最佳选择。在本期杂志中,也随著以精致花腔著名的俄裔法籍假声男高音菲利普.贾洛斯基即将二度访台的脚步,特别邀请到知名的男高音、假声男高音李文智与次女高音翁若佩重磅现身,费尽巧思、精心扮装,与读者一同重返那极尽奢华的巴洛克音乐光荣年代,寻访关於古老的阉伶传说、探究假声男高音的过去与未来。

同样是以瑰丽恢弘的风格、节奏强烈风格著称的日本全能戏剧人野田秀树,也将在今年的TIFA台湾国际艺术节中首度登台。这位集编导演於一身的不老顽童,向来以炫技式的夸张表演,堆砌出绚烂如欢庆嘉年华般的作品。但在这快乐活泼的氛围中、高超的彩蛋魅惑里,他的剧场却是如同日本现实社会的压力锅,饱满的笑闹张力让观众在崩溃的喜剧边缘上游走,而演员狂喜的战栗则让舞台在灿烂中变形。於是在本月份「阅读社会的剧场」的专题中,我们也扒开戏剧创作所擅长的梦幻糖衣,戳破粉红泡沫,从日本的骇人听闻的真实社会事件出发,一勘日本传统剧场、影视作品、到「野田地图」,在它们华丽外表下的暗黑真相。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26期 / 2020年0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26期 / 2020年0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