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专题(一) Focus | 有植物的时光

作曲家?隆信 从植物音源 到花语的大地交响

作曲家?隆信 (郑达敬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美丽的玫瑰花与百合花,华丽诱人的外表下,声音非常地嘶哑、难听;外表很驴、有刺的仙人掌,声音却非常甜美好听;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气很大……从小帮忙农务的旅美作曲家?隆信,对植物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也驱使他在因缘际会下,参与了植物声音的研究计画。近期受疫情影响闭关在家七个月,?隆信用心观察植物,发展出新作品《大地之歌》,每个章节都是以植物为题,借物发声,也为世人祈福。

二○二○下半年,全球仍遭受著疫情的肆虐,表演艺术活动呈现停滞的状况,台湾的表演艺术却展现蓬勃的活力,一来台湾受疫情的影响较小,二来许多旅外的音乐家与音乐学生纷纷回到台湾,有些是因为国外疫情严重回来,有些则是受到国内表演艺术单位的邀请,回台演出,或是因委托创作作品即将发表而回到家乡。活跃於国际乐坛的旅美作曲家?隆信,不畏疫情回到台湾,为筹办年底台北东区爵士音乐节及发表新作《大地之歌》,此曲是疫情期间,在美国橙郡家中院子与植物共处七个月的观察,每个章节都是以植物为题,借物发声,希冀以此曲为人类祈福,期盼人类经过这场灾难后,能敬畏大自然。

寻找植物的生命语言  挖掘大自然的奥秘

《大地之歌》虽以植物为内容,爵士乐四重奏加上人声编制的作品,但?隆信的构想是加上人声的大型管弦乐团编制,长度达六十分钟。他在此曲运用了植物的生命之声,植物音波所发出的声音来创作,这是他早年与日本一群植物专家、电子及电脑工程师实验的结果。

?隆信说:「一九八○年代,日本冲绳作曲家上地升问我要不要加入团队,实验植物的声音,寻找植物的音源,采取植物的音波与音色,我立即答应。当时选在冲绳,是因为冲绳的植物最为丰富,团队除了我跟上地升两位作曲家,还有植物病理学家、植物遗传学家、生化科技、电子、电脑工程师等各领域专家,想要找到植物的语言。」

这样的实验,当年未有论文发表,可能未有人做过,非常前卫。但充满好奇心与喜爱大自然的这群人,在没有赞助的情况下自行出资开启实验,?隆信回忆:「我们一个人出资卅万台币,共六百多万,就开始研究。当时我们将植物装上线路,透过电流与音波,透过电脑CPU,再装上音箱,发现植物的声音,而且在不同的情形下,植物会发出不同的声音,如光合作用、晚上的时候等都不一样。我们发现这个结果之后也发表了论文,但是要申请专利时,却遇到政府的拒绝,因为没有人相信。我也曾回台湾找国科会援助,但是国科会以无前例不知如何处理而拒绝。最后团队因为资金不足解散,至今我还留有样本,今日许多实验与书籍,都证明了我们的研究成果。」

?隆信的团队当时发现美丽的玫瑰花与百合花,华丽诱人的外表下,声音非常地嘶哑、难听;外表很驴、有刺的仙人掌,声音却非常甜美好听;外表害羞的含羞草,脾气很大,所以实验结果是发现外表美丽、楚楚动人的植物,声音愈丑,外表不起眼的,声音愈美。

作曲家?隆信 (郑达敬 摄)

研究植物的兴趣  源自童年的情感

?隆信在欧洲工作繁忙之际,欣然同意参与寻找植物音源的实验,是源自於从小对植物的情感与好奇。?隆信是屏东高树人,小学二年级时,父亲为了三个儿子的教育,不顾祖父的反对,坚持举家迁到台北,转入幸安国小就读。住在屏东乡下的童年时光,?隆信帮忙农务、种菜、耕田也当牧童,与土地有亲密地接触,徜徉在大自然中,使他对植物的习性非常熟悉,也有浓厚的情感。

