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台交乐季开季巨献《浮士德的天谴》 纪念白辽士逝世150周年

男高音王典担任男主角「浮士德」。 (国立台湾交响乐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适逢法国作曲家白辽士逝世一百五十周年,国立台湾交响乐团推出旷世巨作《浮士德的天谴》做纪念,同时为乐团揭开二?一九/二?乐季序幕。

NTSO 2019/20 开季音乐会「浮士德」

9/19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9/20  19:30

国立台湾体育运动大学中兴堂

INFO  04-23391141

适逢法国作曲家白辽士逝世一百五十周年,国立台湾交响乐团推出旷世巨作《浮士德的天谴》做纪念,同时为乐团揭开二?一九/二?乐季序幕。《浮士德的天谴》是一部包含管弦乐、合唱团与人声的作品,是作曲家取材自德国文豪歌德《浮士德》所写成。以四个部分加上尾声,描述浮士德与魔鬼的交易,故事中充满人性的渴望、脆弱及诱惑,有著浓厚的文学气息。

国人歌手挑大梁 肩负艰巨角色

国台交团长刘玄咏认为:「只要研究音乐配器法与管弦乐的人,都不能够忽略白辽士的作品。这次乐团选择以音乐会形式演出,并搭配歌手法文歌词演唱,都是相当的挑战。」这场演出同时也是首席客席指挥水蓝规画乐团「文学经典」主轴的第一场音乐会,除邀请活跃於欧洲的荷兰次女高音克里斯蒂安.史托汀(Christianne Stotijn)担任玛格丽特、英国低男中音安德鲁.福斯特-威廉斯(Andrew Foster-Williams)担任梅菲斯特,特别重要的是由台湾优秀的男高音王典担任男主角「浮士德」。

王典曾获义大利Santa Margarita国际声乐大赛首奖,於德国法兰克福歌剧院任职十余年,其辽阔明亮的音色及充满生命力的演唱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他表示,这部歌剧难度之高,堪称「男高音杀手」。王典说:「这个角色要求的声音技巧非常严苛,作曲家将音域写得非常高,例如在跟玛格丽特二重唱时,必须唱到两次的high升c,也就是比high c还要高半音。此外,演唱法语作品声音必须富有弹性、收放自如,加上浮士德本身特性,必须富有涵养、内外兼具,不能只是卖弄声音,因此是非常难驾驭的一个角色。」在国外现场演出,许多男高音皆将本作品视为畏途,但乐团将本土男高音推上舞台,一来展现歌手个人魅力,二来更大胆将国人歌手推介观众作为肯定。

音乐会形式  展现难得的门道 

记者会特别邀请音乐学者陈汉金前来深度剖析此作,自称是「台湾白辽士头号粉丝」的他说:「《浮士德的天谴》是完成於十九世纪前半的作品,却充满前瞻性与现代感。」他解释,目前演出有两种倾向,也就是歌剧或音乐会的形式。以歌剧方式演出的好处,能够看到舞台的大场景;而音乐会演出的好处,就是能够将乐团从隐藏的乐池还原至舞台上,让观众一目了然地看到乐器使用的细节,这正是这次国台交演出的优点。除了男女主角之外,管弦乐也是一个重要角色,能够充分扩充歌词中做不到的情感。陈汉金说:「以往的音乐多是以音乐伴奏声乐,但自白辽士开始,将管弦乐与声乐的位置倒反,这开创影响了音乐史,后世的华格纳、马勒等都承接著他的作法。」

音乐会形式正巧可以表现内行人想看的门道,陈汉金透露:「这部作品的谱写很像电影『蒙太奇』镜头推移的手法,重心在乐器中转换。镜头特写有时是浮士德、有时又是魔鬼,但忽而又拉开成为背景,音乐的衔接非常自由,即使看不到场景,但观众脑海的想像却能天马行空。」

总和了作曲家交响曲与歌剧的创作经验,又是他最成熟时期珍视的一部作品,在今日充斥著耳熟能详的音乐会曲目中,《浮士德的天谴》是难得上演并且令人耳目一新的精采节目。

【欲知更多详情,请见《PAR表演艺术》杂志2019年7月号特别企画「2019-2020新乐季抢先报」〈国立台湾交响乐团文学底蕴经典交响细腻处更见深度〉;免费下载《PAR表演艺术》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