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抢先看 World Stage

庞智筠+金在德 不同取径的两样精采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不期而遇》

《固步自疯》排练现场。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出身香港的庞智筠,来自韩国的金在德,将在十二月初联手在香港推出《不期而遇》,两人在同晚各推出一支舞作,分别以不同的编舞取径展现:前者的《固步自疯》往内在精神世界探寻,探问正常/疯狂的界线;后者的《跌宕》则一贯其「以当代的方式重新诠释韩国传统」路线,以韩国传统武术「跆跟」入舞,以俐落的动作节奏,展现如大火快炒般的恢弘大器。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不期而遇》

2018/12/7~8  20:00

香港 葵青剧院演艺厅

INFO  www.ccdc.com.hk/zh

一白一黑,一男一女,一内一外,两位个性与取径皆不同的编舞家,将於十二月的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不期而遇》相遇、碰撞,激荡出令人期待的火花:香港知名编舞家庞智筠带来新作《固步自疯》,韩国新锐编舞家金在德则编创《跌宕》,一往人的内在精神世界探寻,一则大玩外在的动作与节奏,两个风格迥异的舞作,将共构同个晚上的精采。

庞智筠《固步自疯》  探问正常疯狂的界线

在城市当代舞蹈团已待了廿一年的庞智筠,曾为舞团舞者,尔后则以《星期一(雨)》一鸣惊人,一跃成为城市当代舞蹈团的编舞新星,以两年一新作的稳定速度持续推出舞作,反应叫好也叫座。《固步自疯》则是她迈入四十岁后第二个舞作,随著见闻与经历的增长,庞智筠此时更想往人的深处探索,而不若刚开始创作时,是以香港城市生活为出发点,开展出具有生活感的舞作,如以购物为灵感的《购人心悬》,和呈现人们去戏院看戏的《全院满座》。在《固步自疯》中,没有庞智筠舞作中常见的故事或文本,而是聚焦在罗森汉恩实验受试者的心态,去设想一个正常人假装自己是精神病患的历程,以此探问正常/疯狂的界线。

「罗森汉恩实验」(Rosenhan Experiment)是关於鉴定精神病患的著名实验,是由史丹福大学心理学系的教授罗森汉恩(David L. Rosenhan)博士於一九七二年进行。当时,罗森汉恩博士招募了研究生、心理学家、儿科医生、精神病学家、画家、家庭主妇共八人,让他们告诉精神科医生,自己有严重的幻听,而其他问诊的讯息皆需据实以告,结果,其中有七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进入精神病院后,七位受试者所有行为一切如旧,并无出现任何精神病理学上的症状,但却从未被任何一位医护人员识破,受试者互相聊天、作笔记的行为被视为病状,以「交谈行为」,「做笔记」等术语记录在病历中,而要求出院的举动,甚至被视为「妄想症」的病徵。

「我作为一个『没有失常』的正常人,混在精神病院中,我会如何看待精神病院里,那些被标签成『不正常』的人呢?」庞智筠对这些受试者的心态感到好奇,好奇是什么驱动他们参加这个实验?每个人又各自经历了什么历程?正常/不正常的判断究竟如何成立?人们真的有办法清晰地画出两者的分界吗?当时罗森汉恩实验的结果,震撼了精神医学界,也引发了庞智筠的许多疑问,於是,庞智筠让七位舞者各自代表当时进入精神病院的七位受试者,并在舞作中设定一些规则与指引,让七位舞者呈现出每个受试者的独特性,以及当中不同的内心感受与选择。

《跌宕》排练现场。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 提供)

金在德《跌宕》  结合传统武术如大火快炒

另一位与城市当代舞蹈团合作的韩国编舞家金在德,则走向庞智筠完全不同的编舞取径;金在德毕业於韩国国立艺术大学舞蹈科系,现为成均馆大学(Sungkyunkwan University)舞蹈研究的博士候选人,以及 Modern Table舞团艺术总监。身为韩国新生代耀眼的编舞家,金在德不仅获奖无数,他的足迹也已踏遍全球,不仅曾至台湾参与亚洲青春编舞营,也曾至英国、纽西兰、新加坡、日本、印尼、马来西亚、荷兰、比利时、巴西、哥伦比亚编舞与表演。「具有能量与活力」、「敏捷的动作」、「以当代的方式重新诠释韩国传统」已成为金在德著名的正字标记,此次的《跌宕》,也相当地「金在德式」。

《跌宕》结合了韩国传统武术「跆跟」:跆跟,又称托肩、脚戏,普遍被认为是跆拳道的前身,现今韩国仅有小量跆跟传人。跆跟脚法快速轻盈,并会以舞蹈化的手部动作与步法,扰乱对手的注意力,再藉机作出攻击。金在德本人并不会跆跟或跆拳道,但很著迷於传统武术中的「瞬间动作」,尤其跆跟所强调的流动性、借力使力、重心转移与轻盈敏捷,与金在德擅长的动作质地颇为相似,因此,金在德便将跆跟与韩国传统武术中的动作提炼,并将当代舞蹈的动作结合,成为《跌宕》中的舞蹈动作。

另外,从金在德过往的舞作中不难发现,音乐总是主导著整个舞作的氛围、结构与动作质地,并具有强烈的个性;此源自於金在德往往身兼舞作的音乐设计:「我的音乐和编舞是同时完成的。当我有了一段动作,我会根据动作的概念和质感来选择乐器。相反,当我已经创作一段和弦与旋律,为音乐奠定氛围后,我会再加入动作,让整体感觉很完整。」在《跌宕》中,金在德则运用了韩国的传统音乐元素,如长鼓、小锣、铜锣等乐器,以及其他亚洲的乐器如古筝、二胡、太鼓,创造出兼具重量感与速度感的配乐。

整体而言,《固步自疯》细腻深层、如小火慢炖,《跌宕》恢宏大器、如大火快炒,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此次端出的创意菜色,让各有千秋的两个舞作并置,颇具趣味,也将酝酿出不期而遇时的刺激与惊喜。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12期 / 2018年12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12期 / 2018年12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