今日在美国橙郡的?家庭院也种了不少植物,大部分都是他童年的记忆,如台湾芭乐、柠檬、金桔等台湾乡下常见的果树,以及美国特殊品种的日昙花等。台湾芭乐还是隔壁邻居给的树枝,?隆信用插枝法栽种成功的,而今这些院子里的植物也成为?隆信创作灵感的来源。?隆信说:「我父亲是医生,他是日据时期帝国大学医学院(今台大医学院)的医科学生,因为战争爆发,所以回到高树乡下。回去之后,父亲被祖父留下来耕田,不准回台北,小时候我就是牧童,有许多田野经验,所以在美国家中捻花惹草种果树,是童年的移情作用。」

坚持音乐之路  台湾电子音乐先锋  

?隆信的父亲会拉小提琴,在父亲的启蒙之下,?隆信也学习小提琴,自然地走上音乐之路。?隆信说:「到初中时,我整天练琴听音乐,爸爸发觉不对,禁止我做这些事,我坚决告诉他,我要念音乐,他听了之后非常生气,坚持要我考医学院。我拜托母亲让我继续学琴,於是瞒著父亲,在学校练完琴才回家。」

后来,他考进了国立艺专(今台湾艺术大学)主修小提琴,并修习作曲,成为该校第七届的学生。?隆信说:「我是艺专从植物园搬到今日板桥校区第一年的学生!」艺专毕业后进入台湾省交响乐团(今国台交)担任第一小提琴演奏家,也加入「向日葵音乐会」,在「制乐小集」发表作品。一九七二年,?隆信以写给小提琴与钢琴的奏鸣曲《十二生肖》,入选荷兰高地慕司国际现代音乐作曲比赛(International Gaudeamus Composer Competition),该比赛同时推荐他以观察员身分加入国际现代作曲家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Contemporary Music)。三年后,以室内乐作品《现象II》获得荷兰高地慕司国际现代音乐作曲比赛第二奖,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亚洲作曲家,亦开始活跃於国际乐坛。

?隆信也是亚洲作曲联盟的发起人之一,推动亚洲当代音乐不余遗力。一九九七年受纽约大学邀请担任驻校作曲家并教授作曲。事实上,他不仅擅长传统作曲法,也跨足到电子等理工领域,这是源自他对「空间记谱法」(Space notation)兴趣的缘故。当时为了学习电子相关课程,他到台北工专(今台北科技大学)旁听,并深入研究与创作相关的作品,所以在移民美国之前,在辅仁大学创立了「电子音乐教学中心」,是台湾电子音乐的先锋。对於科技运用在音乐上的研究与创作,?隆信既熟悉又热中,这应该也是当年?隆信会加入日本寻找植物音源团队的原因之一!

(郑达敬 摄)

运用植物声音  写就《大地之歌》

年底,?隆信借著《大地之歌》对植物的描写,以物寓情也讽时事,尤其是对台湾时事的观察。他说:「在疫情期间,很多事情都停摆,於是在家的七个月,整理院子,同时观注并拍摄植物的生命过程,共拍了几百张的照片,与他们有密切的接触。」

此曲也写入了他在美国橙郡家中院子的日昙花、黄柠檬、绣球花,台湾常见的玉兰花、芭乐、桑椹与栀子花等植物,他以感性、表达内在情感的诗句,辅以批判台湾时事为注脚,讨论现状之荒谬,完成这部大型管弦乐加合唱团的庞大作品。

有趣的是,他将过去研究植物的音源,用配器法的方式模拟呈现,例如家里院子盛开的粉红玫瑰,更运用了五至六种植物音源於乐曲中,?隆信说:「此次首演将以拉丁音乐作为主题,这是因为疫情大家太苦闷了,因此选择最能鼓舞人心的拉丁音乐,同时以植物的绿意作为生命力的传达,也是一种对人类与大自然的祝福。」他更希望我们要对大自然心存敬畏,「现在只有大自然可以救我们了!」?隆信沉重地说。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10/19 至 10/31。
欲浏览更多内容,请购买《PAR表演艺术》 第334期 / 2020年10月号 ,洽询专线 02-3393-9874。

《PAR表演艺术》杂志 ? 334期 / 2020年10月号